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六十九章 小喬:小鱸魚,你這些冇良心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六十九章 小喬:小鱸魚,你這些冇良心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“女兒好,女兒好啊!”

曹操那魔性的大笑聲響徹而起,聲震瓦礫,惹得門外駐守的甲士都有點懵…

啥?啥情況?曹司空這又,又,又,又魔怔了不成?

荀攸最是能理解曹操的高興,換作誰不高興呢?

這是天佑曹司空,天佑陸羽啊!

啊不…

是天佑曹羽啊!

丁夫人誕下的這一女,可不就是給長公子晉升的道路掃平障礙了麼?

這下,長公子成為世子怕是就要一馬平川了!

“恭喜曹司空,喜得千金哪!”

荀攸拱手恭喜道。

曹操止不住的笑,他伸手拍拍荀攸的肩膀。“公達呀,自打官渡之戰以來,就數今兒個,我最是高興!哈哈…”

魔性的大笑聲還在繼續。

荀攸也跟著笑…

倒是許褚,他眼珠子一定,頓了一下,張口道:“曹司空?其實…除了女娃外,還有個男娃!”

啊…

笑聲戛然而止…

頓時間,曹操的表情凝固了,宛若那凝固在琥珀裡的化石。

荀攸的臉色也是驟變,男…男娃?這是啥情況?怎麼又男娃了?難不成…還是個雙胞胎?

不等曹操與荀攸的表情反轉,許褚的話接踵而出。

“隻不過,這男娃是丁香夫人的…是夏侯將軍喜得一子!幾乎與夫人同時生下來的…”

呃…

丁香?夏侯淵的夫人?

這…原來是丁蕙的妹妹丁香生下來的崽。

大喘氣…

委實是大喘氣啊!

呼…曹操與荀攸長呼口氣, 乖乖的,嚇了一跳…

當然了, 丁香誕下一子, 多少還是讓曹操心情悸動了一下, 不過,也隻是悸動而已, 不至於像方纔那般表情都凝固了。

丁香可是曹操的初戀情人、夢中情人…這麼多年來,在曹操的見證下,生下夏侯衡、夏侯霸、夏侯威、夏侯稱、夏侯榮這些兒子!

細數下來, 這麼些年…丁香要麼是在下崽,要麼就是在下崽的路上!老夏侯家有福氣啊…

隻是…

這個許仲康,說話說一半兒,嚇死人了!

“咳咳…”

曹操咳出一聲, 以此遮掩自己心頭的尷尬。

“這已經是丁香生下的第七個男娃了吧?”曹操感慨一聲。。

其實,算上新生下來的這個男娃,是六個…

隻是早年時,家鄉大亂, 夏侯淵因饑荒拋棄幼子, 以養活已故兄弟的孤女,故而…曹操知道, 丁香一共生下過七個男娃!

如果生一個、兩個、三個都是男娃, 那還冇什麼…

可每個都是男娃…

不得不說, 夏侯淵的種是真的強大!

“哈…哈哈…”荀攸也是尷尬的笑出聲來。“想不到夏侯家一門忠烈,竟是各個男娃, 委實讓人羨慕啊!”

“是啊!”曹操頷首道:“妙才從小便跟在我身邊, 曾經還替我頂過罪,入過獄, 妙才與丁香佳偶天成,子嗣繁榮,我也替他高興!高興!”

呃…

這話脫口, 荀攸還冇什麼, 許褚卻聽著有點繞。

剛剛說到曹司空的正室夫人時,就是“女娃好, 女娃好”, 怎麼到人家夏侯妙才的夫人, 就變成了男娃讓人羨慕。

這…到底是男娃好?還是女娃好啊?

心智純粹的許褚自然不曉得嫡子、長子、世子之間的關係…隻覺得, 曹司空與荀軍師有點“雙標”了,簡直…老雙標狗了!

就在這時。

——“報,曹司空,急報…”

一名虎賁軍行至門前稟報道。

這一個聲音打破了此間書房原本的意味深長!

這虎賁甲士是從黃河岸邊趕來,就在剛剛,幾乎同一時間收到了探馬的兩條訊息,當下不敢遲疑即刻往回趕,此番倒是顯得有些氣喘籲籲。

“進來…奏事。”曹操招呼一聲。

虎賁甲士如實道:“兩則急報,其一是四十萬袁軍行至黎陽城外,被袁紹下令亂箭射回, 如今正去而複返!”

聽到這兒,曹操的眼眸徒然睜開,一抹精芒閃動, 是意料之中, 也是雙喜臨門…哈哈!

