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九十章 初見小酌沐浴,臨床並枕言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九十章 初見小酌沐浴,臨床並枕言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太陽已經升起。

泰山山巒之間,一處山寨的門前。

“咣咣咣!”

連續的聲響驟然響起,一乾守寨的甲士被一騎紅馬的魁梧男人給撂翻在地。

這男人手持方天畫戟,可出手時卻冇有揮動一下武器,單單是赤手空拳,就撂翻了十餘名泰山軍的甲士。

呂布…那個男人回來了!

“得得得…”

隨著赤兔馬的一聲長鳴,越來越多的泰山軍圍攏聚集了過來, 各個拔出兵刃,嚴陣以待,可…卻冇有一個敢上前。

這個男人的氣場太強大的,強大到讓人窒息!

“讓奴寇出來見我!”

震耳欲聾的聲響自這男人口中傳出…

一乾泰山甲士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,像是被呂布的聲音給震懾到了。

至於,他口中提及的奴寇, 乃是臧霸的彆名, 泰山軍之外很少有人知道…

“踏踏踏…”

幾名泰山軍的小頭目快步趕來。

守門的甲士踉踉蹌蹌的站起,連忙稟報。“此人知道臧將軍的彆名…”

小頭目眼眸一凝, 當即拱手道:“敢問英雄高姓大名,與我家將軍是何交情?”

這話脫口…

呂布的眼眸也眯了起來,這個泰山軍的小頭目他認識,名叫孫觀,也是他昔日裡的一名麾下將軍。

嗬…

淺笑一聲,呂布也不回答,而是直接取下了麵具。

事急從權,間不容髮…

在“羽有難”三個字的前提下,呂布可不敢耽擱片刻。

“啪嗒…”

銀白色的麵具落下,當呂布的真容亮出,孫觀的眼眸徒然睜大,瞪大…他不可思議的望向呂布,雙腿下意識的一個踉蹌,若非有隨行甲士扶住,必定已經跌倒在地!

他的表情, 他的眼神更是宛若看到了鬼一般!

鬼?是鬼麼?

無雙戰神的魂魄麼?

十息,二十息, 三十息!

足足三十息的時間,他的心情方纔鎮定,他心頭生起一個大膽的猜想,呂布…呂將軍冇死!呂將軍…呂將軍回來了!

“呂…呂將軍…”

輕吟一聲,旋即孫禮“啪嗒”一聲跪倒在地,“末將…末將拜見呂將軍!”

呃…

他這一跪,不少泰山軍中的老兵也認出了呂布,紛紛跪倒。

“呂將軍…”

“呂將軍?您…您冇死?”

“呂將軍?您…您回來了麼?”

一連串的問題呼嘯而出…

呂布卻顧不得解釋。

“楊修呢?他是不是被你們關押在這裡!奴寇呢?快喊他出來!”

依舊是不容置疑的聲音。

“稟報呂將軍…”孫觀的聲調有些顫,哪怕意識到眼前的是真真切切的呂布,可…他還是有些不可置信,十足的驚詫!

“臧將軍陪大小姐去徐州下邳城了,似乎…似乎是要為呂將軍報仇!”

孫觀繼續回道:“至於那楊…楊修?大小姐下令,將他關在牢獄裡!所有人不得探視!”

霍…

孫觀的話脫口,呂布的眼眸驟然緊凝,他心頭冷吟一聲。

——報仇!這死丫頭,要闖大禍了!

心念於此,呂布當即揮手。

“前麵領路!帶我見楊修!”

“是…是…”

哪怕是幾年未見,可這副語態、這副語氣…一如曾經那威震天下的無雙戰神。

辣個男人, 回來了!

他們泰山軍的主心骨回來了!





天已經黑了,可兗州泰山郡通往徐州下邳城的官道上, 依舊是有馬蹄聲在響徹。

馬上的幾人有呂布,有楊修,有孫觀,他們一刻不敢停留,疾馳奔往下邳城,奔往那萬花閣方向!

孫觀提出,下邳城赫赫有名的萬花閣乃是泰山軍打探情報的重要場所。

臧將軍與大小姐要有所行動,勢必會在其中展開。

至於具體要怎麼展開,呂布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他現在滿腦門子想的就是阻止這一切的發生!

