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七十五章 就是這,惹人銷魂的聲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七十五章 就是這,惹人銷魂的聲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日頭灑在九脊之上,重簷巍峨的下邳城官署裡。

一乾商賈躬著身子一臉堆笑的站在陳登旳麵前。

隻是,陳登的手中拿著一卷書在看,完全無視他們…

咳咳…

一聲輕咳,商賈中走出一人,卻不是現如今的徐州首富趙掌事外,還能有誰?

“哈哈!”

不失尷尬的微笑過後,趙掌事輕吟道:

“自打諸葛家、魯家、糜家先後搬出徐州後,是咱們這些商賈聯合起來支援陳州牧,如今徐州的繁榮,自然與陳州牧的治理密不可分,可我等商賈們也多少略儘過一些薄力!”

“今日登門也是不情之請啊,希望陳太守能引薦我等見一次陸司徒!也讓我等拜拜山頭,供奉下這尊大佛不是?啊…哈哈…”

一臉的堆笑…

這就是商人,哪怕是再富裕,再殷實,可是在官老爺麵前,依舊是最卑微的那個。

隻不過,普天之下…最卑微的他們手中卻握著大漢最多的糧食!

再加上,想攀上陸羽這棵大樹,一乾商賈極儘諂媚。

“說完了麼?”陳登都冇有闔上書籍,隨口一問。

這個…

趙掌事與一乾商賈彼此互視,旋即敲敲腦門,“若是為難,那…至少也讓我等去拜訪下程司馬吧?看在…咱們與陳州牧交情的份兒上!”

接著堆笑,接著求引薦…

隻不過,陳登卻是冷淡的迴應那“砰砰”的稽顙之言,“這裡是官署,不要為此無意之舉而來。”

這話脫口…

“陳州牧,陳州牧…”一乾商賈急呼。

陳登卻是放下書簡,走到門口,擺了擺手,吩咐侍衛:“我要退職了,此地不可留閒雜人等!”

他長袖一揮,侍衛得了令,上前直接把這一乾商賈給領了出去。

“求陳太守引薦…求陳太守引薦哪!”

商賈們的哀求聲響徹廊廡…

隻不過,陳登完全不理睬這些人。

他是徐州名士派的領袖,而這些商賈中大多是庶人一派,那些豪紳更是少不得丹陽一派,嚴格地說起來,名士派與庶人派、丹陽派的交情並不深!

再說了。

這些商賈什麼心思,路人皆知,陳登怎麼會不知曉呢?

彩票的盈利已經完全超乎了原本的預期與想象…

更有甚者,程昱先後推出了全新的玩法——排列三,排列五,中獎的機率更大,參與其中的人也更多!

程昱更是提出要將“福利彩票”廣泛的在徐州推行!

要知道…

區彆於後世,此間每個地區的福利彩票開獎號碼均是獨立的,也不用通訊,隻需要培養一波官員比葫蘆畫瓢,按照下邳城的模式推廣到其餘各郡即可。

而這中間,最核心的是…當地官府的支援!

如果說下邳城是徐州的試點,那麼…整個徐州就是中原的試點!

更有甚者,程昱在陸羽的授意下,直接在下邳城開設了一間新的坊衙,就取名為——福彩中心!

歸大漢司徒直接統籌,大漢司農府財力擔保!

也正是因為這些風聲的泄露,讓所有下邳城…乃至於徐州的商賈、豪紳都坐不住了,想要去拜訪陸羽,拜訪程昱…

誰看不出來,“大漢福利彩票”這是要做大、做強的節奏啊…

這種時候,誰能夠與之合作,那就是血賺,就是傍上了一座大山!

隻是…

事與願違,彆說是拜訪陸司徒了,就是拜訪程司馬,現在看起來,也極其困難。

傍晚時分,夕陽殘照在斑駁的官署府牆上,等了整整一天,也冇有等到程司馬…一乾商賈搖著頭,宛若錯過了一個億!

可…冇有一個人離開,大家就期待著什麼時候,程司馬能從這衙署中走出,冇有引薦,那麼…就隻能等了!

日已西垂,暮霞灼灼,這些商賈還站在官府的門前徘徊等候,那個方纔進去稟報的守衛出來,他們的眼中一亮,湊上前去,卻聽得那侍衛愣神說道。

“陳州牧不見,程司馬也不見,你們都回去吧…”

趙掌事不死心,“請兄弟再為我們通報一次,就說是我等有要事要求見哪!”

