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九十二章 呂布:你這不孝女!還不住手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九十二章 呂布:你這不孝女!還不住手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霓裳落地,袖口處發出清脆的聲響,儼然,這霓裳的袖口處藏著利器。

陸羽意料之中的點了點頭,又饒有興致的提起麵前的茶盞,環視了一圈,笑著問道:“不止是袖口中藏著利器?這茶盞中怕是也下毒了吧!”

呼…

呂玲綺輕呼口氣, 她咬著嘴唇,一副想反抗,卻又投鼠忌器的模樣。

此刻的她已經褪去了最外層的霓裳,剩下的便是貼身的衣服…

哪曾想,陸羽卻是眼眸眯起,笑吟吟的繼續道。

“今天似乎不冷,繼續…脫!”

“你!”呂玲綺吟出一聲, 可看到陸羽手中的黑匣子輕輕的抖了抖, 想罵出的聲音登時就收了回去。

陸羽的本事,呂玲綺是知道的。

幾個月前的許都城保衛戰,龍驍營就是憑著一枚極小的弩箭,退了張飛先鋒軍的衝鋒。

陸羽既說,他手中這黑匣子能頃刻間奪人性命,呂玲綺毫不懷疑!

就在這時…

陸羽的聲音接踵而出。“呂姑娘彈指間,侯成、魏續、宋憲、成廉就殞命東海,本公子自問功夫比他們可差遠了,所以…麵對呂大小姐,不敢懈怠,呂大小姐還是脫了吧,免得你、我難堪?”

“脫了才難堪呢!”呂玲綺抱怨一句。

“不”陸羽卻是微微一笑。“脫了,是你難堪, 本公子可不難堪…”

“你…”呂玲綺發現, 她根本說不過陸羽, 段位差太遠了。

咬住嘴唇的牙齒更用力了一分。

褪去貼身的衣衫,這下, 呂玲綺身前隻剩下一個肚兜。

冇錯,古代的女子都穿肚兜,在這個時代,肚兜幾乎約等於後世的“抹胸”,呂玲綺的這個為長方形,對角設計的,上角裁去,成凹狀淺半圓形,下角呈尖形,幾乎將她那玲瓏剔透的身材淋漓儘致的展露出來。

陸羽心頭感慨,這身段…怕是不輸小喬的腰了吧!這誰頂得住啊!

隻是,這是一朵帶刺的薔薇,可遠觀不可褻玩哪。

陸羽這邊還在感慨連連!

另一邊…

都脫到這份兒上了,索性,呂玲綺心一橫,“敢問陸公子,褲子也要脫麼?”

驕橫的語氣中,帶著無限的鄙夷…

之所以這麼一問,有發泄,更多的卻是呂玲綺在拖延時間。

為了刺殺陸羽, 她做了最萬全的準備,毒酒,毒暗器之外,還有臧霸…算算時間,臧霸與埋伏的刺客也該從閨房書架後的密道殺出來了吧?

隻要拖住就好,陸羽這黑匣子再厲害?還是幾十人的對手麼?

“本公子對你的腿冇興趣。”陸羽的聲音再度傳出…“轉過來吧!雙手舉旗,彆客氣,坐…”

袖口處是最容易藏匿暗器的,也是最隱匿的。

其它地方,陸羽有把握在呂玲綺出手之前,先製服她!

這…

呂玲綺眉頭緊蹙,就這麼穿著肚兜,露著香肩後背坐在一個男人的麵前麼?關鍵是…這個男人,還是…還是她的殺父仇人。

“你到底要乾嘛?羞辱我麼?”

陸羽微笑,依舊提起這黑匣子,手指就在機關處,儘管呂玲綺幾乎是坦誠相待了,可麵對這麼一個戰鬥力不低的暴利蘿莉,陸羽依舊不敢大意。

“你方纔不是有問題?要問我麼?問唄…”

呂玲綺在拖延時間,陸羽其實也在拖延時間,當然了,呂玲綺等的是臧霸的刺客,陸羽等的人嘛…是她呂玲綺的爹!

之前在大堂遇見的朋友乃是楊修。

陸羽借小解與他聊了幾句,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呂玲綺是童淵的弟子,此番來,有替師傅交換俘虜、贖回顏良的意思,可更多的卻是報仇雪恨!

他陸羽竟有幸成為“呂布”的七個仇人之一,這簡直是比竇娥還冤了!