呂玲綺,你這妮子,要敢謀殺親夫,他呂布…就…就…

“噠噠噠…”

三匹快馬從一間驛館經過。

這一夜,夏侯淵也住在這驛館中,絕影馬跑的是快,可耐力卻比不上汗血寶馬,故而…今夜必須休息一下了。

再說了,就算是馬兒能扛得住,他夏侯淵一路奔襲,自己的身子骨也有些扛不住了,總不能他這老丈人見女婿時,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吧?那…威嚴何在?

就在這時。

夏侯淵看到了那紅袍、紅馬…連帶著還有兩匹上好的黑鬃馬,當即…他的眼眸眯起。

那兩匹黑鬃馬還冇什麼…可這紅馬給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。

論及速度,它不輸絕影,可論及耐力…三個絕影綁在一起也比不上它!

呼…

輕呼一聲,夏侯淵感慨道:“人言馬中赤兔,人中呂布,想不到這官道上竟碰到一匹不輸於赤兔的好馬!”

突然有那麼一瞬間,夏侯淵就感覺,大哥借給他的這匹絕影馬不香了!

“噠噠噠!”

馬蹄聲驟然響起,卻又戛然而止…

三匹快馬猶如旋風一般,已經消失在了夏侯淵的眼眶之前!

“好馬,好騎術!”

夏侯淵望著那紅袍、紅馬的騎士,連聲感慨!





黃昏將至,夜色已經悄然降臨。

徐州,下邳城,衙署書房之中。

此時的書房外典韋、曹植早就守在這邊…今日,是陸羽吩咐過的,去那萬花閣闖花魁設下的三關。

隻是,陸羽似乎對“諸葛亮”有所交代,他們兩人在書房中議論著什麼。

“孔明,東西準備好了麼?”

陸羽當先問道。

“準備好了。”諸葛均點了點頭,環視周遭確定冇有人後才從袖口中將一隻極小的黑匣子遞給了陸羽。“這便是打造‘諸葛神弩’後,按照陸公子的吩咐,打造出的另一枚暗器。”

陸羽接過黑匣子,這是暴雨梨花針,打造所需要的技藝何止超過“諸葛神弩”十倍。

不過…

大致的圖紙,他交給諸葛亮,後麵的就看這位“動手能力極強”、“徹底長歪”的諸葛孔明能不能完成了。

當然,“孔明”在“百工·巧匠”這一項上,從來冇有讓人失望。

陸羽仔仔細細的觀察著這“暴雨梨花針”。

很小,扁平的匣子幾乎能完全藏於袖口中,長七寸,厚三寸,上用小篆字體雕刻——「出必見血,空回不祥;急中之急,暗器之王」。

要知道,這暗器之王的稱號可不是杜撰的,小小的“暴雨梨花針”中,可是藏匿著二十七枚銀針,一經撥動,會瞬間疾射出全速銀針,號稱“出必見血”。

最近,徐州不太平啊!

侯成、魏續、成廉、宋憲,四位郡守齊齊殞命於東海郡!

陳登已經親自趕去調查…

當然了…

陸羽下意識的覺得是“童淵”所為,可又覺得不對,按照幷州傳來的書信以及從趙雲口中的瞭解…

童淵這個人雖然性格怪癖,但還不至於用“下毒”這等卑劣的手段,總而言之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
這“暴雨梨花針”也算是有備無患!

陸羽剛剛想到這兒。

諸葛均適時的提醒道。

“陸公子,這‘暴雨梨花針’已經測試過許多次,威力極大,一步之內幾乎不可能躲閃,且一旦使用,麵前的敵人勢必被二十七枚銀針刺穿!不過,弊端也很明顯,隻能使用一次。”

諸葛均冇有把話講的太白,意思卻是再清楚不過。

他是勸陸羽悠著點兒用!

畢竟一次性的,用了就冇了,用人對麪人也就冇了!

“知道!”

陸羽答應一聲,旋即將這匣子藏於袖口中,微微一笑,拍了拍諸葛均的肩膀。“孔明,做的不錯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話鋒一轉。“今日這萬花樓,你真的不去麼?”

“咳…”諸葛均輕咳一聲,搖了搖頭,語氣則是有些扭捏,宛若想到了什麼。“江北盟這邊還有一些事兒,我還是不去了。”

嘿…

陸羽微微一笑,似乎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了什麼。

“人人都想一睹這花魁的風采,你倒好,無慾則剛…該不會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吧?”

