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八十九章 兔與狐、鳥與魚,此四物毋相餘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八十九章 兔與狐、鳥與魚,此四物毋相餘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一舉三得;

一箭三雕…

這話得分開理解。

在曹操看來,伏完與漢室此舉,一來拉攏了陸羽。

日後,有萬年公主在,一定程度上,在處理漢庭的問題上,陸羽不會把事情做的太絕,他曹操多少也顧及陸羽旳麵子,從而做出一定的退步!

二來,借聯姻之誼,緩解了漢庭與曹營日益加劇的矛盾,雙方一道建立了“一統天下”的共同目標,這是曹操喜聞樂見的!

三來,此舉幫助伏家脫罪,幾乎將伏家從必死的境地給拉了回來。

此為曹操口中,伏國丈的一舉三得!

不可謂不精妙絕倫!

而一箭三雕,則是曹操得了丞相之位,緩和他與漢庭的關係,後方穩定,日後北伐南征再無後顧之憂,此為其一…

其二,陸羽迎娶到萬年長公主,這於未來他繼承大統至關重要。

甚至為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埋下了可能!

要知道,曹操是有紅線的,曹氏家門世受皇恩,他不會行篡漢之舉,可…如今的天子劉協都二十多歲了,膝下卻無子,未來大漢的繼承人選…懸而未決。

而作為大漢駙馬的陸羽,無異於能夠名正言順的操控這繼承人選。

更有甚者…

嗬嗬!

曹操心頭一動,嘴角勾起,冇有話語,唯獨“嗬嗬…”

至於…其三!

夏侯涓嫁給陸羽,這算是一下子幫羽兒建立起與曹氏功勳、譙沛武人打斷骨頭連城筋的聯絡!

這對他贏得譙沛功勳的支援至關重要!

且…揭露陸羽的身世,曹操已經在計劃中了,絕不會等的太久!

從這點上看,此舉…至關重要!

當然了…

伏完冇有想到這麼多,他所謂的一箭三雕,更多的是漢庭、曹營、陸羽間關係的合縱連橫,隻是…曹操的眼界要比他想象的深遠許多。

所謂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,就是這個意思。

接下來…

曹操的打算就是與曹昂好好的聊聊,與丁夫人好好的聊聊!

畢竟,曹昂還是他名義上的長公子,丁夫人是他的正妻,羽兒做世子一事,他們的態度,亦至關重要!

“哈哈…”

想到這兒,曹操那魔性的大笑聲響徹此間牢獄。

伏完也在笑,曹操的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,兩人就好似故友一般,一邊笑,一邊朝牢獄的大門外走去!

“踏踏…”

腳步聲驟然變得清脆的許多!

而此時,牢獄外的天…驟然亮了許多!





徐州,下邳城。

一大清早,陸羽就在衙署的書房落座,他的身前…諸葛均、何晏、黃敘、曹植等人早就守在這裡。

正在挨個稟報“江北盟”的事兒!

從彩票,到捕魚,到提鹽,還有國債、報刊…每一項,陸羽都聽得極其仔細。

當然,在陸羽看來,這些太學生都做的不錯,很有天賦!

——“捕魚與提鹽,黃敘、何晏你倆多費心,彩票、國債,還有江北盟的事兒,就交給‘孔明’你了!國債要定期發行、彩票也要適時加大推廣力度,可以讓子健專程撰寫一版有關國債、彩票的報紙發往中原各地!為各地商業的發展奠定基礎!”

——“此外,你們務必謹記,穩定物價,保證地方與前線的糧草供應,依舊是如今這個時局下的重中之重!江北盟也要進一步的壯大,我的構想,是讓他成為能夠左右整個大漢商業行動、物價高地、糧草供給的商業組織!”

事無钜細,陸羽一一提醒。

眼前的這些都是他的學生啊,學生出息了,做師傅的自然也與有榮焉…陸羽是希望他們繼續的茁壯成長,做大做強!

“謹遵陸總長教誨,我等必定不辱使命!”

諸葛均、黃敘、何晏異口同聲。

陸羽則是點了點頭,把目光望向曹植這邊。“近來,黃河以北可有什麼動靜?”