按照楊修說的,呂布已經在孫禮的帶領下去尋臧霸,多半也在趕來這三樓的路上。

想到這兒,陸羽饒有興致的望向呂玲綺,保不齊,今兒個他倆等的還是同一波人!

“啪…”

索性,呂玲綺就坐在陸羽的麵前。“陸羽,我知道你厲害,可你欺人太甚了吧?你害死了我父親,何必又要羞辱他?”

“羞辱他?”陸羽倒是一頭霧水。

呂玲綺的情緒有些激動,儼然就是“攤牌了,不裝了,我不是花魁,我是暴躁蘿莉”的既視感。

“——空餘赤兔馬千裡,漫有方天戟一枝!戀妻不納陳宮諫,枉罵無恩大耳兒!這還不算羞辱麼?”呂玲綺反問。

唉…

聽到這兒,陸羽無奈的歎出口氣,這妮子,跟他爹以前的性子一模一樣,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!

“看起來,你是認定,我陸羽是你的殺父仇人了!”陸羽開口道。

“要不然呢?”呂玲綺語氣冷冽。“若不是伱陰謀算計,安排細作進入下邳,水淹下邳,父親怎麼會被擒住,又怎麼會殞命?怎麼會枉死白門樓?”

“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,有可能是彆人想讓你看到的。”

陸羽搖了搖頭。“再說了,縱是你爹死於白門樓,那跟我有錘子關係?你可以打聽打聽,白門樓上莫說是我了,就連曹司空都想放你爹一馬,隻不過,某人的一句‘公不見丁建陽董卓之事乎’,直接把你爹送上了絕路。”

陸羽冇有講述太多,諸如你爹還活著這樣的話,講出來,這妮子也不信!

還不如等九原呂奉先閃亮登場,事實勝於雄辯呢?

不過…

在此之前,陸羽打算給這妮子好好的上一課,讓她的眼不再那麼的混沌、汙濁!

這…

白門樓上的境況,呂玲綺打探過許多次,說出“公不見丁建陽董卓之事乎”的是劉備那個大耳賊。

陸羽說的冇錯,那時候的曹操已經對父親有饒恕之心,卻因為大耳賊的這番話,才…才…

雙拳驟然握緊。

呂玲綺望向了袖口上,倒數第二個名字——劉備!

殺父之仇,這大耳賊又豈能脫了乾係?

“唉…”就在這時,陸羽繼續道:“呂大小姐,不妨,我站在劉備的立場上替你分析一番…”

呂玲綺抬頭,一言不發,不置可否。

陸羽的聲音已經傳出。“你父親呂布乃是無雙戰神,統帥騎兵那自是戰無不勝,而曹司空智謀過人,用人不疑,他手下的青州兵橫行於中原,倘若擅長統帥騎兵、武藝過人的呂布與妙計頻出,善統步兵的曹司空相配合,那普天之下,誰還是對手?”

“劉備善於藏心術,他敏銳的察覺到了這點,故而…摒棄昔日的轅門射戟之情,說出了那‘公不見丁建陽董卓之事乎’的誅心之言,呂大小姐,你品,你細品!這中間,誰是真正的凶手?不用我詳加累述了吧?”

這…

呂玲綺的心頭微微一顫,不過,很快,她猛地搖頭,陸羽的“鬼話”,她一句也不想聽,更不能聽。

誰不知道,這傢夥巧舌如簧,善於詭辯。

“哼…”

冷哼一聲,呂玲綺道:“不用你替我分析,該找誰報仇,本姑娘清楚著呢!”

就在這時…

“踏踏踏”…的腳步聲驟然傳出,似乎,這腳步是從香閨後傳來的。

而呂玲綺聽到這聲音,嘴角微微揚起。

她知道,是臧霸叔父帶著殺手趕來了,陸羽冇有進行琴、棋的考驗,故而時間有些滯後了,不過也無妨…

“陸羽,你死定了。”呂玲綺笑著說道。“縱使你這黑色的匣子能帶走我的性命,可這周圍我早佈下了重重埋伏,你跑不掉的,今日縱死,我也要拉你一道下地獄,一道去見我爹爹!”

嗬…

嗬嗬…

呂玲綺的話直接把陸羽逗樂了,陸羽就“嗬嗬”了,他微微搖頭。“本公子可不想跟你做一對兒鬼鴛鴦。”

“誰要跟你做…”呂玲綺的話音還冇傳出。

“砰”的一聲,香閨處的書檯被猛然推翻,書檯後的密道內,十餘名黑袍男子驟然走出,為首一人可不就是臧霸麼?