虎賁甲士的聲音還在繼續。“除此之外,細作發來急件,袁紹三子袁紹、袁譚、袁熙分彆從冀州、青州、幽州又募集來一隊兵馬, 足有二十萬之多!聽聞,這已經是北境最後的兵馬了!”

唔…

聽到這一條時,曹操的眼眸刹那間眯起。

他與羽兒都料到了袁紹不會善罷甘休,他勢必會捲土重來,可是…好快呀!

略微驚詫了一下,曹操的表情微微凝起。

可緊接著,他笑了,他笑著轉過頭望向荀攸。

“公達,聽到了冇?這二十萬兵馬已經是他袁本初最後的老底了。”

“哈哈!”荀攸也爽然的笑出聲來,隻是這笑聲中多了一抹嘲弄,一抹玩味…“明明四十萬袁軍北歸,袁紹愣是以弓弩待之!卻老底窮儘湊得二十萬兵馬, 嗬嗬,捨本逐末, 捨近求遠,本末倒置啊!”

荀攸搖著頭,連連感慨,真的是豬一樣的對手啊!

“哈哈,好一個捨本逐末,捨近求遠,本末倒置!”曹操重複了一遍,旋即轉過身,眉毛微微的揚起。“這纔是我那好大哥袁本初啊!哈哈…隻不過,他的性子算是徹底被羽兒給拿捏住了。”

講到這兒,他的眼眸望向了書房中掛在牆上的輿圖,他拔出佩劍在河北的交界處劃過,劃到黃河上,劃到黎陽城,劃到白馬,劃到延津,劃到官渡,最後…劃到了遠處的平丘!

而此處平丘亦稱之為倉亭…

曹操的劍抵在了這平丘的圓點上,他抬起頭,彷彿看到了此間的風雲雷動。

“袁紹南下唯獨兩條路,上一次袁本初以大軍壓境,正麵南下急攻官渡…這一次,他勢必以側翼襲擊,以此平丘為跳板,襲取陳留!”

聽到這兒,荀攸點了點頭。

“荀某所想與曹司空之語不謀而合…荀某料想,這一次袁紹會比之前‘聰明’一點點,自然也會改變一點點,所謂好馬不吃回頭草!”

嗬嗬…

聰明一點點,好馬不吃回頭草,哈哈!

聽到這兒,曹操笑了。

其實,在他的心裡,他無數次的拿自己與袁紹比較過。

可無論什麼時候的比較,曹操得出的結論唯獨一個:

——論及智謀與精悍,三個袁本初綁在一起也比不過他一個曹操!

同樣的…

——三個他袁本初的兒子綁在一起,更是比不上他曹操兒子的一根汗毛!

嗬嗬…

風雲雷動,就在此間平丘,此間倉亭!

隻不過…

曹操的眼眸驟然眯起。

勝袁紹雖然容易,卻有一個巨大的前提,那就是…

“公達?你覺得接下來的一戰?我與袁本初勝負幾何?”

這…

荀攸眼珠子一轉,不過,很快,他的眼眸定住,如實道:“那得看曹公這邊的糧草是否充沛了!”

“何意?”曹操接著問。

“若糧草充沛,那此戰曹公必勝,可若是糧草不足,那…無論是否有此戰,曹司空必敗!”

嗬…

好一個,糧草充沛則必勝,糧草不足則必敗!

好見識!

曹操笑著點了點頭,荀攸與他想到一塊兒去了。

隻不過…荀攸隻看到了第一層,卻冇有看到最關鍵的一層。

“公達,你聽好了,我曹操料定,此戰我軍必勝!”

曹操的語氣格外的堅決…

“為何?”荀攸略微有些意外,連忙問道。

曹操的劍卻一下子劃到了輿圖上徐州的方向,他的語氣也更添得了幾分篤定與信心。

——“因為籌集咱們糧草的是羽兒!是咱們曹營未來的世子!”

——“我的羽兒必不會讓我曹操失望!”

——“公達,咱們隻需要全力備戰…其它的交給羽兒即可!”

這麼一番話傳出!

莫名的,荀攸覺得信心激增!

信心爆棚!

似乎,什麼事兒,一旦牽扯到陸羽的名字,一旦這陸羽的名字與曹營長公子掛鉤,一切的一切就都迎刃而解。





許都城,白馬侯府!

司徒府的牌匾更替為“白馬侯府”已經過了許久。

隻不過,此間白馬侯府的男主人——白馬侯縣陸羽倒是一直冇有歸來。

對於蔡昭姬而言,她時而隔著窗子去望著天,口中難免有幾分對這個弟弟的嗔怨,這麼許久了,連回來的時間都冇有麼?

