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焚燼劉備幻想,這就是桃園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六十三章 焚燼劉備幻想,這就是桃園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隆隆…”

腳步聲愈發響徹,整個穰山,整個此間密洞之前,蔽日的塵煙蔓延…

密洞前的這一方草叢極為寬闊。

這也讓數萬敵軍的衝鋒宛若黑雲壓城,塞滿天邊。

劉備這邊是傾囊而出,因為他們的目標從來不是眼前的這些龍驍騎,而是許都。

——搶錢,搶糧,搶女人,搶天子!

反觀龍驍騎這邊,算上夏侯霸、夏侯衡兄弟…也纔不過三十二騎,在數以萬計的兵馬之中,儼然,這就是一個小不點,給人一種“螳臂當車”、“一觸即潰”的感覺。

“來了…”

藏在高處的諸葛均,隔著樹叢環望著此間戰場,他的手掌因為緊緊握起而留下汗滴,這酷熱的天氣,燥熱的空氣,給人一種就要窒息的感覺。

緊張…

諸葛均如何會不緊張呢?

此間戰場近在眼前…行動更是迫在眉睫。

空氣中瀰漫著緊張與肅然,幾乎要將人壓的喘不過氣來。

呼…呼!

諸葛均拚命的喘著大氣,他曾經無數次的幻想過,自己像陸師傅一樣,運籌帷幄之中,決勝千裡之外。

可…彆說千裡之外,就是近在眼前的部署,也讓他的心情幾乎提到了嗓子眼兒。。

不光是諸葛均。

因為山穀間的震動,飛沙走石之中,落下的一粒粒碎石敲在每一個太學生的麵頰上。

每一個人麵色都無比的肅然,迫切、壓抑、震撼、恐懼,總總情緒席捲而出。

呼…

每個人都急喘著大氣,儘可能的讓自己的心情沉下來一些。

“五百步…”

諸葛均輕吟一聲…

“四百步!”

“三百步!”

諸葛均數數一向可以的,當他輕吟出三百步之時,曹昂、曹安民、何晏…三人均是彎弓搭箭,無有例外,箭矢的鋒芒處均裹著那神秘的白色粉末!

一旁更有人準備好了火把…

“準備…”

就在賊軍距離三十龍驍騎僅僅兩百步距離的時候, 諸葛均已經下令。

這下, 不止是曹昂、曹安民、何晏的彎弓搭箭!

許儀、典滿也均提起一個個瓦罐, 豆大的汗珠出現在了每一個太學生的額頭上。

兩百步!

雙方的距離又拉近了一百步。

“拋…”

諸葛均一聲呼喊。

許儀與典滿分彆將雙臂處的許多瓦罐掄圓了,一起拋出,他們倆一個是許褚的兒子、一個是典韋的兒子, 力量天賦足夠前,此番全力一拋, 愣是拋出了百步之遙, 緊隨而至的是“嗖”、“嗖”、“嗖”的聲響, 曹昂、曹安民、何晏三箭同時射出。

尷尬的是,其中兩箭箭勢驚人, 還有一箭卻是軟綿綿的射脫了。

登時,何晏就有些尷尬。

隻不過,這種時候, 冇有人注意到這些, 箭矢的鋒芒處, 伴隨著銀色的鋒芒與火花, 是火矢…而這些火矢的目標正是空中的瓦罐。

這一刻。

諸葛均想起,曾經, 蔡師傅向他們講述過的“十三將士歸雁門”的故事!

其中…大漢十三將死戰疏勒城時,麵對數以十萬計的敵軍,將軍耿恭口中吟出的那一句話, 讓諸葛均銘記於心。

呼…

見火矢擊破瓦罐,整個瓦罐盪漾起漫天的火焰。

迅速的墜落而下。

諸葛均大聲喊道:“此乃天降神箭, 忤逆者必遭天塹!”

一箭射出。

似乎,壓抑了諸葛均許久的心情, 這一刻完全釋放。

當然,這麼“中二”的發言, 一下子吸引了所有太學生的注意,這特喵的也太傻x了吧?

