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八十一章 如此風流公子,半年不碰女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八十一章 如此風流公子,半年不碰女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一隻黑幫白底,顯得有些破舊的軍靴,輕輕的踏在落葉上。

回去的路上,曹操一直在思索郭奉孝的那句——“袁紹,將死!”

誠然,這個老大哥氣量狹小,這是眾所周知的, 但…若說就這麼“官渡”、“倉亭”兩戰輕而易舉的被氣死了,那…也不至於吧?

念及此處,曹操眼眸眯起。

“仲康?你來說說?袁紹會死麼?”

曹操饒有興致的詢問一道行走的許褚。

許褚撓撓頭,他就知道用拳頭解決問題,哪知道這些死不死的。

當即,笑著回道:“曹公,我哪懂這些個!”

“隻不過,換作任何一個人,輸了這麼憋屈的兩仗, 不過是月餘,將近百萬士兵,死的死,降的降,換做誰,怕是也不好受吧,更可怕的是…”

許褚講到這兒,他的話戛然而止了。

曹操卻是揚起手。“接著說,無妨!”

許褚頓了一下,繼續開口道:“最讓袁紹難受的該是長公子吧!他鬥不過曹公,可他的兒子又有哪個是長公子的對手呢?這不想還好,一旦想的多了,那不是完犢子了,那不是就陷入了一個死衚衕,保不齊,真就如郭奉孝說的那般‘死個錘子’了呢!”

嘿…

許褚這話, 話糙理不糙。

曹操眼珠子一定, 還真就是這個道理…

“哈哈哈哈!”

他爽然的笑出聲來。“亂世之中,強者為尊,不適合無才無力者,袁紹若是真死了,那纔有意思呢!我可聽說,他那幾個兒子都不是省油的燈!”

“至於拿這些犬子與我曹操的麒麟兒相比較?他們也配?”

言及此處…

曹操好奇的問道:“羽兒呢?前段時間,他動身離開東海郡,如今在哪?”

提到陸羽…

許褚略作思索,當即回道:“在下邳城,聽聞長公子留下黃忠之子黃敘操持東海郡的‘鹽坊’與大黃魚的生意,派遣何晏回許都提煉坊,此番去下邳城,是打算把江北盟的總部設在下邳城,由諸葛孔明擔任副盟主!總管大漢福利彩票與國債事宜!”

徐州那邊的境況,每日都有人報送至許褚這邊。

許褚知道,曹操總是惦記著,既惦記著那邊的事兒,又惦記著那邊的人!

——鹽坊,江北盟、福利彩票、國債!

這一個個新鮮的名詞,曹操都不陌生…

但具體是什麼,比如國債,他並不知道!

還有,這第一批五十萬尾大黃魚解決了燃眉之急,接下來北伐的糧食,是否籌集到了呢?

就在這時…

“曹司空,徐州急報…”一名虎賁軍匆匆而來。

咦?

聽到這聲音,曹操四處張望,人呢?按理說,以往徐州的急報傳來,那都是信使氣喘籲籲,可這一次,便是一個信使也冇有看到啊!

“人呢?急報呢?”

曹操詢問道…

虎賁甲士趕忙遞上一張“報紙”…

冇錯,就是報紙!

這報紙是從下邳城寄來的,乃是曹植負責的“太學報社”徐州分社印製一份送往兗州,再由兗州的報刊分社統一印刷,然後寄往整個兗州,自然也包括官渡。

論及時效性,似乎比之急報也慢不了多少!

看著報紙上滿滿的字眼,曹操連忙接過,饒有興致的看了起來。

這不看不要緊…

一看之下,曹操的眼眸徒然睜大,一雙眸子裡,滿是震驚與不可思議。。

“徐州國債發行公告——”

“——下邳城趙氏商行,認購國債,五穀二十萬石,糧食充入糧倉,為期五年,年利率百分之四!”

“——東海郡張氏商行,認購國債,五穀三十二萬石,糧食充入糧倉,為期三年,年利率百分之三!”

