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六十六章 玩戰術的人,心都臟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六十六章 玩戰術的人,心都臟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官渡,曹軍大寨,中軍大帳。

“啥?”

隔著老遠就聽到了夏侯惇那咆哮式的嗓門。

此刻,他的一雙瞳孔瞪得碩大,滿滿旳不可思議。

“大哥?你說啥?要…要放四十萬袁軍北歸冀州?”

夏侯惇滿臉不可置信的望向曹操。

冇錯,當此四十萬袁軍降卒歸心漸起之時,曹操做了一個讓夏侯惇完全看不懂的決策…

——放四十萬袁軍降卒北歸冀州!

一石激起千沉浪,這讓夏侯惇幾乎懵逼了,怎麼能放歸呢?這四十萬人要再迴歸了北境,回了袁營,那不是完犢子了。

丫的,官渡之戰白打了呀!

在夏侯惇看來…

特喵的,就是全埋了,也不能放他們回去呀!

“元讓,做將軍這麼許久了,怎麼性子還是這般莽撞。”

曹操張口,言語間有一抹斥責之意。

“那…那也不能放這四十萬降卒迴歸袁紹那邊哪!”夏侯惇態度堅決…“大哥,你的壓力我知道,是…無論是糧食,還是軍心,如今都是隱患…”

講到這兒,夏侯惇頓了一下。“大哥,我不懂那些個大道理,我隻知道,若然大哥不想做這惡人,那就讓我來做!”

夏侯惇冇有把話講的太明白,可言外之意很明朗,他可以當夏侯惇,也可以去做那先秦時期的殺神白起,背下這天下的罵名!

“元讓,我有說過,要他們迴歸袁營麼?”曹操反問…

這。

夏侯惇撓撓頭,放他們北歸,不就是放他們迴歸袁營麼?這兩者之間有差彆嗎?

越想越是搞不懂了…

夏侯惇用力錘錘腦門。

曹操卻是一揚手,微微一笑,小聲說道:“哈哈,元讓,好戲在後頭呢!”

一言畢,曹操邁著大步走出了此間大帳。

隻留下夏侯惇一臉懵逼。

他還是不懂,儼然他那三十多點的智力值,是想不明白這中間的彎彎道道。

“夏侯將軍…”

還是賈詡,實在是不忍心看夏侯惇這般痛苦,索性提醒一句。“昔日裡,曹安民下獄,我聽聞陸總長贈予他一句話,叫做——眼前的黑不是黑,你說的白是什麼白!嗬嗬,這世上的一切又豈是非黑即白那麼簡單?將軍不妨耐心些,靜候佳音…”

呃…

原本大哥曹操的話就讓夏侯惇一陣眩暈了。

這下倒好,賈詡這雲裡霧裡的解析,更是讓他有點兒找不著北的感覺。

“踏踏…”

望著賈詡徐徐走出的背影,夏侯惇一敲腦門。

“啥黑不黑?白不白的?啥叫非黑即白…讀

“書多了了不起啊?拽個錘子的文哪?”

吟出這麼一句,夏侯惇一攤手,搞不懂…徹底搞不懂了。

不過…

轉念一想,結義兄弟陸羽曾經說到過一句,現在回想起來,倒是頗為貼合——玩戰術的人,心都臟!

臟?臟?

這…到底是怎麼個臟法呢?

特孃的,煩死了!





——“弟兄們,弟兄們…”

就在四十萬袁軍,四十萬顆炙熱的心,思念北歸的時刻,忽的…營盤中傳出一個聲音。

——“告訴你們一個好訊息,陸…陸司徒臨走前,向曹司空提議,說是…說是…”

一個袁營的甲士扯開嗓門大喊道。

似乎…是因為激動,他竟是一口氣冇有提上來,喉嚨處彷彿更嚥住了一般。

“啥?啥訊息?”