哪曾想…

就在這時。

“嗖…”

“嗒…”

空中那零星的火焰冇入敵陣,就彷彿一杯水倒入了滾滾黃河之中,冇有激起一丟丟的波瀾。

風平浪靜,靜…靜的可怕。

劉備與關羽自然也注意到了這空中的火矢,驕傲的關羽嘴角微微的勾起,似乎…左右的埋伏, 乃至於火矢,不過是他的意料之中。

可…就在他想開口嘲諷一番,順帶壯下三軍士氣之際。

“轟…”

整個草叢中瞬間蔓延出一股灼熱感,然後, 那零星的火花開始大範圍的焚燒,開始蔓延!

“轟隆隆!”

幾乎隻是一瞬之間…

沖天而起的烈焰宛若一條火龍瞬間席捲整個戰場,形成了一片巨大的火海。

這本不致命。

可偏偏,包括劉備在內的三萬賊兵,他們正被這火龍包裹在其中。

劉備、關羽、張飛宛若呆滯了一般…

他們不明白,為何會從地上蔓延而出一條條火龍!

那滾滾的塵煙,使人窒息…許多賊兵頃刻間化為火人,冇了性命,而更多的卻不是被燒死的,也不是被濃煙給熏死的!

是麵對這等突如其來的大火,自相踐踏…被踐踏而死者不計其數。

“咳咳咳…”

火焰,濃煙…

灼熱的溫度包裹著他們,擁擠在此間的三萬賊兵拚命的咳嗽,他們已經分不清方向,冇頭蒼蠅一樣的亂奔,相互撞擊在了一起,更多的人暈厥在地, 更多的人變成了火人,發出淒厲的大吼, 在人群中穿梭。

哀嚎, 哭喊。

旦夕之間,倒地不起的賊兵就有萬餘之多,鬼哭狼嚎之聲不斷的傳出,令無數太學生看在眼裡,亦為之顫粟、恐懼。

可怕…

哪怕是敵軍,可眼前的畫麵太過悚然,太過可怕!

那一道道聲音不斷傳出,先是震耳欲聾,然後歸於平淡,歸於無聲。

歸於寂靜的慘叫聲夾雜在山穀…宛若一首在穰山奏響的鎮魂曲一般。

呼…

諸葛均撥出口氣,許儀、典滿撥出口氣,曹昂、曹安民撥出口氣,就連何晏也是長長的撥出口氣。

這白磷的威力是真的大呀!

早在一個時辰前,太學生與龍驍騎的甲士們就在叢林中,樹叢中早已灑好了猛火油!

在大漢,這些猛火油早已替代了植物油,成為了戰場火攻的核心與主力。

還有白磷…

這個在空氣中的燃點僅為40°的神秘粉末。

同樣的…

陸羽曾在一節課堂上,專門教授過他們——可燃物體的燃燒速度會與空氣接觸麵積直接相關。

便是為此,何晏成功的用一袋白磷將一個牛棚給焚燬。

當然。

這中間還有一個小故事,本以為被白磷焚燒的牛已經倒下,欣喜若狂…想要吃牛肉的太學生,高興去煮了這些悲劇的牛兒,讓他們發揮出在世間最後的作用。

隻是,吃過這頓牛肉的太學生,大量的進了醫署…

他們中毒了!

燃燒時的白磷是有毒的,被這種火焰焚燒,便是牛肉…也變成了毒肉。

現如今的情形大體相似…

三萬賊兵,被火焚燒致死的不足一萬,自相踐踏的更不足一萬,最多的賊兵,是被這灼燒下的毒氣奪去了性命!

說起來…也是不可置信了。

佈下這等圈套,在叢林中灑滿白磷與猛火油…

接下來,先扔燃料,再放火矢,等燃料與猛火油在樹叢中充分擴散、揮發、形成空氣中的易燃氣層,這種時候,再將燃點僅為40°的白磷射出。

這種在後世大量作用於戰場的引火物,可以做到接觸皮膚的瞬間,就能造成大量的潰爛灼燒!

可謂是物理、化學效用齊聚…

點和麪的殺傷皆備。

可以說,隻是幾個太學生與三十餘龍驍騎士,旦夕之間就焚燼了一切。

不可思議,這等戰績…

此間,曠古奇聞的,以少勝多,以三十餘人的力量對抗三萬人賊軍的勝利,幾乎不可思議,幾乎不可複製!

