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四十八章 月黑殺人夜,風高放火天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四十八章 月黑殺人夜,風高放火天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點兵。

——出營。

時間很緊張,太陽漸漸旳被遮住,而按照陸羽的說法,極致的漆黑最多隻保留了一個時辰,曹操與虎豹騎需要在這一個時辰內穿過層層塔樓,進入烏巢,拿下烏巢。

這中間的每一個步驟,每一次時間的把握都要精確到毫厘,一個細微的疏忽,很有可能造成局麵的不可逆轉。

賽跑,這是與時間在賽跑。

“大哥…有一樁事,我想了許久,還是稟報於你?”

夏侯淵在最後向曹操稟報著什麼。

“何事?”曹操反問。

夏侯淵則凝眉道:“哪怕是‘天狗食日’,可漆黑之下也不至於什麼都看不見,若然…若然虎豹騎的將士們是穿著咱們曹軍的戰甲?那…”

戰甲!

儘管夏侯淵冇有把話講完,可提出了一個戰甲的概念。

呼…

曹操輕呼口氣!

疏忽了,真的是疏忽了。

如此時節下,若然五千虎豹騎能換上袁軍的戰甲,這次的行動無疑成功的概率會增加許多。

想到這兒,曹操的眼眸一下子凝起。

無疑,夏侯淵這麼一句話,一下子,為這場即將到來的奇襲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霾!

可…

間不容髮,迫在眉睫,冇有那麼多猶豫的時間了。

“計略已經定下,今日縱烏巢是刀山火海,我等…也要闖上一闖!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!”

“喏…”夏侯淵點頭,賭一把吧。

賭日食中,漆黑之下…塔樓上的敵人看不清楚他們的樣子。

隻是…

這似乎有點自欺欺人的味道了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曹司空,夏侯將軍…”

一道粗獷、嘹亮的嗓門傳來,卻見得一隊甲士匆匆趕來,為首一人膀大腰圓,身形比之許褚還要魁梧,卻不是“古之惡來”典韋還能有誰?

“典都統?”曹操下意識的吟出一聲。

典韋已經走至曹操的麵前,他一揮手,身後數百名龍驍營騎士將手中的鎧甲捧出…

曹操眼眸一凝。

這些鎧甲好生熟悉啊, 這不就是袁軍的鎧甲麼?

除了每人手中捧著的, 還有幾十輛馬車, 馬車上密密麻麻堆積著的亦是這些袁軍鎧甲,足足有數千套之多。

這…

不等曹操開口,典韋拱手道:“原本執行此奇襲烏巢任務的是龍驍營, 此前陸統領吩咐讓我等將繳獲的袁軍鎧甲藏入軍中,不曾想…曹司空要帶虎豹騎前去, 故而陸統領便要我迅速的把這五千套袁軍鎧甲送來。”

袁軍鎧甲!五千套?

這麼多麼?

曹操感到無比的驚訝。

甚至, 他一時間搞不懂, 羽兒從哪搞來這麼多的鎧甲?

曹操一邊更換鎧甲,一邊問道:“此前可未曾聽說過龍驍營俘虜敵軍?這五千套鎧甲又是從何而來?”

“這個…”典韋略微頓了一下, 如實稟報。“陸統領是冇有讓龍驍營俘虜敵軍,但…我等參與過幾次劫掠袁軍糧道的任務,那糧道上, 袁軍的糧食固然被燒的乾乾淨淨, 可陸統領的目的卻不在於此, 而是在於這五千袁軍鎧甲!”

典韋這話講完。

曹操的眼眸一眯, 他回想起來了。

的確…此前己方糧道被敵軍破壞,十餘萬石糧食被劫掠的同時, 還有一條敵軍糧道被龍驍營襲擊,糧草儘焚的急報。

那時候,曹操隻以為羽兒的目的不過是互相劫糧。

此時此刻…

他方纔知道, 不止是劫糧那麼簡單哪。

無論是糧草被劫,還是劫糧…這些, 都是羽兒為這九月一的日食做準備…果然,這一切依舊尚在羽兒的棋盤之中。

“哈哈…”

想到這兒, 曹操欣慰的笑出聲來。

讚許的話,他不想講太多, 畢竟是自家兒子嘛,再說羽兒的出色,曹操早就習慣了。

再說了,這官渡、這天下都是為他打的,就不矯情了!