說著話,趙掌事不忘將一串五銖錢遞到了這守衛的手裡,隻不過,守衛連忙擺手。“不是咱不想要諸位掌事的錢,可…你們以為咱這裡是飯鋪啊,想進就進?想出就出?”

“近來,因為這大漢福利彩票,多少王公貴族、名門後裔都想要摻和一腳呢?你們快、快、快離去吧,哪個來登門的?不比你們身份貴重!”

紮心了呀…

趙掌事無可奈何,他扭過頭一臉的垂頭喪氣,一乾以他馬首是瞻的商賈連忙將他圍起。

“這…這可怎麼辦哪?”

是啊!

怎麼辦哪?總不能這次的“福利彩票”又便宜那些徐州名士一派!丹陽一派!

他們庶人一派,現如今…除了錢,可什麼都冇有了,難道…在錢上也要被徐州名士一派、丹陽一派給比下去麼?

“趙大哥,你…你想想注意啊!”

“能有什麼注意…”趙掌事無奈的一搖頭。“為今之計,隻能…去…去東海,幾日前陸司徒就到了東海郡,既然冇人引薦,咱們又見不到程司馬,隻能…隻能行此下策,死馬當作活馬醫!”

俗話說,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,資本就可以鋌而走險!

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潤,資本就可以踐踏一切人間法律…

如今,眼瞅著這福利彩票都呈幾倍的利潤了,不過是去趟東海,對於這些商賈而言…就是走上十萬八千裡,也得去拜見陸司徒本尊!

“我去…東海!”

“我也去…”

“還有我…”

一時間,衙署之外響起了震耳欲聾的聲鳴,儼然這一乾商賈們是鐵了心,一定要見到陸羽,要參與到這項偉大的大漢福利彩票的事業當中!

隻是…

有這種想法的,又豈隻是他們下邳城的商賈呢?

不誇張的說,福利彩票的大賣,讓整個徐州的商賈都頗為楊弘,此刻徐州六郡的商賈均紛紛趕往東海郡…

帶著渴望,也帶著夢想!

當然了…

此刻的陸羽,也在追逐夢想,征服海洋!





徐州,東海郡,海港之旁!

那碧綠的海麵,像絲綢一樣柔和,微蕩著漣猗,從高處看,煙波浩渺,一望無際。

此刻的陸羽正在這裡…

他的麵前有幾艘巨大的樓船,說起樓船,它是起源於春秋戰國時期的越國,越國設有專門的樓船軍!

而真正在大戰中出現是在吳國,吳王僚二年,於吳楚“長岸之戰”中,吳國第一次以大型樓船“餘皇”,作為指揮艦。

從此,樓船就成為了水戰中的主力戰艦…特彆是西漢,漢武帝發兵滅南越、衛滿“朝丶鮮”等戰爭中,樓船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!

徐州的東海郡臨海。

故而,曾經的大漢水師也保留在這邊幾艘巨大的樓船,陸羽冇想到…侯成他們專程把這些樓船給找了出來,很上心哪!

陸羽望著眼前的這些樓船,雖然也稱之為樓船,可陸羽知道,這些與東吳的樓船比起來,那是截然不同的概念!

這些船舶最多有三層樓,能承載三百多人已經是極限…

可東吳的樓船如名聲響徹的“飛雲”、“蓋海”號,皆有五層,每一艘都能載三千多人。

人言…劉表處的艨艟戰船當世無敵,可唯獨陸羽清楚,這些艨艟戰船根本不是東吳水戰的對手…

東吳水戰最強之處,就在於大樓船與小船的互相配合。

這點…可不是蔡瑁、張允、黃祖等人的艨艟戰船可以比擬的!

言歸正傳…

眼前的這些樓船打仗雖然不行,但是…捕魚問題還是不大的!

此刻…

一乾龍驍營的甲士、漁民、水軍紛紛登船。

這幾日,陸羽已經演練、模擬了許多次海上的樓船陣型!都是為了今朝!

陸羽與侯成等人也親自登上了樓船…

前者是要親眼見證這個偉大的時刻,後者則是好奇…

白馬侯這又是操練水軍,又是準備樓船,他到底是為了什麼?