“咕咚…”

夏侯涓一口口水嚥進肚子裡,可怕…太可怕的,這一幕,怕是要她弱小的心靈裡留下巨大的陰影了。

要知道,完成這一次計劃,一把火焚燒幾萬人…所有的源頭都在她的身上!

反觀諸葛均、黃敘、曹昂、曹安民、許儀、典滿、夏侯霸、夏侯衡、何晏…

他們也不免一口口水猛地嚥進肚子裡。

這等末日景象簡直揮之不去。

一把火…幾袋白磷,幾十壇猛火油,僅僅這樣…就能夠在一夕之間,將三萬人焚燼麼?

這可是三萬人的性命啊!

這些太學生經世不深,難免心頭還帶著一些“聖母”的情緒,哀天憫人,可…終究,這些哀婉痛惜在諸葛均的一番話後煙消雲散。

——“你們難道?忘了陸師傅教授的道理了麼?”

諸葛均詢問眾人。

眾太學生木訥的轉頭望向他。

——“殺一人為罪,屠萬人為王,屠得萬萬人,方成王中王,陸師傅、蔡師傅講給我們的那些曆史故事,哪一個英雄?冇有殺過人呢?”

——“今日,我等太學生不殺他們,他們進入許都城後,或許…就會屠戮我們的親人,就會劫走我們心中重要的人,就會將許都城變成一邊火海,一如昔日洛陽焚城時的境況一般,難道…這些就是我們能夠欣然接受的麼?”

言及此處…

曹昂是一個點頭支援的。

他感慨道:“或許,這就是陸師傅曾提到過的‘正當防衛’吧!”

冇錯。

陸羽偶然間提到過正當防衛,他是從羅老師那聽來的,往往正當防衛是與緊急避險相關聯的!

比如…

在大森林,有一隻熊貓想要吃你,恰恰…你這時候又饑腸轆轆,快要餓死了。

無論是出於正當防衛,還是緊急避險,你都可以宰了這隻熊貓,烤著吃,燉著吃都可以!

當然了,是不是真的可以這樣…陸羽不知道!

出了事兒找羅老師理論去!他當初在課堂上講到這個,也就是當一樂子,冇曾想,曹昂還真的聽到心裡去了。

就在這時。

一股股令人作嘔的香味兒飄蕩而來,恰恰,這股味道讓每一個太學生都作嘔。

可…

嘔歸嘔,這麼一嘔,他們都清醒了。

這就是亂世啊,做一個好人比作一個惡人要懂得更多的大奸大惡。

所謂——一將功成萬骨枯!





穰山小徑。

唯獨可見,十餘騎正在馳騁。

其中當先一人,除了劉備劉玄德,還能有誰?

作為大漢十三州最擅長逃跑的男人,作為從小就從事手工業經營,參與擺攤經濟的,見到城管…啊不,是見到城郡管理者,掉頭就跑,跑的無影無蹤的男人。

他太敏銳了!

就在他看到空中的瓦罐被火矢擊碎,激起零星火焰的瞬間,就在他感受到腳步下越來越滑的時刻,劉備的心頭就湧出了大難將至的第六感。

不要以為,劉備每次逃跑都是靠的運氣,他的第六感,對局勢敏銳的洞悉纔是關鍵的關鍵。

可惜…

太晚了,劉備能救下的唯獨身邊的這些人。

唯獨…關羽、張飛,還有那幾名親衛從這大火中逃了出來,這還是劉備一早就尋覓出逃跑的路線。

他有這個習慣,做任何事,在任何地形下駐紮,第一件事就是考慮遁走逃亡的路線,幾十年如一日,他早就習慣了!

隻是…這一場大火中,三萬兵馬幾乎全軍覆冇,劉辟、龔都、裴元紹之流更是在劉備的麵前化成一個個火人,死的悲慘至極!

“得得得…”

幾乎逃出穰山時,戰馬發出一聲嘶鳴。

原來是劉備急勒住戰馬,他不甘心的回首望向那穰山密洞的方向,黑漆漆的煙塵幾乎佈滿此間。

敗了…

又一次敗了!不甘心的敗了。

每一次都是這樣,永遠都是這樣…

劉備想哭,可他又哭不出來,他感覺…對於他而言,就連眼淚都很奢侈!

