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四十四章 贏了父子一起狂,輸了爹來扛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四十四章 贏了父子一起狂,輸了爹來扛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“庸主”

——“庸主啊!”

許攸被大戟士拖下去,重重的軍杖打在他的身上,他的眸子中滿是失望。“如此天賜時機,主公看不到,卻唯獨能看到我許家的貪墨,庸主…庸主!”

“現在若不出兵許都,那…那這數十萬兵馬勢必埋骨於官渡,北境四州勢必落入那曹孟德之手!”

這一道道“詛咒”傳入大帳,傳入袁紹的耳畔!

“混賬!”

袁紹齜牙道,“口無遮攔,擾亂軍心,再加二十軍棍!”

原本就因為霹靂車,因為未戰先退,三軍士氣萎靡不堪,許攸竟還敢如此說話,這分明就是動搖軍心!

一聲冷哼,袁紹的臉已經凝起。

在他看來,方兒的部署已經是萬無一失,這幾乎已經是明牌了,除非…除非曹軍能在他袁紹的眼皮子底下悄無聲息的溜進烏巢,可…如此數量的塔樓,這怎麼可能?

“主公…”

沮授替許攸辯解道:“子遠雖有些缺陷,也貪得無厭,可…他提及的這奇襲許都…不失為一招妙棋,主公還望三思…”

“哼…”

一聲冷哼,不等沮授把話講完,袁紹冷冷的瞪了他一眼,語氣中飽含不屑,“是誰當初告訴我‘由緩至急,循循而進,事需緩圖, 欲速不達也’?今朝我依計行事與那曹賊打持久戰,你反倒又說奇襲許都?難不成, 你忘了你自己話, 所謂‘見小利, 則大事不成’!”

——欲速,則不達, 見小利,則大事不成!

這話是出自於《論語》…是孔聖人的話。

袁紹以此來駁斥沮授,心裡還頗為洋洋得意…

可…

在沮授看來, 袁紹簡直幼稚至極!

所謂兵無常勢,水無常形,幾個月前的部署與如今的部署又怎麼能一模一樣呢?

“主公…”

沮授還想開口!

“下去吧!”袁紹長袖一甩,臉色頓時一冷,許攸剛剛被罷免兵權, 而沮授早就被罷免兵權, 在袁紹看來, 他有什麼資格為許攸附議?求情?

“喏…”

沮授無奈的歎了口氣, 隻能搖著頭退出此間大帳。

而此刻…大帳門外, 許攸的叫喊聲愈發的撕心裂肺。

——“庸主…”

——“這就是庸主!”

許攸的眼眸中滿是悵然若失。

昔日,袁紹入渤海,他是最早追隨輔佐。

那時候, 除卻袁氏四世三公的名望外,許攸最看重的便是他與袁紹從小相識,從小就在太學一道成長, 本以為能助其成大事,怎奈…怎奈事與願違, 功虧一簣!

“啪…啪…“”

連綿不斷的軍棍聲響徹…

兩個將士操拿軍棍執罰。。

五十軍棍縱是打在武人身上, 怕是都難以承受,更彆說是打在許攸身上。

而這一幕,讓所有人心慌不已。

連曾經高高在上,被袁紹奉為第一謀主的許攸、許子遠都因為勸諫落得這般下場, 那麼…日後…誰還敢勸諫?

乃至於, 他們聯想到,若是自己的家族犯錯,也是這般軍棍麼?也是抄家滅族,亡儘門庭子嗣麼?

“唉…”

不少人歎出口氣, 特彆是那些早先就追隨袁紹的汝潁門閥,此時此刻, 每一個人的內心中都悸動不已。

呼…

倒是沮授撥出口氣。

“戰機一閃而逝,可惜,可惜…”

“嗬嗬,持久戰,主公所迷戀的持久戰,誰說就…就一定能大獲全勝的?戰局瞬息萬變,更何況…何況對麵的隱麟,那是一個何其可怕的對手?”

沮授的眼眸中滿是苦澀與彷徨。

軍棍之後。

許攸被托著傷軀一頓一頓的回到了自己的大帳。

這一日,袁軍將士議論紛紛,這一日袁軍陣營人心惶惶。

而大帳內的許攸他咬著牙,似乎做出了一個決定!

——“哼…”

——“忠言逆耳,庸主不足以為謀,如此下去,我早晚要步那田豐之後塵!”

念及此處,許攸努力的提起腿就想要下床,可…如今的傷勢根本不允許他動彈。

呼…

他急喘著大氣,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滑落而下。

“忍,再忍幾日!”

“待得…待得我能下床走動,我勢必…勢必讓他袁本初追悔莫及!”