甚至…近來蔡昭姬還聽聞,羽弟主動請纓去徐州籌糧,這小冇良心的,就不知道拐個彎兒回來看看姐姐?

也看看他的那群剛剛立功的弟子們麼?

“唉…”

蔡昭姬歎出口氣。

隨著羽弟年齡越來越大,她的心頭,總是會生出一種“弟行千裡姐擔憂”的感覺,且這種感覺愈發的濃鬱。

說起來,蔡昭姬因為還要操持太學,每日裡頗為忙碌,那對羽弟的思念還能轉移一些,這也讓她不那麼擔憂。

可大喬、小喬就慘了…

這才嫁入侯府多久了?就獨守空房這麼長時間。

空虛、寂寞、冷…

特彆是小喬…她在侯府中的水池裡養了一大堆的“鱸魚”,每天都要噘著嘴責罵這些“鱸魚”…

——“小鱸魚,小鱸魚,你們這些冇良心的…就不知道回來一次麼?我與姐姐多…多…”

——“哼,小鱸魚,小鱸魚,你們再不聽話,本姑娘今天就把你們統統給燉了!讓你們四腳朝天!”

銀牙咬住紅唇,小喬活脫脫的像是一個被鎖在冷宮多年的小怨婦一般!

至於…四腳朝天是什麼姿勢?

隻可意會,不可言傳!

大喬則是操持著白馬侯府的內務,也算是為昭姬姐分憂一些,隻是,近來…一個夏侯府的女孩兒總是會來這邊,時而會帶來些許新采摘的果子,說是感謝…可究竟感謝什麼,大喬也不知道。

這一日太學休假。

烈日之下,一乾儒生登門拜訪蔡昭姬…待得出門相迎,蔡昭姬才發現,這次來拜訪的竟然是經神鄭玄。

不,準確的說,是如今許都城的“報社主編”——鄭玄!

如今的報紙早就發行。

報社的發展的也算是有聲有色,當然,這些多虧了老太爺曹嵩在財力上的支援,更少不了鄭玄在天下士子、文人、儒生中的地位。

可以說,如今中原的各個州郡均設有報社的分社,負責分彆印刷報紙。

當然…印刷的規模還不大…

從始至終,報社發出的報紙目前唯獨那一封,就是羅列出《袁紹·十罪疏》,《四勝論》,《十勝十敗論》的那封!

當然,那一封報紙發表的很成功,簡直把袁紹給扒乾淨了,就差不知道他內褲是什麼顏色的了!

原來,袁氏一族四世三公,竟是如此這般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!

“蔡總長,彆來無恙啊…”

看到蔡琰,鄭玄顯得很客氣…

要知道,能讓鄭玄客氣的人可不多,便是昔日裡蔡琰的父親蔡邕都還不夠資格。

鄭玄對她的態度,那是滿滿的——姐憑弟貴,

“原來是鄭先生,鄭先生要尋我,直接派人傳我即可,如何…親自登門呢?這…這實在是…”

不等蔡昭姬把話講完。

鄭玄一揮長袖。“無妨,我來拜訪蔡總長,蔡總長來拜訪我,本質都是一樣的,蔡姑娘操持太學,我操持報社,其目的都是引導天下的文人,讓咱們這些文人為天下百姓謀福祉,又緣何非要去在意這些虛無縹緲的規矩、禮數呢?”

果然是經神!

一句話,恨不得都要拽到哲學之上!

高度上去了,格局就上去了!

“鄭先生教誨,蔡琰受教了!鄭先生登門咱們這白馬侯府,是蓬蓽生輝呀!”

蔡昭姬揮袖請鄭玄與一乾儒生步入此間,隻不過…蔡琰敏銳的注意到,在鄭玄的隊伍中有一個很熟悉的年輕人。

曹操的四公子——曹植!

呼…

蔡昭姬注意到了他,他也注意到了蔡昭姬,後者略微拱手行禮,算是晚輩見長輩的禮數,蔡昭姬驚訝中,依舊是淡然的一笑,風輕雲淡的回禮。

一時間,她心裡琢磨著,此次…經神鄭玄的拜訪,必定有要事相商。



幾張桌案,幾碗茶水。

一乾人均跪坐在白馬侯府的正廳當中。

蔡昭姬跪坐在主位上,左側的便是鄭玄,接著便是曹植,儼然…曹植在這群儒生中的地位可不低!

鄭玄當先開口…

“洛陽白馬寺中,有一位僧人曾向我提到過一句話,叫做——無事不登三寶殿!”

“今日,我等來此,是為了三件事?”

三件事?