出海半日…

根據漁民提供的線索,大樓船隊抵達一處近海海域。

緊接著,一艘艘小船從這些大樓船上放了下來,水軍與漁夫順著攬繩,紛紛坐上了小船。

陸羽也親自下了船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心裡頭多少有些緊張。

這方法…

他是在前世從“起點中文網”中,看一部有關明朝題材的穿越時看到的。

簡單點說,就是從漁民口中問清楚大黃魚集群的位置,然後用竹片子有規律的敲擊船舷…

“啪啪啪,啪啪啪…”

對,就是這種讓人**的節奏!

然後,大黃魚就統統遊過來了…就統統傻乎乎的等著你往上撈!

當然了,那時候的陸羽覺得挺扯蛋的,畢竟那部中,那個姓“方”的主角平時挺腦殘的,故而,陸羽特地去翻閱了下相關的資料!

這不翻不知道,翻起來嚇一跳。

竟然是真的!

所謂的“啪啪啪,啪啪啪…”,也就是那竹片子敲擊船舷的方式,有一個響噹噹的名字叫做——敲罟捕魚!

因為漁船為木船,用棒槌敲擊,產生的聲音傳入水中非常的響亮,而大黃魚屬於石首魚科的魚類,它的耳膜內有耳石,耳石的作用是保持平衡!

通過棒槌敲擊木船的方式,產生的聲音與大黃魚耳膜內的耳石產生共鳴,大群大黃魚被震死、震暈後捕撈。

簡單點說,就是在我們看來,不過是用棒槌敲擊這樣的方式發出聲音,可傳入大黃魚的耳中,就宛若受到了一萬點聲波暴擊傷害。

然後…彆管多少大黃魚,都被眩暈了…

之後自然會漂浮在水麵上任人宰割!

這樣的捕魚效率極高,不僅能捕撈大黃魚,隻要是石首魚科魚類都有效。比如:小黃魚、黃姑魚等。

當然了…

這樣造成的後果就是,從1954年到1974年,短短二十年,大黃魚幾乎絕跡…東海大黃魚資源急劇衰退,幾乎銷聲匿跡,隻有零星捕撈。

曾經幾毛錢一斤的大黃魚,短短20年,就被“棒槌”敲成天價?

不可謂不是一個悲劇…

由此可見所謂的“可持續發展”依舊是任重而道遠哪!

當然了…

這個後果陸羽也考慮過,如果“敲罟捕魚”的方法屬實,接下來,陸羽要考慮的便是一係列的政策,對臨海漁業捕撈的限製!甚至把漁業收歸“官方”!

如此,方可以一定程度的“休漁”,達到保護“石首魚科目魚類”的目的…

不過,當務之急…還考慮不了這麼多。

比起這東海大黃魚的性命,儼然,六十萬曹軍將士的性命更加重要,這點兒,陸羽還是能夠拎得清!

“按照演練的陣型,行動開始…”

陸羽站在木船的船頭,一聲令下,有傳令兵用旗幟發號施令…一時間,龍驍營的甲士與一乾水軍開始了行動。

先是一條條木船行至固定的位置…將此處海域包裹成一個圓!

緊接著…

“啪啪,啪啪…啪啪啪!”

許多木槌開始同時敲擊木船。

這些渺小的敲擊聲,在呼呼潮水與海風之下,幾乎很快…就被淹冇!

當然了…

這種行為…在大船上的侯成、魏續、成廉、宋憲等人看的是一臉的懵逼。

這是?在乾嘛?

冇見過這樣捕魚的吧?

這白馬侯是不是對捕魚,對漁業有什麼誤解?

當然了…

這些話,他們四個也隻會嚥進肚子裡,不敢說,也不能說…

“啪啪啪…啪啪啪!”

熟悉又悅耳的聲音響徹在每個水軍的耳畔,甚至,一些水軍想起一些幸福、快樂的畫麵。

當然了,這些快樂的想法一閃而過。

更多的人覺得自己很傻…很呆,宛若一個胡瓜!

可…陸公子冇有喊停,誰也不敢停。

就這麼默契的,有節奏的敲擊著。

此刻…陸羽的眼眸眯起。

緊張…還是很緊張啊!

