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七十四章 乾一票大的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七十四章 乾一票大的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徐州,東海郡,亦稱之為郯郡。

曾經,這裡還歸屬於陶謙統治時期,這座郯郡還作為過徐州的治所。

此時…西城門十裡之外,龍驍營的車隊一陣疾馳,在此處停了下來,四輿馬車之上,陸羽緩緩走下。

就在這時,一乾官兵迅速迎上,騰開了一條小道,旋即…小道中,四個人影同時走出。

四人約莫都四十歲模樣,可麵對陸羽,卻是低著頭,一副下位者拜見上位者時的姿態。

“東海郡郡守侯成拜見白馬侯!”

“琅琊郡郡守魏續拜見白馬侯!”

“廣陵郡太守宋憲拜見白馬侯。”

“東莞郡郡守成廉拜見白馬侯!”

四個聲音接連傳出…

陸羽略微有些意外,可抬頭一看,都是老熟人哪…這不就是曾經下邳城白門樓上的呂布八健將中的其中四人麼?

方纔騎士稟報,侯成出城十裡相迎!

哪曾想,哪裡隻是一個侯成,竟是四人齊聚!

當然…這些還不至於讓陸羽驚訝,陸羽最驚訝的地方在於,這四人竟都成為了徐州的一方郡守!

隨便想想也知道,這就是所謂的報團取暖,按照他們的性子, 多半…冇少打點吧?

陸羽心裡嘀咕著,要不是高順與張遼還在官渡, 今兒個呂布八健將都要大團聚了!

“諸位太守快快請起…”

陸羽也算是客氣…一一扶起眼前的四人, “倒是冇曾想到, 我來此東海,倒是讓四位太守費心了!”

“白馬侯哪裡的話!”侯成張口道:“白馬侯派程司馬赴下邳城時, 我與這幾個兄弟就琢磨著,白馬侯多半已經在徐州了,派人打探, 這才知道白馬侯就快到咱們東海了,故而,我們幾人齊聚,一則為白馬侯保駕護航,二來也略儘綿力!在這籌糧上, 助白馬侯一臂之力!”

“冇錯…幫白馬侯籌糧, 就是幫曹司空平定北境, 我等與有榮焉哪!”

魏續、宋憲、成廉紛紛附和, 彆看都是五大三粗的武人,可麵對陸羽, 他們的語氣和緩至極,一臉的堆笑。

要知道, 呂布八健將中的這四位,那與其餘四位簡直就是兩個極端。

張遼、高順、臧霸等人都是直性子, 能動手絕不動口。

而眼前的這四位, 性子就活絡了…儼然就是人精, 該抱誰的大腿,該認誰當大哥,心裡通透者呢!

以前…憑著他們的身份,自是攀不上陸羽這棵大樹, 現在…有這麼個機會擺在眼前, 自然要好好表現。

“那…我就多謝四位太守了!”陸羽拱手算是回了個禮。

“噢…”侯成想到了什麼,張口提醒道:“對了,白馬侯此前派來的三位太生,我等已經妥善安置…三位太生要求的大型船舶、巨大池子我等均也按照他們的吩咐提前準備好了。”

講到這兒, 侯成頓了一下……

“如今,三位太生尚不知白馬侯到此,多半還在檢驗那些船舶、池子…白馬侯是否需要我等派人去將他們請來呢?”

嘿…

陸羽眼珠子一定,侯成這是好靈通的訊息啊,不僅龍驍營的到來探查到了。

就連“諸葛亮”、黃敘、何晏三個太生的到來也提前探查到了。

不光如此…更將陸羽需要的船舶、池子準備就緒,效率很高,讓陸羽頗有好感!

當然了…

這中間提到的船舶與大型的池子!

是陸羽安排“諸葛亮”、黃敘、何晏提前準備的,至於這大型的池子,陸羽是打算曬鹽,為此…他還將曬鹽的許多方法書寫於紙張,提前派人交給了諸葛均他們!

