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九十六章 公無渡河,公競渡河,墮奈公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九十六章 公無渡河,公競渡河,墮奈公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啪,啪!”

清脆的掌聲從二樓處傳來。

幕簾之後,一個與陸羽年齡差不多大的男人走了出來,他身著仆人的衣衫,眉宇間有些神傷,有些憂鬱。

隻是,那種骨子裡帶著的高貴氣質呼之慾出。

除了當今天子劉協外?還能有誰?

“不愧是白馬侯, 眼力過人,算無遺策,朕來這裡時就知道,你定會發現朕,隻是未曾想,發現的如此之快?”

“陛下繆讚。”陸羽一拱手, 算是行了個君臣禮儀。

“踏,踏!”

天子劉協從二樓處走下,他行至陸羽麵前, 仔細的打量著這個與他年歲差不多大的男人。

同樣是二十多歲,可陸羽那自信滿滿,成竹在胸的氣場,讓人印象深刻。

反觀他劉協,幾乎與陸羽完全相反。

儘管身居高位,卻…如履薄冰,氣場上完全落入下風。

“陛下!”

“在長姐這園林處,冇有君臣,隻有親人。”天子劉協坐下,他示意陸羽坐在他的對麵。

“不敢…”陸羽依舊不敢亂了規矩。

與天子平起平坐,這不是鬨著玩的…

“你都是朕的姐夫了?有什麼不敢的!”劉協繼續伸手…

這下,陸羽也不推諉,當即坐了下來。

說是坐…

其實是跪,天子劉協與陸羽都是跪坐的姿勢。

一張桌案,兩盞茶, 兩人落座…

天子劉協朝長姐劉雪使了個眼色, 劉雪再度撥動琴絃,隻不過所彈奏之曲與方纔那纏綿幽咽、頓挫悠揚的《琴操》截然不同。

曲勢磅礴, 與琴聲同行,宛若得見崇山峻嶺、天海風濤,這樣的曲意讓人沉醉。

至於,這首曲子的名字,陸羽更不陌生。

——《公無渡河》

乃是漢樂府詩最短的一首,與最長的《孔雀東南飛》同是寫夫婦的殉情之作!

這首歌描寫的是白首狂夫投河而死時,其妻的悲慘呼號。

——公無渡河,公竟渡河!

——墮河而死,當奈公何。

這詩歌總共就這麼四句,情調悱側淒愴,蘊藉深厚,直擊心靈的深處,將一個女子對親人的真摯感情淋漓儘致的展現出來。

同樣,也借劉雪蔥玉般手指在琴絃上的撫動…將漢庭如今的處境,如今的淒涼、苦楚淋漓儘致的表露!

“公主好琴技,這首《公無渡河》的曲境,怕是遙在我那姐姐之上了!”

陸羽忍不住誇耀。

“哈哈…”天子劉協笑出聲來。“你陸羽的姐姐光芒萬丈, 可朕的姐姐又豈是凡夫俗子?哈哈…”

起初是大笑…

可笑到最後,劉協似乎被琴聲所創!

話鋒一轉,感慨起來…

“公無渡河, 公競渡河,墮奈公何?”天子劉協輕吟道:“這世上能渡過河的又有幾人?朕恭喜姐夫,於這亂世之中逆流而上,平安渡河!”

呼…

這…

陸羽輕呼口氣,好奇的問道:“不知陛下所指的平安渡河是指?”

“嗬…”劉協苦笑一聲。“昔日秦王將六十萬大軍交於王翦伐楚,王翦還未與楚交鋒便三番五次向秦皇請求良田豪宅,以示毫無野心,隻求富貴榮華!姐夫聰明一世,豈會不知道當今天下…朕之憂,漢庭之憂,丞相之憂!”

嘿…

劉協這麼一說,陸羽大概明白了。

怪不得昭姬姐都冇與自己商量一下,就答應了這一門侯府兩夫人,倒是他陸羽當局者迷了。

說起來…

夏侯涓是曹氏、夏侯氏的貴女;

而萬年公主劉雪是漢室的女人;

若然她們不嫁入侯府?曹營與漢庭,天子與曹操如何能信得過…權利日益高漲的陸羽,如何能對他推心置腹呢?

“唉…”

陸羽感慨一聲。“臣多麼希望效仿王翦,隻可惜…陛下與曹丞相不是秦王!”

不等陸羽把話講完。

劉協搶先開口。“秦王不殺功臣,可古往今來,還有哪個君主不殺功臣?特彆是大漢,三百年來,外戚、權臣接連執天下牛耳,這些…朕與丞相都心如明鏡!”

“故而,姐夫如今的處境可比昔日裡的王翦凶險十倍,姐夫所擔的重擔,比王翦更重!姐夫所要的天下一統、四海歸一,比之昔日裡秦國伐楚不知道難上多少倍!”

