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五百零四章 勢要讓北境的門戶洞開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零四章 勢要讓北境的門戶洞開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許都城,皇宮,椒房殿。

皇後伏壽特地邀請夏侯淵的夫人丁香入宮。

而她的目的嘛…

“丁夫人,結果應該很快就會出來,夫人稍安勿躁。”伏壽拉著丁香的手,款款開口。

結果。

自然便是,檢查小喬身體的結果。

皇室嫁女, 試婚這是規矩,而皇後伏壽將丁夫人一併喊來,這是天子劉協授意的,也算是漢庭把姿態放到最低。

當然,這其中也有天子劉協心態的變化,儼然…他已經把陸羽當成了“盟友”,統一戰線的盟友!

“皇後孃娘說的哪裡話,我們將軍府哪有這試婚的規矩…傳出去,倒是讓世人說涓兒僭越了。”

彆看丁香夫人平日裡大大咧咧, 可在皇後麵前,說話還是很有度的。

她的話音剛落。

“娘娘,皇後孃娘。”一名老嬤嬤快步跑來。“查驗出來了…也詳細的詢問過了。”

“怎麼樣?”

皇後伏壽押了口茶,努力的使自己心平氣和一些。

丁香則是微微抬頭,事關涓兒的後半生,雖然嘴上說不,但心裡頭還是很想知道的。

儼然,老嬤嬤的臉皮比較厚,這種事兒也經曆的多了,倒是隨她一道而來的一乾女官,均是麵色俏紅。

老嬤嬤道:“根據奴婢的查驗,白馬侯好本事,身體比尋常人,不知道結實了多少呢?”

“那小喬姑娘也說了, 白馬侯天賦異稟, 異於常人。”

呼…

這話脫口, 皇後伏壽與丁香均是喘出口氣。

倒不是說, 原本懷疑陸羽,而是…這結果冇有塵埃落定,她們心裡都是懸著。

特彆是皇後伏壽…

自打進入皇宮成為皇後以來,還從不知道,什麼叫身體比尋常人結實,什麼叫天賦異稟,異於常人。

“咕咚”一聲,伏壽嚥了一口吐沫…她的麵靨上竟是微紅了一分。

“皇後孃娘…”丁香的一句話,嚇了伏壽一跳。“好,按照原定日期,明日…明日舉行大婚!”

“喏!”老嬤嬤與一乾宮女拱手領命!





大婚在即。

而今,已經是萬事俱備,隻欠東風,迎親的事兒,自然有光祿卿與太常準備,就看夏侯家與皇室拿出多少嫁妝了。

這個年代雖然還冇有普及所謂的“十裡紅妝”,但料想是差不多的。

丞相府裡,曹操一身便裝, 他的兄弟曹仁、曹純、夏侯淵、夏侯惇、曹洪都在,這些人…哪一個都與陸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。

在曹操看來,這些都是他們父子的“自己人”。

大家隨便聊著什麼…

宛若比自己大婚還高興。

哪曾想…

就在這時。

“丞相…”許褚表情嚴肅的步入此間,他手中拿著一封手書。

“這是?”曹操眼眸微眯…有些好奇,都這時候,怎麼還會有手書?

他接過手書,打開一看。

而這不看不要緊,一看之下,整個人嚇了一跳。

這是羽兒的手書…而其中的內容。

曹操的眼眸驟然凝起。

一乾兄弟連忙問道:“大哥?這是何故?”

曹操的表情卻開始變得嚴肅,他豁然起身。

“諸位,聽令!”

呃…聽令!

這兩個字一經傳出,所有人一愣,可軍旅多年,下意識的反應還是拱手。

“妙才、子孝、子和你三人即刻點精銳騎兵,輕裝簡行,星夜兼程,進攻黎陽城!”

呃…

夏侯淵、曹仁、曹純一怔。

點兵,這不陌生,前幾日大哥曹操就講述過了一遍,讓他們點好精銳騎兵,隨時待命。

當然…

那也隻是點好而已。

最起碼在他們看來,就算是要進行一些軍事活動也會在陸羽大婚之後,何況…這裡麵,還有夏侯淵呢?

哪兒有閨女嫁人,他這老父親的不在,還將人家老父親派出去的道理!

這…

“大哥…”

曹仁正想開口,提議讓夏侯淵留下。

曹操的話卻是搶先而出。“這是子宇提出的,如今我把兵符交到了他的手裡,他的話既為軍令!”

呃…

這下,曹仁啞口。

而曹操則快步走到夏侯淵的麵前。“妙才,據我所知,你這女婿今日這個局已經佈下許久了,這收網的時節,你若是不出馬,子宇不放心哪!”

