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五十九章 退敵者,乃太學生諸葛孔明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五十九章 退敵者,乃太學生諸葛孔明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踏踏…”

沉重的腳步聲自牢獄中響起。

“咚咚…”

枷鎖與鐐銬與地麵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。

一名中年男子緩緩而行,他旳影子被夕陽拉的好長,顯得孤獨、從容、又坦蕩!

除了田豐外?還會是何人呢?

走出牢籠,步入了一處牢獄大門處,他環望了眼隻剩下廖廖幾人駐守的牢獄,田豐知道,這裡留守的人越少,越是能證明袁紹在前線敗的慘烈程度!

他抬起頭望向這黃昏色的天。

“唉…”的一聲長歎,口中朗聲道:“隱麟助曹,不助袁…緣何,隱麟助曹,不助袁!”

言及此處,他伸出左手,押獄恭敬的遞上了鐵劍。

“嗖…”的一聲,田豐拔出鐵劍…就打算自刎!

哪曾想,就在這時…

“田彆駕,且慢…”

一道聲音從牢獄中傳出。

眾人下意識的尋聲望去,卻見得十餘名黑衣男子從中殺出,他們配合默契,頃刻間就製服了此間的守軍。

而從當中快步走出一人,卻不是司馬仲達,還能有誰?

“田彆駕,奉我家陸公子之命,在下來救你出鄴城!”

“你…”

田豐低頭,卻見得這男子身邊許遠也在。

咳咳…

此刻的許遠咳出一聲,“彆駕,良禽擇木而棲…他們是…是龍驍營統領陸公子派來的人!特地來救你、我家門!”

許遠的話音剛落…

司馬懿繼續開口:“彆駕放心,與許氏一族的族人一樣,整個田氏一族的族人均已經被順利轉移,陸公子屢次提及,田元皓直言敢諫,智謀勝他十倍…今日,我等冒險請田彆駕赴中原,匡扶明主!”

呼…

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田豐一驚。

說起來,他不是一根筋的人,昔日…他曾擔任過冀州牧韓馥的首席謀主,可為了家族的發展,他悍然投奔了袁紹這邊,這一次…又要投曹麼?

“龍驍營統領?陸公子?你說的是隱麟嗎?”田豐反問。

“正是。”司馬懿如實道。

“哈哈哈…”田豐笑出聲來。“隱麟這是繆讚哪,我田豐這點微末的伎倆如何能與他相提並論,隱麟能救我家族,我田豐這邊感激涕零,可…我昔日背棄韓馥投奔袁紹,今日若是再背棄袁紹投奔曹操,那豈不是成了朝秦暮楚的小人?哈哈…”

說著話,田豐吟出最後一句。

“主庸臣佞,難逃一敗!我該死…”

言及此處,田豐就打算拿刀抹去自己的脖子,哪曾想,司馬懿已經靠近,二話不說…直接伸手一掌披在了田豐的後腦勺上。

陸羽有過交代,依著田豐的性子勢必不降,不用勸,直接打蒙了帶走就是!

“啊…”

田豐驚呼一聲,暈倒…

司馬懿則一把將他扶住,就打算離去,卻正看到左右的押獄。

也就七、八個人…

哪怕是,司馬懿知曉…大多數的兵馬都去前線支援袁紹,可整個鄴城的牢獄就留下這麼幾個人,這依舊是大出他的意料。

司馬懿正打算下令。

這些押獄卻均是開口道:“公子?可否引薦我等去投隱麟?”

儼然…

如今的局勢下,強弱一目瞭然,曹操這團火已經呈燎原之勢,而袁紹這邊是狂瀾既倒,大廈將傾!

不誇張的說,許多北境的軍民早就生出投奔曹操的心思了,隻是苦於無門罷了。

“馬斯,他們…”

許遠儼然有些顧慮…

司馬懿卻是一伸手。“他們的眼神騙不了我。”

陸羽善於攻心術,司馬懿的攻心術其實…也不弱於陸羽,從這些押獄的眼神中,司馬懿能看出他們是真心實意的相投。

“這樣,我給你們兩個選擇…”司馬懿開口道:“其一,跟我們走,逃出鄴城,遠離這是非之地,如此,可保你們周全!其二,我會把你們擊暈,然後留下來,將這裡的情報報送到中原,報送到龍驍營,如此這般,你們便立下了大功,日後封妻廕子…自是不再話下。”

這…

“咕咚”一聲,這些押獄下意識的嚥下一口口水,旋即彼此互視。

“第二條!”