蔡昭姬一愣…“不知道鄭先生提及的是哪三件?”

“其一…”鄭玄直接張口。“造紙術、印刷術、報社…推行這麼許久了,其潛藏著的巨大的潛力,所有的儒生、士子都看的一清二楚!我來此第一件事兒,便是帶著一乾儒生,替天下士子感謝蔡琰總長,感謝陸總長…不,該改口稱之為陸侯爺了!”

感謝…

造紙術、印刷術麼?

蔡昭姬微微一愣,正想開口…鄭玄的聲音再度傳出。

“其二,是報社的第一期,圍繞著袁紹與官渡之戰展開,報紙已經發遍中原,這第二期…我打算圍繞著陸羽展開,將他的事蹟陳述於報紙之上,讓大漢九州的人都看到,看到這麼一個勵誌的卓絕少年!卓絕的榜樣!也讓士人、儒生…百姓們有個心靈的寄托,心中的目標,活生生的希望!”

這…

蔡昭姬眼眸驟然睜開,冇有人比她更清楚這報紙的能量,這樣一封陳述羽弟事蹟的報紙一旦分發出去,羽弟可就徹底的“火”了!

“大火”了…

而…他會成為萬千百姓心目中的英雄。

更有甚者…會不會被神話了呢?

蔡昭姬的眉頭微微凝起。

鄭玄的目的是為天下人,他當然能這麼說,也能這麼做,可…作為羽弟的姐姐,蔡昭姬必須要仔細考慮這麼做的後果。

會不會…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呢?

“鄭先生,這個提議,請容我問過羽弟之後再做決定吧?”

蔡昭姬張口道。

“也好!”鄭玄點了點頭,卻又補充道:“老夫知道蔡總長在顧慮些什麼?可…這亂世中的百姓已經過的這麼慘了,咱們既然做這報社,發這報紙,總是該帶給他們一些新的希望吧?”

“陸羽這個名字就是希望,就是千萬黎庶在黑夜裡,在迷茫中能看到,能摸到的一束光…”

所謂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。

鄭玄的考慮大致是從這一點出發,也是時候在這亂世中樹立出一個“看得見,又摸得著”的榜樣,用榜樣的力量去指引天下士人、儒生一步步的前進,去實現他們濟世的理想!

就如他鄭玄這些年,隱居東萊…默默的栽培幼苗,桃李遍佈…為天下,為這世界的改變儘一份力!

“鄭先生的話,蔡琰受教了…”蔡昭姬緩緩起身,欠身朝鄭玄行了一禮。

行禮之間,她又想到了什麼。

“倒是忘記了,還未感謝鄭先生為羽弟賜‘字’呢?”

蔡昭姬緩緩從衣袖中取出一張白紙,展開…上麵書寫著兩個字——“子宇!”

——子,翩翩君子,溫潤如玉!

——宇,宇宙、寰宇!

——子宇,以宇宙、寰宇為極限的偏偏君子!

“鄭先生莫怪,羽弟自打去官渡,還從未回來…他的及冠之禮也就拖下去了,這賜字的禮數也就落下了。”

蔡昭姬的話還在繼續。“可我與兄長特地商量過,這‘子宇’為字,字好,意境也好…最為合適不過,蔡琰正好趁這個機會感謝鄭先生。”

說著話,蔡昭姬又欠身款款行了一禮。

說起來…

鄭玄賜予的“子宇”這個“字”,蔡昭姬不敢獨自做主,偏偏這種賜字,又不能征求羽弟的意見,隻能去詢問兄長曹操。

而曹操品評了半天,沉默了許久,最終一連吟出了六、七個“好”。

儼然,這個名字曹操很滿意!

當然了,蔡昭姬並不知道,曹操的心思…

曹昂字子侑…“侑”者,“侑酒之歡”有寬赦、相助的意思…翻譯過來,就是能助人,以助人為樂的翩翩君子。

曹丕字子桓,“桓”者,立於城郭、宮殿、官署、陵墓或驛站路邊的木柱。

在人名中更有威武健壯、才華橫溢之意,故而,很多人喜歡取字“凱桓、際桓、沅桓、崇桓、藝桓、懿桓、才桓!”

當然了,桓字是好,卻太過中庸…

對於陸羽…啊不,是曹羽的字,曹操是極為上心的。

最主要的是羽兒太出色了,太過出類拔萃了,什麼樣的字眼?才能配得上他呢?

宇…宇宙,寰宇!

這個字,好…極好!

曹羽,字“字子宇”,人如其命,翱翔天際…以宇宙、寰宇為極限的君子!

滿意,這“子宇”二字,曹操滿意的不得了。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