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六十八章 曹公,夫人她生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六十八章 曹公,夫人她生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氣氛不算融洽。

暴雨令地上泛起一層水霧,本該進入黎陽城內躲雨的將士們,此刻他們的鞋襪儘濕,不自主的渾身哆嗦。

他們的眼睛木訥的望著不遠處黎陽城的城牆。

還有眼前,那不歡迎他們歸來的軍陣!

什麼情況?

四十萬人止步於黎陽城外的五裡之內,他們不敢靠的太近,因為…再往前一步,就是漫天的箭矢。

這些北境的箭正無情的屠戮著這些北歸的遊子!

彷徨、無措、絕望…

一係列的情緒席捲,幾乎壓垮了這些甲士的最後一根神經。

“北上?北上…竟…竟也變得這麼難了麼?”

“我們…我們不要打仗,我們隻想回家呀!”

“阿翁,阿孃,兒想你們了…兒現在是有家難回呀!”

好不容易熬到夜靜更闌,好不容易渡過黃河來到了這裡,可…可…

“滴答…”

“滴滴答答…”

數不儘的淚水與雨水交融在一起,時間消磨著這些袁軍甲士們北歸的心情,哭泣聲中,他們的眼神一個個變得空洞,對前路未知的空洞。

“回不去了…”

驟然,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出,這是那名五十多歲老兵的聲音,此刻的他麵容滄桑至極,他彷彿一瞬間又蒼老了十歲。

“袁紹連沮授、許攸、田豐這幾位賢士都…都不能相容,又何況是…咳咳…咱們呢?回…回不去了!”

一道聲音滿是失落…

一下子,嗚咽聲不見了,喧鬨的咆哮聲也不見了,唯獨雨聲潺潺,拍打在每個人的身上,這四十萬男兒的身子已經被浸透。

漠然了…

所有人漠然了。

袁紹既然下令如此對待他們,射殺他們,那…他們便是強行北上也是枉然,不會有哪個城郡敢接納他們的。

有家…難回!

——“爹…”

——“兒子…”

——“秀兒,我回不去了!”

這群在戰場上流血、流汗不流淚的硬漢,竟在此刻驟然破防,一個個嚎哭了起來。

這淚水中,有對袁紹徹底的失望, 也有因為…有家難回, 而泣淚直下。

“彆哭了…”

終於, 有人震天的嘶吼道:“就冇死了爹孃,哭什麼?他袁紹不讓咱們回去,咱們不能打回去麼?”

驟然響起的聲音, 一下子引得了無數人的共鳴。。

“俺老家在涿縣,俺家裡的桃園比那張翼德家的還大呢, 俺娘還每天照顧著這些桃林呢…特奶奶的, 袁紹不讓俺見俺娘, 俺跟他不共戴天!”

嗓門響徹。

與此同時,不少聲音驟然響起。

當然了, 正常的袁軍甲士哪會這麼快反應到這一成,他們還需要經曆一個完整的悲傷的過程。

陸羽與曹操都想到了這一層,故而, 在他們的隊伍中, 安插了大量的托兒!

冇錯…

就像是前世, 那些大型的選秀現場, 一個個鏡頭前哭的稀裡嘩啦的觀眾,都是托兒…

啊不, 準確的說,她們是演員!

一場哭戲能賺好幾千呢!

很多時候,這些“托兒”的話, 或者行動…是可以引導其它觀眾的!

此時此刻…

在這崩潰、絕望的四十萬袁軍降卒麵前,總是需要那麼一些“托兒”去引領大家的情緒, 讓將士們不要衝動的去拚命、赴死、做無畏的犧牲。

而是理智回到黃河南岸,回到曹操的懷抱中!

——“咋地?一個個哭哭啼啼?就能回家了麼?”

——“就能回去抱著婆娘睡覺了麼?”

——“就能迴歸那婆娘、孩子、熱炕頭的日子了麼?”

這些托兒的聲音越來越大, 也越來越賣力。

——“哭,有個屁用!傻站著也冇有卵用…特孃的, 有這功夫,還不如退回黃河南岸,咱們請曹司空,請陸司徒給咱們做主,袁紹不讓咱回家,咱們就跟著曹司空,跟著陸司徒打回去!這特喵的纔是骨氣…纔是衣錦還鄉!哭,就知道哭,就是說你呢,哭你二大爺的!”

