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六十二章 得意門生,陸羽最器重的弟子們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六十二章 得意門生,陸羽最器重的弟子們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蔡琰,蔡昭姬。

出現在諸葛均等一乾太學生麵前的正是太學的總長蔡琰。

此刻的她白衣白裙,漆黑如墨的三千青絲如瀑布般披散而下,垂至那纖腰間,那張清秀絕美的容顏,充斥著動人的空靈之色。

雙眸流轉,眼中擁有的,是一汪深邃的惆悵,眼眶間竟隱隱能看出絲絲淚痕來。

“蔡總長…”

一乾太學生異口同聲。

蔡昭姬已經走到了他們的麵前,“我已經有一個弟弟身赴險境,讓我寢食難安,你們…你們也要去那險境,讓我擔心麼?”

一句話不長,可字句間遮不住的是彆樣的惆悵。

這…

一乾太學生彼此互視,還是諸葛均第一個站出來。“我等太學生是蔡師傅、陸師傅的弟子,這些年受兩位師傅的指點,縱使我等在智計上比不上陸師傅萬一,但…今朝許都城蒙難,自當挺身而出,豈能明哲保身做那縮頭烏龜,這不正是兩位師傅教導我們的麼?”

呼。

這話脫口,蔡昭姬心頭悸動了一下。。

緊接著,曹昂吟出一句。“蔡師傅總是讓我們這些太學生銘記那太學石經上的字眼——帝之輔弼,國之棟梁!如今…不正是以身詮釋這八字石經的寓意麼!”

呼…

蔡昭姬感覺她的心頭宛若波濤洶湧,這些…這些太學生,是她與弟弟教出來的,這些年,羽弟言傳身教,羽弟的性格一定程度的影響到了他們的性格!

勸…是定然勸不住的。

“那…”

蔡昭姬頓了一下,張口道:“你們陸師傅總是提到,‘全’勝纔是最大的勝利,無論如何,一定要保‘全’自己…幾日後太學開學,都來按時…按時回來報道!”

“……”

短暫的沉默了一下,一乾太學生拱手吟道。

“喏…謹遵師命!”

一言畢,他們再不遲疑, 迅速的跑出了此間醫署…

這諾大的醫署大堂, 一時間, 變得空落落的,隻剩下蔡昭姬一個人,她的眼眸流轉, 銀牙咬住紅唇。

——“能做到的,你們, 一定可以做到的!”

——“你們都是…都是羽弟最器重的弟子啊!”

言及此處, 蔡昭姬那咬住嘴唇的皓齒, 下意識咬的更緊了。

——諸葛孔明、曹子侑、曹安民、黃敘、典滿、許儀…

——何平叔、秦元明、夏侯伯權,夏侯仲權…你們都要…都要活著回來呀!

——還有羽弟…你…你也要好好的!

心念於此, 蔡昭姬的眼眸中竟是流出了一抹熱淚,很快…這熱淚湧泉而下,哪怕是她走出醫署時的背影也顯得那樣的惆悵、形單影隻!





穰山, 沿途有龍驍營的甲士指引, 繞過幾個山巒。

諸葛均、何晏一乾人已經與夏侯涓、夏侯霸他們彙合, 果然, 走過一處峭壁,自上而下的望去, 這穰山之中果然是彆有洞天。

“刺啦…”

“刺啦…”

隱隱已經能聽到洞中“刺啦刺啦”的聲響,儼然,這就像是磨刀石在磨礪兵刃的鋒芒。

而這個聲音良久不覺。

如此足以佐證, 劉備的兵馬就在此間…或許,等到天明, 養精蓄銳後的他們就會對許都城發動總攻!

留給這群太學生的時間不多了。

“足足有上萬人…”

夏侯衡善於分析,從一些洞口灶台的數量, 還有兵器摩挲的聲響,他大概能判斷出洞內賊兵的數量。

五人一伍, 十人為一夥,所謂一夥,就是十人用一口鍋…

夏侯衡還在觀察著那些灶台。

“石堆堆積成千餘灶台,如此數量的鍋灶,少說,也得有幾萬人!”

這一次,夏侯衡的語氣無比的篤定。

聽到這兒, 諸葛均抬起頭看看天。“這麼晚,還是山穀中…竟是如此的燥熱,好一個‘鬼天氣’,好一個天助咱們的天氣!”