不知是誰吟出這麼一句,緊隨而至,無數人均吟出這麼一句。

司馬懿走到他們的麵前,拍拍他們的肩膀。

“好樣的,從現在起,你們便是龍驍營的一員…”

言及此處…司馬懿當即下令。

“咚”的一聲,每個人的後腦勺均被猛地砸下,旋即一個個暈倒在地…

看著這些橫七豎八倒下的押獄,司馬懿撥出一口氣。

他感覺,距離…陸總長交代的任務…

——那在鄴城建立起一個敵後的“地下根據地”,將此間情報無限的報送回去,又近了一步!

臥底…

或許,他…天生就是個臥底。

“按照第一套方案,撤…”

司馬懿一聲令下。

當即,無數人有組織的從地道撤離!





許都城,南城門。

十九名騎士嚴陣以待,直麵…衝殺而來的三千敵騎。

“諸葛公子?我們…”

有龍驍營甲士急問道,可不等他開口,諸葛均搶先道:“都檢查下‘諸葛神弩’中那無尾弩箭是否還充足!”

這…

這下,所有龍驍營騎士才意識到,這位名喚“孔明”的公子是打算讓他們用“諸葛神弩”退敵。

可…如今的“諸葛神弩”隻能釋放出三十二支弩箭,兩輪齊射…對方可是數千人…

一些龍驍騎正想發問。

諸葛均已經伸手指向麵前距離他們不足千步的賊騎。

“師傅說過,劉備的三弟張飛張翼德渾身漆黑如墨,脾氣火爆,料想…賊兵中當先衝來者必是此人!”諸葛均語氣凝重。“我遙遙觀之,這群賊兵紀律渙散,隻要擒賊擒王,先射殺了這張翼德,敵軍必退!”

呼…

這話脫口,十八名龍驍騎眉頭一凜,下意識的,他們覺得諸葛均這個想法太過理想化了。

可…當賊騎越來越近時。

他們都注意到,賊兵中那黑將軍一馬當先,甩開身後的一乾騎士一大截。

儼然,就如“諸葛公子”方纔提到的那“莽撞”性格一模一樣。

這是機會呀!

這是一擊必殺的天賜良機!

“謹遵諸葛公子吩咐!”

十八名龍驍騎齊呼一聲,一時間,大傢夥兒都覺得這位“諸葛公子”突然就靠譜了不少,不愧是陸統領的關門弟子!

——“哇呀呀呀…”

此刻,張飛的咆哮聲已經傳來,他一手趨馳戰馬疾馳向前,一手緊緊的握住丈八蛇矛,儼然…麵前的十餘騎在他看來,不過是蝦兵蟹將,一觸即潰!

他有這個自信!

張飛口中還不斷的嚷嚷著:“吃你張爺爺一矛!”

身先士卒,張飛雖是一人一騎…

可馬蹄聲踩踏,愣是踩踏出了萬人齊衝的氣勢。

“三百五十步…”諸葛均輕吟一聲。

所有龍驍騎做好準備。

他們手中的“諸葛神弩”隱藏在馬的鬃毛之下,他們擔心太早的暴露…會讓這“黑將軍”有所防備,而錯過致命一擊!

“三百步!”

“兩百步!”

諸葛均繼續提醒。

諸葛神弩在五十步以內時是威力最大的,且精鋼鍛造的無尾弩箭幾乎可以洞穿一切鐵質鎧甲!

不過,這麼近的距離…

危險程度也大大的增加。

昔日,關羽短暫投身曹營的時候,可是提到過,他那三弟張飛…於萬軍叢中取上將首級猶如探囊取物!

巨大的風險中,往往伴隨著一觸而逝的機會。

“一百五十步,上弩!”

諸葛均算準距離,一聲吆喝…

龍驍騎軍紀嚴明,頃刻間,以諸葛均為中心,所有人抬起臂膀,將手中的戰戟置於一旁,旋即抽出諸葛神弩,動作整齊劃一,宛若一個人一樣。

之後…

右臂伸開,眉心、手臂、拳頭…三位一體,宛若一條筆直的線!

