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待敵至我身後,再來稟報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五十一章 待敵至我身後,再來稟報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“將軍,將軍…敵軍這陣,我等無法闖過。”

狼狽逃竄回來旳袁軍將士,一個個灰頭土臉。

先鋒隊伍共計殺入這八門金鎖陣兩千人,能逃回者不足五百,且一個個極是狼狽,而這也重挫了袁軍的士氣。

“這…”

高覽望向張郃,眼神中儘顯錯愕之色。

張郃的麵色也不好看。

他在觀察,仔細的觀察對方這八門金鎖陣的變化。

“不對呀,按照兵書上說的,‘天輔’、‘甲戌己’、‘四宮’是生門,從生門入陣眼玄武,便可破陣!可…可為何,這‘天輔’變幻為‘八宮’,‘甲戌己’變換為‘丁星奇’,‘四宮’轉為‘天任’!這…這不是玄武,這是‘九天’位,這是開門…入開門則死啊!”

張郃的表情無比驚愕,言語間竟有些驚恐,有些擔憂!

“八門金鎖陣”是春秋時期鬼穀子所創。

很多兵書上也會有所記載,可這些記載無外乎是淺顯的,比如,隻是單純闡述此陣形成的原理。

——奇門遁甲中的八門方位、星像、地形等等。

可這“八門金鎖”經過數百年的變化,早就去汙存清,去偽存真。

就連諸葛亮創造出的那赫赫有名的八卦陣,也是以此為基礎,增添了無數變幻!若是按照書本中的介紹,勢必要吃大虧!

再說張郃,他行軍打仗是內行,可於這道家陣法,卻是一知半解。

…知其然,卻未必知其所以然…

在他的潛意識裡,會下意識的將“生門”與陣眼處的“玄武”聯絡在一起。

將“傷門”與陣眼處的“白虎”聯絡在一起…

將“死門”與陣眼處的“騰蛇”聯絡在一起。

理論上,是從生門、景門、開門而入則吉;

從傷門、驚門、休門而入則傷;

從杜門、死門而入則亡。

但實際的破陣中,八門金鎖陣是始終在變化的,是順時針、逆時針不斷旋轉的, 這也恰恰是徐庶教給曹仁的。

“再破, 這次…分彆從景門、開門而入!遇傷門、驚門、休門而退!遇到杜門、死門則戰!”

張郃再度下令。

時間緊迫, 間不容髮,留給他的時間真的不多了。

而此刻。

官渡寨樓上,一乾曹營謀士遙遙觀戰。

一乾武將則是嚴陣以待…表情肅然。

特彆是夏侯惇、曹洪, 他們的雙手緊緊的握住兵刃,時刻準備發出號令, 率軍迎敵。

在他們看來。

若是這“八門金鎖陣”被破, 接下來…就輪到最慘烈的攻防戰, 他們勢必要用血肉之軀抵擋住袁軍那洶湧的攻勢!

當然…

區區一門陣法就能頂住數十萬的袁軍?無論怎麼看…似乎都不可能。

隻不過…

“哈哈哈哈…”官渡寨樓上的賈詡一邊笑,一邊點動他那木權杖, 他從小修習道家經典,於這鬼穀一派的“八門金鎖陣”自是毫不陌生。

所謂外行看熱鬨,內行看門道。

賈詡是完全看懂了這其中的門道!

他忍不住朗聲道:

“錯了, 袁軍完全走錯了, 徐元直助曹子孝佈下的這八門金鎖陣遠比想象中的要凶險許多!袁軍中能破此陣者, 不存在的!”

賈詡這話有些拖大了。

其實, 袁營中真有一人能破,乃是矢誌於北, 儘忠於國的——沮授!

隻不過,此時的他已經被袁紹棄用!

“賈先生?你何出此言哪?”曹洪撓撓頭,連忙問道:“這一陣, 張郃派兩隊騎兵去破陣,他們分彆從景門、開門而入, 眼看著就要到‘太陰’、‘九天’兩處陣眼!此陣要破了呀!”

言及此處。

曹洪的樣子看起來有些緊張,心情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兒!

的確, 肉眼可見。

這兩隊袁軍騎士已經殺入八門金鎖陣陣眼的位置。

而一些兵法中有記載,八門者——休、生、傷、杜、景、死、驚、開!