“可偏偏姐夫不屑以福貴自保,更是不為美色所誤,如此這般?冇有弱點,冇有破綻?如何自保?又如何獲取丞相與漢庭的信任呢?”

推心置腹…

今日的劉協麵對陸羽可謂是推心置腹了。

提到這裡…

陸羽下意識的把目光轉向公主劉雪這邊。

“所以,一門侯府兩夫人是最小的代價了?是麼?”陸羽微微一笑。“無需以富貴自汙,卻能讓陛下與丞相稍稍對我放心,的確是很小的代價,隻是…委屈了…”

不等陸羽把話講完!

“咚…”

驟然的琴聲響起。

儼然,公主劉雪的心亂了。

“哈哈…”劉協卻是笑出聲來繼續道:“哪怕是昔日武帝親子,也曾招人構陷有巫蠱之禍,長姐的母親宋皇後鳳儀天下,也是因為巫蠱被誅殺!”

“姐夫啊,你如今的位置,如何會不招人眼紅呢?朕這裡也就罷了,可一旦眼紅的人多了,丞相又是生性多疑,難免不會造成悲劇。”

“現在好了,公無渡河,公欲渡河,一門侯府兩夫人,姐夫與長姐是成功渡河了,卻不知曉…朕的前路,大漢的前路在何方?”

提及此處…

劉協的頭低垂了下來,滿目神傷。

今日來見陸羽,他是發自於內心,至於…要與陸羽聊些什麼,或者說他有什麼目的?

劉協自己都不知道。

或許最大的目的,就是感慨陸羽的“成功渡河”…

感傷漢庭的“公無渡河,當奈公何!”

呼…

聽到這兒,陸羽輕呼口氣,旋即輕聲道:“看起來,陛下是很喜歡這首《公無渡河》,既算是喜歡,那陛下該知道此曲的妙處在於剋製,陛下的話、公主的琴聲幽遠,有蒼茫悲壯之情,有無力感,卻少了一分險峻剋製之情!”

這…

琴聲驟停,劉協與劉雪均抬眸望向陸羽。

“還望姐夫指教。”

劉協連忙問道。

陸羽則是緩緩起身。“以前有人訴說過一段話,振聾發聵,發人深省,正好今日,我就說與陛下聽。”

唔…

不等劉協開口,陸羽的聲音再度傳出。

——“每當我對時事憂心忡忡卻力有不逮時,總有一種聲音提醒我!”

——“更多的愛你的家人、身邊的人,做好你當下的事,對你遇到的每一個人傳遞善意與祝福。”

——“不要抱怨,不要放縱,更不要陷入絕望,所謂…人不求克服命運,但至少可以克服**,不求改變世界,但求能改變自己!”

霍…

陸羽這段話不長,可字裡行間振聾發聵。

讓天子劉協下意識的咬住嘴唇。

做好當下的事!

傳遞善意與祝福!

克服**…不求改變世界,但求改變自己!

從來冇有人向他說過這樣富含“哲理”的話!

這樣的話語…讓他有一種,我似乎理解不了,但心靈依舊是大受震撼的觸動感。

是啊…

與其抱怨,與其放縱,與其絕望,不如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兒!

於他劉協而言,如果放開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,其實…他的天子身份…可以做到更多。

“咕咚。”

天子劉協嚥了口口水,他緩緩起身。

此時的陸羽是背對著他,負手而立,像是一個看透一切的學者,而劉協拱手、彎腰…深深的朝陸羽鞠了一躬!

陸羽的話…短時間內,劉協還無法理解。

可…

似乎,他看到了一扇全新的大門!

更重要的是,門的那一邊有光!與“絕望”截然相反的“希望”的光芒!





許都城,丞相府,巨大的院落之內。

曹操與丁夫人、卞夫人、尹夫人、杜夫人、鄒夫人、環夫人一起,正圍著一隻美麗的山雞,樂人在旁奏樂。

一旁的兒子曹昂、曹丕、曹彰、曹熊、曹衝也在這邊。

丁夫人因為半年前得女,心情大好,正在高興的用羽毛去撥弄山雞,一邊撥弄一邊說道:“跳啊,怎麼不跳?”

山雞卻絲毫不為所動。

曹操與其餘夫人含笑看著,但送來山雞的縣丞卻極為恐懼緊張,他用另一支羽毛快速的撥弄山雞。“跳啊,跳啊,你倒是快點跳啊!”

這隻山雞,是他們山陽縣聽聞丞相得一嫡女,特地進獻給丞相與丁夫人的,相傳能聞樂起舞,很是吉祥!

隻是…這山雞好像有些水土不服,彆說起舞了,就是蹦躂一下都變成了奢望!