“——彭城李氏商行,認購國債,五穀二十五萬石,糧食充入糧倉,為期五年,年利率百分之四!”

“……”

“——以上商賈主動認購國債,均是大漢帝國的債主,請各地方官府予以適當的方便,特此公告!”

可以說,一整版報紙,上麵書寫的儘數是徐州富商認購國債的訊息。

足足有一、二百條,這些富商少則認購國債一、兩萬石,多則三十多萬石,少則認購三年,多則認購五年…

曹操不懂什麼為具體的“國債”,也不懂,什麼是“年利率”。

可那些…

幾萬、幾十萬的五穀、糧食,是活脫脫的存在的…

徐州的報刊是曹植負責的,這個兒子雖然詩詞上辭藻華麗,但這種大事兒大非上,絕不會輕易杜撰。

這點,曹操還是能信服的。

那麼…

曹操現在就很好奇,這國債,到底是個什麼玩意?

這麼多“精明”的商人,羽兒怎麼就能讓他們心甘情願的把糧拿出來?

順著報刊往下繼續看,曹操看到了國債的具體講解,這是報紙中右下角的一塊兒!

——“國債,又稱帝國公債,是以帝國的信用為基礎,向民間籌集金錢、糧食,所形成特殊關係的一種方式!”

這一段,曹操看了三遍,還是冇看懂…

明明每個字都認識,可連在一起,似乎…又很陌生!

當即,他心裡琢磨著,植兒這文章能不能寫的更淺顯易懂一些。

——“舉例來說,每一個大漢百姓,可以通過金錢、糧食認購國債,認購的錢糧將被存於大漢的國庫之中!”

——“三到五年的時間不等,將獲取利息,比如二十萬石糧食,五年期年利率的百分之四,利息就為每年八千石,利息一年一結算,由大漢國庫清算!五年後,原始存糧如數退回!每次大漢發行的國債數量有限,期限有限,先到先得!且…認購國債,意味著你是漢帝國的債主!”

嘶…看到這兒,曹操的眉頭微微的挑動。

他感慨道:“好一個國債呀!好一個漢帝國的債主,哈哈哈,哈哈哈哈…”

曹操多聰明,看到這兒,已經能體會到羽兒這一手的高明之處。

所謂“百分之三,百分之四”的利息,雖看似不少,可在這群商人的眼裡,這算什麼?

可…一旦認購國債,成為漢帝國的債主,那就意味深長了。

要知道…

商賈在大漢的地位始終不高,儘管,他們可以坐擁數不儘的財富,但從秦朝的律法起,就對他們進行了一定的限製。

不光是商賈,還包括贅婿與後父…

這類人群,就算是再有錢,再富可敵國,但…不被允許穿絲綢,也不可以坐豪華馬車,不能住超過本身限製規定的宅院,也不能有過多的仆人!

說白了,這個時代,就算是商人積累了大量的財富,但想要肆意揮霍,卻是萬難!

正所謂——雖富無所芳華!

便是這個意思!

而且…商人的子女們也是不可以為官的,並且…徭役過程中,被髮配到邊緣、極寒之地的可能性也是更高。

漢承秦製…

故而,這些秦朝的製度也一一被保留了下來,總而言之,無論是秦…還是漢,商人的錢花不出去,享受…享受不了,就四個字——難受,想哭!

想到這兒,曹操的眼眸連連閃爍。

如此一來,羽兒推出的國債,一方麵,幫商人將享受不了、揮霍不了的財富集中了起來,商人還可以通過這些財富賺取利潤,雖少,卻比存著發黴好!

另一方麵,商人…一旦成為了大漢帝國的債主,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作為大漢帝國的債主,他們乘坐個豪華馬車,似乎不過分吧?擴建一下宅院,似乎也不過分吧?圈養更多的仆人,更是情理之中吧?

“哈哈哈…”

曹操爽然大笑…

他意識到,這就是為何,這些商賈們會對“國債”趨之若鶩。

當然,曹操並不知道,江北盟與這國債之間的捆綁關係。

一方麵是節節攀升的地位,一方麵是國債與江北盟帶來的雙重利潤,如此這般,商賈們除非腦袋被驢踢了,否則怎麼可能不認購“國債”!

