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八十四章 陸羽便是曹羽!曹羽便是陸羽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八十四章 陸羽便是曹羽!曹羽便是陸羽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經常有醫學人士會說,打完仗以後的士兵會有戰爭後遺症,會莫名的煩躁、鬱悶,生活冇有方向,等等!

事實上,在三國這個特殊的曆史時間段,袁紹就是“戰爭後遺症”的典型代表。

說到底, 官渡、倉亭兩戰帶給袁紹心靈深處的打擊太重了。

實際上,與其說,他的死是曹操、陸羽的緣故,倒不如說,他是被自己給玩死的!

表麵上牛逼轟轟,內心卻是疑心重重, 臉皮又很薄,死要麵子活受罪, 心裡羞愧難當,更是看不到前路的希望,如此心境…偏偏還發生在一個心眼兒就小拇指那麼大的袁紹身上,不死才奇怪呢!

意料之外,卻又情理之中。

袁紹鬱鬱寡歡的走向了生命的終點,他被不可磨滅的傷痛徹底擊垮,鑽進了死衚衕!

他留給曹操的信,或許…寄托著美好的願景,把希望留給了兒子,隻不過,終究是無用功!

每每想到此處,陸羽總是帶著一抹莫名的無奈與感傷, 或許,這就是亂世吧,一將功成萬骨枯!

見陸羽的情緒有些波動…

曹植朗聲道:“袁本初, 平庸之輩罷了,敗於父親, 敗於陸司徒, 情理之中, 陸司徒何故為他傷感呢?”

這個…

聽到這兒,陸羽抬起頭,眼眸望向曹植,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子建,你主管徐州的報刊,引導著天下人的輿論,以後的眼睛要更睜開一些,萬事不能隻看到表現,要透過現象看到事態的本質,從根源處深思而後行。”

人家曹植都把他陸羽當成長輩了,對於長輩,陸羽自然要對小輩循循善誘一些。

“單論袁紹,咱們把心態放平,其實我們會發現袁紹還是很有本事的,年輕時就威震濮陽,靈帝時做到西園八校尉,討董時做到過聯軍盟主,之後更是雄踞北境,聯姻烏桓,將匈奴、黑山軍打的跪唱征服!隻不過…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。

“隻不過,袁紹從小做慣了富家子弟,泡在權利的蜜罐裡長大,身邊從來冇有人反駁他的意思,長大後,自然也就無法對彆人意見準確把握,這樣的成長環境,到最後,袁紹隻剩下一個要麵子的特點了,死要麵子活受罪,反倒是其它的東西都變成虛的!”

“他對彆人很虛,彆人也對他很虛,政治朋友圈是虛假繁榮,表麵上看很強大,實際上充滿了攻心鬥角,袁紹也倒黴,如果碰到的對手不是精明能乾的曹司空,而是其它諸侯,或許不會敗的這麼慘,甚至還可能問鼎中原,雄踞北方,隻是可惜呀…曹司空太強大了,曹司空又太敢賭了,故而…這樣的結果,也不出所料。”

言及此處,陸羽拍了拍曹植的肩膀。“所以呀,你們兄弟幾個都是曹司空的兒子,千萬不要禍起蕭牆,你們隻要精誠團結,那曹營的勢力纔不至於是虛假的繁榮!這些,你務必要記住啊!”

呼…

聽過陸羽的話,曹植輕呼口氣,旋即點了點頭…

沉吟片刻,卻又開口。“陸司徒的話,植受益匪淺,隻不過…其中有一條,植有些不同的感受!”

唔…

陸羽微微一頓。

曹植的話還在繼續。“陸司徒說是父親太強大,是父親太敢賭了,故而才戰勝了不可一世的袁紹,可在我看來,父親隻是做好了一點!”

“誠如高祖一統天下時,提出的三個‘我不如’,夫運籌帷幄之中,決勝千裡之外,吾不如子房;鎮國家,撫百姓,給餉饋,不絕糧道,吾不如蕭何;連百萬之眾,戰必勝,攻必取,吾不如韓信。”

“依植之愚見,父親慧眼識人,在‘算無遺策’、‘攻敵攻心’上不如陸司徒,而用人不疑,給予陸司徒莫大的權利與信任,這纔是戰勝袁紹的根本原因!”

嘿…

曹植的話,讓陸羽一怔,多會說話的孩子呀!

孺子可教也!

“哈哈…”陸羽當即笑道,旋即微微擺手。。“子健,低調,低調一些!”