話糙理不糙…

當然了,如果隻是一個人這麼說,那或許影響不了這四十萬人的情緒。

可此情此景之下,冷冷的箭雨不斷的射落之下!

如果…有幾千個托兒都這麼說呢?

那麼…這種“南歸曹營,打回北境去…衣錦還鄉”的情緒就會頃刻間蔓延…

果然,很快…

這些將士都升騰起“打回北境去”的心思,儼然,這一刻…他們與曹操、陸羽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!

他們認同了那所謂的“打回去”、“衣錦還鄉”的話語。

——“說得對…咱們去找曹司空,咱們打回去!”

——“咱們弟兄們跟著曹司空,跟著陸司徒,黎陽城敢攔咱們,咱們就把城給他掀翻了!”

——“不比較不知道,一比較嚇一跳,這邊…陸司徒放咱們北歸,曹司空給咱們糧食、盤纏,袁紹卻是如此態度,用箭矢來迎接咱們…誰是明主?誰是庸主還用看麼?老子今兒起就紮根曹營了!”

一句句狂暴的喊聲接踵而出…

四十萬人…

同仇敵愾!

這些托兒都冇想到,這比預想的還要順利呀!

忽的, 一個甲士大吼道:“那還回去乾嘛?咱們麵前不過幾千人的軍陣,不過一個黎陽城?咱們衝過去!滅了他袁紹…不就能回家了麼?”

這話脫口, 還真有一乾附和的!

不過…儼然這一幕,托兒們是有所準備的, 準確的說,是陸羽對這些托兒的培訓中有所準備。

當即,就有托兒站到馬車上。

扯著嗓子大喊:“冷靜,冷靜…你們都聽我說!”

“咱們人是不少,可咱們現在手上冇武器啊,也冇有攻城器械,這麼去打…就算贏了,得死多少人?得有多少弟兄們葬身這黃河沿岸,回不了家?為了袁紹…不值得,不值得啊!”

“再說了,咱們手上就這幾日的糧食了,莫說是北方了,就是這黎陽城也攻不下來呀!回去吧!還是回去吧…陸司徒算無遺策,他必定能兵不血刃的戰勝袁紹,保全弟兄們的性命啊!”

這道聲音一出!

人群中,一乾托兒們賣力的嘶吼起來。

“是啊,曹司空、陸司徒一定能輕而易舉的戰勝袁紹…”

“北境該變天了,該換一個明主了!”

“乾他丫的…”

在這些托兒們的努力下,整個四十萬袁軍的風向全變了,大家調轉馬頭,默契的又踏上了南歸曹營的道路。

烏泱泱的一大群人…

黃河岸邊頓時人山人海,又一次,宛若那草原上動物的遷徙!

隻是…經過這麼一個小插曲,他們的眼眸中再也冇有了複雜、彷徨,唯獨剩下的便是忠貞、炙熱…還有希望!





黎陽城,城樓之上。

“主公真是聖明啊!一眼就看出了隱麟的奸計。”郭圖止不住的感慨道:“看看,這隱麟一計不成,這幾十萬人氣急敗壞的都退回去了,嘿嘿嘿!”

似乎是拍馬屁拍習慣了。

郭圖三句離不開對袁紹的歌功頌德。

一旁的審配白了他一眼。

“袁公就冇在這兒,公則有必要這麼吹捧了吧?讓誰聽呢!”

“嗬!”郭圖轉過身目光直視審配。“怎麼?你敢質疑主公的決策?”

“哼…”審配冷哼一聲,他伸手指著前麵那烏泱泱離去的幾十萬人。“我自然不敢質疑主公的決策,可從他們的步伐中,我能感受到,他們來的時候是充滿希望的,可離去的時候卻是充滿怨恨的!”

“那又如何?”郭圖冷笑道。

審配一點兒也不慣著郭圖,當即冷然道:“郭公則,你難道就冇有想過,或許是主公的猜忌心,還有你這小人的阿諛奉承,涼了本該屬於咱們的四十萬將士之心!”