一乾袁軍降卒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頭霧水。

就在這時,這甲士的聲音再度傳出。

——“陸司徒向曹司空提議,允許咱們…允許咱們回北境了!曹司空也答應了…”

——“咱們中,隻要…隻要誰想回北境,都可以回去,曹司空還特地準備了盤纏、糧食…還有船舶,助咱們渡過黃河!曹司空讓咱們回家啊!”

呃…

一石激起千層浪,這話脫口,整個四十萬袁軍降卒的陣營刹那間嘩然了。

啥?啥情況?

放他們回家?回北境四州麼?

如果說這已經夠匪夷所思了,竟然…竟然還分發給糧食、盤纏,還準備好了船舶?這…這是什麼情況?

不可置信…

下意識的,冇有一個人相信這話,太假了,簡直假的不可思議!

“你…你可彆騙我們哪!”

“曹司空真的…真的讓我們回北境了?”

一個個袁軍降卒圍攏了過來,忙不迭的去問。

“騙你們乾嘛?”那傳訊的小卒轉過身,露出了早就裝好了盤纏、糧食,“我都已經去領過盤纏了,哪裡還有假?”

“我可聽說了,陸司徒之所以要提議曹司空如此做,便是因為考慮到咱們弟兄們思鄉的情緒,不忍心我們與家人分開呀!”

言及此處…

“咚咚咚…”鑼聲響起。

卻見大營內的演武場上,曹操徐徐登上了高台,他的身邊有一乾虎賁甲士,正一起用力將一個木製的簡易擴聲器給推了上來。

這玩意,出自工房…

陸羽曾經用過,曹操覺得很實用,就給工房討要了一些。

果不其然,這玩意…簡直省去了無數傳訊兵,方便至極!

所有人注意到了曹操。

而曹操也環望著營寨中所有甲士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咣咣咣…”

又是一陣鑼聲響徹。

緊接著,曹操的聲音呼嘯而出。

“昨日陸司徒向我提議,說許多弟兄們的家人都在北境,妻兒老小也在北境,建議我曹操放弟兄們北歸!我本琢磨著不妥,萬一弟兄們回到家後,又被那逆賊袁紹征召到袁營裡,那可怎麼辦?那不是給我曹操找麻煩嘛?”

——“可我轉念又一想…弟兄們征戰沙場,不就是為了家人們能過上好日子麼?我若是不許弟兄們歸家?那於心何忍?”

曹操的聲音很大,震耳欲聾,足夠整個營盤內的所有甲士聽得清清楚楚。

——“話,我就不多說了,今日在這裡,莪曹操便是宣佈一樁事,我決定采納陸司徒的提議,諸位兄弟們中,有想要留在曹營的,我熱烈歡迎,有顧慮家人,想家的,思念故鄉的,我也歡送,絕不強留…他日,若然你們與我曹操在戰場上相會也無妨,大家各為其主,無需報恩,該怎樣,便怎樣即可!”

言及此處…

台下的一乾袁軍降卒中有落淚的。

更多的,他們拚命的眨巴著眼睛,用胳膊去擦拭眼角的淚痕。

北歸…這在他們心中位置太重了。

感動!

感動啊!

曹司空能大義放他們北歸,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情懷,這又是一種何等的感動呢?當然,還有陸司徒…哪怕是離開了官渡,去徐州出公差,卻依舊不忘他們這些“卑微”的降卒,處處為他們考慮,大義…大義凜然!

“好了,糧食與盤纏我曹操已經給諸位準備好了,每人都有,想要走的,收拾好包裹,來領這些盤纏即可…如果腿腳不便的,受傷的,我曹操還為你們準備了馬車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頓了一下,似乎…是刻意的讓此間那滿是感激的氣氛變得更濃鬱、更沉澱一分!

感覺氣氛烘托得差不多到位了。

曹操繼續道:

“弟兄們,都彆愣著了,咱們一彆兩寬,我絕不會忘記,今日,曹操有這麼多的好兄弟!”

呼…

無數人聽到曹操的話,急呼著大氣,他們從內心深處被曹操感動了。

這是一個值得效忠的主公啊!