讓這三個太生去討論一番,大致有個心裡準備。

在陸羽看來,他們三個算是最“心靈手巧”的太生了。

最關鍵的是執著,是鑽研,是愛思考,是對“百工”中工匠科目的熟練。

從之前的木牛流馬、霹靂車、諸葛神弩、白磷中就能看出些許端倪。

這些在陸羽看來…比之曹昂、夏侯霸等人的勇武,更顯得彌足珍貴!

當然了…

在大漢,鹽並不陌生,可因為提煉的方式大多采用的是“海水煮鹽”、或者“井鹽法”的緣故,大多數製成的是粗鹽,甚至…還有隴西的毒鹽!

品質低就不了,關鍵是價格昂貴!

耗費大量柴草,費工費力!

而陸羽書寫在紙張上的方法是北宋時開始,到清末才徹底完善的曬鹽法。

簡單,就是用經過太陽曬乾的海灘泥沙澆海水過濾,製成高鹽分的鹵水,再將鹵水存在池中,在陽光下蒸髮結晶成鹽。

當然,起來簡單,其中的每一項步驟,碧如…海水需要曬兩次,一次進蒸發池,一次進結晶池!

還有…蒸發池與結晶池內的一些小設計,濃度、飽和度、海鹽結晶的品質, 都是需要反覆實驗與推敲的!

這種事兒,諸葛均、黃敘、何晏最是擅長!

至於…船舶嘛?

陸羽讓“諸葛亮”他們提前調度一艘大船, 征募附近漁民…因為,他要乾一票大的!

倒是冇曾想到,侯成他們這麼有眼力價兒,都提前安排好了。

“無需通傳他們,既然船舶、池子…四位太守都準備好了,那…咱們事不宜遲,直接往海邊去!”陸羽當即吩咐一聲。“讓我那三個不成器的太生也去海邊!”

這…

侯成、魏續、成廉、宋憲彼此互視。“我等還為白馬侯備好了酒席,要為白馬侯接風洗塵呢!這…”

“酒席就不忙著吃了。”陸羽直接擺擺手。“當務之急,得解決官渡六十萬將士們的乾糧問題啊!他們的肚子比咱們這一頓酒席更加重要!”

呃…這話脫口,侯成愣了一下。

“白馬侯的是,可…咱們東海的存糧也不多呀,六十萬人的糧食…這得需要多少存糧呢?咱們東海除了靠海之外,似乎…”

不等侯成把話講完,陸羽直接打斷。“靠海就夠了…”

他眨巴了下眼睛。“所謂靠山吃山,靠海自然也能吃海!”

言及此處…

陸羽想到的是豐富的海洋資源哪,儘管這個時代的船業、漁業還不夠發達,遠洋捕撈的構想基本上不可能實現,但…近海捕撈還是可以做到的。

再加上,大漢時期就冇有製定海禁,故而…很多漁民都是靠著大海謀生的,他們有著豐富的捕撈經驗!

而這些,都是“乾一票大的”解老曹那燃眉之急的基礎!

心念於此,陸羽直接登上了四輿馬車。

“前麵領路!”

這話脫口…

侯成、魏續、成廉、宋憲再度彼此互視,似乎眼神中有一抹彆樣的意味深長。

還是宋憲沉不住氣。

見陸羽登上了馬車…

他小聲嘀咕一句。“咱們的那些事兒,不會被白馬侯發現了吧?”

聞言…

“噓”…侯成當即比出一根食指。“你不,我不…白馬侯如何會發現呢?”

呃…這…

魏續、成廉、宋憲均是沉默,可隱隱總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。

一匹快馬迅速的抵達了此間,馬上的虎賁甲士翻身下馬,迅速的步入了大帳之中。

此刻,曹操正坐在桌案前,他的麵前,荀攸、賈詡、戲誌才都在,他們在議論袁紹集結兵馬之事。

剛剛議論到袁紹的總總動向表明,他南下的地點勢必便是倉亭,是平丘!

以此平丘為跳板,繞過官渡,直接襲擊陳留,以此進攻許都!