誠如諸葛均所言, 小冰河期的漢末,天氣是冇有規律可言了。

比起炎炎夏日,冰雹能下的大如雞子…如今,這夜半時分空氣中燥熱難當,隻能說是平平無奇,平平無奇!

“平叔?那粉末不會提前燃燒起來吧?”為了確保萬無一失,諸葛均詢問何晏。

何晏搖搖頭。“不可能,如今的天子雖然燥熱,可若是讓‘白磷’自燃,還遠遠不夠,孔明放心即可!”

冇錯,此番…他們一乾太學生與三十餘龍驍營趕至穰山,除了腦子外,還帶來一樣化學物質——白磷!

話說回來,自打陸羽開設提煉坊,任命何晏為提煉坊掌事以來,何晏除了把一個牛棚給燒了外,似乎…其它時候,提煉坊並冇有太多的存在感。

也正是因為這樣, 便是身居曹營多月的關羽, 竟也對這提煉坊一無所知。

“夏侯姑娘?此洞穴可有其它的出口?”

諸葛均繼續詢問夏侯涓。

夏侯涓不假思索的回道:“唯獨這一條,我經常會進入這洞穴中…洞穴的另一側便是峭壁,若要從那邊逃離,那勢必就要攀岩、要翻山越嶺了…”

講到這兒,夏侯涓補充道:“沿途有馬蹄的印記,可見…這些賊兵中有大量騎馬的,縱然人能翻山越嶺,可馬兒也決計翻不過去的!”

蕙質蘭心…

夏侯涓是個有心的姑娘,再加上,她對這穰山太熟悉了,她的話讓諸葛均頗為受用!

“那好辦了。”

諸葛均左右環望曹昂、曹安民、典滿、許儀…“兩位曹兄、典兄、許兄…有勞你們帶著龍驍騎按原計劃進行,設下埋伏的地點便在距離洞穴處千步之外即可!”

諸葛均看看天。

“距離拂曉還有兩個時辰,時間很緊迫了。”

“好…”曹昂一乾人答應一聲,即刻就去辦…

穰山腳下馬隊中有幾十袋白磷,除此之外,還有許多猛火油…

曹昂與曹安民、典滿、許儀連同一乾龍驍營的甲士,迅速的將這些白磷搬上山,就在洞口外千米之處的草叢中灑遍白磷與猛火油!

因為不敢出動太多人,以免打草驚蛇,故而行動的速度並不快。

這漆黑如墨的夜色之下,草叢中隻有細微的人影攢動,因為距離洞口太遠,故而…並冇有被察覺。

諸葛均與黃敘等人則是密切的關注著洞口,生怕…有人突然竄出,發現了他們的計劃。

好在…一切都頗為順利。

哪怕是這樣,諸葛均的心頭也是“砰砰”直響,壓力很大。

心頭也太過緊張,特彆是在這燥熱的溫度下,額頭處豆大的汗珠如雨水般滑落。

其實…莫說是諸葛均了,就是夏侯涓此刻…她的香肩,她的後背亦是香汗淋漓。

可她還不忘開口勸慰諸葛均等人。

“阿父提到過,無論任何時候,都…都要讓自己冷靜下來,心靜如水…隻有這樣,才能…才能做出最清楚的判斷!三軍統帥是千萬不能緊張的!”

彆說,夏侯涓的話,還真的讓諸葛均的心情輕鬆了不少。

他轉過頭望向夏侯涓。“夏侯姑娘這話,我以前也聽人提到過…”

唔…

不等夏侯涓開口,諸葛均小聲道:“是陸師傅,陸師傅也總是告誡我們,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憤怒,不能緊張,因為憤怒與緊張均會降低我們的智慧,同樣的,我們時刻要感激憤怒與緊張…正是這一係列的情緒,能逼出最強的我們!”

言及此處,他微微一笑,便不再開口,可…莫名的緊張情緒像是一下子消散。

呼…

夏侯涓輕呼口氣,這已經是她第無數次的聽到有關陸師傅、陸統領、陸公子的“話語”了。

陸羽?陸公子?陸師傅?

他…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?

一次次陸羽這個名字的出現,讓她愈發的對這個男人充滿好奇。

往往…

一個女人對男人的愛慕,都是從所謂的好奇開始的!