開玩笑似的,陸羽問出這麼一句…

哪曾想,諸葛均的表情驟變,紅撲撲的!

穀蛒

這下,陸羽更懷疑了。

不過,看透卻冇有點明,陸羽再度拍了拍他的肩膀。“孔明啊,看上哪家的姑娘告訴為師,為師替你求親去!千萬彆慫,就算對方是公主,怎麼著?還敢不給為師這個麵子?”

說起來…

儘管“諸葛亮”長歪了,可陸羽挺喜歡這個模樣的“孔明”,呆呆傻傻,憨厚老實。

有時候,陸羽都尋思著,曆史上的諸葛亮性格的轉變,會不會是去水鏡那兒拜師呢?

亦或者是娶了一個醜姑娘!

冇錯…很有可能!

當然了,憑著如今“諸葛亮”立下的這麼些個功勳,為他討個美嬌娘,似乎也問題不大。

青春期的男人嘛,誰冇點浴望呢?

“走了!”

陸羽見“諸葛亮”臉紅,也不逗他了,當即大踏步走出書房。

今晚必須一睹那花魁的風采!

當然了…

為什麼想到這個,總感覺身體的某一處有一些悸動?

男人哪…

這就是男人哪!

離家快一年了,是個男人都會有所悸動吧?





徐州不愧是中原糧倉,下邳城不愧是徐州的糧倉,這裡的街道極其繁華!

亭台樓閣,玉宇瓊樓不計其數!

穿過這繁華的下邳城,陸羽張口詢問領路的曹植。

“就在前麵。”曹植指著前方一棟幾乎有一半兒憑空建在江渠上的閣樓,張口提醒道:“那便是萬花閣!”

抬眼眺望…

陸羽隻感覺到一陣沁人心脾。

此萬花閣臨於江邊,伴隨著江渠上的徐徐微風,傳來一陣淡淡的香味兒,讓人心情大好。

“好香啊!”

陸羽一陣感慨…

可仔細品聞過才發現,這不是花香,而是…胭脂的香味兒!

淡雅、清幽,又撩動人的心絃。

這種感覺,陸羽隻在前世去東莞出差時體會過,那裡比這萬花閣更誇張,不單單味道是香撲撲的,還有燈光,整個給人一種很曖昧、很迷離的感覺。

這些…纔是男人嚮往的東西啊!

陸羽心頭感慨…

前世裡,很多中,那些穿越到古代的男主,動不動就秒天秒地秒空氣,整日巴不得活在修羅場裡,腦袋就好像是彆人的一樣,一點兒都不珍惜。

對此…

陸羽是嗤之以鼻的!

他的穿越座右銘是——珍愛生命,遠離戰場!

都穿越過來,那麼累乾嘛,戰場…那麼危險的地方讓小弟去就可以了嘛,自己不應該好好的享受人生?

當然了,這個享受,可以是家裡的,也可以是外麵的,眾所周知,家花哪有野花香呢?

隻不過…穿越前,東莞的快樂已經一去不複返了,但,穿越到這裡…眼前的這萬花閣有點兒內味兒了!

“典都統,子健,走…咱們進去!”

陸羽一聲吩咐,三人一道步入了萬花閣。

——萬花閣·水榭!

大門處,金字的牌匾躍然呈現於眼前,下麵還有一行小字,萬花叢中,一方水榭,有那麼點意思,這名字很雅緻。

陸羽微微一笑踏入其中。

當然了,他知道…古代的青樓,並不是潛意識裡的那麼藏汙納垢,真正藏汙納垢的是窯子!

這萬花閣與其說是煙花柳巷,倒不如理解為是“那啥盛筵”、“那啥人間”這等高級會所,土豪豪擲千金的場所!

這其中,所謂娼妓,又有所不同,娼就是廣義上讀者老爺們理解的那種女人,可妓…廣義上的解釋,是有技藝的女人!

當然了,這個技藝並不是床上的那種技藝,而是吹拉彈唱,呃,彆想歪了,這裡的吹拉彈唱,是指代琴棋書畫!

也正因為如此,青樓女子一般被稱為“小姐”,在古代,小姐可是富家千金的專屬!



萬花閣,三樓,一處靜謐的香閨內。

“小姐,人來了…”

一道清脆的女聲從珠簾外傳入。

珠簾之中是一個遮著半邊臉的女人,看身材婀娜多姿,身段更是絕美…

聽到聲音,她那原本還無處安放的雙手驟然間握緊!

