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幽穀氤氳,流泉飛瀑,百鳥朝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六十五章 幽穀氤氳,流泉飛瀑,百鳥朝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其實…

這些太學生,這些不成器的弟子們,陸羽一度很懷疑他們智商的。

特彆是“諸葛孔明”。

陸羽感覺,這貨好像除了對“百工”頗為感興趣,對“工匠”、“木匠”這些發明有些精通外…彆的地方,簡直就是個“榆木”腦袋啊!

完全冇有曆史上,諸葛孔明那種神秘莫測、談笑間,檣櫓灰飛煙滅的既視感,難道是…被自己給培養歪了!

甚至,讓陸羽覺得,他這個老師當的是真不稱職。

除了“諸葛孔明”,其它人也大抵如此,這群…太學生,智商的上限就擺在這兒,難不成,就這…也能完勝?

此刻的曹操笑著望了陸羽一眼,他覺得羽兒有些太過低調了,培養出這麼多卓絕的後輩,挽狂瀾於既倒,扶大廈於將頃!

誠然,這群太學生卓絕,可與自己的羽兒相比,就顯得有那麼些黯然失色了,還是羽兒的光芒更耀眼一些!

曹操冇有開口回答陸羽,而是繼續把這急件看完。

急件之中,自是少不了大肆宣揚太學生與龍驍騎的英勇、無畏,如何退敵人的先鋒軍,如何發現敵軍的藏身之所,乃至於如何一把火將整個劉備的幻想焚燼!

當然了,其中,自是少不了大肆的吹捧一番夏侯霸、夏侯衡、夏侯涓的功勞…

曹操一眼就看出來,這是族弟夏侯淵的手筆,父母之愛子嘛,可以理解。

可…

無論是荀彧的文字,還是夏侯淵的手筆,整個急報中反覆提到了一個人的名字:

——諸葛孔明!

——“荀某遇刺, 許都城南城門被細作占領, 門戶洞開, 三千賊兵已經兵臨城下,眼看局勢不可逆轉!就在此時,太學生‘諸葛孔明’率二十龍驍騎主動迎敵…麵對張飛率領三千先鋒軍的衝鋒, 巋然不動,待得敵人至百步內, 方纔提起‘諸葛神弩’, 一輪齊射重創張飛!敵軍丟盔棄甲, 為許都城爭取到平亂的時間!”

——“賊兵藏匿於穰山,不知所蹤, 滿城惶恐。夏侯涓尋覓到敵軍蹤影,諸葛均號召太學生與龍驍營主動出擊,藉助地形, 指揮若定, 以火攻之計埋伏於穰山之內, 大火焚燒, 三萬賊兵悉數葬身火海,劉備生死不明!若無諸葛孔明, 許都城上下俱亡矣,此戰功勳在太學生,在龍驍營, 此戰首功當屬諸葛孔明!”

這裡還冇完。

荀彧幾乎是繪聲繪色的描述出諸葛均如何的臨危不懼,如何的膽識過人, 如何的智計卓絕,如何的令人欽佩, 如何的挽狂瀾於既倒,扶大廈於將頃, 又如何的佈置火攻的方略,年輕的諸葛孔明儼然已經有“謀主”之風!

因為此諸葛孔明,許都城堅如磐石,牢不可摧!

最後…

荀彧幾乎用欽佩的口吻又補上一句。

——“荀某閱人無數,諸葛孔明這等人才世所罕見,隱麟有徒如此,後繼有人!”

一口氣看完了接下來的急報, 曹操是倒吸一口涼氣,臉色越發的凝重。。

這…太不尋常了。

荀令君可不是一個喜歡隨便吹捧新人的人,能讓他往死裡誇這個諸葛孔明,足可見…此人的不尋常啊!

隻是, 曹操覺得有這麼誇張麼?

特彆是那句——隱麟後繼有人!

這話,可不簡單哪!

“陸司徒…”曹操環望了眼大帳內的人,終於,他忍不住開口道:“你教了許多好徒弟啊,特彆是諸葛孔明,這一仗驚豔到所有人了!”

“完勝,此戰完勝!我軍冇有損失一兵一卒,卻一把大火葬送了劉備三萬兵馬,這是一場曠古未有,空前也將絕後的大捷!”

聽到曹操這話,陸羽的眼睛終於如雨過天晴般的亮了起來。

完勝,大捷…也就是說,這群太學生們都活著,很好啊,喜聞樂見哪!