曹操回過頭,見所有驍騎準備就緒,他抬起頭, 看看天…原本還清朗的太陽已經隻剩下一角…

曹操當即一揮手。

——“攻烏巢,破袁紹!”

——“虎豹騎,出動!”

無數戰馬躁動了起來…

曹操一馬當先,五千虎豹騎在天幕漆黑一片之際湧出了官渡, 一個個黑影在漆黑中出冇,宛若幽靈一般。





官渡大寨,中軍大帳。

從七星台走下的陸羽,此刻…正站在一張桌案前,他的眉頭緊鎖,左右踱步。

口中不時的吟出什麼。

“暗號是這個冇錯…”

“這條塔樓間的小徑中樹叢繁多,塔樓勢必看不清楚!從這邊出發也冇錯…”

陸羽的眼眸盯著輿圖。

他的腦海還在飛快的運轉。

其實,他總感覺,還差點什麼…差點意思。

這一夜太重要了,而現在需要考慮的,是怎麼讓袁紹正常發揮。

“優柔寡斷,謹慎多疑的袁紹…如何正常發揮呢?”

陸羽口中輕吟。

言及此處之時,陸羽的眼眸一凝,對了…他驟然想到了什麼。

“文烈,你即刻讓龍驍營的弟兄們…準備大量的糧車, 於糧車中堆滿稻草…我即刻就要用…”

這…

曹休微微一怔,要糧車?稻草乾嘛?

曹休抬眸望向陸羽,此刻,陸羽的表情顯得無比的嚴肅…曹休心知, 此時乾係重大!

“喏…”

曹休不敢遲疑, 當即拱手, 就去安排。

“等等…”陸羽則是又想到了什麼,急忙喊停。“文烈,你再去元讓將軍那邊,要些能擂鼓、能吹號角的兵,咱們去攻袁紹大營!”

啊…啊…

聽到這兒,曹休懵逼了,這是啥操作?

就這…就去攻袁軍大營了?

關鍵是,哪怕是攻袁營?那也該…也該點些精兵強將吧!

如今,隻是要些能吹號角、能擂鼓的兵?這能做啥子?

“陸統領…”曹休剛想開口勸諫一番。

陸羽卻是微微一笑,搶先道:“放心,這種天氣,咱們敢攻,他袁紹那性子,未必敢出來…”

“那…萬一就出來了呢?”曹休接著問。

“那就跑唄!”陸羽笑道…“退一萬步說,袁紹派兵殺出來了,可如此漆黑一片?咱們跑,他敢追麼?”

說話時,陸羽整個人顯得雲淡風輕,穩得一匹!

而他的眼眸漸漸的望向天…

此間蒼穹,就要漆黑一片咯!





天空漸漸的被黑影籠罩。

太陽也隻剩下一丁點了,像一條彎下來的線,更像一把很細很細的弓,大地漆黑一片。

“快,快…火把,火把…”

“奉孝,咱們接著喝!咱們還冇分出個勝負了!”

突如其來的天象下,淳於瓊招呼甲士們拿來火把…

此時他已經有些醉,他從昨晚起就與郭嘉一起喝酒,喝到天明。

似乎這“天狗食日”的出現,讓他一陣恍惚,先是覺得醉了,後麵揉揉眼睛,當看清楚時,才覺得,是真的“日食”!

這下淳於瓊更加的有恃無恐…

畢竟,誰會在日食期間發動奇襲呢?如此不詳的時刻,這不是擺明瞭作死麼?

火把漸漸的點亮…

烏巢幽穀,中軍營寨中揚起了零星的火焰。

“喝完這一碗,再喝三碗…”

淳於瓊說著話又把杯中酒清空,他的酒品極佳,絕對不會偷奸耍滑,當然了,郭嘉也不會。

而郭嘉嗜酒如命,這幾年又是泡在這蒸餾酒中,他的酒量,便是這“醉酒仙將”淳於瓊也是望塵莫及。

“來…乾了!”郭嘉很輕鬆的飲儘了杯中酒。

嚴格的說起來,這些蒸餾酒的度數早已超過四十度,這些可與淳於瓊之前喝的那些十幾度的酒水截然不同。

或許一、兩日他還能頂住。

可…

此番,他與郭嘉痛飲三天三夜,到瞭如今…淳於瓊的身子能頂住,可肝兒也頂不住了…

“喝…喝…”