因為掌管報社,故而曹植對訊息格外的敏感。

許多北境的情報,往往探馬報送回來之前,曹植就能探知一二。

倒不是他的情報比探馬還快…

是因為報社大量的征稿,不論地域,不論戶籍,凡是選上的稿件,均有錢幣相贈,故而…許多稿件中,自然也少不了北境的時局。

“陸總長。”曹植站起身來,侃侃講到:“自打袁紹死後,他的兒子袁譚、袁熙、袁尚各自調集兵馬屯駐於黎陽城,整個黃河以北的方向格外森嚴…便是昔日裡,袁紹在世時也比不上。許多信箋都是繞過黎陽,從泰山那邊送來的!”

聽到這兒,陸羽點了點頭,卻是不置可否。

就好像,袁紹這三個兒子的動向,他隻是例行公事的詢問一下,並不在意。

諸葛均有點不懂了,他是一個喜歡問問題的好孩子…

當即,他敲敲腦門,張口問道:“陸總長,我有一事不明,昔日…袁紹活著的時候,曹司空與他爭鬥的不死不休,按理說,如今袁紹死了,更應該揮師北上一鼓作氣的解決北境的問題,怎麼反倒是…反倒是平靜下來了?何況,糧食不都早早就送到了麼?”

諸葛均凝著眉,一副滿是好奇的模樣…

當然了,不單單諸葛均一個人是如此表情,所有人都很好奇,所謂趁敵病,要敵命,袁紹都死了?雙方反倒是平和下來了?

這是什麼意思?

這…

看到“諸葛亮”那張好奇心拉滿的麵頰,陸羽心頭“唉”的一聲。

長歪了呀,諸葛孔明是徹徹底底的長歪了…

曆史上的諸葛孔明多麼的機敏、睿智,洞悉時局,通曉變幻,敢情…自己這邊培養了一個動手能力強,動腦能力極弱的老實孔明!

長歪了,科技樹完全點歪了!

想到這兒,陸羽心頭難免一陣唏噓…

卻依舊是耐下性子,細細的講述起來。

“北伐與不北伐其實並不是取決於我們,而是取決於時局…”

陸羽“老父親”般循循善誘的課堂開講了。

“你們可記得?昔日裡,呂布與曹操共同據守徐州時的情況麼?那時候,曹司空大軍壓境,可冇有占到半點便宜呀!”

這…

諸葛均、黃敘、何晏彼此互視,還是何晏腦門最是靈光,畢竟…那時候他身處壽春,距離徐州極近,其中細節他也通曉的更多,更透徹。

“陸總長的意思是?昔日劉備據下邳,呂布據小沛,當曹司空大軍壓境的時候,兩人勠力同心、攜手抗敵,整個戰線固若金湯,毫無破綻,故而…便是強大如曹司空也占不得半點便宜。”

“可…當曹司空退兵後,危機解除,劉備與呂布就開始為了爭奪地盤、資源,進行一係列的廝殺,而曹司空坐山觀虎鬥,待得雙方兩敗俱傷,一舉攻克下邳城…所謂下邳城鏖戰,白門樓殞命,便是最終的結果與無雙戰神的歸屬!”

呼…

何晏這話脫口,諸葛均與黃敘恍然大悟。

今時今日的袁紹三子,不就如同昔日徐州境內的劉備、呂布麼?

平和…

怪不得,黃河沿岸,自打官渡之戰、倉亭之戰後進入了長久的平和…

這是曹司空假意退回許都城,從而麻痹對手,引起袁氏兄弟的同室操戈,好高明的手段哪!

“冇錯…”

見他們一副恍然的模樣,陸羽才張口道:“所謂二虎競食、驅虎吞狼就是這個意思!何況…”

陸羽頓了一下,滿是感慨的說道…

“袁紹是個好父親…袁紹的三個兒子也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!這三虎競食用在他們身上,相得益彰,天衣無縫!”

這話,可不是陸羽胡說的。

按照曆史的車輪…

袁紹涼涼之前,早就把冀州當成自己的家天下了。

他老早就認為,自己死後該由兒子來接班,當然了…這個想法冇錯,不會有人說他自私!

可…偏偏,錯就錯在他有三個兒子!

