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五十章 奉天子以令不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五十章 奉天子以令不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若論治理州郡、宏觀戰略的製定,荀彧當仁不讓。

若論奇謀製定、排兵佈陣,荀攸也足以勝任,但…總謀士需要洞若觀火的眼力及戰場局勢迅捷的反應力,這是他們不具備的。

誠如陸羽所言,荀彧和荀攸心頭就有一個合適的人選,隻需荀彧的一封信,就能將他喚來,不過,在此之前,荀彧要確定的是另外一件事兒。

可以說,這件事兒,纔是荀彧、荀攸,纔是決定潁川才俊是否決心效忠曹操的關鍵。

心念於此,荀彧正要開口…

卻在這時,大門推開,蔡昭姬與陸羽在曹仁的領路下,款款步入此間衙署書房。

看到陸羽,曹操當即大笑了起來。

“哈哈哈,納降黃巾的首功之人來了…”

一邊笑,曹操直接拉住陸羽,“好一場精彩的舌辯,好一個黃巾軍本就是農民,本有就農具,好一個‘修耕植以蓄軍資’,羽(兒),啊…陸羽公子還真是帶給我曹操無限的驚喜呀!”

呃…

曹操這邊頗為激動,陸羽卻有點懵。

感受著老曹這粗獷的手掌,有點兒糙,一點兒也不細膩,比起昭姬姐姐的芊芊玉手,簡直差遠了,再加上…一箇中年男人抓著他的手,總感覺哪裡不對。

“曹公,我…手疼!”

陸羽低吟一聲,曹操這才注意到,因為太過激動反倒是抓疼羽兒了,這當爹的,怎麼這麼不小心呢!

曹操當即鬆開陸羽的手,尷尬的笑了笑…

“小弟不懂事兒,兄長不要介意…”蔡昭姬款款向曹操行了個禮。

“無妨。”曹操擺擺手。“在我麵前,賢妹與陸羽公子都無需客氣,想說什麼但說無妨…”

言及此處,曹操的眼眸再度望向陸羽,這個出色的兒子,他是越看越喜歡。

當然了,曹操這麼看,整的陸羽都有點不好意思了,這貨…前麵強行跟自己洗澡,現在又這樣直愣愣的看著自己,老曹啊老曹…你特喵的去看人妻啊!

“咳咳…”

為了緩解這詭異的氣氛,陸羽輕咳一聲。“曹公,其實…我提出那‘修耕植以蓄軍資’,隻是前半句…後麵還有半句。”

唔…

這下,不隻是曹操好奇了,書房內的荀彧、荀攸、曹仁,甚至是蔡昭姬都好奇了起來,跟名士邊讓舌戰,陸羽竟是還有所保留…

這要讓邊讓知道了,怕是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吧?當然,這些在曹操看來都不重要,畢竟邊讓在曹操眼裡已經是個死人了。

“修耕植以蓄軍資的下句是什麼?你不妨直言?”曹操使眼色讓曹仁給陸羽搬來一個凳子…曹操就坐在陸羽麵前。

陸羽的眼珠子一定,語氣也變得嚴肅了一分,話語更是一字一頓——“修耕植以蓄軍資,奉天子以令不臣!”

霍…奉天子以令不臣麼?

這話脫口,曹操眼眸微眯,荀彧與荀攸則是猛然瞪大了眼睛。

陸羽提到的“奉天子”這點,正是他們這一對叔侄,甚至說是所有潁川才俊最在意的地方。

曹操對天子的態度,將決定潁川才俊是否傾全力相助…

“不愧是隱麟,每一句話均是簡明扼要,直擊要點!”荀彧心頭喃喃,他的目光也順著移動到曹操的麵頰上,很期待曹操對天子的態度。

“奉天子以令不臣,不妨細細講講。”曹操冇有慌著下結論,而是讓陸羽多講一些。

他隱隱覺得,奉天子以令不臣,羽兒這短短七個字,其中所蘊藏的能量磅礴的很。

甚至…曹操有種強烈的預感,這就是他成就霸業的第四塊拚圖。

當然,曹操的預感冇有錯!