言及此處,許攸努力的探著頭往門外望去。

他想看看天,想看看這漆黑的蒼穹下的袁軍大寨…

好一個外強中乾,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的袁軍大寨!





從七月初到八月底。

曹、袁依舊在官渡相持。

此間相持的局麵已經足足半年,曹軍不敢妄動,而袁軍亦不敢妄動!

就在這一天。

中軍大帳,曹操本與荀攸、戲誌才議論軍情…

一個虎賁甲士匆匆闖入。

——“報…主公,糧道被劫…十餘萬石糧草, 連同五百餘木牛流馬均被袁軍劫掠…”

此言一出…

“什麼!”

曹操的眼眸一下子瞪大,十餘萬糧草?這是要了他的命啊!

要知道…

根據古籍文獻的記載,曹袁官渡之戰相持期間共計分為三個階段。

第一個階段是高科技之戰, 袁紹的木高樓、地道戰與曹操的霹靂車都屬於此列!

而第二個階段是互相劫糧。

曹操這邊派遣的是徐晃, 袁紹這邊派遣的則是韓猛,雙方是針尖對麥芒!

至於第三個階段, 就演化為了互相偷家,曹操瞄準了河內之地…試圖從那邊繞過袁軍主力,奇襲鄴城。

而袁紹瞄準的則是兗州的泰山郡,妄圖翻過泰山,釜底抽薪,給予曹操致命一擊。

可以說…

此番曹操的糧食被劫,標誌著官渡之戰對峙過程中的第二個階段的到來。

可恰恰…

曆史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,曹軍的兵馬不是原本的七萬,而是二十萬!

此間對糧草的消耗速度更是一個恐怖的地步!

或許…

曆史上,雙方的互相劫糧,對曹操這邊的影響還不致命,可現如今…這十餘萬石軍糧被劫,這可是二十萬張嘴啊…如此,讓曹操第一次感覺到彷徨、絕望!

“我軍還有多少糧食?”

曹操詢問戲誌才…

戲誌才眼珠子一轉,旋即回道:“官渡這邊省著點兒吃還能堅持十日。”

十日?

曹操的眉頭凝的更緊了,羽兒一直提及官渡之戰會有轉機,可轉機尚未出現,糧食已經見底了…

如此這般。

莫說是按照原定計劃堅持到歲末,現如今,能堅持過九月都是一個巨大的難題。

呼…

曹操長籲口氣,他閉上了眼眸,陷入沉思!

過得片刻,他又補上一句。“陸司徒不是提及,會有貴客登門麼?可一個月過去了,‘貴客’還是冇有出現。”

這…

戲誌才與荀攸彼此互視,陸羽提及的貴客頗為神秘,他們倆也不知道是誰?

可…珠玉在前…

按照以往陸羽的風格,勢必…這位貴客將是一個關鍵人物,甚至是一個可以扭轉戰局的人物,可人呢?

一個月了?還冇見到人呢!

當然了,戲誌才與荀攸疑惑,曹操更是疑惑。

隻是…他們哪裡知道,許攸倒是想來,可他下不了地啊!

五十軍棍這可不是鬨著玩的,真要打實了,傷筋動骨一百天自是少不了,哪怕是時至今日,他也才能剛剛下地。

“唉…”

曹操搖了搖頭,再度陷入沉思。

羽兒這所謂的貴客暫時是指望不上了,可…糧食問題,總要解決呀!

“立刻致信於荀令君,讓他務必再籌集二十萬石糧食,迅速送來!”穀弸

曹操當即下令。

荀攸卻是麵色一緊。“曹司空,荀令君信箋中可是寫明瞭,這十餘萬石糧食已經是許都城最後的庫存,縱是現在開始募集…時間上怕也已經來不及了。”

募集、運送,甚至…是重建糧道,這些都需要時間。

官渡的糧草隻有十餘日了,等不到新糧到來的這一天。

“隻能退兵了麼?”

曹操的眼眸緊凝。

之所以提及退兵…

是曹操基於全盤的考量。

隻剩下十餘日的糧食了,真要到了最後糧儘援絕之際,那…彆說是退兵了,三軍將士餓著肚子,怕是要嘩變了。

“退兵,退兵麼?”曹操這話脫口…

荀攸陷入了沉默,他心如明鏡,持久戰…本就不利於曹軍!

不誇張的說,在他看來,若然袁紹鐵了心要打持久戰,那曹操冇有半點機會!

可…退兵的話?

又能退到哪裡呢?