“哈哈…”曹植也笑了,“晚輩年歲雖不大,卻自恃甚高,當今世上,能讓晚輩佩服的,除了父親外,唯獨陸司徒了!”

講到這兒,曹植話鋒一轉。“晚輩這裡還有一樁事!”

唔?

陸羽想起來了,曹植說過,來此所為三件事,第一件是陸羽那“子宇”的字,第二個是袁紹死翹翹的訊息,第三個嘛…

不等陸羽開口,曹植已經脫口而出。“第三件事乃是一樁文人墨客‘風流’之事!”

風流?

陸羽一下子好奇了,主要是離家多半年,對這‘風流’似乎也變得頗為敏感。

“咱們徐州下邳城內有一條渠穿過,名為‘萬花渠’,而‘萬花渠’穿過一方水榭,水榭之上有一方香閣,名喚萬花閣,此可謂下邳城,乃至徐州最是首屈一指的煙柳之地!”

自古才子愛風流,自然曹植也不例外!

當然了,文人嘛,聚起會來本就枯燥,若是冇有幾個美豔女子相伴,裝逼都不好意思裝,難免尷尬。

故而,古往今來,這煙柳之地就成為了文人墨客聚集的場所。

這…

陸羽聽出來一些兒味兒。

“子健?看你提及這煙柳之地,眼中泛光,看起來,是被這煙柳之地勾著魂兒呢?該不會這第三件事是邀我去這煙柳之地裡尋花問柳?”

“不!不!不!”

一連三個“不”字,曹植連忙搖頭。“尋常的花柳,都入不了我曹植的眼,哪裡能入了陸司徒的眼呢!”

“隻不過,最近這萬花閣內來了一名花魁,相傳國色天香,卻鮮有人一睹真容,偏偏她設下三道考驗,通過這些考驗者才能入深閨與其一敘!”

還有這等事?

聽到這兒,陸羽一怔。

敢情,彆的青樓紅館是客人挑選花姑娘,可這萬花閣內,竟有花姑娘敢挑選客人?委實奇怪。

如果隻是營銷手段的話,陸羽倒是可以理解,在後世,很多主播也會把頭給遮住,噱頭十足…吊著榜一大哥的興趣。

當然了,也有不慎把臉露出,直接把榜一大哥給逼刪號的!

什麼傳言國色天香?這都是浮雲!

誰敢說,這花魁的麵紗揭下來以後,是小團團?還是喬奶奶?

不過…三道考驗,倒是有點意思,噱頭簡直拉滿。

“咳咳…”就在這時,曹植輕咳一聲。“不瞞陸司徒,植也嘗試著通過這三道考驗,隻不過,铩羽而歸,難親芳澤呀…如今,咱們整個下邳城的才子都在議論,或許,也隻有陸司徒這等智計卓絕之人才能通過這三道考驗!”

嘿…

曹植口中這第三件事兒,還真有那麼點意思。

當然,這事兒如果放在許都城,陸羽就不信…還有什麼女子能比他府邸裡的昭姬姐,大喬、小喬、貂蟬更漂亮!

不誇張的說,陸羽都不會抱有絲毫的期待,可…多半年冇回家,身處這下邳城,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。

所謂,家花不如野花香嘛…男人嘛,誰還不想追求點兒刺激,自然…廣大男同胞懂得都懂!

“咳咳…”這次陸羽輕咳一聲。“得了…等這幾天,我把江北盟與生意上的事兒安排妥當了,若是還無人能過這三關,那我陸羽就去闖一闖!”

不慌…正事兒要緊!

費那麼大的勁兒,不就是為了最後的那半個時辰麼?

也有可能是一刻鐘,半刻鐘…然後是長達數個時辰的賢者時間,有意思嘛?

不過…

比起這個,陸羽倒是更在意,此前…運送至官渡的百萬石糧食中!

陸羽特地囑咐曹休親手交給老曹的那封書信。

準確的說…是一封請功的書信!

老曹到底看到了冇呢?

這封信,才至關重要!





官渡,曹營!

晨曦微明,曹操醒的很早,準確的說,三更天,他就睡不著了。

官渡之戰、許都保衛戰、倉亭之戰三戰全勝,曹操心情悵然的同時,自然,也該論功行賞了。

曹操是個嚴以律己,寬以待人的人,他對自己要求很嚴格,生活很簡樸,可對麾下,特彆是功臣的封賞從來不含糊…

這次的曹、袁決戰中,湧現出了一大批功臣!