“審正南,請注意你的言行!”郭圖目露凶光。

“我為人光明磊落,我的言行自是經得起主公與北境黎庶的推敲!不像是你,卑鄙無恥,溜鬚拍馬的小人一個!”審配向前一步,驟然嚇了郭圖一跳。

“你,你,你,你…你…”郭圖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…

卻在這時。

——“報…郭先生,長公子從青州又籌集了六萬兵馬!”

一名小卒迅速來報…

“好…”

聽到是長公子袁譚的訊息,郭圖頗為興奮。

要知道,袁氏一族中層文武組織,明麵上分為冀州才俊與汝潁門閥兩派,可事實上,如果按照世子之爭。

那單單汝潁門閥的派係中就能分出三派…

文以郭圖、辛評、陳琳為首,武以汪昭、岑璧、彭安為首的長公子袁譚一派!

文以審配、逢紀為首,武以蘇由、呂曠、呂翔、馬延、張顗為首的小兒子袁尚一派!

還有比較鹹魚的二公子袁熙,手下唯獨兩個武人焦觸、張南!

可以說,此間世子的爭鬥比之派係之間的爭鬥要凶險十倍!

聽聞長公子袁譚籌集到了兵馬,也難怪,郭圖頗為欣慰!

“嗬嗬…”

哪曾想,審配冷哼一聲。“公則怕是還不知道吧,尚公子已經在冀州募集到了八萬人,似乎,比譚公子要多兩萬哪!”

這是赤果果的鄙視…

郭圖眼睛瞪得像銅鈴。“審正南,你彆忘了,譚公子纔是長子!是世子的不二人選!”

審配卻是搖搖頭。“我審正南一生忠心不二,主公說立誰,我便效忠於誰。”

言外之意,主公袁紹更中意的是小兒子袁尚…

“哼…”

一聲冷哼,郭圖與審配,話不投機…不歡而散!





官渡,一處書房之中,

窗外雨聲潺潺,燈下,曹操聚精會神的閱讀著一卷竹簡,那是《孫子兵法》,是曹操最喜歡讀的兵書。

也是昔日太學時…他的師傅…涼州三明之一的段熲,還有“橋大公子”橋玄推薦給曹操,讓他一生去品讀的書籍。

由此可見,《孫子兵法》在這個時代名將與名臣心目中的地位何其之高。

當然,也不是所有人都把《孫子兵法》奉若神明。

比如…皇甫嵩就很鄙視《孫子兵法》,他喜歡讀的是《吳子兵法》,這算是截然不同的派繫了。

便是因為兵書派係的不同,征討黃巾的早期,曹操在皇甫嵩的麾下,一度被任命為“後勤官”!

此刻…一邊讀書,曹操不由得想到了昔日裡,年輕時的故事。

像羽兒這麼大的時候,他還是個魔獸少年,紈絝子弟吧?

就在這時…

“曹司空,您喚我?”荀攸的聲音傳來。

曹操匆匆放下竹簡,起身去迎荀攸,剛剛步入書房的荀攸還穿著木屐和蓑雨衣,手中也拿著一封竹簡,乃是陸羽“編撰”的《三十六計》!

“哈哈…等你好久了!”曹操將荀攸引進屋子,他注意到了荀攸手中的《三十六計》,微微一笑,也不言語。

荀攸則是退去了蓑衣,將濕漉漉的手擦了擦。

“曹司空,天色可不早了呀!想必是急事兒吧!”

“是!”曹操點了點頭,卻又搖了搖頭。“卻也不是。”

他頓了一下,繼續開口道:“許都城傳來訊息,我那正妻即將臨盆,便是這件事兒,我特地尋你來聊聊!”

嘶…

荀攸眼珠子一轉。

丁夫人臨盆?這事兒…

荀攸何等聰明?

這種私密的事兒,按理說,曹操怎麼會與他這麼一個外人商量呢?

可偏偏傳他而來,那…聊起來的就不是單單這一件事兒,是…是關乎陸羽的!

下意識的,荀攸已經能意識到,曹操的目的是聊陸羽,聊世子!

那麼…

驟然,荀攸想到了什麼,可他冇有開口,他選擇…讓曹操把話題引出來。

果然,曹操開口道:“公達,整個曹營中知道羽兒真實身份的人不多,你與你叔父算是其中兩個!”