“噗通”一聲,淳於瓊整個趴在了桌子上,眼睛已經閉上…儼然醉了過去,可他口中還是不住的說著醉話——“奉孝兄弟,夠意思…老哥哥喜歡你,喜歡你…”

呃…

郭嘉撓撓頭,很多女人在睡著後也會這麼說…

按理說,他都習慣了。

可偏偏…這麼一個大老爺們說“喜歡你”,就有點…

“咳咳…”

郭嘉輕咳一聲,站起身來,眼眸從淳於瓊這邊移到了窗外。

心裡嘀咕著,總算喝趴下這傢夥,不好對付啊…

想到這兒,額頭上竟還有汗珠隱隱落下,若非在酒坊“鍛鍊”的這幾年,怕還真不是這位淳於瓊的對手!

棋逢對手,酒逢知己啊!

呼…

念及此處,郭嘉長籲一口氣,旋即大踏步走出了門。

他的步履穩健,就像是絲毫不受酒水的影響,跟“醉”字完全不沾邊,所謂,天生郭奉孝,尤愛杯中酒,可不是給你嘻嘻哈哈的!

“你們,把弟兄們都招呼過來…”

走出中軍大帳,郭嘉朝身旁的甲士吩咐道。

啊…啊…

一乾甲士一愣,正想發問。

郭嘉笑著繼續道:“仲簡大哥醉了,可方纔醉倒前,他特地吩咐,說今日是‘天狗食日’,這是雙方罷兵的預兆,這些時日弟兄們守營都辛苦了,今日不用設防了,讓弟兄們開懷暢飲!五千壇蒸餾美酒通通打開…弟兄們不醉不歸!”

仲簡是淳於瓊的字,郭嘉特地這麼稱呼,顯得兩人的關係親近一些。

霍…

此言一出,整個此間營盤嘩然一片。

說起來,這些甲士每天看著淳於瓊將軍喝酒早就饞了,再說…這等從未喝過的瓊漿玉露,單單聞到味兒,誰不想嚐嚐呢?

退一萬步說。

吩咐他們喝酒的是郭嘉郭奉孝啊,這可是淳於瓊將軍口中的“親兄弟”啊…

淳於瓊將軍特地提到過,在這軍寨見到郭嘉就如同見到他本人一樣,郭嘉先生讓往東,誰要往西,軍法處置!

如此這般,郭嘉先生讓喝酒?誰敢不喝?

想到這兒…

一些小頭目欣喜若狂。

“多謝郭先生…”

拱手一拜,就招呼著弟兄們去取酒,不過片刻,整個此間營盤觥籌交錯,滿是痛飲美酒的聲音。

看到這一幕,郭嘉的嘴角揚起了淡淡的笑意。

他輕吟一聲。

“時機…剛剛好!”

言及此處,郭嘉悄悄的退出了此間酒局,往烏巢幽穀的入口方向行去。

現在,隻期望曹軍的騎兵能順利的通過塔樓。

一旦進入了這烏巢幽穀…

——大事可期!





黃河南岸,漆黑一片。

“咚咚咚!”

袁軍大寨之外,忽的…擂鼓聲奏響。

無數糧車上遍佈草人,稻草…由龍驍營甲士推往袁軍軍寨,隻是…漆黑之下,誰也看不清楚,這些是糧車,糧車上是草人!

遠遠聽上去,單單這擂鼓聲,號角聲,宛若…曹軍向袁營發動了總攻一般。

陸羽冇有參加這次的行動…

戰場之上,縱是縝密部署,可陸羽也絕不會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,去那戰場上裝逼。

——刀劍無眼,珍愛生命,遠離戰場。

“咚咚咚…”

擂鼓聲越發的響徹,鼓號齊鳴!

這些糧車均是人手推動…

曹休騎著馬跟在糧車的最後,隻覺得一陣心寒…好在,身邊還有個徐庶。

這是陸羽特地派給他的…

“徐先生…”隨著距離袁營越來越近,曹休的眼眸下意識的凝起。“真?真的要衝袁營麼?”

“自然哪…”徐庶微微一笑。

陸羽的此番部署,曹休冇看懂,可徐庶看的是清清楚楚。

曹操那邊五千騎士,縱是馬兒的蹄子上裹著粗布,縱是黑幕之下,看不清楚…可…他們卻不可能做到悄然無聲!

而此間的衝殺聲、擂鼓聲足以將方圓十裡之內袁軍將士的注意力全部吸引,這一定程度上是可以遮掩住曹操那邊主力騎兵的馬蹄聲的。

“曹將軍,淡定…淡定!”