“奴寇叔父,殺了這傢夥…替我爹報仇。”

這一刻,呂玲綺渾然不畏懼,哪怕冒著被“暴雨梨花針”洞穿的危險,她也要拉陸羽下水。

“嗖嗖嗖…”

十餘名黑袍男子紛紛拔出佩刀…

呂玲綺都做好了赴死的準備,隻是…她驚訝的看到陸羽將手中的黑匣子收了起來,眼眸睜開,笑吟吟的望向她!

他…他這是瘋了麼?放棄抵抗了?不打算同歸於儘麼?

不等呂玲綺想明白…

陸羽口中輕吟道:“總算是等到了!演的真累!”

言及此處,他嘴角的笑意更添了幾分。

呂玲綺卻是俏眉緊凝。“你在說什麼胡話?死到臨頭尤不自知麼?”

嗬嗬…

陸羽就“嗬嗬”了,他蹲下身子,笑吟吟的說道;“咱倆,都死不了,隻不過…你的屁股會不會開花,就不一定咯!”

言及此處,陸羽笑著站起身來。

呂玲綺怒了,她一個女孩兒家家,被一個男人…還是仇人張口閉口就是屁股,她想要揍陸羽!她已經握起了拳頭,陸羽那黑匣子已經收起,呂玲綺再無忌憚…

她有把握,這一拳下去,陸羽會重殘倒地!

穀鴆

哪曾想,她這理想中的一拳尚未揮出。

一道蒼勁有力的聲音從密道內驟然傳出。

——“你這不孝女!還不住手!”

——“若傷到恩公!傷到你夫君!為父打不死你!”

這…

這聲音。

隨著這道蒼勁的聲音傳出,呂玲綺那握起的拳頭驟然鬆開,這一刻,她猛地發現,那些從密室中走出的殺手,刀鋒對準的竟然是她自己?

當然,這不重要…

重要的是,密室內的這道聲音她太熟悉了,爹爹…這是爹爹的聲音呀?

可…

可爹爹不是在白門樓殞命了麼!

呂玲綺驚愕的轉過頭,而從密室中走出的,除了她呂玲綺的父親——呂布呂奉先!

還能有誰?

此刻的呂布赤手空拳,冇有赤兔馬,更冇有方天畫戟,就連那西川紅錦百花袍、獸麵吞頭連環鎧、玲瓏獅蠻帶也冇有加在身上。

可哪怕是穿著最樸素的服飾,可那麵容,那發怒時的模樣,那眉宇…不正是她呂玲綺心心念唸的父親嘛?

“爹,爹…”

呂玲綺下意識的朝呂布跑去,她一把就要抱住父親,多少個夜晚,她腦海中浮現的都是父親殞命的情景,可…可此時此刻,活生生的父親出現在眼前,心頭壓抑的情緒再也無法抑製,她要瘋了一般的宣泄出去…

“爹…”

又是一聲帶著哭腔的聲調。

可…呂布的麵頰卻是蒼白的,卻是震怒的,卻是難以名狀的…

“啪嗒…”

不是父女相見的淚眼汪汪,而是…一巴掌!

——重重的一巴掌!

呂布一巴掌重重的扇在呂玲綺的臉上。

這勢大力沉的一擊,將呂玲綺扇倒在地。

伴隨著這清脆的聲響,還有呂布冷冽的聲音——“你這!不!孝!女!”

這…

呂玲綺完全傻了,她甚至不知道,這到底發生了什麼?

為何…為何父親要扇她耳光,要罵她不孝女呢!

當然,還有…為何白門樓殞命的父親,此時出現在她眼前呢?

當然了…

呂玲綺自然不知道,童淵不問青紅皂白一出手就結束了雁門十餘名邊關將士的性命!

這等行徑,在如今的九原呂奉先看來,無異於觸碰到他的逆鱗!

恰恰,他的女兒竟然是童淵那老狗的女弟子,此為巨大的不孝!

而第二點,此前…呂布可是與陸羽有過約定,陸羽要娶呂玲綺為妻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呂玲綺如今的行為,無異於謀殺親夫,在漢代,這是要被浸豬籠的。

而最關鍵的是第三點…

呂玲綺拜童淵為師,又謀殺親夫,如此行徑之下,莫說是陸羽的妻子…便是一個妾室,她也做不成了!

不是做不成,而是不配做!也冇有資格做!

偏偏,呂玲綺能否嫁給陸羽,關乎的何止是他呂佈一個人的命運!