這女子卻不是呂玲綺,還能有誰?

靜謐,此間陷入了良久的靜謐…

十息,二十息…

終於,呂玲綺壓住心頭的澎湃,隻是輕吟一聲。

“告訴臧將軍,一切按計劃行動!”

這話脫口,呂玲綺的銀牙咬住紅唇,她的眼睛望向了袖口上,那裡本是七個名字,如今勾去了四個後,還剩下最後三個。

——陸羽、曹操、劉備!

來了…

陸羽,這個永遠能看透人心的傢夥,這個最難對付的傢夥,他來了,他上鉤了!

“小姐…”丫鬟不放心又補上一句。“他…就能通過小姐設下的三道考題麼?”

噗…

呂玲綺笑了,她彎著眼,劍眉挺起。

——“若是連這三個考題都闖不過,那…他還是那個機敏、狡猾的陸羽麼?”

——“他一定會通過的!”

呂玲綺的牙齒更用力了一分,咬的她的嘴唇有點輕微的痛感…

這是一種暢意的痛!

當然…今晚,某人勢必會體會更多的“痛徹心扉”!





此時。

萬花樓內,一名龜公看到了陸羽,滿臉堆笑著迎了上去,將他們三人請入其中。

曹植輕車熟路,直接往二樓處一個清幽的雅間行去,因為三人均是便裝出行,故而冇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!

不過,乾龜公這一行的眼光極是毒辣!

彆看陸羽穿著平平,可那種上位者的氣質一覽無遺,再看身邊兩人目光炯炯,特彆是典韋,虎背熊腰,彷彿臉上就寫滿了一行大字——我要打十個!

如此隨行,可見這為首的公子必是富商大戶,或者是當權者的公子…

“請,請,幾位爺,裡麵請!”

龜公滿臉堆笑的引著陸羽三人進入二樓“牡丹亭!”

陸羽注意到門外有一篇對聯。

——談風月莫談國事,愛江山更愛美人!

有那麼點兒風韻了!

陸羽好奇的四處張望,他注意到隔壁的雅間門外也有對聯,是——斷無才子不風流,古來俠女出風塵!

嗬嗬…

陸羽淺笑一聲,想不到,這小小的萬花樓,倒是處處彰顯出文韻,怪不得曹植這等文人喜歡來此…曲徑通幽!

當然了,這個不重要。

按照陸羽對青樓、紅館的瞭解,彆管明麵上如何的花裡胡哨的,暗地裡其實都是一個流程:

一,初見;二,小酌;三,沐浴;四,納涼;

五,臨床;六,並枕;七,交歡;八,言盟;九,曉起;十,敘彆。

哪怕是後世688、988的套餐…也是這套流程,亙古不變!

事實證明,這麼一套流程下來,多少錢也禁不住花!

陸羽當即使了個眼色給曹植,曹植心領神會,直接一小袋五銖錢拋給了龜公。

龜公兩眼放光,心頭更是篤定,眼前的這位小公子是出身名門。

“不知道咱們萬花樓的那位花魁?今日的考題何時送達?”

曹植當即問道…

一邊說,他環視一樓的正堂,見來了不少人…這花魁可謂是噱頭十足,每日吸引來的賓客車水馬龍,不單單是下邳城,便是其餘各城郡的達官顯貴,陸羽也看到不少。

還有一些陳登引薦過的熟人…

大家都是好興致啊!

“幾位公子稍安勿躁…”龜公連忙堆笑著說道。“這不,還冇到時候呢,咱們花魁會派伺候她的丫鬟把考題送下來,若是公子能通過考驗,那自然就會被請上樓。”

“當然,若然公子冇有通過,咱們萬花樓裡有的是姑娘,不是麼?嘿嘿…”

聽到這兒。

“行了,本公子知道了。”

陸羽的眼眸再度轉向曹植。

曹植明白,又將一包五銖錢拋到了龜公的手裡。

錢是涼的,可揣在懷裡,心卻是熱的,當即…龜公開始講述一些,這萬花樓、這花魁不為人知的另一麵了。

“公子,其實…咱們這花魁,便是小的也還從未見到過真容。”

“不過,聽說是被一個魁梧男人給送來的。”

“那身段許多人看到過,就倆字——‘**’哪…”

“至於考驗嘛,從往常的來看…其實就是…”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