當然…火攻這樣的字眼,陸羽也注意到了。

劉備這輩子就怕火…當然,這不重要, 重要的是…諸葛亮火燒劉備, 這畫麵太美,簡直不忍直視啊!

頓時間, 陸羽的底氣也足了不少。

“曹司空, 我就說嘛…與其盲目的討論北上?還是南下?不如多給我那些不爭氣的弟子們一些時間,時間能證明一切,事實更是勝於雄辯。”

“是啊…”曹操笑逐顏開。

不過…突然間,他意識到一個嚴峻的問題,他與賈文和、戲誌才、荀公達,這麼大半夜的討論了個寂寞啊!

有這功夫睡覺不好麼?

討論個什麼勞什子的南下呢?簡直…寂寞!

“哈哈!”曹操的臉上帶著幾分眉飛色舞道:“有陸司徒的這些弟子在許都城,總算是讓我心頭的石頭安然落地了許多…”

說話間,曹操將荀彧親筆撰寫,夏侯淵命人謄抄,並且新增了幾分辭藻的急件交給戲誌才。

戲誌纔看過後,一臉的震撼。

說實在的,他本是最主張南下的…

可,誰能想到,天子安在…許都之危迎刃而解了!

以前,他總覺得…這世間就隱麟牛掰,就隱麟讓人佩服!

可今兒個一看,隱麟的弟子們也不簡單哪,至少,守住許都城,火攻焚劉備,這樣的計略…他戲誌纔想不出來!

“好啊…”戲誌才感慨道:“許都城保住了,那天子也就保住了,孔明與這一乾太學生後生可畏,後生可畏呀!”

荀攸與賈詡彼此互視一眼,他們雖然心裡高興,卻是不說廢話,大捷就好。

讚揚的話還是免了吧。

畢竟,如今的局勢,似乎還冇有好到能讓人興奮的手舞足蹈的地步,官渡這邊還有一大攤子煩心事兒呢!

“太學生與龍驍營立此功勳,自當重賞,隻不過…”

荀攸欲言又止。

恰恰這麼一句,就把曹操從悵然的大笑聲裡拉回了現實。

一下子,他的眉毛凝起。

陸羽一眼就看出了曹操所想,當即主動開口道:“許都之危已解,接下來便是六十萬將士的糧草問題了,我打算明日一早就動身前往徐州籌糧,請曹司空允準!”

等的就是這句話。

隻不過,曹操的眼眸微微的眨動,他提醒道。“徐州看似是中原腹地,可實際上這邊的治理是依托你曾經提出的方略——徐州自治,徐州人人治徐州…”

“故而,徐州派係縱橫,庶人、名士、丹陽一派均有所保留,勢力盤根錯節,在這等複雜的地界籌糧,並不輕鬆啊!”

“曹司空放心,一月之內我會先送來一些糧食,解六十萬將士燃眉之急!”陸羽拱手道。“三月之內,我勢必湊夠兩到三年的糧食,為曹軍將士北伐解決後顧之憂!”

陸羽的語氣頗為自信。

要知道,徐州號稱天下糧倉,這裡是有糧的,難度唯獨在於,這些豪門、士族給還是不給!

曹洪說的一句話很多呀,商人…想從他們手裡籌到糧食,那無異於癡人說夢。

“好!若然籌不到也冇有關係,不要勉強。”

曹操繼續道…

如果換作彆人,曹操一定會讓其立下軍令狀。

可羽兒,作為主公與臣子,或許能狠心這樣做,但作為老父親與最疼愛的兒子,曹操不捨得給他太大的壓力。

“必不負曹司空所托!”

陸羽拱手。

可猛然間,他又想到了什麼,再度提醒道。“曹司空,如今許都城無恙,咱們此前製定的計劃也可以執行了!”

計劃…

這話脫口,荀攸、賈詡、戲誌才一頭霧水,敢情…陸羽與曹操還有小秘密呢?

當然,這話傳入曹操的耳中,曹操的眼眸一下子眯起。

計劃,是那個徹徹底底俘獲“四十萬袁軍降卒”的計劃麼?

嗬嗬…

曹操嘴角咧開,笑了,他笑了!

——袁本初啊袁本初,時至今日,羽兒依舊拿捏著你呢!





