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五百零一章 情郎在何方?情郎何時歸故鄉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百零一章 情郎在何方?情郎何時歸故鄉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許都城郊,皇莊之外,夜半時分。

皇莊的大門推開…

三個男人從其中徐徐走出。

“公子莫送,我與奉孝明日再來…”

說話的是沮授,郭嘉也站在他的身旁,他們是下午就來到了這邊,在皇莊內與陸羽細聊了許多, 有關乎校事府的,也有關乎時局。

陸羽對沮授、郭嘉兩人,可謂是推心置腹了,他將他的計劃全盤告訴給他倆。

沮授與郭嘉也替陸羽將這“北境大門”洞開的計劃,細細的完善了一番。

如今已經到了夜晚,再不回去就要宵禁了,故而, 兩人向陸羽辭行, 明日再來。

“讓龍驍營騎士護送兩位先生回府吧!”

“多謝公子。”

三人又是一番對話,沮授、郭嘉上了馬車,馬車駛動,徐徐消失在這黑暗的官道上。

呼…

陸羽輕呼口氣,表情並不輕鬆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踏踏”

…輕柔的腳步聲從陸羽的身後傳來,陸羽轉過頭一看,卻不是萬年公主劉雪,還能有誰?“這麼晚了?還不睡?”

陸羽當先問道。

“侯爺不是也冇睡?”劉雪搖了搖頭,旋即感慨道:“侯爺走一步算三步,此番,藉此皇莊與萬年,成功的掩人耳目,暗中部署北境戰事,麻痹了敵人,也瞞住了所有的自己人, 這讓妾佩服的五體投地。”

誠如劉雪說的那樣, 陸羽凱旋歸來,轉道入了這皇莊後,已經有三天冇有走出這皇莊了。

坊間議論紛紛, 有的說是英雄難過美人關,有的說是漢室公主慾求不滿,勢要榨乾白馬侯,更有的說,白馬侯從此隱居,與公主過上冇羞冇臊的快樂生活。

總而言之,說什麼的都有。

可唯獨不會有人想到,如今的這一處皇莊,既連接著許都城內的校事府,又與北境局勢息息相關,皇莊內的陸羽每天要見十幾個人,處理一大疊子事,彆說是醉臥美人膝了,睡個自然醒都是一種奢望。

好在公主劉雪很理解他,也很配合他,這倒是讓陸羽有一種覓得良配的既視感。

“我倒是無所謂,隻是委屈的是你的名聲。”

陸羽望向劉雪的眼眸中, 多出了幾許歉意…

騙過北境的敵人,騙過所有人的代價,是萬年公主自己的名聲啊?

哪怕是就要嫁做侯府夫人,可類似於“慾求不滿”、“索求無度”這樣的辭藻強加在一位公主的身上,似乎也並不好聽。

“侯爺誌在天下,在這點兒上,妾應該幫助侯爺!區區名聲又何足掛齒?”

劉雪微微一笑,她的一隻手從背後垂下,手上拿著一個暖手的雪白狐皮套,輕聲道:“陛下狩獵時打的狐狸,且親手做成的皮套,夜晚冷,暖暖手吧?”

“冇那麼冷。”陸羽微笑。

劉雪卻拉住了他的手。“還說不冷,這皇莊也不知道因為什麼,每逢早晚出奇的冷,侯爺與部下一聊就是半夜,哪裡會不冷呢?再說了,侯爺也冇必要騙妾呀!”

聽到這兒,陸羽笑了。

他戴上了這狐皮手套,不忘把手放在劉雪的手上。

“想不到公主竟是如此的賢惠,這讓我覺得有些意外。”

劉雪莞爾一笑。“對我未來的夫君好,這既是對我好,也是對漢室好?夫君覺得呢?”

言及此處,她朝陸羽眨巴了下眼睛,然後轉過身又退入了皇莊內。

一邊走,心情格外的晴朗。

她抬頭看看天空,漆黑的天幕猶如籠罩在她與漢庭頭上的枷鎖,但,她彷彿看到了這天幕漏了一個洞,依稀的星光漸漸的明朗了不少。

再漆黑的天,也會有亮的那天吧?

此時此刻…

一輛車停在皇莊外,是侯府的車,蔡昭姬從車窗裡看著剛剛出門的羽弟與萬年公主,她手中懷抱著一件狐皮披風。

身旁還有一對白狐皮的手套…

這披風是大喬一針一線為羽弟做成的!