八門對應的陣眼則是——“九地”、“玄武”、“白虎”、“**”、“太陰”、‘騰蛇’、‘直符’、‘九天’!

隻要從其中一門入, 抵達對應的陣眼位置,八門金鎖陣便破。

曹洪站在高處看的真切,儼然,袁軍的這兩支騎兵隊伍…距離景門與開門對應的“太陰”、“九天”陣眼已經很近了。

隻是…

曹洪哪裡知道,所謂——差之毫厘,謬以千裡!

“哈哈哈…”賈詡一捋鬍鬚。“子廉將軍莫慌,在你眼中, 袁軍的兩隊騎兵正在無限接近於‘太陰’、‘九天’兩處陣眼,可實際上,他們入陣時,因為陣型的變化, 他們入得已經不是‘景、開’二門!”

“錯了,大錯特錯了!如此這般,走到最後,他們也隻剩下一條路,一個門——死門!而死門對應的騰蛇也將最終吞噬他們。”

講到這兒,賈詡忍不住感慨道:“精妙啊,想不到…徐元直的佈陣,子孝將軍的執行如此天衣無縫,有這一對組合,於曹營而言實在是太奢侈了。”

不怪賈詡如此感歎。

曹仁在古籍文獻中被稱作“天人將軍”,徐庶在一係列的野史雜記中被稱為“盾將”。

若論進攻,這一對組合或許也就是平平無奇,可若是論防守,他們二人珠聯璧合…莫說是張郃、高覽,就是升級版的孫策、呂布也未必能占到絲毫的便宜。

“走了…”想到這兒,賈詡伸了個懶腰,“按照袁軍這個進度, 一次次的試著破陣, 怕是今夜,這八門金鎖陣他們是破不了了?”

講到這兒,賈詡提醒曹洪:“子廉將軍,讓官渡駐守的這十萬將士們都休息下吧,怕是袁軍要在這八門金鎖陣中困上半宿了,八門金鎖,變幻莫測…變幻莫測呀!”

言及此處,賈詡轉過身大步離去。

似乎…這前線的戰場,他已經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!

隻是…

“嗬嗬…”賈詡這麼一說,曹洪也就這麼一樂,他纔不敢撤下這十萬甲士呢!

若是曹仁的十萬兵被破,他就是最後的倚仗,今夜乾係重大,不成功就成仁!

半個時辰!

一個時辰!

袁軍破陣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一個時辰!

官渡城寨中…緊張的氣氛也整整持續了一個時辰。

可…

驚異的是,八門金鎖陣紋絲不動,袁軍始終冇有闖過此陣。

誠如…賈詡的話那般。

——差之毫厘,謬以千裡!

似乎袁軍每次都差一點點,可…最終功虧一簣,委實是“億”點點…

不過是一座“八門金鎖陣”,愣是整的袁軍兵馬疲憊不堪!

到最後,張郃不得不下令暫緩進軍,大肆休整。

“張將軍,為何不強攻破陣呢?”

高覽提出了質疑。

張郃卻是搖了搖頭。“你還冇看清楚麼?曹軍的單兵作戰能力遠勝於我軍,彆看對方佈陣者是十萬人,可哪怕咱們四十萬分去衝陣,也未必能占到絲毫便宜!”

“那…”

差之毫厘,謬以千裡“再等等…我必須找出此陣的破綻。”

張郃儘量的讓自己冷靜下來…

他必須…必須尋找出此陣的破綻,而他極善於觀察,隻要給他足夠的時間,他…他一定能做到的!





官渡城寨,衙署之中。

與夏侯惇、曹洪等人緊張備戰的情緒形成鮮明對比。

陸羽顯得頗為輕鬆。

他時而看看輿圖,時而關注著天色的變化,日食早已過去,整個天地間一片白晝,而這片白晝之下,一陣陣血雨腥風正在上演。

——“公子,袁紹派張郃、高覽率四十萬大軍強攻官渡,不出所料,被曹仁將軍與徐庶先生兩手佈下的‘八門金鎖陣’阻攔,兩個時辰…不得寸進!”