陸羽的話接踵傳出。“關東聯軍解散後,如今的天下其實是出現三大陣營,以袁術為核心的陣營,代表人物是孫堅與公孫瓚;以袁紹為核心的陣營,代表人物是曹公與劉表;除此之外,還有以李傕、郭汜為核心的陣營,這個陣營以朝廷正統自居!”

“天下雖亂,但大漢朝廷還是天下共主,隻有經過皇帝的任命纔算是名正言順,像是曹公這樣公推選舉出來的兗州牧,自不會被人放在眼裡。如此一來,奉天子的好處就躍然呈現了。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。

“當今亂世,冇有人會奉天子,曹公若然高舉這樣的旗幟,其一可以拿到朝廷的委任狀,兗州牧實至名歸…”

“其二,能夠獲得陛下,獲得朝廷的好感,當局勢有變…曹公大可以將奉天子改為迎天子,而之前對朝廷的忠心也會讓‘篳路藍縷’的迎天子之路變為可能!”

“底層治理,中統文武,曹公豈會不知,離成就王霸之業就差一個所謂的‘神聖價值’了!”

陸羽說了一大堆話…嗓子都有點啞了。

但…很明顯,曹操被觸動了,深深的、無以名狀的觸動。

曹操是個聰明人,陸羽的這番話,讓他想的更多,更遠。

怎麼把天子給漏掉了呢?怎麼把朝廷給漏掉了呢?

漢家天子這個曾經統轄華夏大地數百年的至高存在,如今雖實權式微但虛名猶存,且深深的鐫刻在底層、門閥、諸侯的經驗世界裡。

對抗諸侯是爭霸,勝敗無非常事。

可對抗天子,對抗大漢朝廷那就是叛臣,敗者身傢俱滅…

縱是納了三十萬黃巾,曹操的實力在亂世依舊稱不上強,可若是他的自身實力套上大漢持續百年的“神聖價值”,二者互為表裡呢?

即便諸侯不服他曹操,可世家子弟也難以忤逆“天子”這份公德,底層民眾更是容易跟隨這股順流…

天子、朝廷,儘管搖搖欲墜,儘管漂泊無依,但…它們其實——奇貨可居!

而這不正是他曹操成就王霸之業的第四塊拚圖麼?

想到這兒,曹操再度凝望向陸羽,連帶著,他的餘光瞟過荀彧、荀攸…怪不得這一對叔侄至今尚未表達效忠之意,怪不得潁川才俊的大門還冇有開啟!

原來…關鍵之處在這兒呢,在他曹操對天子的態度上呢?

有了現在的“奉天子以令不臣”,纔會在未來有機會做到“迎天子以令諸侯”,纔會讓潁川才俊心悅誠服!

此刻,曹操心頭感慨,羽兒的格局,羽兒的眼界比他這個做父親要大的多呀!

呼…

長長的撥出口氣。

此時此刻,究是曹操…內心中亦是無比的震撼。

似乎,在羽兒的一席話語下,譙沛武人、底層黃巾、潁川才俊,天子與朝廷,整個戰略規劃,整個四塊拚圖已然全盤拖出,且鞭辟入裡,讓人信服。

哈哈…

哈哈哈哈…

曹操的內心在狂笑,這一刻,他覺得羽兒這個麒麟兒,簡直就是為他這個老父親成就大業而量身定製,曹家的種兒…他曹操的種兒是真的好!

悸動之餘,曹操猛然生出一個很清奇的想法,既然曹家的種兒好,今晚…何不多種下一些呢?

縱是這些“種”中,有那麼一、兩個…羽兒一成的本事,也不枉他曹操折腰費力呀。

嗬嗬,今晚…丁夫人、卞夫人,還有其餘諸位夫人,一個也不能少!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