與此同時,一枚長八寸,前為圓柱,後為尖錐,冇有尾羽的細小弩箭頃刻間拔出…這正是後世鼎鼎大名的“唐門暗器”——諸葛神弩!

“射…”

諸葛均不敢大意,在張飛距離他們還有七十步左右已經下令。

——“嗖嗖嗖嗖…”

機簧爆鳴之聲不絕於耳…

區彆於一般的墨家“機括類”暗器中使用的無聲機簧,這樣更隱秘,更容易創傷敵人,但威力無疑要小上許多。

可以說,諸葛神弩是彆具一格,為了追求威力,索性任由其聲音轟鳴!

十九騎,十九套“諸葛神弩”,每一枚諸葛神弩中,十六根精鋼鍛造的無尾弩箭爆射而出,猶如破曉的光一般,射速飛快。

隻刹那之間…就宛若漫天的飛蝗一般爆湧向張飛這邊!



這…

感受到這漫天爆射而來的“弩箭”。

張飛先是一驚,得虧他經曆過太多的戰場,戰鬥經驗不可謂不豐富,見到對方的動作時,已經有所察覺。

當聞聽到“爆裂”一般的恐怖聲響,急忙勒停戰馬,拉開距離。

甚至他本人也翻身下來,讓馬兒抵擋第一輪的箭矢。

究是如此,猶如“飛蝗”一般的弩箭,依舊有兩枚刺入了他的肩部,他能感受到,這幾乎是貼著他的肩膀處的骨骸劃過,鮮血飛灑,錐心一般的痛感席捲而來!

但張飛竟然是完全強忍住。

他下意識的望向自己的肩部,卻見得血液中有些黝黑,這是中毒的征兆。

“李奶奶的…暗箭傷人也就罷了,竟敢下毒?”

——得得得…

就在這時,張飛身前的戰馬一聲嘶鳴,繼而雙腿抬起,彷彿用儘了最後一分力氣,最後“咚、咚…”的聲響落下,它竟是橫著倒了過去。

張飛看的清楚,戰馬的脖頸處、四肢處…被弩箭無情的洞穿。

好大的威力啊!

更可怕的是,這些弩箭宛若可以連射一般,頃刻間,又是一陣爆射而來…

這次,張飛不敢拖大,趴下身子…

幾乎將腦袋埋入地底!

哪怕是這樣…

這次右臂也被一枚弩箭洞穿…涼颼颼的感覺蔓延開來,是涼風襲入了身體…讓張飛渾身就是一陣酥麻!

“張將軍…”

就在這時,一乾騎兵已經追上張飛的腳步。

其實…在第一輪弩箭射落後,他們就趕來了,隻是第一批試圖救援張飛的,頃刻間就被第二輪無尾弩箭射成了篩子。

不少騎士胸口處被洞穿,就這麼一瞬間丟掉了性命!

這莫名其妙的弩箭,太過恐怖!

這些賊兵不敢拖大…

扶起張飛就往後跑,生怕再度落入了那“恐怖”的弩箭之中,鬼知道,這十餘騎還能射出多少箭!

拉開了一定的距離…

呼…呼…

急喘中的張飛朝諸葛均大喊。

“你這小子,竟是不講武德,暗箭傷人算什麼本事?”

“哼…”諸葛均冷哼一聲:“偷襲就算本事了?嗬,張翼德,我實話告訴你,你的偷襲我家公子早已識破,城樓上三千枚‘神弩’就等著你們自投羅網呢?”

“老子宰了你…”張飛怒目圓瞪,他想再度提起丈八蛇矛,捅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一百個透明窟窿!

哪曾想,身旁的騎士已經將他扶上戰馬,一行人竟是撤離了!

冇錯…

撤離了!

與其說是撤離,不如說是害怕了!

這些騎兵本就是黃巾賊…冇有什麼軍紀可言,他們的將軍張飛又如此狼狽,此番…再聽到那三千枚弩箭…誰還敢向前?

劫天子,是為了劉備…可特喵的,命是自己的呀!

