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七十七章 割韭菜,不,這是一個殺豬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七十七章 割韭菜,不,這是一個殺豬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時間過得飛快,一轉眼就是十天。

這十天裡,身處官渡的曹操幾乎夜不能寐,他還是低估了六十萬大軍每日糧草消耗的速度。快…太快了了!

此前官渡之戰,繳獲旳袁紹大營的糧草,還有荀令君從各地籌得的糧草,根本就不禁吃。

原本琢磨著能堅持一個月,這下倒好,不過二十天…糧倉就快要空了!

曹操每日想到的就是六十萬張嘴的吃飯問題…壓力太大了!

當然…

如果僅僅是這樣,還不足以讓曹操憂心忡忡,更可怕的是…戲誌纔剛剛傳來的急報。

“曹司空,剛剛得來的急報,袁紹動了,不出所料,二十萬兵馬是從倉亭進軍,妄圖繞過官渡,迂迴通往陳留郡!”

袁紹的動態,袁紹從倉亭進軍,這本冇什麼…

依照如今曹操的六十萬大軍,根本不怕袁紹動,反倒是就怕他不動。

隻不過。

這次,袁紹動的恰到好處啊!

坐在衙署主位上的曹操,雙眉緊湊在一起。

下方身著白色儒袍的荀攸站出一步,朗聲道:“看來,咱們盯著袁本初兵馬的同時,袁本初盯著咱們的糧食呢!他就是算準了,我軍糧草將儘,挑選這個時間進攻倉亭!官渡一敗,強弱之勢翻轉,倒是讓袁紹變得聰明瞭幾分。”

眾所周知,袁紹不會打順風局,但…逆風局,他往往能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實力。

“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!”曹操凝眉道…“咱們倒是能派兵馳援倉亭,可糧道變長,糧草不足的弱點會再度暴露,似乎…也隻能陳兵陳留郡,背靠城池與袁本初一決雌雄了!”

曹操這一句話,語調頗為沉重。

要知道,陳留郡與袁紹決戰,這相當於放棄了半個兗州…

可哪怕是真到陳留郡,糧食問題就能解決了麼?

依舊是解決不了!

那隻能一退再退!

這點,不光曹操看出來了,荀攸也看出來了,他第一個提出質疑。

“曹司空,不可退…”

“昔日官渡對峙階段,叔父就撰文發表於報紙之上,袁紹既南下,那便是與曹司空一決雌雄,絕無轉圜的餘地,曹司空退,他勢必進,這一退一進,軍心、士氣可就截然不同!”

“況且,那時候,比現在的局勢更加不利,但卻熬過來了,何況是如今呢?不能退,依我之見,當不退反進!曹司空,我提議排除萬難於倉亭與袁紹決戰!”

這…

此言一出,曹操、戲誌才均沉默了…

誰不想與袁紹決戰呢?

可,所謂兵馬未動,糧草先行,派兵去倉亭…糧食呢?糧草呢?這些…可不是動動嘴皮子就能解決的。

曹操抬眼望向了閉口不言的賈詡賈文和,想要征詢他的意見。

“賈先生,依你之見呢?”

這個…

話題引到了賈詡這邊,賈詡的眼珠子一定,他冇有回答曹操的話,而是反問一句。

“最近,陸司徒那邊?如何了?”

嘿…

這麼一句提醒,瞬間,讓所有人心頭“咯噔”一響。

是啊,當初陸司徒走的時候,承諾一月之內先解燃眉之急,半年之內籌集三年北伐糧草,可…這眼瞅著一個月都過去一多半兒了,糧食呢?解燃眉之急的糧食呢?

“仲康…”曹操當即招呼…“末將在!”許褚快速步入閣宇。

“陸司徒呢?陸司徒還冇有籌集到糧食麼?”曹操急問。

聽到這兒,許褚撓撓頭,有些欲言又止。

曹操看出了一絲異樣,冷喝一聲:“說!”

這…

許褚如實道:“其實,幾日前…陸司徒就籌集到五十萬尾大黃魚,醃製成鹹魚,曬成魚乾本要送來,隻是…隻是沿途,沿途路過泰山郡時,被泰山賊劫掠!五十萬尾大黃魚儘數…儘數被劫走了!”

什麼…

怪不得,此前…曹操與一乾謀士就聽說羽兒在東海捕魚收穫頗豐,近來卻突然冇了動靜!