所謂,讀萬卷書,不如行萬裡路,誠然,書上記載過這種方法,可實踐起來,到底成效如何,誰也不知道!

隻不過…海平麵風平浪靜的有些可怕呀,這也讓陸羽的心情提到了嗓子眼兒!

從九天俯瞰…

此時的船隊,幾艘樓船為母艦,幾十條漁船圍成了一個圓點,一起敲船板。

這是陸羽這幾天特地操練過的隊形!

這是…有記載的,最有成效的方式。

這麼做,無數木船…形成的聲音會第一時間與大黃魚頭骨中的兩枚耳石產生共振,致使大黃魚一瞬間昏死過去,根本冇有反應的時間。

“難道?哪裡不對?”陸羽眼珠子微微轉動…他閉著眼,似乎在回憶,回憶自己是不是哪裡記錯了,或者記混亂了。

哪曾想…

就在這時。

海水驟然泛黃…

“黃了,黃了!”

“怎麼回事…”不少人驚呼。

所有人都發現他們的木舟附近,船底…都開始便黃了。

黃潮越來越多,船舶之下,竟開始出現了撞擊聲,聽到這聲響,陸羽心情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!

敲罟捕魚…成功了!

果然,“起點中文網”誠不我欺呀,果然,能學到莫大的學問!

這要平日裡不多看幾本邏輯、智商在線的,萬一某一天一不小心穿越了…都一臉懵逼,無從下手!

“彆敲了,彆敲了!”陸羽當即吩咐。

而此刻,那些水軍早就停下了木槌的敲動,所有人都趴在船上,雙手死死的抓住船沿,海水之下,木舟之旁…猶如海潮一般,魚…都是魚,無數的魚!

數不勝數!

根本就數之不儘…一條條大黃魚,就聚攏在了這一方海域,一動不動,似乎…就等著人來捕撈…

這種畫麵,儼然就是八個字——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!

密集…

太特喵的密集了!

一些患有密集恐懼症的水軍,渾身一哆嗦翻入了海裡,隻不過…根本冇有沉下去,無數的大黃魚已經將他再度托起。

上萬,上十萬,百萬,千萬的大黃魚…

太誇張了,太誇張了。

就是最有經驗的漁民,此刻…也震驚了,震驚到無法呼吸。

更彆說樓船上的侯成、魏續、宋憲、成廉等人…

“你們快看…看…”

“這是?這是大魚…”

“數不儘的大魚!”

侯成四人不約而同的張開嘴,他們是八健將啊,他們是武人哪,可此刻…看著這密集的大黃魚,他們竟然有些害怕,或者說是…來自內心深處的顫粟!

每一個人眼睛瞪得宛若銅鈴…

肉眼可見,每一條魚都很大,有一尺長的,還有三尺長的。

這輩子,不,就是算上下輩子,他們可能也不會看到這麼多的魚!

倒吸一口涼氣…

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!

這是大黃魚啊!

陸羽,啊不,準確的說…是這位神乎其神的隱麟!他…他竟然能“指揮”大黃魚?讓大黃魚心甘情願的被捕撈,讓它們主動的成為案板上的魚肉…似乎,每一隻大黃魚表情還很開心哪!

“還愣著乾嘛?”陸羽是第一個開口的。“快下網捕魚啊…”

這一道聲音,打破了此間的寧靜!

對啊…

他們是來捕魚的呀!

這些魚兒主動飄上來,他們怎麼反倒是不敢了,反倒是害怕了!

“快…捕魚!”

曹休、典韋高喊道…頃刻間,無論是附近漁民,亦或者是水軍,龍驍營的騎士,紛紛行動起來。

魚…也是糧食的一種啊!

眼看著,這些大黃魚,足個得有三、四斤重,不對,似乎…五、六斤的也不在少數,更有甚者,十幾斤的,一眼望去也能看到。

這般重量…

平均算下去,兩隻魚就是一隻雞,十隻就是一條狗,二十隻就是一隻羊,三十隻就是一隻鹿,八十隻就是一頭牛!

這特喵的,發了…發了呀!

此間,每一個人,打從靈魂深處發出這麼一聲嘶吼,嘶吼中還帶著顫粟,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!

彷彿,他們尤自冇有從震驚中驚醒。

——我是誰?

——這裡是哪?

——我在乾嘛?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