更有甚者,曹操意識到,“國債”這方法好啊…以後缺糧了,就發行國債,徐州發完兗州發,兗州發完司隸發,司隸發完豫州發…

生生不息,源源不絕的發…

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…

羽兒這一手是一勞永逸的解決了糧食這個大問題!大難題!

穀舃

“有羽兒在,實乃我曹操之幸,大漢之‘幸’,羽兒已經用行動證明,他能當得起這亂世中的主宰!”

曹操吟出這麼一句…

許褚卻是撓撓頭,還是因為這國債,他的腦袋有點轉不過來彎來。“曹司空,我聽著,長公子這通過‘國債’籌糧的方法是厲害!成效也斐然…可問題是,一次性聚攏這麼多的糧食,待得期滿之後,咱們還得起麼?依照如今的稅賦,似乎…相差甚遠哪!”

講到這兒,許褚頓了一下。“萬一,咱們真的還不起?那…”

“還不起也要還!”

曹操一句話脫口,語氣卻變得嚴肅了許多。

講到這兒,他意味深長的望了許褚一眼。

表情一邊…

“哈哈哈…哈哈哈!”他爽然大笑起來。

他冇有把肚子裡的話講出來,可曹操心裡想的是,隻要能還得起這第一期,那以後發行國債,購買國債的商賈就會倍增!

這些錢糧不過是過了一下手而已,早晚…這群商賈還是會存到大漢國庫之中!

因為誘惑太大了!

長久來看,這都是血賺!

至於…當未來國債積攢到一個龐大的數字時,那時候…還不還,就要看心情了。

當然了,有借有還,不到最後一步,曹操不會去做這個無信之人!

“哈哈…”

曹操還在笑,一邊笑一邊開口。“人言,士農工商,幾千年來,商人始終處於帝國的最底層,可偏偏,他們手中的錢糧,卻是整個帝國中最多的。”

“因為總總限製,這些巨大的錢糧,在他們的手中卻是閉環的積累,形不成一個有效的循環,所謂的好鋼也用不到刀刃上!”

“這就好比一灘湖水,被封閉了入口,毫無生機,最終變成死水!”

“羽兒的想法很新穎,卻也很冒險,想必,他發行國債也好,建立江北盟也罷,目的就是把這些個錢糧從閉環中解放出來,給這潭死水開一個出口形成循環!如此這般,整個大漢的財富就活起來了!”

“至於之後,咱們可以用這些錢糧來蕩平北境,來一統天下,來發展生產,莫說是天下,隻要這中原與北境遠離戰亂,憑著荀令君與一乾潁川才俊,一乾天下賢才的智慧,還怕賺不出這微末的利錢麼?羽兒這是一舉…一舉…”

曹操本想說一舉三得,可似乎…又不隻是三得!

——商賈受益!

——他曹操受益!

——百姓受益!

——朝廷也受益!

似乎還有一個,那就是北境的袁紹痛哭流涕…倘若,讓他知道,這幾百萬石糧食就要抵達官渡!

嗬嗬…曹操就“嗬嗬”了。

這種心靈上的打擊才更加的可怕…

保不齊,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,就真如郭嘉說的那般——袁紹,將死!

哈哈…

哈哈哈…

想到這兒,曹操再度笑出聲來。

就在這時。

——“報…曹司空,徐州糧食共計三百七十萬石,如今…陸司徒已分五個糧隊分彆運往許都、官渡等地,十日之內,可以抵達!”

聽到這兒,曹操的眼眸驟然眯起。

他的額頭抬高,遙遙望向北方…

似乎,這一刻,他看到了那最富庶的北境,那青、幽、冀、並之地,易如反掌!

嗬嗬…

有羽兒的這賺來的三百多萬石糧草在!

嗬嗬…

北境四州,我曹操就笑納了!“仲康,著令張文遠攜一封天子詔書交給羽兒!”

“天子詔書?”許褚一愣。“曹公明示,這尚書檯如何草擬?”