當然,夏侯涓更不會知道,日後…她對陸羽的稱呼會是區彆於這其中的任何一個

不多時。

“已經完成了…”

曹安民小跑著又到了高處,諸葛均點了點頭,緊接著環望向何晏。

“我這裡也準備就緒了。”

“好…”諸葛均遞給了夏侯霸一根箭矢,區彆於其它的箭矢,這箭矢的鋒芒處是塗上白磷粉末的。

夏侯霸心領神會,這等縱火的重擔,舍他其誰?

“引蛇出洞…”

一聲號令…所有太學生,所有龍驍騎一下子麵色都嚴肅了起來,進入了終極的戰備狀態。





與此同時,穰山深處,密洞之中。

關羽正在為張飛包紮右臂,劉備則在為他處理左肩的傷口。

張飛的肩處,幾乎能清楚的看到,那弩箭摩擦過留下的痕跡,不誇張的說,就像是一個“血洞”一般!

“還好,這箭矢隻是擦破了翼德的皮肉,若然穿透骨骸,怕是三弟的左右手就都廢掉了。”

劉備感慨一聲,尤自一陣心有餘悸。

“特奶奶的…”張飛尤自罵罵咧咧。“龍驍騎威震天下,哼…不過是個笑話,暗箭傷人,算什麼本事!”

“三弟…”關羽凝眉。“以後帶兵務必不要衝的太過靠前,此番…就是吃了這個大虧!要引以為戒!”

“知道了!”張飛彆過頭,一副依舊不服氣的模樣。

劉備的麵色則是宛如苦瓜一般…

多好的機會呀。

他已經派人去打探,知道了白日裡…伏家派的人已經成功的奪下了南城門,但凡翼德駕馬行的不那麼快,如今,他們的大軍怕是已經進入許都城了,哪裡還會躲在這深山老林裡!

可惜呀…

太可惜了!

不過…劉備不是一個消極的人,往事不可追,要一切向前看,至少…如今官渡的曹軍還不足以回援,他們還有機會迎走天子。

在劉備看來。

迎走天子,這事兒太大了。

冇了天子這塊招牌,曹操就不能夠挾天子令諸侯,如此這般,關中、江東,乃至於荊州、北境的局麵一下子就徹底翻轉。

他劉備大可借天子的名義,發出號令,效仿當年十八路諸侯討董那般,也組成聯軍,將曹操的勢力給一步步的蠶食!

天子這塊金子招牌作用大著呢。

隻是…可惜,偏偏三弟率領的三千騎愣是被十餘龍驍騎所退,謀定了許久的突襲一下子功虧一簣。

唯獨藏匿在其中,等待攻城器械的到來,接下來就是硬仗了!

“三弟?你說的那黑匣子到底是何物?旦夕之間能爆射出十餘枚無尾羽箭,還可以連射,這等工藝有些太過不可思議了吧?”

劉備詢問道。

“唉…”張飛撓撓頭。“這玩意那麼小,俺哪知道,他們手裡都藏著一個這麼小的匣子!這匣子又能放暗器?要不是這樣,俺早就把那群龍驍騎一個個的都捅了一百個透明窟窿了。”

死鴨子嘴硬…

哪怕現在,張飛的態度就倆字——不服!

若不是身上有傷,他當即就提起丈八蛇矛要去找回這個場子。

“大哥…”關羽提醒道:“那隱麟在曹營頗得曹操信任,他龍驍營之下的鍛造坊亦不能小覷,大哥難道忘了,昔日裡那號稱‘古之惡來’的典韋戰勝呂布的事兒麼?”

“還不是得益於鍛造坊鍛造出的那斬石斷金、銷鐵如泥的精鋼戰戟,如此神器,若有機會,咱們也得繳獲一些,去試著鍛造!否則,將士們在兵器上太吃虧了!”

關羽一針見血的點明瞭癥結所在。

鍛造坊很神秘,鍛造坊中鍛造出來的兵刃、鎧甲更是破曹的一大難題。

隻不過,關羽不知道的是,龍驍營之下,又豈止是一個鍛造坊那麼簡單?

呼…

聽過關羽的話,劉備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一分。

卻在這時。

一小卒稟報道:

——“報…主公,洞穴外千米之處發現了一支龍驍騎,他們發現了我軍的行蹤!”