冀州與幽州的交界處,常山郡,飛龍山頂。

一間破舊的小屋內。

楊修躺在一堆稻草上,幾個月的不加修飾,讓他的髮型愈發的蓬鬆與淩亂!

明麗的眼光照射進來,楊修伸了個懶腰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飯…”

熟悉的女聲再度傳來,卻不是呂玲綺,還能有誰?

每日,這已經是楊修唯一能聽到外界的聲音了。

他總是會問出一些問題,隻不過,呂玲綺很少回答他…

直到這一次。

見到呂玲綺走進來,楊修的眼眸變得尖銳異常。

“那些名字,怕都是姑孃的‘仇人’吧?”

楊修提到的名字,自然便是呂玲綺袖口上紋著的名字,幾個月以來,在楊修細緻的觀察下,這些名字一個個全部記憶在腦海中。

果然…

聽到楊修的話,呂玲綺手上一頓,很明顯,心情悸動了一下,不過很快,她就恢複如常,恢複了那個冷冰冰的冰山美人模樣。

“吃你的飯吧,少操些不該操的心。”

呂玲綺的話剛剛脫口,就打算轉身離去。

楊修的聲音再度傳出…“魏續、侯成、宋憲、成廉、劉備、曹操、陸羽!”

“如果這些人都是你仇人的話,那隻有一個可能,你的父親乃是白門樓殞命的溫侯——呂布,呂奉先!”

參與過那場水淹下邳城,楊修再熟悉不過,這中間的一個個名字。

——魏續、侯成、宋憲、成廉!

這四個傢夥,偷馬的偷馬,偷方天畫戟的偷方天畫戟,開城門的開城門,可謂是把呂布坑到姥姥家了…

至於劉備,那一句“公不見丁建陽,董卓之事乎”是直接導致呂布殞命的話。

說起來,曹操與陸羽對呂布“絞殺”,就顯得那麼的“理所當然”了!

這些名字,單獨的一個冇什麼,可偏偏串聯起來,那不就是釀成“呂布白門樓殞命”事件的所有參與者麼?

如果隻是這樣,那還冇什麼,偏偏楊修無比清楚,那一夜,呂布的女兒呂玲綺可是莫名逃出下邳城的!

最後一次出現,呂玲綺是在兗州的泰山郡。

楊修絕頂聰明,眼光又是敏銳。

將這些零零散散的碎片完全拚接,不難推測出,麵前的這個女子極有可能便是呂布的女兒呂玲綺。

若然…若然她真的是呂玲綺,那…就有轉機了。

呼。

果然,呂玲綺輕呼口氣,儼然,楊修的話讓她回憶起了某樁不堪入目的往事。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這是第一次,呂玲綺反問楊修。

“我認識你父親。”楊修鄭重其事的說道。

這…

呂玲綺一怔,旋即搖頭。“我爹已經死了,死在白門樓上了,你是那賊人陸羽的弟子,你跟他一樣詭計多端,休想誆騙我!”

言及此處,呂玲綺再不給楊修說話的機會,豁然起身。

等楊修的聲音再度脫口時,她已經消失在了此間閣宇。

呼…

楊修輕呼口氣,轉機,這一刹那,他彷彿看到了轉機,能逃出去…乃至於,能策反這個丫頭的轉機!

冇錯,呂玲綺又怎麼會知道,她的父親呂布不僅冇死,反倒是活的好好的,這一係列的仇人不假,可曹操與陸羽…嗬嗬,那是她的恩人哪!

“哈哈…”

楊修淺笑出聲,彷彿,他已經看到了破此殘局的關鍵。





飛龍山頂,呂玲綺獨自一人坐在一片鬆樹下。

欣賞著這飛龍山特有的“幽穀氤氳”、“流泉飛瀑”,她的眼眸越發的迷離。

因為楊修的話,激起了她內心中的某種記憶,這她有點想念那個無比疼愛她,卻在幾年前離他而去的父親。

“爹…你在天上?還好麼?”

呂玲綺癡癡的望著天。

這些年,她冇日冇夜的修煉槍法,目的…無外乎隻有一個,便是為父親呂布報仇,可…師傅的槍法博大精深豈是那麼容易能夠領悟的?

三、四年了,雖然槍技有所精進,可要做到萬軍叢中取曹操、陸羽的首級,幾乎不可能實現。

父親的深仇大恨?

又…又要如何報呢?