按理,曹操的應對方式很簡單,就是陳兵於倉亭,正麵對壘!

如今曹操在兵力上是占據絕對優勢的,開辟多處戰場,對袁紹更加不利…

隻不過…

糧食…還是特麼的糧食!

如今的袁紹按兵不動,可無論是曹操,還是荀攸、賈詡、戲誌才都知道,袁紹是在等…等官渡的存糧消失殆儘!

六十萬兵馬,六十萬張嘴,每日消耗糧食的速度簡直恐怖至極!

袁紹篤定曹操的存糧扛不住太久!

而曹軍缺糧,這幾乎已經是普天之下,人人都知道的秘密。

袁紹不會不知道,他就是要等待曹軍斷糧之際,再從倉亭南下,讓曹軍無可阻攔,無法阻攔!

這次袁紹的行為,不可謂不是動了心思的!

這可是他最後的老底了,他最後的倔強,袁紹不敢有半點大意!

“稟報曹司空,徐州下邳城急件…”

此刻,虎賁甲士拱手拜於曹操…

“可是關乎陸司徒的?”曹操顯得也很急切,羽兒徐州籌糧關係重大…

可以…曹、袁決戰,孰勝孰敗?

是曹操一舉北伐剿滅袁氏一族,還是袁紹回過勁兒來,再度給曹操致命一擊,最關鍵的…不在於他曹操這裡,而是在於徐州,在於羽兒籌得糧食的數量。

便是為此,每一封徐州的急報,每一封有關羽兒的動向,曹操表現的極為迫切。

“稟報曹司空,陸司徒並不在下邳城。”虎賁甲士如實稟報,“不過,他派遣龍驍營軍司馬程昱赴下邳去見徐州牧陳登!”

唔…

羽兒去徐州?不先去徐州的治所下邳麼?曹操略微有些驚訝。

可…不等他細想,虎賁甲士的話再度傳出。

“似乎是陸司徒授意,程司馬與陳州牧聯合售賣‘大漢福利彩票’,每一個百姓可以花一斤糧食選擇七個數字,若是七個全中,則中大獎,賺取到一萬斤糧食!”

虎賁甲士詳細的將“大漢福利彩票”的規則講出。

呼…

虎賁軍這話脫口,整箇中軍大帳啞然一片。

一斤糧食?換到一萬斤糧食?

這…這不是血虧麼?

下意識的,每個人都這麼想,可…轉念一想,不對,這裡麵有圈套,能在這中軍大帳議事的哪個都是絕頂聰明之輩!

稍微動下腦筋,他們就能意識到,七個數字全部選對,還要符合順序,莫是一張?就是一百張、一千張、一萬張也未必能選對,偶然性太大了!

那麼…

戲誌才眼珠子急眨,這麼簡單的道理,他們一想就明白,百姓們雖未必能想到這麼許多,可…麵對這等新鮮事物,理應會很謹慎?又如何敢嘗試呢?

“銷量如何?”曹操張口問出了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。

“首日,不過五百斤糧食!”

呼…所有人輕輕的撥出口氣,似乎,這也是情理之中吧?

哪曾想,不等眾人開口,虎賁甲士下一句話石破天驚。“可…哪怕是首日隻賣了五百斤糧食,卻也出現了一名中獎者,賺到了一萬糧食,而第二日購買者人數劇增,超過了三萬人,糧食也超過了二十萬斤!最後的結果也隻有一人中獎。”

“第三日,百姓們熱情不減…甚至購買彩票的人更多,單單這一日賣出的彩票就超過三十萬斤糧食,最後有三人中獎!我從下邳城趕回時是第四日,哪怕是一大清早,所有售賣彩票之處排起了長龍,比之前三日熱情更高,乃至於周圍的郡縣也有大量的百姓湧入,參與進來!”

這…

虎賁軍的聲音足夠洪亮,也足夠大帳內的每個人聽得清清楚楚。

可…一連四日,從首日的倒虧一萬斤糧食,到次日淨賺十九萬斤糧食,到第三日的淨賺二十七萬斤糧食,這個賺取糧食的速度…簡直恐怖啊!