“撤…”

“撤…”

頃刻間,三千賊兵調轉馬頭,甚至都顧不上去救援倒地不起的那些戰友,一個個倉皇逃竄。

哪怕是逃…

可張飛的肩部與胳膊處尤自不斷的流出鮮血,那是淬著綠色毒素的血液…儼然,他中的毒可不輕。

見他們退去,諸葛均心頭尤自一陣悸動,額頭處那豆大的汗珠如雨水一般的潸然滑落。

“呼…呼…”

他不斷的長呼著大氣,唯獨他最是清楚,諸葛神弩就那麼兩輪…若是…若是冇有唬住敵軍,那麼…那麼…

“諸葛公子,先退回城內吧!”

龍驍營的甲士提醒道…

諸葛均點了點頭。

“回…回城。”

這一刻,他渾身都在顫抖,鬼知道…他方纔是用了多大的勇氣,才能指揮若定,才能氣場十足,他感覺…他後半輩子的勇氣,今兒個全用了!





許都城,城樓上的趙融無比驚愕的看到了這一幕!

原本…

他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,若然…若然許都城破,最起碼,他必須保住荀令君,必須讓曹司空的家小撤出此間!

甚至…他都顧不上派兵去平定城門處的叛亂,時間根本來不及了!

可現在…

局勢一下子翻轉了,就在城樓下…十餘龍驍騎竟是退了數千敵軍,此間,為他爭取到的時間,足夠平息南城門的叛亂!

這就是全新的故事了。

“無需撤離重要人員了,即刻…即刻率兩千官兵平複南城門的叛亂!關閉城門!”

“喏!”

趙融一聲吩咐…

有甲士領命就去通傳。

一旁還有甲士連連感慨道:“不愧是龍驍營…十餘騎立於南城門下,便威懾住了賊兵的千軍萬馬,委實讓人驚駭。”

是啊…

趙融也覺得很驚駭,不過,現在不是驚駭的時候。

荀令君還不知生死,急報中…張飛率領的也不過是三千先鋒軍,後麵還有劉備的將近三萬兵馬!

哪怕是…叛亂平息!

可三千守軍能抵擋得住三萬兵馬的攻城麼?

趙融的麵色依舊很不好看…

就在這時。

——“報,將軍…荀令君醒了!”

——“醫署的張仲景與民間神醫華佗聯手,救活了荀令君…如今,荀令君已經醒了!”

聽到這個訊息…

“好!”

趙融驚呼一聲。“快,前麵領路,帶我去見荀令君…”

說到底,他趙融就是個普通的守城將軍,荀令君纔是此間許都城的倚仗啊…

——“報…探馬探明,方纔領龍驍騎退敵的乃是太學生諸葛亮!”

又一名甲士稟報道!

呼…

諸葛亮?

趙融眼眸一凝,提及太學生,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…那不就是陸司徒的弟子麼?

那就怪不得了…

龍驍營,諸葛亮…如果是陸司徒的弟子,那就怪不得了!

保不齊,這還是陸司徒提前算到的…

對這些身為太學生的弟子以及留守的龍驍騎有所交代…

莫名的,想到這麼一條,讓趙融的那緊張的心情緩和了不少。

“快…傳這個諸葛亮,讓他…讓他也去醫署,去麵見荀令君!”

當然得麵見荀令君了。

其實,諸葛均方纔退敵時,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!

他謊稱陸羽算到了劉備的突襲,這點冇問題!可千不該萬不該,不應該提及許都城南城門上三千“神弩”蓄勢待發…

這就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了!

真有這三千神弩?怎麼可能坦白告知呢!

這就像是長阪坡的張翼德,他喝退曹軍後…若是不拆橋,那依著曹操的生性多疑,還真未必敢過橋,可若是一拆毀這橋,那無疑…就表明瞭巨大的心虛!

張飛好忽悠!

可劉備何其敏銳?

不說這麼一句,他還真未必敢繼續前來攻許都城,可這麼一說,他那將近三萬大軍…怕就很快要兵臨城下了!

——“速速派人去四處探查…務必探明賊兵的位置!”

——“所有汝南通往許多城的小道、山道都要探!”

——“快…要快!”

趙融一邊往醫署跑,一邊不忘吩咐身旁的甲士。

整個一副如臨大敵,間不容髮的模樣!

誠如他的表情一般…

張飛的先鋒軍不過是開胃小菜,劉備的大軍還在後頭呢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