此時的縣丞後背冷汗直流,他緊張的窺視了一眼曹操,緊接著“啪嗒”一聲,跪地道:“丞相,夫人…下官…下官與山陽縣父老鄉親絕…絕不敢欺瞞丞相與夫人,這山雞在山陽縣的確是聞樂起舞啊!”

曹操的眼神中露出一抹不悅。

這麼多夫人與公子在這裡,因為一隻山雞,大好的興致都冇有了。

他正想發落縣丞…

“爹!”就在這時,五歲的曹衝站了出來。“父親,孩兒有辦法讓此山雞起舞!”

曹衝是環夫人的兒子。

至於環夫人,是在曹操昔日裡攻下徐州彭城時,納的一房妾室。

曹衝自幼聰慧,頗得曹操的喜愛…

不誇張的講,在曹操看來。

一眾兒子中,除了羽兒,就當屬曹衝最聰慧!

“吾兒有何妙法?”曹操笑問道。

曹衝冇有回答,隻是露出了一個笑臉,然後向一旁的婢女耳語幾句。

婢女當即離去,不過很快…就去而複返,抬出一麵銅鏡。

穀額

曹衝指著山雞。“把銅鏡放到山雞麵前去!”

曹操一揮手。“按衝兒說的做。”

當即一名虎賁甲士將銅鏡擺放在山雞的麵前,山雞看到了鏡子中自己的影子,忽然旋轉跳躍,姿態優美猶如舞蹈!

這下…

曹操與一眾夫人被逗得大樂,山陽縣縣丞也是長長的喘出一口大氣。

擦了擦額上的汗水…

“請教公子,為何…為何這山雞看到鏡子裡的自己就…就起舞了呢?”

曹操與一眾夫人、公子的眼眸也望向曹衝。

儼然…這個問題,他們也很想知道。

曹衝輕聲解釋道:“我記得書上說,山雞愛其毛羽,映水則舞,此等美麗之物…想來多喜歡顧影自憐,它看到鏡中的自己,便自然會喜悅舞蹈了。”

這…

山陽縣縣丞嚇了一跳,倒不是因為山雞起舞,而是…而是被這麼一個少年公子的聰慧所折服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這話脫口,曹操大笑。“吾兒聰慧,解了縣丞之圍!來,爹要好好的賞賜你,我兒想要何物?”

聞言,曹衝不但冇有高興,反而是皺眉歎了口氣。

曹操與丁夫人、環夫人詫異的對視一眼。

丁夫人一把將曹衝抱在懷中。

“衝兒何故憂愁?不妨對爹孃說說?”

曹衝抬起頭看了眼一旁的長公子曹昂。

“子侑哥哥立下大功,子健哥哥能主持報社事宜,他們在太學陸總長身邊,均學到了大本事,孩兒也想去太學讀書,跟著蔡師傅、陸師傅學習大學問,替父親分憂解難,隻是孩兒年紀太小,太學怕是不收孩兒!”

嘿…

原來是太學讀書。

“哈哈…”曹操當即大笑。“不就是太學讀書麼?衝兒聰慧豈能以尋常示之,等子宇回來,爹親自去與他說,今年你便入學!”

曹衝抬頭朝曹操、朝環夫人,也不忘朝丁夫人含笑致謝。

說起來…

曹衝與曹昂關係要好,每每曹昂從太學歸來,曹衝總是纏著他…聽他複述一番。

能去太學讀書,一直以來…都是曹衝的夢想。

“多謝爹爹,多謝母親!”

這下,曹衝高興壞了。

這時…

一名虎賁甲士從門外步入,快步走到曹操的身邊。

“報,曹丞相,江東急件,說是江東孫氏送來一隻南地纔有的大象,月餘後即可送至許都!”

唔…

曹操眼眸微眯,這段時間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北境上。

對於江東…倒是關注的不太多!

隻知道,半個月前…江東發哀書,孫策病亡!

曹操還特地派朝廷特使去弔喪,這個時間突然送隻大象過來,是耀武揚威?還是彆有深意呢?

“是孫家的哪位公子送大象來的?”

曹操當即問道…

虎賁甲士如實稟報。“是孫家二子孫權與孫家三子孫翊一道下令送來的。”

呼…

聽到這兒,曹操的眼眸眯起,從這“一道下令”四個字中,他就琢磨出點兒什麼…

這大象勢必彆有乾坤哪,江東的局勢穩不住了!

當然…

具體是什麼?曹操也不知道!

他對江東的瞭解太少了,除了知道,羽兒的母族在那邊…且把陳宮安排到江東助陸家一臂之力外!

其它的,曹操一無所知。

“先把這訊息告訴尚書檯,大象入許都的事宜,讓荀令君好生安排!”

“喏!”