“不用草擬!”曹操爽然一笑。“此番羽兒立下大功,這天子詔書讓他親自寫,想要什麼賞賜,統統讓他寫在這詔書裡,我曹操去替他向陛下請旨!”

霍…

聞言,許褚一怔。

讓長公子自己寫天子詔書,曹司空此舉…似乎,有些“意味深長”啊!





徐州,下邳城,萬花閣!

這是下邳城中最有名的青樓、紅館!

螢幕前的讀者老爺都是老司機…

自然知道,青樓、紅館跟窯子是兩碼事兒,最本質的區彆嘛,窯子裡的姑娘是看到你的財就會跟你睡!

隻要六八八,九八八,一二八八就可以!

可青樓、紅館裡的姑娘,你要想跟她們睡,除非人家姑娘看上你的“才”!否則,多少錢都不好使!

此刻…

一個英氣十足的女子與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這萬花閣前。

“叔父…”

女子乃是呂玲綺,前些時日才手刃了四個殺父仇人,馬不停蹄就趕來到了下邳城。

至於緣由,隻有一個…陸羽到了下邳!

儘管,不知道他為何到此,可…這是一個機會,既是報殺父之仇的機會,又是完成師傅任務的機會!

“叔父?你說這萬花閣是泰山軍幕後操持的?”

呂玲綺的話脫口…

一旁四十多歲的男人開口道:“不錯,昔日溫侯入主徐州,最擔心的便是獲取不到民間的真實情報,於是就花重金在下邳城購下了這‘萬花閣’,恰恰是交給我操持、打理!這些年,萬花閣可冇少帶給咱們情報…”

講到這兒,這男人頓了一下。“這萬花閣,如今可是下邳城最有名的青樓,名流、富商雲集!”

正在侃侃而談的這四十多歲的男人正是臧霸。

誰能想到,五大三粗,一臉山賊樣貌的他,竟是這無數婀娜女子齊聚其中‘萬花閣’的幕後之人。

“那這裡正好!”呂玲綺嘴角微微的勾起,一抹隱晦的笑意戛然而出。

隻是,這笑意中,似乎…有帶著一抹彆樣的味道,像是一抹寒芒,宛若匕首直刺入胸膛的寒芒!

臧霸卻是眼眸緊凝…

“大小姐真的要如此做?”

“怎麼?”呂玲綺故意做出一副嬌媚態,“本姑娘是做不了這萬花閣的頭牌麼?”

“倒不是這個…”臧霸眉頭凝的更緊了一些。“大小姐怎麼就能篤定,那陸羽會來此萬花閣呢?萬一…他冇來,那…豈不是…”

“他會來的!”呂玲綺篤定道:“這個陸羽,自打進入超引起,府邸中就有蔡琰這麼個姐姐,之後,又納了大小喬為妾,聽聞,在納妾之前,每晚他的姐姐都會安排填房丫鬟陪他一道入睡!”

“可從許都城離開,他先是去官渡,又到徐州,也有大半年了吧!如此一個風流公子?大半年不碰女人,心中又怎會不遐想連篇呢?”

講到這兒,呂玲綺頓了一下。

“他不是總喜歡講兵法麼?那這一次,本姑娘這引蛇出洞,誘敵深入的方略…且看他能否看出!能否識破!”

言及此處,呂玲綺的眼珠子連連眨動了下。

旋即,她的眉眼低垂,望向了袖口上那紋著的名字…

其中,侯成、魏續、成廉、宋憲四人已經被殺,隻剩下最後的三人——陸羽、曹操、劉備!

抬起頭,望著這“萬花樓”的招牌!

呂玲綺心頭想到的便是——“出來混總是要還的”這麼幾個字…

隻不過…

怕是她做夢都不會想到。

這句話…是被陸羽搶先講了出來,並且付諸於行動的

——姑娘,出來混,總是要還的呀!

人言——賠了夫人又折兵!

可,還有一種說法更慘,那就是把自己也給活脫脫的賠進去了!

呂玲綺?又是哪種呢?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