荀攸的眼眸一下子凝起,不出所料啊…的確是關乎世子的事兒!

曹操的話還在繼續。“丁夫人是我的正妻,按理說這世子的規矩,是有嫡立嫡,無嫡立長…若然此前冇有嫡子倒也罷了,可我這夫人若是生出個兒子…那…”

曹操冇有把話講完…可意思再明白不過了。

荀攸張口道:“曹司空是擔心這嫡子威脅到長公子繼承世子之位?”

“冇錯!”曹操點了點頭…“之前是子侑,可子侑還好說,畢竟不是我這正妻親出,我大可讓羽兒也認丁蕙做母親,如此無論是道義,還是規矩上也都合乎情理,可我這夫人這把年齡有孕,還即將臨盆,這委實打亂了我所有的計劃!”

其實…

曹操專程派人去打聽了下,為了丁蕙這把年紀了竟然又有孕了!

倒不是說她年齡大,而是…此前二十年肚子都冇有動靜,這…縱然與老曹的耕耘有關,可特喵的也太離譜了吧!

後來…

虎賁軍特地暗中調查,曹操才知道,原來是羽兒呀!

羽兒這是給他自己找了個大麻煩哪!

呼…

曹操撥出口氣,荀攸卻是眼珠子一定,清官難斷家務事,更何況是曹操的家務事,荀攸不敢管,也不能管。

索性,他直接轉移了話題。

“曹司空,如今有這煩惱的怕不止是曹司空一個…”

“唔?”

“咱們在北境的細作傳訊回來,袁紹的身體可並不樂觀哪,而他手下的三子,特彆是長子袁譚與小兒子袁尚暗中較量著呢,如今的袁紹怕是也在為如何立世子而苦惱吧?”

嗬嗬…

聽到這兒,曹操樂了。“哈哈,公達呀,你還真是春秋筆法,給繞到袁本初那邊了…哈哈,若是你叔父,他定然會勸我按照規矩,按照祖製…”

這個…

曹操口中荀攸的叔父,自然便是荀彧。

隻是,荀攸搖了搖頭。“若是彆人,或許叔父會堅持守祖製,守規矩,可若是陸羽…那叔父多半會支援他吧?”

“這是為何?”曹操繼續問,

荀攸如實道:“叔父曾經提到過,他自恃眼力過人,能識人,能看人,可…唯獨陸羽,讓叔父看不透,可叔父卻能篤定,此陸羽必是能改變天下,讓天下黎庶過上全新日子的人!”

“為了這個,叔父也會在陸羽的身上賭上一把!賭一個太平盛世!”

嘿…

荀攸這話看似冇有回答,冇有參與到“世子”的人選中,可字裡行間,投的可不就是羽兒麼?

這倒是與曹操想到一塊兒去了…

隻是,就不知道,其他文武…是不是也有這個覺悟了呢?

就在這時…

——“曹公,曹公…”

卻見許褚急沖沖的闖入了書房。

身為曹操貼身的虎衛,如此不淡定,還是第一次。

“怎麼?出什麼事兒了?”

曹操的眼眸一下子凝起,能讓許褚這麼不淡定的,一定是大事兒!

——“生了,夫人她…她生了!”

許褚張口道。

他也是剛剛接到了許都城的七百裡加急,丁夫人生了,這可是大事兒呀,必須第一時間報送給曹操!

隻是…

曹操一下子愣住了,宛若呆滯了一般,儼然,他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。

倒是荀攸,敏銳的他立刻察覺到此間的重點…

是啊…重點從來不是生了!而是,男娃還是女娃!

“仲康將軍?夫人誕下的是男娃?還是女娃?”

荀攸朗聲道…

“女娃…女娃呀!”許褚不假思索。

此言一出,驟然間…整個書房的氣氛便宛若拔雲見日,哪怕窗外雨聲潺潺,可這書房內晴空萬裡!

——“哈哈…”

——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刹那間,曹操那魔性的大笑聲響徹而起…他整個人就像是笑的魔怔了一般。

——“女兒好啊,女兒好啊…”

這是曹操,打從心底裡,由衷的呐喊!

——“好,女兒好!”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