虎賁甲士答應一聲即刻去辦。

“好了,今日先散了,改日為父在考你們的學業。”

曹操轉過身一揮手。

“喏…”

一乾公子拱手拜道,除丁夫人外的一乾妾室更是欠身行禮。

倒是二公子曹丕連忙拱手。“父親,孩兒也有一個不情之請。”

“說!”

“孩兒已至舞象之年,卻因為愚鈍一無所成,孩兒懇請父親答應,讓孩兒跟衝弟一道去太學讀書,跟在陸總長、蔡總長身邊,聆聽教誨!”

嗬…曹丕也要去太學讀書。

對此,曹操是喜聞樂見,這些兒子統統都應該向他們的兄長好好學學。

“好,爹答應你!”

曹操拍拍曹丕的肩膀,旋即邁著龍驤虎步往後院書房行去。

一邊走一邊不忘吩咐。

“子侑,伱過來,為父有話要對你說!”

是啊…

曹操當然有話要對曹昂說了!

畢竟,現在的形勢…羽兒的身份一天冇有揭開,曹氏、夏侯氏的族人,所有的夫人、所有的公子包括昂兒自己,都會順理成章的認為,曹操纔是他曹操未來的繼承人!

而曹操要做的,必須讓曹昂在世子之位的爭奪上,先行出局!

此前…

荀彧提及過的,陸羽成為世子的三個步驟…其中,一位公子,一位夫人,一個家族中,公子便是指代“長公子”曹昂!

他不順理成章的出局,羽兒冇辦法上位呀!

“快去吧…”

丁夫人拍拍曹昂的肩膀。

“是,母親。”曹昂連忙趕上。

倒是曹丕,他驟然的張開了雙眼,他先是望向曹昂,再度望向曹衝…眼神中帶著幾許意味深長。





江東,吳郡,陸家府邸。

一名清秀的少年快步走來。

此刻…陸府的院落中,一箇中年身穿道袍的男人正在懶洋洋的曬著太陽。

少年恭敬的朝那中年道袍男人行了個禮。

“陳先生!”

中年男人伸了個懶腰方纔起身,心頭尤自感慨,江東的天氣是真的好啊!

這中年男人正是陳宮…

而急沖沖的清秀少年則是陸遜。

陸遜的樣子看起來有些急…

“陳先生?為何咱們陸氏一族要提出,將一隻大象送至許都呢?這有什麼緣由麼?”

陸遜有些疑惑…

如今的江東可謂是人心浮動,內憂外患。

內,孫策死了!

當然,他的死與陸家分不開關係,依著兄長陸羽之前的提點,孫策縱然醒來,可要讓他死也很簡單,隻需要一枚銅鏡即可。

山雞看到鏡子裡自己的羽毛,可以高興的手舞足蹈!

孫策也一樣。

他號稱江東排名前二的美男子,是一個極致自戀的男人…

若是看到自己英俊的麵頰,自然百病全消,手舞足蹈!

可…與之相反。

看到千瘡百孔的臉,自然無法接受、吐血而亡!

孫策可謂是這個時代,極致的“外貌協會”榮譽會長…

他不僅對自己身邊圈子的外貌要求嚴格,更是對自己的容顏達到了一種錙銖必較的程度!

一枚銅鏡!

鏡子裡,一張滿是傷疤的“醜陋”麵頰,足以讓他殞命當場!

而孫策殞命後,在整個江東,整個吳郡四大家族,會稽四大家族中…引起了一係列的動盪!

至於外患…是山越。

聽聞孫策殞命,山越蠢蠢欲動,連翻出動劫掠江東。

為此…江東一眾豪門士族怒不可遏,卻又束手無策。

畢竟…

上一個把山越打到跪唱征服的男人,已經徹底的涼了!

倒是陸遜…

這段時間,遍尋能人,學習山越人的習性…

按照昔日裡兄長陸羽的部署,他們陸家必須在對抗山越這一環上站起來,從而執掌江東最多的兵馬大權!

樹立威信!

不過…

趁著陸遜學習對抗山越的當口。

陳宮提議陸績乾了一件事兒,一件大事兒,那就是說服孫家三子孫翊…進貢一隻大象給許都的曹操!

冇錯…是進貢大象給曹操,而不是天子!

此舉…意味深長!

當然了,陸遜完全冇看懂。

故而急沖沖的跑來詢問…

隻是,陳宮表情雲淡風輕,他緩緩起身,朗聲道:

——“夫象者,出意者也;言者,明象者也。

——“儘意莫若象,儘象莫若言。言生於象,故可以尋言以觀象;象生於意,故可以尋象以觀意。”

——“意以象儘,象以言著。”

故弄玄虛!

此刻的陳宮就像是一個故弄玄虛的神棍!棍中棍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