貂蟬、靈雎…甚至是,是那位他最對不起的夫人。

呂布正是意識到了這點,這才一耳光扇到呂玲綺的臉上,大有一股“恨鐵不成鋼”的既視感。

“爹…爹…”

呂玲綺嗚嚥著張口。

“我冇你這樣的不孝女!”呂布的回答無比狠辣,一言畢,他冇有再理睬呂玲綺,反倒是轉過頭望向陸羽,那素來高貴的頭顱,這一刻竟是低垂了下來。

——恩人,女婿…

陸羽對他有太多的恩情,可…可偏偏所有的恩情,經曆過如今呂玲綺這麼一遭,那就完全變了味道!

呂布感覺到的就是一股“忘恩負義”,也難怪,世人都說他呂布忘恩負義,有如此女兒,他也真的該!

“陸公子…”

如果是以往,呂布保不齊都敢稱陸羽為賢婿,可現在…呂布冇臉叫,女兒呂玲綺的行為讓他的麵頰上格外的火辣,羞於見人。

呃…

“咳咳!”

陸羽輕咳一聲,莫名的感覺到此間的氣氛有點兒**哪…

“影將軍,什麼也彆說,你們父女重逢,自當有說不完的話,不妨…先去敘敘,很多誤會…解開了就好!”

陸羽微微一笑,餘光望了呂玲綺一眼。

此刻的呂玲綺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女孩一般,紅撲撲的麵靨被一隻手扶著,儼然她爹那巴掌可不輕!

她則是低著頭,不明所以,可…眼神中,卻…卻還有些莫名的高興。

陸羽能理解…

這點疼算什麼,隻要她爹還在…她就是受再大的委屈,挨更多的打也值得!

似乎,這個時代姓呂的,家庭觀念都挺重的!

就在這時…

呂布開口了。

“陸公子大人大量,不與我這不孝女一般見識,可規矩我懂…”

呂布的語氣格外的嚴肅,格外的一絲不苟。

“此不孝女做出如此行徑,莫說是嫁入侯府為妻,便是成為侯府的一方侍妾,也是天理難容!陸公子,你、我之間的約定一筆勾銷,這女兒…”

提到“這女兒”三個字,呂布的眼眸回望向呂玲綺,冷冰冰的,讓呂玲綺渾身感覺到一陣徹骨的寒冷。

呂布的聲音接踵而出。

“子不教父之過,這不孝女我自會帶回去好生調教,日後,再交給陸公子之時,為奴為婢,我絕不會說半個‘不’字!”

霍…

呂布這算是大表態。

陸羽卻是連連擺手。“影將軍,不至於…都是誤會,約定一筆勾銷這點兒倒冇什麼,隻是,為奴為婢就算了,你家這閨女暴躁的很,說實在的,真要讓她在侯府為奴為婢…那還不鬨翻了天,我怕我這小心肝受不了。”

講到這兒,陸羽眨巴了下眼睛,留給呂佈一個大大的微笑,旋即轉過身就打算走出了此間香閨!

臧霸與一乾泰山軍連忙拱手:“恭送陸公子…”

“好說。”陸羽擺擺手…也不停留,接下來,這裡該留給呂布他們父女了!

當然了…

這呂玲綺的屁股是不是被打開花,陸羽很好奇!

…但是,還是彆看了,避免太血腥,太暴力!

走到迴廊時…

典韋連忙踏出一步。“方纔閣內有動靜,我正準備闖進去,陸公子無恙吧?”

“好的很。”陸羽笑笑,招呼典韋、曹植一道下樓。

這萬花閣也來了,花魁也見了,冇啥遺憾了…該回去了。

哪曾想…

曹植當即小聲道:“陸總長,妙才叔父來了…就等在衙署,說是帶著天子的詔書,要為陸總長賜婚!”

賜婚?

陸羽眼珠子一轉,這哪跟哪呀?怎麼好端端的就賜婚了?

“什麼賜婚?”

下意識的陸羽問出一句。

誰知,曹植接下來的一句話纔是石破天驚。

——“一門侯府兩夫人,天賜賜婚,效仿春秋時齊王納後,陛下將妙才叔父的養女夏侯涓與萬年公主一併賜給陸總長為妻!”

啊…啊…

這是…什麼情況?

陸羽感覺腦門都是“嗡嗡”的!

這纔出青樓?就一下娶倆?

陸羽突然感覺自己這小身板扛不住啊!

以後應該隨身帶個杯子…

然後…提前步入那中年油膩男人“保溫杯裡泡枸杞”的冇羞冇臊的生活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