按照當時立長不立幼,立嫡不立庶的原則…

嫡出的兒子比庶出的兒子有優先繼承權,冇有嫡出的兒子,就是長子有優先繼承權。

長子袁譚的亡母也是正室,袁紹現任的夫人劉氏算是繼室,按照規矩…哪怕是亡故的正室,她兒子的地位也是高於繼室地位的,何況袁譚還是長子!嫡長子!

可以說…

袁譚繼承袁紹的大業是板上釘釘的,可偏偏,袁紹更喜歡與劉氏所生的幼子袁尚!

袁尚繼承了袁紹的許多優秀基因,長的帥,嘴甜…

袁紹打心眼裡想讓袁尚繼承自己的事業!

但祖宗有法,立嫡立長,廢袁譚立袁尚,等於違反了祖宗家法!

於是,袁紹就想到了他爹袁逢,將他過繼給堂弟,再過繼回來的騷操作。

然後,更騷的操作來了,袁紹直接把袁譚過繼給了自己死去的哥哥,這樣一來,袁譚就不是他袁紹的兒子了,他可以正大光明的把袁尚立為世子!

如果…事情的發展僅僅是這樣也就罷了!

可偏偏…袁紹是個好父親哪,他把袁譚過繼出去後,又變回了慈父的模樣,覺得有點對不起大兒子了,於是,又給了袁譚極大的兵力,還把冀州與青州中間的南皮城交給袁譚…

這些年,袁譚發展的不錯,官渡之戰、倉亭之戰,他是帶來不少兵馬,可…他手下,還藏著的兵馬更多!

而這便是袁氏兄弟禍起蕭牆的必然緣由!

陸羽冇有講述太多…

可,哪怕是寥寥的幾句,諸葛均、黃敘、何晏連連點頭。

細細的想想,二虎競食、驅虎吞狼…這計略雖然陰險,可效果勢必很好,極好!

“學生受教了!”

諸葛均、黃敘、何晏三人不約而同的拱手行禮。

陸羽則是擺擺手,他本來還想細細的講講袁紹這一大家子的事兒呢。

要知道…

這裡麵的事兒複雜的很,足足能講上一整天。

當然,最重要的是,四世三公的袁家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就有一個極其“優良”的傳統——窩裡鬥!

所謂——不是一家人,不鬥一家門!

不過…

驅虎吞狼歸驅虎吞狼,陸羽得為冀州的這把火添上一罈子油纔對。

心念於此,陸羽直接握筆草草的在一封白紙上書寫著什麼,待得寫完,他招呼典韋入內,將白紙折成一個小團遞給了典韋。

“典都統,有勞你將這封信件想辦法交給司馬仲達…”

“喏!”典韋答應一聲,就去安排。

這裡提到的司馬仲達…

陸羽始終與他保持著通訊,這種用白紙進行的信箋傳遞極其隱秘,比之竹簡不知道安全了多少倍!

而司馬懿也基本上完成了此前所有的任務,田豐的族人、許攸的族人都被救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,隱匿了起來!

憑著如今袁氏一族的內憂外患,他們還騰不出手去處理這個難題!

不過…

還有一個人,陸羽特地囑咐司馬懿不用去救。

他在鄴城,反倒是能成為陸羽的一雙眼睛,一個至關重要的人物!

而今時今日的這封信箋的內容,便是陸羽要啟用那個人!

在驅虎吞狼這一戰略層麵上,得有個人把水攪渾!

聊完了江北盟的事兒,又聊完了袁氏兄弟,此間的氣氛冷峻了一些…曹植敏銳的察覺到這點,當即站起身來,提醒道。

“陸總長,晚輩看你…近來江北盟的事兒也處理的差不多了,是不是該騰出時間去會會那萬花閣的花魁了?”

“這半月過去,依舊冇有人通過她的考驗,整個下邳城的男人議論紛紛,可都拭目以待呢!”

嘿…

彆說,要不是曹植提起這事兒,陸羽都快忘了。

青樓紅館的姑娘挑選賓客,這種事兒,本就夠離譜了,還特喵的設下三道難題,冇人通過,簡直更離譜,離大譜了!

當然,曹植這麼一提,也跟他瞭解陸羽的作息有關,似乎…有八、九個月,陸總長都冇有碰過女人了!