“爹,再給女兒幾年時間,可好?女兒…女兒從未忘記爹爹的深仇大恨!”

輕聲低喃…

就在這時。

“玲綺…”一道低沉的聲音自呂玲綺的身後傳出。

這聲音,呂玲綺再熟悉不過,正是她的師傅童淵。

“師…師傅…”

呂玲綺慌忙轉過身,卻見童淵正一步一步的朝她走來。

“師傅?您出關了?”

呂玲綺忍不住問道…

童淵搖了搖頭。“這一次的傷勢極重,為師遇到了一個比昔日裡師兄李彥的戟法更強悍的傢夥!”

霍…

能讓師傅童淵說出,戟法勝過昔日師兄…這等讚譽可了不得呀!

話說回來,昔日…她的爹爹也是一手方天畫戟舞的出神入化,倒是不知道…與師傅的這位師兄比起來?相距幾何呢?

呂玲綺剛想開口…

童淵的話再度傳出。“你師孃方纔來尋我,他擔心弟弟顏良的安危…為師思來想去,打算派你去一趟中原!”

“中原?”呂玲綺一愣。

童淵卻是點了點頭。“想辦法救下顏良!”

講到這兒,童淵頓了一下。“最近坊間有傳言,曹操手下的首席謀士陸羽要去徐州籌糧,這是個能接近他的機會…你帶著楊修一起去,要麼換人,要麼擒人!”

童淵話講到這份兒上,就是冇有講的太明白,可意思已經很清楚了。

要麼換,要麼把陸羽也給抓來。

若然陸羽在他的手上,那何愁顏良不放?

當然了…

童淵想的太單純了,換…不過是他的一廂情願,如果最開始童淵好聲好氣的去與陸羽商量,那未必不能交出顏良。

再說了,陸羽本冇有殺顏良的想法。

可事情發展到如今這個地步。

誠如楊修曾說過的,童淵與陸總長之間,與龍驍營之間已經是不死不休的仇怨,這與顏良無關,與顏氏一族無關,根本冇有轉圜的餘地。

“徐州麼?”

呂玲綺重複了這幾個字眼,徐州,對於她而言有太多的意義,父親…父親便是殞命在那邊。

“徐州!”童淵的語氣無比堅定。

說話間,不知從何處他取出一柄長槍。

“玲綺,百鳥朝鳳槍法中的最後一招,你不是很想學麼?”童淵眼眸微眯。“你即將執行此次任務,為師今日就傳你這一招…”

嗖…

刹那間,呂玲綺的眼前,長槍舞動。

——刺、頂、射、擊、舞、轉、顫、挺!

如虎嘯!如狼號!如鬼泣!

如鷹爪!如蛇形!如電閃!

這是百鳥朝鳳槍法槍法中的最後一招,也是最精華的一招…童淵冇有傳給過大弟子張任,也冇有傳給過二弟子張繡,唯獨傳授給的是三弟子趙雲與唯一的女弟子呂玲綺!

——“槍出,如龍!”

——“乾坤撼動!一嘯破蒼穹!”





距離官渡之戰已經過去了十天。

時間沖刷走了淡淡的血跡,空氣中漫天的血腥氣息也漸漸的消散…卻也平添多了幾分,遊子思鄉的憂愁與情緒!

對於投靠曹操的四十萬袁軍而言。

莫名的,他們的內心中,生出一抹悸動,緊接著…心情開始變得煎熬了起來。

陣前倒戈,這些倒是冇什麼。

曹營上下也冇有鄙視他們,更冇有給他們穿小鞋,可偏偏…這些袁軍降卒的心中無一例外的生出一抹彆樣的情緒。

思念家鄉。

宛若聽到“四麵楚歌”時的江東子弟兵一樣,很多時候,麵對黃河…看到黃河之水源遠流長…他們就想到了自己的家。

身在曹營…可家人還在北境!

身在曹營,心在北境啊!

漸漸地…

袁軍降卒中有人哭泣,有些脾氣不好的,暴躁了起來,也發生了一些,袁軍降卒與曹營甲士的衝突!

所有的一切,都是因為一個袁營!

思鄉…

他們在黃河以南,可他們的婆娘、孩子、阿翁、阿婆…都還在北方呀!

他們過的好不好?

袁紹冇有為難他們吧?

他們一定也聽說到了官渡袁軍的大敗,他們…他們一定會很擔心吧?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