當然,這些個功臣,如何加官進爵,曹操心裡都有數。

倒是…

唯獨兩人,曹操絞儘腦汁,不知道該封賞些什麼。

“大哥,這麼早就喚我?”

“踏踏”的腳步聲自門外傳來,步入此間大帳的乃是夏侯淵,最近戰爭結束,將士們疲倦之下都想要睡個懶覺!

比兔子跑的還快的夏侯淵也不例外…

這纔剛剛辰時,夏侯淵就被曹操喊來,倒是有些意外!

“妙才,你過來…”

曹操招呼夏侯淵行至桌案前,此時桌案上擺放著一張大白紙,白紙上書寫著一個個名字,後麵對應著封賞!

穀魍

比如太學生“諸葛亮”、太學生“何晏”,這次保衛許都城可是立下大功了,汗馬功勞!

再比如,常山趙子龍,無論是運送那五十萬尾大黃魚,還是倉亭之戰中,統領龍驍營誘敵深入均是大功一件!

還有,官渡之戰中表現出色的夏侯淵、夏侯惇、曹洪、曹仁、荀攸、賈詡…以及降將張郃、高覽…他們的名字,均在這一封封賞之中!

夏侯淵看到自己的名字後麵,書寫著“征西將軍”四個字,儼然是曹操打算表奏天子,封賞他為“征西將軍”!

這可是個不低的官銜哪!

要知道,大漢雖然冇有諸如“一品”、“二品”這類的品階,但“將軍”一職銜,要以‘品階’細化分出個高地的話。

一品中,唯獨大將軍!

二品中,則有驃騎將軍、車騎將軍、衛將軍!

以上四個為“三公”級彆的將軍,而二品中還有撫軍大將軍、中軍大將軍、上軍大將軍、鎮軍大將軍、鎮國大將軍、南中大將軍…

之後便是四征將軍(征東將軍、征南將軍、征西將軍、征北將軍)

四鎮將軍(鎮東將軍、鎮南將軍、鎮西將軍、鎮北將軍!)

可以理解為“從二品”!

然後是三品將軍,中領軍,四安將軍,四平將軍,還有特殊的建軍,如征蜀將軍,征虜將軍等雜號將軍!

再往下的四品,就雜了,有將軍、護軍、校尉、中郎將等等了…

之前夏侯淵不過是類比“五品”的偏將軍,如今一躍封為“二品”的征西將軍,這是一下子跨過了好多個階彆!

當然,作為曹操的族弟,坊間傳言中有名的尚義奇男子,昔日裡為曹操頂過罪的男人…這些封賞,對得起他的名字與功勳!

“大哥…”

夏侯淵正想說話,哪曾想,曹操當先指著這張白紙說道:“有兩個封賞,我一直定不下來,其一是子宇的封賞,其二便是…”

提到“其二”曹操頓了一下…

夏侯淵則輕輕的敲了下腦門,他還冇反應過來“子宇”這個名字,可,隻是一息的時間,夏侯淵就想到了。

子宇,這不就是陸羽的字號麼?最近官渡都傳開了,經神鄭玄在蔡琰的邀請下,親自為陸羽題字——子宇!

——翩翩君子,響徹寰宇!

字是好字,意也是好意!

題字之人更是好大的麵子!

這…夏侯淵就能理解了,陸羽的封賞定不下來,情理之中!

畢竟…小小年紀已經位及三公之一的司徒,更是手握實權操持司農事宜,掌管天下財政、農政。

之前擒顏良、誅文醜,更是受封“白馬亭侯”,這要再封?還怎麼封?

總不能“白馬亭侯”還冇有受封滿一年,就再封個鄉侯,或者縣侯吧?

說起來,如今陸羽的官銜,究是夏侯淵都有些羨慕了。

隻是另外一人?又是誰呢?除了陸羽外,還有人不好封賞麼?

念及此處,夏侯淵張開嘴巴。

“大哥,第二個不好封賞的又是誰呢?”

“是你那養女,夏侯涓!”曹操脫口道。

啊…

這話一出,夏侯淵一怔,旋即連忙擺手推遲道:“涓兒?她…她一個女孩子要什麼封賞?”

“女子怎麼就不能有封賞了?”曹操當即反駁道:“我那賢妹蔡琰,不是就受封經學院博士、太學總長麼?難道,她不是女子?”

“大哥,我…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夏侯淵眉頭一凝。

“我知道你什麼意思!”曹操拍了拍夏侯淵的肩膀。“涓兒是你弟弟的女兒,你從小視若己出…我與你自小便是玩伴,如何能不理解你的心情呢?你是希望涓兒嫁一個好人家!這點比什麼封賞都更重要、更珍貴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頓了一下。“可此番許都城保衛戰,若非涓兒從穰山中尋出了劉備的蹤影,那群太學生如何能製定出火計?如何能一舉焚燒那大耳賊!”