——“派人,派人去查,我要知道…隱麟不在許都,是誰?是誰佈下的這詭計!這火攻!”

冷冽的聲音響徹…

劉備不會知道,他這輩子就與火犯衝!

轉過頭,他繼續道:“雲長、翼德…為兄要…要你們銘記今日之恥!”

“他日…他日咱們必定捲土重來!”

一言畢!

劉備才注意到,張飛的後背幾乎是裸露的,原來他也被灼燒了,傷口處潰爛不止,彆忘了…他此前的傷還冇痊癒,還中著毒!

此刻…他趴在馬上,奄奄一息,像是在用最後的意誌力在強行支撐。

“三弟?你…”

“大哥,彆管俺,俺還能頂住!”

張飛咬牙堅持。

關羽看著心頭,卻當即提出一個最重要的問題。

“大哥,如今…咱們去哪?”

“荊州…”劉備脫口道:“如今…普天之下,也唯獨荊州才能容下咱們兄弟!”

“可是…天子?”關羽凝眉。

“管不了那麼多了!”劉備無奈的歎出口氣。“劉景升與我同為漢室宗親,至少會收留咱們的,況且…他也需要建立一個與曹操之間的中間地帶!”

冇錯…

就是中間地帶!

劉備先後做過公孫瓚與袁紹的中間地帶;

做過曹操與袁術的中間地帶;

做過呂布與曹操的中間地帶,他明白…按照隱麟的佈局,在徹底剿滅袁紹之前,勢必會留下一個曹操與劉表的中間地帶!

而…這箇中間地帶,就是他劉備唯一的機會。

呼…

劉備最後撥出一聲。

“走了,咱們兄弟會…會回來的!”





許都城,醫署之中。

一封捷報已經第一時間報送而來,從穰山行來的快馬,一路疾馳,轉瞬之間已抵許都。

“捷報…捷報…”

馬上的騎士氣喘籲籲,他行至醫署門前,翻身下馬,迅速的跑入裡間。“太學生與龍驍營大捷,焚敵三萬!”

這一通大吼,立即迎來醫署內無數人的側目。

劉備率三萬大軍偷襲許都這事兒,儘管荀彧已經封鎖訊息,可許都城的百姓也不聾,自然有所耳聞。

已經有不少人在琢磨著,等破城之時,就拖家帶口往北城門跑,先去鄉下躲避一下再說!

儘管劉備一貫以“仁義”自居,可鬼知道,破城之日,他會不會做出什麼惡劣的行徑,百姓們不敢賭。

可…

此番聽說大捷,還這麼誇張。

——龍驍營焚燼三萬賊兵…

下意識的,大多數人覺得有點假,畢竟百姓們誰不知道,龍驍營的大隊已經追隨陸司徒赴官渡,許都城留守的最多也就四、五十人?

四、五十?焚燼?大勝?

這…怎麼聽著這麼像是神話故事呢?

這謊報軍功,也不帶這樣謊報的吧?

哪曾想…

就在這時。

許都城的守將趙融,還有許都令滿寵也匆匆的趕來。

——“大捷,大捷!”

他們異口同聲…

滿寵行至荀彧的麵前,他按著刀柄,眼眸凝重,絕不是開玩笑的樣子。

而整個許都城內誰都知道,滿府君從不開玩笑。

“我派出的探馬報來訊息,大捷,幾名太學生一把火將那劉備三萬大軍燒的片甲不留,就連那大耳賊劉備也不知生死!”

氣喘籲籲。

能讓一貫氣定神閒的、從容不迫的滿府君如此氣喘籲籲的稟報…這倒是委實不多見。

這下。

整個醫署沸騰了,所有人都長長的撥出口氣,懸在心頭的大石頭安然落地了。

…就連荀彧,他的傷勢宛若一下子就好了,豁然起身。

——“孔明呢?子侑呢?他們在哪?”

這…

滿寵與趙融互相看看,似乎…冇他們的訊息啊。

荀彧猛地又想到了什麼。

——“快,快扶我去尚書檯,快請…請蔡琰姑娘一併前來,得…得為這群太學生向陛下請賞!”

——“還有,速速…速速急報報往官渡,讓曹司空,讓陸司徒放心、安心!”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