這是一個…處處為將士們考慮,愛兵如子的主公啊!

感動,所有人心頭隻剩下無限的感動!

當然…

這絲毫不能阻止這些甲士想要回家的**與心情,他們有著必須北歸的理由。

拚搏,奮鬥,殺戮…

這一切的目的,不就是為了一個家麼?

“謝曹司空…謝陸司徒!”

“啪嗒”一聲,一個袁軍降卒跪倒在地…似乎,唯獨以這樣的方式才能詮釋出他內心中對陸羽,對曹操的感激。

可…

他這麼一跪。

“啪嗒”、“啪嗒”、“啪嗒…”不斷的有袁軍降卒跪倒在地,他們的腦袋宛若搗蒜一般磕在地麵上。

感謝…感謝!

感謝的同時,終於,終於了了他們心中的願望,可以北歸,可以回家了。

隻不過…

這種時候,感動之餘,冇有人注意到曹操那嘴角揚起的不漏聲色的、隱晦的笑意,彷彿…一切都在他…

不!

準確的說,是一切都在羽兒的算計之中。





軍寨大門處,無數糧草陳列於此。

除了糧草外,還有馬車。

曹操親自在這裡,為即將離去的袁軍降卒們發放糧草、盤纏,送行!

“老兄?多大年紀了呀?”

看到一個老漢,腿腳有些不便,曹操一把扶起他,耐心的詢問道。

“老朽…老朽今年五十有六。”

“那你可比我大十一歲呢!”曹操緊緊的握著這個老兵的手。

“家裡還有幾口人哪!”

“勞曹司空掛懷,上還有個九十歲的老母,下還有兩個十餘歲不成器的孩兒…若不是他們,我也決計不去那黃河以北,跟著曹司空打…打天下!”

老兵的語氣有些磕絆。

曹操則是額外取來了一份盤纏。

“這些?夠麼?”

“夠了,夠了…”老兵感激涕零,一手接過盤纏,一邊就打算下跪。

曹操一把扶住。“自家兄弟,不用客氣!”

老兵則是不住的在擦拭著眼角的淚水,“曹司空,若有來世,我…我必定當牛做馬,也要…也要報答曹司空的大恩!”

這老兵算是開了個頭…

一下子,附近的降卒們均是跪拜在曹操的麵前。

場麵無比壯觀…

“都起來,都起來…”曹操將麵前的幾人扶起,人數實在是太多了,他實在是扶不過來。“回家嘛,是高興的事兒,你們一個個掉淚珠子乾嘛?怎麼…都不捨得走了麼?”

曹操用最豪邁、最善意的話寬慰著他們。

“都快起來,領了盤纏,還要北歸呢?現在可不是磕頭的時候,先回到家,讓家兒老小知道你們還平安著呢!這樣,他們才能安心哪!是不是啊?”

曹操的一連串話語,讓此間袁軍降卒再度一陣感動。

此前…

他們總是聽袁紹講起曹操如何的陰險、如何的狠辣,可…切身處地的待在曹營,他們才感受到,這位如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梟雄曹操…他竟是如此的平易近人。

比起袁紹…

這樣的主子不知道要強過袁紹多少倍!

這纔是英主啊!

一旁…

張郃、高覽、沮授也看到了這一幕。

沮授頭戴鬥笠,似乎刻意的隱藏著自己的身份,畢竟…出於保護他家人的緣故,曹操對外宣稱,他已經被斬於轅門了。

張郃、高覽自是知曉這些,此前他們均是冀州牧韓馥的手下,他們三個的關係還不錯。

隻不過,此時此刻…三人的心境倒是截然不同。

“世人皆道劉玄德仁義,可曹司空此舉,足以證明他的仁義不亞於劉玄德!”張郃連連感慨道…

高覽點了點頭。“是啊,曹司空此舉不可謂不宅心仁厚,隻不過,此等放四十萬降卒北歸的提議,陸司徒是真敢提,曹司空也是真敢答應啊!”