這…

夏侯淵的表情霎時間凝起。

“大哥放心,弟必必不辱使命…”

“就讓這黎陽城,當做我給涓兒的嫁妝好了!”

穀件

一言畢,夏侯淵轉身邁著大步快步離去,曹仁與曹純又看了曹操一眼,見他態度堅決,也追著夏侯淵離去了。

輕裝簡行,星夜兼程,陸子宇這次是想玩票大的!

黎陽?

他是要在這大婚之日,打開北伐的大門麼?

念及此處,曹仁與曹純的眸子中都閃過一抹精光。





黃河北岸,黎陽城,城樓上的守衛正抱怨著鬼天氣,突如其來的暴雨令地上泛起濛濛一層水霧,他們的鞋襪儘失,不自主的渾身哆嗦。

好不容易熬到夜靜更闌,一個個紛紛找到避雨的地方,休息一會兒,也打個墩兒,長夜漫漫,有的熬的。

就在這時…幾名守衛眼光一亮,趁著城樓上冇有人,他們迅速的打開了吊橋…有人在這黑夜中射出了一支響箭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唰…”

附近的樹叢中突然殺出無數兵馬,藉著漆黑如瀑的夜,藉著雨水滴落的聲音,他們瘋狂的衝擊了過來。

駐守黎陽城的是袁尚的心腹審配,憑著多年的敏銳嗅覺,哪怕是大雨天,他也意識到了城下有人。

他當即起身,也顧不得暴雨的漂泊,“嗖”的一聲拔出長劍。

“敵襲,迎敵…”

這一聲落下…

無數城樓上的守衛提起了精神,當他們再度回到駐守的城樓上時,驚愕的發現,來進攻的敵人不是彆人,是他們袁營的自己人。

冇錯,就是那些原本駐守在城外的袁譚的兵馬!

他們…他們為何?

不等疑問傳出…

“殺,殺,殺…”

喊殺聲震耳欲聾,袁譚親自率領手下十五萬大軍已經朝黎陽城發起了總攻。

啊…啊…

不斷有哀嚎聲傳出,一時間,刀光劍影,血流成河!





“噠噠噠!”

“滴答答…”

月色下,暴雨傾盆,突然有騎士的馬蹄聲與這暴雨的淅瀝聲交彙在了一起,在倉亭港附近響徹。

原本正在此間秘密休整的一支軍團,突然亮起了火光,可這火光一閃既逝,像是被暴雨熄滅。

騎士迅速的朝火光方向行去。

“將軍,黎陽城有變!”

“袁氏兄弟打起來了,同室操戈!”

“就在方纔,袁譚率十餘萬兵殺往黎陽城,如今…袁譚的兵馬已經殺入城中,四處城門洞開,進行著激烈的巷戰。”

呼…

長長的喘氣過後。

原本這坐在地上的彪形大漢豁然起身,“哈哈哈哈…哈哈哈…”他仰天大笑了起來。

他是臧霸,而他身側的是一乾泰山軍!

昔日陸羽在呂布的介紹下,將三萬泰山軍收入囊中。

但…

陸羽並冇有第一時間讓他們一道回許都,反倒是讓他們秘密潛伏在這邊,待得時機成熟,陸羽會向他們下達一個秘密的任務!

而這個任務正是奇襲黎陽城。

要知道…

袁氏兄弟可不知道泰山軍投誠了陸羽…

這一對兄弟的目光始終在官渡,在曹軍方向。

按照陸羽的預料。

曹操與一乾將領、兵馬撤離官渡後,原本同仇敵愾的兄弟頃刻間就會反目成仇,這是老袁家自古以來留下的保留節目,不是麼?

“論算的準,我臧霸就服他陸子宇,果然,袁氏兄弟果然反目成仇!哈哈,哈哈哈!”

念及此處…

臧霸陣必一揮。“弟兄們,今日破黎陽,取下這‘投名狀’,日後咱們弟兄們在龍驍營也就都能抬得起頭了。”

“大哥,俺的大刀早就饑渴難耐了。”

“大哥,乾他丫的!”

“大哥,聽說龍驍營每天每人吃三斤肉?真的假的呀?”

嗬嗬…

聽到弟兄們的話,臧霸笑了。“今兒個若能奪了黎陽城,大哥向你們保證,每人每天五斤肉!”

嗷嗷嗷…

一時間,無數將士們都徹底的燃起來了。

古代將士們的快樂就是這麼的純粹且簡單。

當下…

倉亭港一支整裝待發的泰山軍,他們猶如鬼魅一般殺向黎陽城!

此一戰…

勢要讓北境的門戶洞開。





(ps 寫到這兒,單位通知讓連夜回去做核酸!有可能完了,芭比q了,冇打完,提前打的就先發了。)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