典韋照例將前線的局勢第一時間報送給陸羽。

陸羽點了點頭,不出所料…

嚴格的說起來,這八門金鎖陣也就是能阻攔張郃、高覽一定的時間,真要說能殺傷他們多少兵馬,那倒是未必。

簡單點說,兩個時辰,袁軍並未有太大的傷亡。

可以說,曹仁與徐庶的這對組合與張郃、高覽鬥了個旗鼓相當,算是不勝不敗。

恰恰,就是這不勝不敗,在陸羽看來,簡直是…局勢大好。

——“公子?龍驍營還是按兵不動麼?不少弟兄們都有些磨刀霍霍,按捺不住了。”

典韋說著話。

首當其衝按捺不住的就是他自己。

這麼大的仗,這麼大的聲勢,“苟”在後方可不是滋味呀,拿起雙戟去戰場上廝殺那多痛快。

可以說,整個龍驍營之中…

無論是曹休的那五百騎,還是張遼的三百騎,亦或者是高順的那支手持陌刀的陷陣營,還有樂進手下三千長槍兵…早就蠢蠢欲動,蓄勢待發!

多少甲士聽聞過昔日裡,曹休率七百龍驍騎破無雙戰神呂布、敗小霸王孫伯符的故事。

這些“前輩”功勳卓著,他們這些“新人”哪一個不是渴望著走“前輩”走過的路,證明自己!奪下那無上的功勳呢?

隻是…

他們要失望了。

“不忙。”陸羽擺擺手,眼眸眨動。“告訴弟兄們,不用那麼緊張,如果一切順利的話,今夜…多半是用不到咱們龍驍營出手了!”

啊…啊…

典韋有點懵,頓時間感覺心情有點複雜…

當然了,這話得虧是陸羽說的,他無條件的相信,但凡換一個人講,那典韋一定以為,他腦子被驢踢了吧?

如今的局勢下?要想勝?怎麼可能不用龍驍營出手。

“曹司空那邊,若然有情報,務必第一時間報送過來。”

沉吟了片刻,陸羽表情變得嚴肅了許多。

“喏…”

典韋答應一聲,就走出衙署,繼續收集一個個探馬的情報。

而陸羽則是緩緩的走到窗前,看著不遠處那烏巢大火的位置。

口中喃喃…

——“老曹啊老曹,此戰…最關鍵的地方還在你那邊!烏巢…務必得焚燒乾淨了!這關乎士氣,更關乎人性!”

言及此處,陸羽的眼眸中閃爍出一抹期翼的光芒。

森然、璀璨、奪目!





“噠噠噠…”

“噠噠噠…”

烏巢幽穀的入口處,驟然響起無數馬蹄聲,袁軍的騎兵已經支援而來。

主帥乃是袁紹麾下的一名武將朱靈,他所率領的騎士隻有三千人,與其說他們是來救援烏巢,不如說,他們隻是袁紹派來安撫張郃心情的!

隻是。

此時大火瀰漫之中,耳畔間響起這馬蹄聲,誰也看不清楚袁軍來了多少人。

而這也讓每一個虎豹騎士的心頭蒙上了一層重重的陰霾!

曹操唯獨清楚的是…

此間烏巢,還有三處糧倉冇有焚燬。

每一處糧倉都是袁軍的命脈,但凡留下一處,都不至於讓他們的士氣頃刻間瓦解!

不得不說,淳於瓊還是有兩把刷子的,他集結起了最後的兵甲,防護在最後三處糧倉的位置。

如此集中之下,倒是真的易守難攻!

“衝,衝…”

“大火點燃糧倉者,賞賜千金,封關內侯!”

曹操振臂高呼。

無數虎豹騎騎士揮舞著戰戟朝糧倉呼嘯殺去。

就在這時…

——“報…曹司空,不好了,袁軍的支援部隊趕到了。”

“多少人?”曹操急問。

——“不知!”

甲士哪裡知道,隻能看到烏巢的入口處飛沙走石,眼看就要被兩麪包夾,包了餃子。

儼然,已經嚇的夠嗆。

“大哥,是否要分兵抵擋?”夏侯淵提議道。

聽到這話,曹操大怒。

要知道,此刻的局勢,成敗在此一舉,敵人的援軍有多少?他不清楚,若然冒險分兵抵擋,那前麵的烏巢冇有徹底焚燬,後麵亦是以卵擊石!或許會功虧一簣!

曹操敏銳的察覺出,唯一的機會是在前麵,是在烏巢!

隻有把淳於瓊攻破了,將這烏巢所有的糧食徹底焚燬了,那纔有轉圜的餘地!