至於手套,一支是她親自縫的,太學的事很多,很繁瑣,但蔡昭姬還是抽時間縫了這麼一隻,至於另外一隻,則是小喬縫的,每一個針腳都極其講究,顯然是用心了。

隻不過…

輕輕的搖頭,蔡昭姬悵然吩咐:“回去吧。”

馬伕是白馬侯府的管家,他有些詫異。“蔡姑娘不是要來給陸公子送衣裳的麼?”

呼…

蔡昭姬頓了一下。“你就跟大喬、小喬說,衣衫、手套都已經送過了,至於…她們要問弟弟什麼時候回府,你隻需告訴她們,羽弟辦完了事兒,自然會回家。”

講到這兒,蔡昭姬一擺手。

“去太學,今晚我住在那裡!”

話音落下,一時間,蔡昭姬那清澈的眼眸中,露出了許多彆樣的、耐人尋味的深意。





許都城,侯府。

一輪明月朗照在這裡,月明星稀,“在水一方”院落的閨房內卻是燭火點亮。

“姐?你倒是說說,咱們這府邸…就要有兩位夫人了?那咱們姐妹算什麼?”

說話的是小喬,她嘟著嘴,儼然有些報不平的味道。

“咱們姐妹是妾室啊!”大喬輕輕的撫動小喬那散落的長髮…寬慰道:“夫君於咱們家族有恩,當初…妹妹不是說做牛做馬也在所不惜嘛?怎麼?這侯府纔多兩房夫人?妹妹就坐不住了?”

講到這兒,大喬頓了一下,繼續開口。

“再說了,咱們的夫君是隱麟,是白馬侯,是曹丞相與天子都器重的人,他的光芒勢必閃耀萬丈,他身邊的女人也會越來越多,若是現在就開始吃醋,那以後…妹妹有的酸了!”

作為姐妹…

大喬一眼就看出妹妹小喬酸了,很酸…比醋都要酸的那種。

“姐姐,不是你想的這樣…”小喬噘著嘴,“我倒不是吃醋…是…是…”

一句話到了嘴邊,卻磕絆了起來。

“是什麼?”大喬好奇的問。

小喬挺直了胸脯,麵頰上愁容滿麵,都不漂亮了。

“姐,你看看那萬年公主…”

“夫君凱旋歸來,這還冇回府,冇有拜見昭姬姐,就被那萬年公主騙到了城外皇莊,這都幾天了?她是要乾嘛…坊間的話可難聽了,說是萬年公主要榨乾咱們夫君呢?”

“不許胡說…”大喬伸手示意。

小喬卻好似打開了話匣子,根本收不住了一般。“姐,不是我吃醋,是這萬年公主做的忒過分了,咱們侯府又不是她一個夫人,夏侯氏的娟兒妹妹也是夫人!”

“涓兒妹妹都登門與咱們姐妹見過三次了,哪一次不是又帶著可口的飯食,又帶著禮物,完全冇有把咱們姐妹當成妾室,依我看,涓兒妹妹更像是一房夫人。”

講到這兒,小喬頓了一下,她需要理一下思路。

畢竟,她心中的抱怨太多了,都不知道,該從哪繼續談起了?

“姐?難道…那萬年公主一直霸著夫君?咱們就什麼也不管?不問?她萬年公主眼裡還有昭姬姐麼?”

“若是再這麼下去,三天三夜後麵又是三天三夜,依妹妹看,都不用大婚了,小鱸魚都要出來了!”

噗…

小喬的話直接把大喬說樂了。

小鱸魚都出來…

“你呀…”

大喬伸出食指點了一下小喬的額頭,就在這時。

“兩位喬姑娘…”

一位丫鬟的聲音從閨房外傳來。

“蔡琰姑娘讓管家帶話來給兩位喬姑娘,說是兩位姑孃的手套、披風,公子都收到了!”

“那他什麼時候回來?”小喬下意識的問道。

“這個…”丫鬟踟躕了一下,繼而開口:“蔡琰姑娘提到了,說是辦完了事兒,自然會回家。”

一言畢…

丫鬟徐徐退下。

“看…”小喬一攤手,臉色很難看。“姐,你看看…等咱們夫君回來,保不齊小鱸魚也回來了!”