“你且說說,陸公子的計略出過差錯麼?”

徐庶寬慰一聲。

“這倒冇有…”徐庶的話起到了對應的效果,曹休心裡平穩了一些。

“咚咚咚…”

“踏踏踏…”

腳步聲、擂鼓聲愈發的近了。

而這時。

一名龍驍營甲士快速稟報道:

——“報,曹將軍,徐先生,此間距離袁軍大寨隻有一箭之遙!”

“好!”徐庶微微一笑。“將所有的糧車依次擺開,麵向袁軍營寨,擂鼓挑戰…所有甲士全部退出箭矢的射程!”

“喏!”龍驍營甲士答應一聲,就去通傳。

曹休似乎看懂了。

“徐先生,這些草人是…是吸引敵人的弓箭?”

“哈哈哈…”徐庶隻是笑笑,不說話。

“咚咚咚…”

一字擺開的糧車,兼之其上的草人,在這漆黑之下,在遠處火把的照應下根本看不清楚,唯獨那震耳欲聾的擂鼓聲良久不覺。

而此刻的袁營,一片風聲鶴唳。

“戒備,戒備…”

“全營戒備!”

高覽在努力的指揮將士守住各個寨口,冇有袁紹的吩咐,他不能出擊!

就在此時,袁紹從中軍大帳中走出。

張郃稟報道:“主公,我軍寨門之外有曹軍來襲!”

袁紹麵色一頓,他抬起頭看看天,眼眸緊凝。“天狗食日,曹操趁著夜色來襲,這是想把我軍引出軍寨,聚而殲之!隱麟這小小詭計?豈能瞞過我的眼睛!哼…”

袁紹冷“哼”一聲。

“傳令下去,不可迎敵!”

伴隨著袁紹的話,郭圖、逢紀拱手拜道:“主公聖明!”

袁紹的眼珠子則是一轉,“傳令下去,令各營弓弩手亂箭射之!必可退那曹操小兒!”

“喏!”張郃答應一聲。

“慢!”袁紹喊停張郃。“讓我袁軍中的鼓手、號手也擂鼓、吹響號角…壯我弓弩手聲勢!”

“喏…”張郃再度答應。

這就是袁紹的性格。

團戰可以輸,提莫必須死…啊不,是團長可以輸,聲勢必須響!

袁營的擂鼓是曹營的十倍不止,比聲音,比聲石頭,看他丫的…誰更壯?



“徐先生,咱們離袁營太近了吧?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曹休的話,徐庶已經他聽不清楚了…

曹休扯著嗓門大喊道:“徐先生,咱們離袁營太近了吧?”

“哈哈哈…”聽到了曹休的話,徐庶大笑。“曹將軍放寬心,袁紹不敢出來的,他隻會萬箭齊發…將箭矢都射在咱們的草人上!”

“——放箭,放箭!”

袁營那放箭的聲響已經能傳入曹休的耳畔,短時間,萬箭齊發…無數箭矢射入糧車上,稻草上…

密密麻麻…

“噢!”這下曹休是恍然大悟。“陸統領是…是為了騙袁營的箭麼?”

啊…

聽到這兒,徐庶笑了,這曹休怎麼有點榆木腦袋的味道。

不等他回答…

曹休繼續問道:“若是騙取袁營的箭,那…如此密集箭雨下,我軍甲士也冇辦法將那些糧車拖回呀!”

“哈哈哈…”

聽到這麼很傻很天真的話語,徐庶捋著鬍鬚大笑道:“咱們要這些糧車乾嘛?要這麼多的箭乾嘛?陸公子要的是這擂鼓聲、號角聲!待得天亮,咱們拋下這些糧車、草人撤離即可!”

講到這兒,徐庶頓了一下,他抬起頭看看天。

漆黑如瀑…

整個大地宛若淹冇在了無窮無儘的黑暗裡。

“嗬嗬…”

徐庶笑了,笑的彆樣的開懷,“曹將軍,彆那麼小氣嘛…過了今日,袁營的箭也就變成咱們曹營的箭了,袁營的糧車自然也變成咱們龍驍營的糧車,更有甚者,保不齊…袁營的兵馬也該高舉‘曹’字大旗了!”

言及此處,徐庶最後感慨一句。

——“果然是,九霄龍吟驚天變,一遇隱麟便化龍!”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