心念於此…

曹操當即嗬斥道:“無需分兵,待敵至我身後,再來稟報!”

一言畢!

曹操拔出了倚天劍,竟是身先士卒朝敵軍衝去。

曹操一衝,他的親衛虎賁軍自然也要跟上,虎賁軍跟上,虎豹騎誰還敢退?

“殺…”

“殺…”

“衝啊…”

喊殺聲再度揚起。

就是曹操這種向死而生的氣勢,頃刻間感染了全軍將士,激起了所有人的鬥誌。

每一個虎豹騎的將士們都知道,這一戰若是敗了,不光自己要死,家人也得死,若然曹操完犢子了,整個他們的家兒老小也都徹底的完犢子了。

就在這巨大的壓力下!

曹軍爆發出了驚人的鬥誌,一個個渾然不怕死一般,戰鬥力何止備增。

俗話講——軟的怕硬的,硬的怕橫的,橫的怕不要命的!

淳於瓊的士兵原本鬥誌就不行,強行抵抗本就是意誌力在支撐!

可…現如今…

看到曹軍衝來,戰戟大開大合,隻攻不守,儼然是抱著同歸於儘的架勢,心裡先怕了三分。

是…

他們是看到了援軍,可他們根本等不到援軍…

第一條戰線頃刻間崩潰了!

第二條戰線也崩潰了!

所有的袁軍開始往後挪,想要為自己留一口氣,逃得一命,整個陣型迅速的開始潰敗,開始瓦解。

反觀虎豹騎越戰越勇…

宛若烏雲壓頂,宛如潮水一般,宛若一柄尖刀,直插入袁軍的心臟!

隨即,是肆無忌憚的持續放血。

數不儘的人頭被割了下來,化為了軍功,淳於瓊滿目驚愕的望著曹軍那鮮紅的旗幟,在獵獵作響的風聲中,殺奔而至!

夏侯淵已經殺瘋了,他肩膀處中了一箭,可他吐了口吐沫,硬是拔出了肩上的斷箭,鮮血淋漓…

另一隻手從腰間拔出佩刀,發出了歇斯底裡的怒吼。“想一輩子有肉吃的,跟老子殺!”

終於…

終於…

虎豹騎的勇武無畏,徹底扯斷了淳於瓊守軍的最後一根筋,淳於瓊的士兵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全盤崩潰,冇有陣勢,也冇有隊形,亂成了一盤散沙!

“列陣…列陣…”

淳於瓊還在嘶吼…

隻不過,無論他怎麼喊,大勢已去!

殊死力戰的曹操,終於在敵人援軍到來之前攻破了淳於瓊的大營,斬殺了袁營大將趙叡、呂威璜、韓呂子、眭元進,俘虜了一千多人。

而此時袁軍的援兵已經趕至。

曹操當即下令。“弟兄們,調轉馬頭,繼續殺…”

與此同時…

曹操還做一件極其狼滅之事,他命人將一千餘俘虜的鼻子全部割下來,更是將繳獲的戰馬的唇舌也割下來,統統扔到敵人的援軍麵前。

這下,袁軍心都慌了,心態都崩了,一個個驚恐萬分!

他們本就是來打醬油的,哪裡想到,見到了這等陣仗,曹操殺起人來,是真的不眨眼哪!

不戰而逃!

三千袁軍扭頭就跑,跑的飛快…

連帶著將此間的畫麵帶回給中軍大營。

呼…

終於,幾乎冇有戰鬥就把敵人的援軍搞定,這讓曹操長長的喘出一口大氣。

他獨自一人走到幽穀的邊上,閉上了眼眸,似乎是在回味,似乎也是在平複心頭的激動!

這一戰,隻有身處其中才能知道此間的凶險。

呼…

曹操再度長長的籲出口氣,他抬起頭仰望著天穹。

炙熱的空氣下,他的衣衫早已濕透,究是如此,他的額頭上依舊是不住的留下豆大的汗珠!

差一點,可以說…隻差一點就功虧一簣!

“羽兒…羽兒…”

聲嘶力竭的吟出一聲…

曹操的眼眸緊凝。

——“為父…為父這邊已經完成任務了,接下來,該…該看你…看你那細作的了!”

——“還有…袁本初…他…他會寄出這終極的暈招麼?”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