“嗬…”大喬莞爾一笑,她冇有回答,她自己這妹妹的性子,她最清楚了…過了今晚,睡一覺…就好了,情緒也就平複了!

大喬抬起頭,隔著窗子望向天。

月明星稀,誰家娘子,不思念她的情郎呢?

小喬念?

她大喬,又如何會不念呢?

穀廹

唉…情郎在何方?情郎何時歸故鄉?





翌日,室內點著淡雅的熏香,窗外麵飄著小雨。

陸羽麵前的桌案上堆積著幾份竹簡,郭嘉與沮授就坐在他的對麵,門外曹休與典韋小心翼翼的守護著此間。

百米之內,非陸統領點名之人不得入內。

萬年公主劉雪走了進來,她的身後跟著三名婢女,捧著飯菜。

劉雪給婢女使眼色,三名婢女分彆將飯菜擺放在陸羽、郭嘉、沮授麵前的桌案上。

劉雪笑著說道:“軍務就不急於一時,可若是讓兩位先生餓到了,那妾可就對不起我家夫君了,我家夫君可千萬囑咐,讓我不能怠慢了兩位先生。”

知書達理,溫婉賢淑…

劉雪自小學習宮廷禮儀,麵對什麼人該說什麼話,該做什麼動作,每一句都很得體。

“多謝公主…”

沮授向劉雪行禮,說話間,不忘再望回陸羽,心頭琢磨著,也隻有萬年公主這樣身份,這樣溫婉的女子才配得上這位禦史大夫吧?

郭嘉則是笑問道:“公主?這飯食雖好,卻是少得一方酒水?難不成是太學酒坊冇有把酒送來麼?”

郭嘉猛地抬頭,看著劉雪。

在他的詢問下,劉雪依舊是從容有度,“夫君交代過,郭先生身懷肺疾,不能飲酒,至少不能在夫君麵前飲酒。”

此言一出…

哈哈…

郭嘉驟然大笑,他回望向陸羽。“子宇,你是禦史大夫,監察百官,你這位公主夫人,乾脆也給個稱號叫做禦史夫人好了。”

這話如果彆人說,那是反話…

可郭嘉說出口,就不一樣了,兩個摯友之間哪裡有反話?開個玩笑而已。

“哪裡的話,郭先生任職於校事府,是郭先生監察我纔對!”劉雪嫣然一笑,依舊是大方得體。

“良配,良配!”郭嘉望著陸羽,大笑道。

一言落下,劉雪跪坐到陸羽的桌案旁,親自幫他研磨,也看著陸羽批註一些文章。

難得閒暇,郭嘉與沮授用起飯來,一時間,室內香菸嫋嫋,倒是有幾分無限靜好的味道。

當然…

陸羽並不排斥劉雪,她既願意研磨,那就讓她這麼做就好了,如此…也算是表達…間接的接受了漢室的善意。

過得片刻,幾人都用過膳,陸羽才張口問道:“沮先生的信多半已經交到司馬仲達的手裡了吧?”

“算算日子差不多了。”沮授點了點頭。“吾弟沮宗看到信箋,即能體會我這兄長的良苦用心,勢必會按照計劃行事。”

沮宗是沮授的弟弟,沮家也算是冀州的名門望族…

如果說司馬懿是陸羽埋在北境明麵上的棋子,那沮宗就是潛藏著的棋子!

當然,如今的沮宗以為沮授已經被曹操給斬殺了,袁譚、袁尚自然也會這麼認為…

這種時候,一封沮授的親筆信,足以讓他這侄兒起到一個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
這是陸羽的一個計劃…

從當初明麵上下令殺死沮授,暗地裡卻留下他性命開始,這個計劃就已經在路上了。

聽過沮授的話…

陸羽點了點頭。“程司馬已經秘密將他派往幽州,一旦黎陽城破,我大軍即可北上將鄴城團團圍住,鄴城一旦有失,那程司馬在幽州的任務就會輕鬆許多,而這一切的源頭,都在沮先生的這位弟弟身上了。”

“陸公子放心。”沮授頗為自信。“詳細的計劃,陸公子已經定出,我與奉孝商議許久,確保萬無一失,這一仗穩如泰山,且會令袁軍膽寒!”

“很好。”陸羽輕點了下額頭,算是過了這一環,他詢問郭嘉。“奉孝,我特地讓你收集有關江東的情報,如今,江東的情報如何?”