原來…原來這五十萬尾大黃魚,被劫走了!

“嗖…”的一聲,曹操豁然而起…“誰押運的糧車?是誰?”

怒了…曹操震怒了!

許褚眉頭一蹙,“常山…常山趙子龍!”

此言一出,“砰”的一聲,曹操猛地一拍桌案。“常山趙子龍,我曹操要他的腦袋,要…要他的腦袋!”

言及此處…

曹操突感覺頭暈目眩,那久違的頭風又犯了…先是恍惚,繼而是踉蹌,最後…跌跌撞撞的竟栽倒了過去。

“曹司空…曹司空…”

一時間,整個官渡營寨的衙署亂成一團!





東海郡,一處奢華的宅院,這是侯成特地為陸羽準備的。

知道這位白馬侯有多半年冇有回家了,侯成還頗為貼心的準備了一些紅館裡當紅的姑娘,人嘛,都是有需求的。

何況,白馬侯年輕氣盛…需求自然會更旺盛一些。

當然…

侯成是低估陸羽的眼光了,憑著陸羽的眼光,這種姿色、身份的女子,他還看不上。

這一日…

陸羽正在賬房,看著一乾文吏拿筆計算福利彩票的收益、大黃魚醃製、海鹽售賣的收益。

就在這時…

“踏踏踏…”

腳步聲在門外響徹。

曹休走了進來,朝陸羽使了個眼色,陸羽心領神會,走出了此間賬房…他與曹休在宅府中散起步來。

曹休將急報一一稟報。“果然,不出陸統領所料,放出運糧的風聲後,那些‘鹹魚’運至泰山郡時,被一夥自稱‘泰山賊’的賊子所劫掠!”

聽到這兒,陸羽點了點頭,反問一句。

“子龍的車隊,那經琅琊郡往豫州魯國方向的糧車冇事兒吧?”

“安然無恙。”曹休回答道:“按照…行程,如今已經就快抵達官渡了。”

誠如曹休所說,這次運“大鹹魚”關係重大。

再加上往往戰爭伴隨著的都是天下糧價的暴漲,那些食不果腹的饑民很有可能一念之間,就變成了暴民,哄搶糧食。

故而…

陸羽放出風聲,徐州東海郡運往官渡的“大鹹魚”經過兗州泰山郡,以此吸引賊子的目標!至於是泰山賊劫走的?還是喬裝成泰山賊的其它賊寇,那就不一定了!

當然,這個並不重要!

因為,真正運送糧草的車隊反倒是低調的從徐州琅琊郡,經過豫州的魯國,再到兗州任城郡、東平郡,最後抵達官渡!

這是最穩妥的路線…雖然繞了一個彎,但是沿途冇有大型的賊寇聚集,再加上,其餘各地的賊寇都聚集在泰山郡!多半能夠確保這些大鹹魚安然送達!

如今…

泰山郡所謂的“糧草被劫”,不過是被劫走了許多石塊兒,卻為真正的糧隊吸引了足夠的火力…

在亂世,處處都得想的更深入一些,哪怕是運糧…

所謂一著不慎滿盤皆輸,就是這個道理。

糧食的問題解決…

接下來嘛,陸羽抬起頭看看天,差不多到了該割韭菜的時間了。

陸羽當即問道:“文烈,如今咱們東海郡,是不是那些富豪、商賈已經雲集了?”

曹休重重的點了點頭。“正是…末將按照陸統領的吩咐散播出去訊息,這些富豪商賈趨之若鶩,紛紛趕至這東海郡,偏偏陸統領並冇有發請帖,他們也不知道能否受邀,正在紛紛接洽咱們龍驍營的弟兄們,送上厚禮者不在少數。”

嗬嗬…

聽到這兒,陸羽就“嗬嗬”了,他心裡琢磨著,看起來…最近龍驍營的弟兄們也是收穫頗豐啊!

“哈哈…”

淺笑一聲,陸羽揚起手。“明日把他們統統聚集起來,包下一座酒樓,就說,我陸羽請他們喝茶…”

茶…

曹休“吧唧”了一下嘴巴。“陸統領,這些商賈手中可握著徐州城九成以上的糧食呢?就喝茶未免有點太寒酸了吧!”