“此曹、袁決戰,袁紹固然是最強的對手,可劉備那小人若然成功攻陷許都,那大廈將傾,狂瀾即倒,我等更是無從談勝!這一戰涓兒身為女子,卻如此果敢,將重擔搭在肩上,不單單是功不可冇,更是首功,頭功!不好生嘉獎,如何彰顯我曹營賞罰分明!”

這…

聽曹操一番話如聽一番話!

啥意思啊!

夏侯淵有點懵,前麵大哥說理解他把涓兒嫁一個好人家的心情,後麵又說,不好生嘉獎,不足以彰顯曹營的賞罰分明?那怎麼賞?總不能…賞賜個將軍或者文吏吧?

“大哥…”

正想發問,哪曾想,曹操搶先道:“恰恰子宇與涓兒都不好賞賜,那正好,我有意讓子宇迎娶涓兒為妻?讓涓兒嫁入侯府,作為子宇的賢內助,你意下如何?”

說出這話時,曹操的語氣一下子變得嚴肅了許多。

可…夏侯淵整個人愣住了!

啊…啊…

他吃驚,很吃驚…

倒不是說,他覺得陸羽配不上夏侯涓。

主要是因為,整個夏侯家…男丁繁盛,可女娃稀少,像是夏侯涓這樣身份的女娃更少!

幾乎整個夏侯氏已經內定,要讓夏侯涓嫁給曹操的一個公子為妻,如此…讓曹家與夏侯家親上加親,豈不妙哉?

陸羽,雖然也挺好,可…可…

“大哥…子宇倒是挺好,隻是…”夏侯淵趕忙就要解釋,這事關家族傳承,可不能亂點鴛鴦譜啊!甚至夏侯淵都想提議,讓大哥把長女曹沐許配給陸羽得了…反正他們走的也很近,若說冇有一點曖昧,那夏侯淵決計不信!

哪曾想,曹操的話接踵而出。“我知道你顧慮什麼,你覺得子宇不是我曹操的兒子,會讓影響夏侯氏一族與曹氏一族永結通好!你顧慮的冇錯,夏侯氏一族就這麼一個貴女…她的婚配事關重大!”

“隻不過,你這個顧慮完全多餘,因為子宇,他就是我的兒子,且是我的長公子!”

“他便是我讓你去濮陽城尋覓多年,苦苦尋找的那陸姓女子的兒子…他的胎記完全吻合,他冇有死於亂世,他被蔡琰救了,他跟母親姓,故而姓陸!我讓你打聽的那塊‘吉利’玉佩,正是在他的身上!”

“陸羽便是曹羽!曹羽便是陸羽!”

轟…

轟隆隆!

曹操的話脫口,夏侯淵感覺自己要窒息了,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大哥曹操!

如果不是大哥曹操瘋了的話,那…一定是他瘋了。

他的內心中已經感受到了驚濤駭浪,他感覺臉炙熱炙熱的,天哪…大哥,大哥讓他苦苦尋覓多年的那個長公子…就在眼前,就是…就是陸羽?

“咕咚”一聲…

一口口水下嚥,夏侯淵的感覺,就是一記重錘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身上。

簡直窒息到無法呼吸!

如果是這樣…

那…陸羽,啊不,是曹羽,憑著他的功勳,幾乎…鐵定就是…就是未來的世子啊,如果…如果涓兒嫁給他,那…那…

夏侯淵的眼眸中一下子閃爍出光芒…晶瑩剔透的光芒!

隻不過…

夏侯淵驟然想到了什麼!

“大哥,縱然…陸羽真的是長公子,那…那你也搞錯了吧?他與蔡琰姑娘…”

很顯然,夏侯淵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。

小時候,救下曹羽的是蔡琰;

陪他長大,青梅竹馬的也是蔡琰;

哪怕是現在,事無钜細,處處關心、嗬護著他的更是蔡琰,比之涓兒,似乎…似乎蔡琰才更適合做侯府的夫人的那個人哪!

當然…

不怪夏侯淵這麼一問。

其實,曹操早就想到了這樁事兒!

夏侯涓是他的侄女!

蔡琰,是他恩師的女兒啊!

對於曹操而言,手心手背都是肉…

不過,他已經想好了一個…

…一個完美的、兩全其美的辦法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