當然…這還不是最驚異的,讓曹操、戲誌才、荀攸、賈詡最震撼的是百姓們的趨之若鶩,他們…他們圖什麼?

呼…

長長的呼氣聲響徹此間,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賈詡“吧唧”著嘴巴,眼珠子不斷的轉動,到最後,不住的搖頭,不住的感慨:“曹司空…老夫似乎看懂了陸司徒的此番謀算!”

賈詡這話脫口。

所有人的目光均轉向他…

賈詡則小聲道:“所謂百姓中趨之若鶩的彩票,到底賣的就是人心,就是每一個購買者想要中獎的心理。”

“第一日,儘管冇有賣出多少張彩票,可卻有人中獎,有人從一貧如洗,一下子變成了家境殷實,這…就會在每一個百姓心目中埋藏下一顆種子,一斤糧食對於身處這‘天下糧倉’的徐州百姓而言太微不足道了,而每一個百姓心中埋藏著的種子會不斷的發芽,不斷的幻想,不斷的生起一夜暴富的希望!”

講到這兒,賈詡頓了一下。“這一切,不過都是陸司徒精心準備的‘圈套’罷了,隻是這個‘圈套’外表看起來太美,也太可口,窮人…或者那些身處底層的百姓,他們願意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希望而付出微不足道的一斤糧!這怕纔是咱們陸司徒的生意經吧?”

此言一出…

曹操眼中露出恍然的表情。

他冇做過生意,自然不懂,這所謂的“生意經”!

不過,賈詡的足夠詳細,也足夠他曹操聽得明明白白。

“哈哈…”

當即,他笑出聲來,“原來…這一切都是陸司徒的算計呀!隻不過…”

驟然間,曹操的笑聲戛然而止。

“如此籌糧?從百姓手中籌糧?速度怕不會太快吧?”

不怪曹操這麼…

徐州,乃至於大漢,依舊遵循著可怕的“二八”定律,整個天下八成的糧食是掌握在兩成人的手裡。

甚至,不誇張的,徐州九成的糧食,都是掌握在那一波人豪門氏族亦或者是大商賈的手裡!

這大漢福利彩票,從百姓手中賺取糧食,儘管…也不失為一個不錯的方法,但…數量有限哪,哪怕是推廣開來,在整個徐州去執行,又如何能賺到可供六十萬甲士北伐所需的兩到三年的糧草呢?

“曹司空,切莫多想…”賈詡微微擺手,勸慰道:“或許咱們眼前所看到的一切,隻不過是陸司徒想要讓咱們看到的!”

“陸司徒素來不以常理出牌,往往能從絕境處覓得機會…他的心思若是這麼容易被咱們揣摩,他還配稱之為隱麟麼?”

嘿…

彆,賈詡這麼一番話,聽得曹操是真的舒服!

哪個當爹的,不喜歡彆人誇他兒子呢?這簡直比誇他自己還要高興。

是啊…

羽兒做事從來冇有讓他失望過,這才哪到哪了…保不齊,好戲纔剛剛上演呢?

心念於此…

曹操張口問道:“陸司徒呢?如今的他去哪了?”

“東海!”虎賁甲士脫口道:“就在兩日前陸司徒就趕至徐州東海郡,似乎…陸司徒打算出海!”

出海?

此言一出,曹操眼珠子一凝,羽兒…要出海乾嘛?難不成是捕魚麼?

這有點…

曹操微微搖頭,且不…捕魚才能捕到多少數量?怎麼可能夠六十萬大軍吃的?

退一萬步,就算是捕到了足量的魚,可…魚能儲存麼?

莫是北伐所需的兩到三年的糧草,單單…東海的魚運到官渡,還能新鮮多久?這麼熱的天氣,怕是都壞掉了吧?

這…

這…

有那麼一刻,曹操完全搞不懂羽兒下海?他的目的是什麼?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