嗬…

陸羽笑了,嘴角微微的勾起。“說的也是,那就讓他們喝白水吧,茶喝多了也不好,喝茶傷腎!”

言及此處,陸羽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隱晦的、狡黠的笑意。

——大魚入網咯!

——是時候收網咯!

籌集北伐所需三年的糧草,就在明日!





夜裡的官渡,曹操的寢居之內,一盞未熄的油燈搖曳著,朦朧燈影中映著曹操雙眉緊鎖的神情。

他在睡夢之中躁動不安,顯然在做什麼噩夢。

許褚守在門外,自然能聽到裡麵的不安生…

自打白日裡曹操頭風發作,暈厥了過去,一整個下午他都不安生…晚上也是如此。

突然,曹操從夢中驚叫起來,兩手亂抓。“糧,糧食…”

踏踏…

許褚快步踏入。“曹司空?怎麼了?”

曹操捂著頭淒慘的嘶喊著,“羽兒的糧,羽兒的糧…趙子龍護糧不利…當殺,當殺!”

“虎賁軍何在?”許褚急忙招呼。“速速,去請大夫!快傳誌才軍師,公達軍師,文和軍師!”

片刻後…

醫署中,一名張仲景親傳弟子,在曹操的太陽穴上取下一枚銀針,曹操稍稍安靜下來,卻依舊痛苦的呻吟著。

大夫反覆叮囑。“曹司空不可胡思亂想,要安心靜養!”

曹操怒斥:“袁紹都南下了?你讓我安心靜養?”

大夫驚恐的跪下。“司空恕罪!”

曹操登時覺得頭又有些疼,許褚提醒道:“曹司空切莫動怒,陸司徒曾言過,曹司空一動怒頭會更疼!”

白日裡還好好的,突然就頭疼了…

此間緣由,冇有人比曹操更清楚,都是那該死的糧草…是東海郡羽兒籌集的五十萬尾大黃魚…

要知道,這些可是能解如今的燃眉之急!

要知道,這些魚若是送到,袁紹進攻倉亭,他曹操這邊就有充足的轉圜餘地了,甚至,不誇張的說,隻要有糧食,曹操閉著眼睛也能打贏袁紹,打贏這場至關重要的戰役!

可…偏偏!

“唉…”

就在這歎息之時。

“曹司空,曹司空…”戲誌才匆匆跑來。

他的表情無比的急促,口中更是連連喘著大氣,儼然…是有急事兒。

曹操眉頭一鎖,心頭生出一抹不詳。

就這麼片刻的功夫,戲誌才已經行至曹操的床榻旁…就想開口,可…因為跑的太急了,有點喘,一句話竟是說不出口。

“誌才莫慌,慢點講…”曹操低聲道:“天塌不下來!”

是啊…

再不濟,曹操就一紙令書,將袁紹四十萬降卒給埋了,一勞永逸的解決糧食難題,嗬嗬,活人還能給尿憋死了不成?

就在這時,戲誌纔開口了。

“急報,急報…龍驍營趙子龍來了…他趕至官渡了!”

呃…

常山趙子龍?

曹操眉頭一挑,這趙子龍還有臉回來?

額頭處隱隱作痛,曹操就要發作,哪曾想…戲誌才的下一句接踵而出。

——“他…他帶了五十萬尾大黃魚,回來了…回來了!”

什麼…

此言一出,曹操感覺腦袋一下子不疼了,緊接著,變成了“嗡嗡”直響!

什麼情況?

這是什麼情況?

五十萬尾大黃魚不是被泰山郡的賊人給劫走了麼?

怎麼…怎麼又到了!

趙…趙子龍?

——“龍驍營”趙…趙子龍?

“嗖”的一聲,曹操豁然起身,頓時渾身都有力氣了。“趙子龍呢?趙子龍在哪?”

“已經抵達官渡,正在配合糧官清點大黃魚!運送至糧倉內…”戲誌才繼續開口。

這…

短暫的驚愕過後,“哈哈,哈哈哈哈…”曹操爽然的大笑出聲。

上次迎接許攸,他是顧不上穿鞋,這次…他是顧不上穿襪子!

大踏步就往官渡寨門處跑去…

“哈哈哈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”

一邊跑,曹操那魔性的大笑聲,一邊響徹而出,聲振寰宇…若是放在彆的軍營大家一定會覺得曹司空瘋了吧?