“我正想說這件事兒呢!”郭嘉抬起眼眸。“孫家長子孫策臥床三年,最後還是不治身亡了,江東送來一隻大象,據說…先是孫家三子孫翊提出,隨後孫家二子孫權也附和,有些傳言,孫家這二子、三子似乎在爭奪這江東的大權!”

講到這兒,郭嘉頓了一下。

“如果所料不錯的話,這大象是江東孫家試探中原曹丞相的態度…至於怎麼試探?我也不知道,但隱隱好像,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推動著這件事兒的發展,或許等大象到了,一切疑問就都迎刃而解。”

呼…

聽到這兒,陸羽輕呼口氣。

郭嘉絕不會無的放矢,他既這麼說,那多半…這大象與孫家二子相爭就有所牽連。

至於…

奉孝口中,那所謂看不見的手在推動。

如今…整個江東,有可能推動這件事兒的,唯獨兩個家族,其一以周瑜為首的周家,其二,以陸遜、陸績兄弟為首的陸家。

陸羽琢磨著,多半…是這兩個“表”兄弟在暗中推動,不過這大象,倒是有股子陳宮計略中的詭秘味兒!

這江東的大象,權且按下不提。

下一件事兒,陸羽看到竹簡上的內容,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劉雪…

劉雪察覺出點什麼,主動問道:“需要妾迴避是麼?”

“不用。”

陸羽擺擺手,當即問道:“奉孝,有關伏家的事兒,校事府得到的情報準確麼?那些伏家圈養的私兵完全裁撤了麼?”

這…

事關伏家,那就是事關伏皇後,事關漢庭!

陸羽冇有避諱劉雪,這說明他對長公主很信任。

這很不尋常,畢竟劉雪的身份特殊,且與陸羽不過才相處了幾日…

郭嘉眼珠子轉動。

他先是想到劉雪,可很快就回過神來…再度集中起精神。

“的確全部裁撤了,包括藏在穰山中的私兵,也均放回去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!”陸羽點了點頭,順著這個話題繼續問道:“那,陛下呢?這幾日他在做些什麼?”

聽到“陛下”這兩個字,劉雪張開了眼眸。

原本她隻以為校事府,或者禦史大夫是監察百官,冇曾想…就是陛下的一舉一動也逃不過他們的眼睛,看來…以往陛下與皇後,還有伏家…還有那些漢臣的許多圖謀都暴露在校事府的眼皮子底下。

怪不得漢庭的行動總是以失望告終。

校事府不動,倒是顯得曹操冇有把事情做絕。

“陛下回宮的這兩日,均待在建章宮,在看先帝的起居錄,以及先帝留下的文章,甚至於鴻都文學館作出的詩詞,也一併細細的品讀,除此之外…”

郭嘉頓了一下,接下來的話顯得有些疑惑。

“陛下竟問了許多漢臣對士家大族壟斷田畝、土地,以及大漢免除豪紳稅賦的看法!”

嘿…

郭嘉前麵說的還冇什麼,可後麵的話,讓陸羽的眼眸漸漸的睜開。

他心裡嘀咕著,陛下是把他的話都聽進去了。

如此最好…

在打擊豪門氏族,在整個大漢進行土地改革,稅賦改革這一項上,陸羽已經得到了一個強有力的幫手!

當然這事兒很大,需要從長計議。

陸羽正在細細琢磨著這事兒,突然…沮授好似猛地想到了什麼。

他張口道:“對了,就在今早,得到一條幷州的情報?”

唔…幷州?

陸羽抬起頭。

沮授的話接踵而出。“雁門的那支義兵動了,他們高舉著龍驍營的大旗,已經開始攻取幷州的城郡了,而為首的楊公子與影將軍率兵直衝壺口關。”

言及此處…

沮授頓了一下。

“進攻壺口關…開辟第二戰場,這也是陸公子計劃中的一項麼?”

嘿…

陸羽的眼珠子一定。

在他的計劃中,可壓根冇有什麼壺口關,當務之急,陸羽考慮的是如何打開黃河北岸的缺口,從黎陽城北上!

至於幷州東出壺口關,打通第二戰場,他還冇有考慮到呢!

這算是,呂布與楊修的自由發揮麼?

這一步棋,有點跳了呀!

刹那間,陸羽右眼皮一直跳,沉吟片刻,他終於吟出一句。

——“不好,要糟!”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