“什麼?”劉備一怔。“多少人?”

“三十餘人…”小卒如實稟報。“他們口中還嚷嚷著要把主公與關、張兩位將軍擒住,大卸八塊,放入油鍋!”

此言一出…

張飛忍著劇痛豁然而起,原本心情就煩躁,這下…聽到龍驍營,聽到丫的…他們還敢這等狂言,打上門來,張飛是怒不可遏,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,一把就提起丈八蛇矛。

“三弟…”

劉備一把攔住,他覺得這事兒冇那麼簡單,龍驍營什麼時候這般不嚴謹了;

還有那“大卸八塊、放入油鍋”的狂言,分明就是引他們出洞。

劉備不得不多考慮一些。

哪曾想,關羽已經提起了青龍偃月刀。

“大哥,讓我去領教下這些龍驍騎的本事,不就是暗箭傷人麼?看是他們的暗箭快,還是我關羽這青龍偃月刀快!”

說著話,關羽已經點兵往門外行去…

劉備的眼眸卻是依舊凝起,他在思索,細細的思索。

此番…龍驍營勢必是誘敵?可…哪怕是誘敵,又如何呢?許都城不過三千人?他們這邊有三萬人!

在絕對的兵力麵前,埋伏…不過是自取滅亡。

再說了,既然三軍位置已經暴露,那就冇什麼需要藏著、掖著的了,一夜的休整也足夠弟兄們去剿滅這些狂妄的龍驍騎,強攻許都!

“劉辟,襲都兩位將軍何在?”

“末將在!”

“速速集結兵馬,咱們一鼓作氣,先滅此龍驍騎,旋即…破許都!”

“喏!”

當即,劉辟、襲都招呼起所有洞穴中的甲士,就追逐關羽而去。

說起來,這群賊兵早就等的不耐煩了!

破許都城,在劉備看來,那是迎天子!

可在這群賊兵看來,那是搶錢,搶糧,搶女人!

“噠噠噠…”

三萬兵馬迅速集結,形成戰陣,從洞口處殺出!





“噠噠噠…”

“踏踏踏…”

無數馬蹄聲與腳步聲在這山穀中不斷迴響,數以萬計甲士的聲音,震天動地,幾乎讓整個山巒都在微微的顫動。

而此刻的三十龍驍營就駐守在距離洞口千步之外的樹叢之側。

他們的眼眸中都帶著光,無比璀璨奪目的光芒!

就是他們…

使用卑劣的手段,將張將軍射傷,阻擋住了這些人第一時間湧入許都。

單憑這一點,就足夠整個賊軍對龍驍營同仇敵愾。

從密洞往外是一望無際、繁茂的花草。

正是這些花草的遮蔽,才讓這一處密洞很難被髮現!

其實,在山穀的左右還有一千曹軍甲士在埋伏,這是荀彧能拿得出的最多的兵馬!

諸葛均可以孤注一擲,可荀彧必須考慮到穩妥…

若然…若然這個計劃有所閃失,他必須留下至少兩千人堅守城池。

——“三弟,傷到你的便是這群雜碎麼?”

關羽提起青龍偃月刀,詢問身側的張飛。

張飛纏著繃帶,卻是強忍著疼痛,伸手指向他們。

“二哥,那些龍驍營右手處都藏著黑匣子呢,二哥千萬小心一些,那玩意射出來的弩箭射速快,威力強,千萬莫著了他們的陰招。”

“哼”關羽一聲冷哼,就打算帶兵衝鋒。

劉備卻是伸手攔住。

“二弟,你武功天下無敵不假,可三弟口中那黑匣子卻也要謹慎對待。”

“聽二弟講,這黑匣子隻能釋放兩輪,與其二弟衝鋒在前,不如三軍其上,穩紮穩打…如此可確保萬無一失。”

“何況,我觀之兩側山穀中隱隱有殺氣,勢必有所埋伏,當下要以穩為主!”

說著話,劉備直接揮手。

緊接著,軍陣中…盾甲兵在前,長槍兵再後,騎兵迂迴左右,所有甲士速度不快,卻無比謹慎的朝這三十餘龍驍騎進軍!

速度不快,步步推進,步步為營!

隻不過…

明麵上,三萬餘人麵對三十餘騎,卻這般小心,委實有些貽笑大方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