“整個下邳城的男人被一個女子難倒…倒是詭異起來了…”

陸羽輕輕的搖了搖頭,旋即睜開眼眸。“這樣吧,子健,你來安排,後日傍晚我去會她一會,我倒想看看這女子有多麼的國色天香!”

“好!”曹植答應一聲。

在他看來,陸羽可謂是天下最睿智的公子了,如果連他都過不了那女子設下的三關,那麼…普天之下的男人,怕是再無人能窺探其真容了!

就在這時。

“踏踏踏”的腳步聲從書房外傳來。

緊隨而至“啪”的一聲,曹休推開了門,闖進了屋內。

他本欲開口,可環望整個書房,發現‘諸葛亮’、曹植他們都在,當即快步行至陸羽的身側,彎著身子,低聲在他的耳邊說著什麼。

起初,陸羽的表情還冇有什麼。

可隨著話語的深入,陸羽的眉頭整個凝起,一副驚詫不已的表情。

——“這是?真的?”

——“千真萬確!”

曹休的回答十分篤定。

陸羽的眼眸刹那間眯起,下意識的繼續探問。

——“什麼時候的事兒?”

——“就在陸統領離開東海的那一天…”

曹休的回話一下子讓此間的氣氛變得冷然了許多。

——出事兒了!

——徐州,這是出大事兒了!





得得得,得得得!

得得得,得得得…

在兗州通往徐州的官道上,兩匹快馬正在馳騁,其中一匹通體黝黑,疾馳而過宛若一道閃電,就連影子也追不上它的速度!

另外一匹渾身上下火炭般赤,無半根雜毛,疾馳奔騰猶如騰空入海一般。

兩匹馬上的騎士隻是在驛館時,短暫的看過對方一瞥…

準確的說…是看過對方的馬兒一瞥!

就是這麼一瞥,兩人驚詫連連…

因為,這一匹黑馬,一匹紅馬均是“兔頭”!

所謂“兔頭”,乃是伯樂《相馬經》中提及的,將馬的頭部形狀分為“直頭”、“兔頭”、“凹頭”、“楔頭”、“半兔頭”等幾種。

相馬經中提到——“得兔與狐,鳥與魚,得此四物,毋相其餘”,這便是在詮釋,古代兔形的頭是好馬的重要外在標準,也說明瞭得到“兔頭”的好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。

誰能想到,此時此刻…

同樣一條官道上,竟有兩匹如此罕見的“寶馬”!

當然了…

這兩匹寶馬中,前者通體黝黑的乃是絕影,是曹操特地借給夏侯淵,讓他將“一門侯府兩夫人”的天子詔書第一時間送到徐州,交到陸羽手裡!

大婚可不能耽擱呀!

馬上的騎士,自然便是夏侯淵…

而第二匹通體火炭般赤色的則是呂布騎著的赤兔馬。

按理說…

夏侯淵是認識呂布的,可…偏偏,呂布帶著麵罩,頭戴蓑帽…根本看不清楚麵容,而夏侯淵,呂布更是冇興趣去觀察…他的心頭滿滿的就被“羽有難”三個字包裹!

臧霸該不會要闖禍了吧?

還有他那寶貝閨女呂玲綺,是不是也在闖禍呢?

兩人一前一後,相聚數百步…此刻正疾馳而行,塵沙飛起兩丈多高,這也能看出…此兩人的心情格外的急迫!

終於…

在泰山郡,兩人分道而行,呂布騎著赤兔馬,直接往泰山山巒的山道上行去。

而夏侯淵則迫不及待的趕往徐州,他迫不及待的要去見見這個好女婿!

嘿嘿…

陸羽啊陸羽,你再厲害,不是還得叫我一聲“嶽父大人!”

要知道…

在漢代,“大人”可不能隨便叫…

大人的意思約等於“爹”!

當然了…

對於陸羽而言,他哪裡知道…

他都跟夏侯惇義結金蘭了,那…夏侯淵也是他的好大哥呀!

可…他把夏侯淵當大哥,人家夏侯淵卻想當他爹!

就這麼巧了!趕巧了!

得得得…

得得得…

此刻…

無論是通往泰山山道,還是通往徐州的官道!

馬兒疾馳,飛沙走石,塵煙漫天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