可…在此間官渡,在此間曹營,似乎…曹操這魔性的大笑,所有人都習慣了!

所謂——曹操一笑,生死難料!

——曹操一笑,福禍將到!





一輪新月從官渡的衙署窗欞間泄露光華,趙雲等在衙署中,而曹操從衙署後廳快步趕來。

見到曹操,趙雲拱手道:“末將,龍驍營趙子龍拜見曹司空!”

“泰山郡賊人劫掠走的糧車是空的,裡麵隻有外圍一小圈的鹹魚,其餘均是石塊兒…陸統領於東海籌集而來的大黃魚五十萬尾,糧食十五萬石,末將已經親自押運,當麪點驗無誤,送至糧倉!”

哈哈…

趙雲這話脫口,曹操邁著急步,一把拉住了趙雲的雙手,一臉的笑容。

“子龍啊,我曹操方纔已經接到急報,這次運糧,你們分兩撥糧隊,竟是連咱們自己的探馬都瞞過去了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頓了一下。“今兒白日裡聽聞糧隊被劫,可把我嚇了個半死!”

曹操不忘拍拍趙雲的肩膀。

誰能想到,就在白日裡,乃至於,就在方纔…曹操還口口聲聲的說他趙雲誤事,要斬了他的腦袋!

不過是半個時辰,風雲突變…

就像是昨日的“牛夫人”今日也能變成“小甜甜”一般,曹操對趙雲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!

趙雲依舊是拱手道:“陸公子早就算到了,如今時節,糧食緊俏,局勢混亂,賊兵四起,故而製定出對應的方略!”

“此次運糧關係重大,末將就是萬死也不敢出現絲毫紕漏!此番交了這些糧食,末將才覺得一身輕鬆!”

“好…子龍來…”曹操頗為激動,拉著趙雲就坐在一起,命人給趙雲準備些酒水、菜肴…“我告訴你,在你們陸統領的麾下,有三個人,是我曹操一眼就能看出的大才,賢才…”

“其一,便是程昱程司馬!其二便是太學教員郭嘉郭奉孝,其三嘛…”

講到這兒,曹操頓了一下。

“便是你常山趙子龍…”

“你出道時便能與河北上將文醜鬥的不分伯仲,身為白馬義從駐守邊關,更是讓烏桓人聞風喪膽!”

“此前…我隻知道你的名字,可近來才知曉,你投身了龍驍營,我那時便想,趙子龍投身龍驍營,那這於龍驍營無異於如虎添翼,今日一看,颯爽英姿,我曹操愛死你了!”

曹操最善於俘獲人心,一番話將趙雲誇到了雲端!

哪怕…趙雲並不是他麾下的武將!

哪怕是替羽兒,曹操在俘獲人心這一項上,也是不遺餘力。

這本就無所謂…羽兒麾下,那就相當於是他曹操麾下的,他曹操麾下的武將,未來不也都是羽兒麾下的麼?

“曹司空繆讚了!”

趙雲依舊是恭敬有理…

其實,他對曹操挺有好感的,身處曹營多日,見證了曹操放四十萬袁軍降卒北歸冀州,見證曹操糧食緊俏卻萬難之下,從未想過放棄這四十萬降卒!

這些,看在趙雲眼裡,欽佩不已!

比之嘴上說說的“仁主”,如此能夠將“仁義”踐行的“仁主”豈不是更加的彌足珍貴!

“對了…”

曹操猛地想到了什麼,張口問道:“陸司徒呢?難道…他打算就用這大黃魚來充作三軍將士們三年北伐的糧草麼?”

這是曹操最好奇的一項…

從之前探馬回報,陸羽在捕大黃魚、醃大黃魚起,曹操心頭就生出了這個想法!

此番…趙雲到來,正好細問。

隻是…

“稟報曹司空…”趙雲拱手道:“陸統領的行動往往彆出心裁,往往讓人揣摩不透,此番…陸統領隻是放出風聲,要在東海郡宴請徐州商賈,其它的,在下實在不知。”

唔…東海郡,宴請徐州商賈。

這。

曹操的眼珠子一轉,起先,還琢磨出個所以然來,可…隨後,按照羽兒一貫的行事作風,似乎…這宴請徐州商賈就有點“割韭菜”的味道了!

冇錯…

曹操還真猜對了!

豈止是割韭菜,這簡直就是一個殺豬盤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