一個真敢說,一個真敢做。

高覽冇有把話講的太白,可意思卻再清楚不過。

這特喵的,不就是放虎歸山麼?

這是用四十萬大軍換了一個仁義之名,似乎…有那麼點兒不劃算哪!

“是啊…”張郃點了點頭。“能做出如此提議,能最終做出這樣的決策,足可見曹司空與陸司徒的宅心仁厚,我張郃還是佩服不已的!不論彆人如何,我這輩子跟定他們了!”

這話脫口,高覽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。

他們倆不同於尋常的袁軍降卒,還有北歸的餘地。

不誇張的說,官渡一戰,袁紹崩盤的瞬間,便是他們倆的陣前倒戈,袁紹對張郃、高覽那是恨之入骨!

彆的降卒或許能回去北境,可張郃、高覽那是開弓冇有回頭箭,必須一條路走到最後!

“嗬嗬…”

就在這時,沮授笑了,比起張郃、高覽,儼然…他看事情看的更深遠一些,也更能夠透過現象看到本質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…

何況,這提議是隱麟提出來的呢?

“嗬嗬。”沮授再度苦笑一聲。“宅心仁厚,在亂世…宅心仁厚?真的重要麼?”

呃…這…

張郃、高覽一驚,彼此互視,旋即把眼眸望向沮授這邊。

沮授搖了搖頭,旋即爽然的笑出聲來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似乎,笑到了一半,他張口苦笑道:“好一個隱麟,好一個隱麟提議的北歸…這一招,委實是把袁本初看透了,嗬嗬…這一招真是高明啊!”

短短的一句話,此間卻是意味深長。

張郃、高覽連忙問道:“沮兄?此言何意呀?”

沮授搖著頭,口中喃喃:“嗬嗬…隱麟纔不是什麼宅心仁厚的謀士,曹操更不是劉玄德那樣的仁主!放虎歸山?狗屁放虎歸山…這分明就是最簡單的欲擒故縱之計罷了,所謂將欲取之,必先予之…曹操敢放這四十萬降卒北歸,可憑著袁紹那猜忌、多疑的性子?他敢收麼?”

講到這兒,沮授頓了一下。

“唉…”的一聲,再度歎出口氣,他繼續道:“過不了幾天,這四十萬降卒就會再度回來,哭著喊著給曹操、給陸羽效力,隻不過那時候…那躁動的三軍就會安定下來,北歸的情緒亦將化為無窮的怒火,去反噬他袁紹…去反噬這北境四州,隱麟這一計,足以定北境!”

誠如沮授所言。

曹操放四十萬降卒北歸,是陸羽謀算中的重要一環。

曹操越是對這些降卒好,越是發放糧食、盤纏,越是稱兄道弟…傳到袁紹的耳中,他越是會懷疑,越是會猜忌!

四十萬降卒?這麼龐大的數量,會不會是曹操與陸羽的奸計呢?

會不會是假意投降,裡應外合呢?

四十萬人的裡應外合,這足以頃刻間覆滅黎陽…足以將他袁紹的北境四州捅出一個天大的窟窿!

隱麟這是要掘他袁紹的根基啊!

袁紹會這麼想!

憑著袁紹的性格,他一定會這麼想!

便是為此…

麵對這四十萬北歸的戰士,等待他們的勢必是刀光、是劍影!

是不歡迎的箭矢…

而未來,這些刀光、劍影、不歡迎的箭矢將轉換成四十萬降卒的怨氣,將變成北境四州這四十萬降卒家人的怨氣,這股怨氣…對袁氏一族而言,纔是最致命的!

“嗬嗬…”

言及此處,沮授最後搖了搖頭。

“可惜啊,能看穿此計的人,都不在袁營了!嗬嗬,退一萬步…哪怕是有人在,又何妨?袁本初能聽得進去正確的意見麼?”

“誠然,我沮授比不上隱麟,可…袁本初啊袁本初,你與曹操相差的更遠!你輸的不虧!縱然再有一百次,結局依舊是註定的!你輸的委實不虧!”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