誠如昔日裡叔父荀彧提及的,這一戰袁紹南下是要與曹操爭奪天下,曹操若退,他勢必再追…追到兗州,追到司隸,追到許都城,不一樣還是冇糧食麼?

“曹司空…”

荀攸張口,卻是不知道該怎麼勸了。

哪曾想,戲誌才眼眸一凝,麵色凜然。

他當即反問曹操…“曹司空可知,為何三軍將士相持數月,卻士氣從未減弱,鬥誌從來激昂?為何麵對數倍於我軍的敵人,整個司、徐、兗、豫四州民心穩固,堅如磐石、穩如泰山?”

唔…

曹操微微一愣,他抬起眼來。

“為何?”

卻見戲誌才從懷中取出了一張紙…

冇錯,就是一張紙——報紙!

戲誌才迅速的將這報紙遞給曹操,而曹操迅速展開,他忙於軍務…還真冇有在意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。

眼眸凝起,細細的去看。

而這不看不要緊,一看之下,曹操的眼眸徒然瞪大。

因為,這小小的一張“報紙”上竟羅列了大量的內容。

而第一篇的題目就是無比醒目的兩個大字——堅持!

“紹悉眾聚官渡,欲與公決勝敗。公以至弱當至強,若不能製,必為所乘,是天下之大機也。且紹,布衣之雄耳,能聚人而不能用。夫以公之神武明哲而輔以大順,何向而不濟!公今畫地而守,扼其喉而使不能進,情見勢竭,必將有變。此用奇之時,斷不可失。惟明公裁察焉。”

這是荀彧親筆撰寫於紙上,經過太學的活字印刷術,印刷了何止上萬份。

與其說,這是荀彧寫的一篇文章,不如說,這是給曹操的一封信件。

呼…

曹操提起報紙,看過一遍這文章,似乎意猶未儘,再度提起又看了一遍。

慷慨激昂,字字到位…

曹操的眼眸漸漸的凝起,不由得感慨一聲。

“荀令君這筆鋒直戳人心哪!”

戲誌才連忙補上。“是啊,荀令君這文章中點明,這是曹司空與袁紹決定天下大勢的關鍵時刻,萬不能輕言放棄!”

“況且,袁紹充其量算是個比布衣百姓強一點的傢夥而已,他藉著祖輩的名望把很多人才團結在身邊,但他根本冇有能力去用他們,主公英明神武、明哲慧眼,各項指標都遠遠超過他,何必要怕他呢?既然不需要怕他,那又為什麼要退呢?”

言及此處…

荀攸補充道:“叔父這文章委實精辟,他提及楚漢爭霸時期,在滎陽和成阜對峙了那麼久,可高祖和項羽冇有一個想先退!”

“因為先退的必然會失去大勢,而如今主公的兵馬不足袁紹的三成,卻連翻大勝,死死的扼住袁紹前進的道路,使他動彈不得,相持半年之久,如今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,這種時候,往往戰局會發生重大的變化…與其退,不如在變化中尋找機會,一擊必殺!”

堅持…

全篇文章呼應著它的題目——堅持!

而這一封報紙,也委實讓曹操精神一振,雖非立刻就像打了雞血一般,至少打退堂鼓的情緒收斂了許多。

而順著往下看…

報紙上印著的是《袁紹·十罪疏》——有非常之人,然後有非常之事,有非常之事,然後立非常之功!

依舊陳琳那熟悉的《討賊檄文》的開頭,依舊是一千四百五十三個字,與《討賊檄文》相比,一字不多,一字不少!

同樣的洋洋灑灑,文采飛揚…

可此間主角,卻從袁紹變成了曹操…

給袁紹安插的罪名亦是虛虛實實、實實虛虛、真中有假,假中有真,讓人真假難辨!

曹操看的是酣暢淋漓,大呼解氣。

而書寫這封《袁紹·十罪疏》的除了蔡琰蔡昭姬之外,還能有誰?

狗血淋頭…

這封《袁紹·十罪疏》簡直絕了,簡直把袁紹罵出了天際…

如果說,前麵荀彧的一篇文章,蔡昭姬的一封檄文已經讓曹操再度燃起了鬥誌,胸腔中激盪而起了那堅持的希望。

那麼…後麵…

——“劉、項之不敵,公所知也。漢祖唯智勝,項羽雖強,終為所禽……”

一封署名為太學教員郭奉孝撰寫的《十勝十敗論》,更是讓曹操整個人都燃起來了。

道勝、義勝、治勝、度勝、謀勝、德勝、仁勝、明勝、文勝、武勝!

特彆是最後一句——“曹司空有此十勝,對於擊敗逆賊袁紹,無外乎手到擒來!”

呼!

曹操長長的撥出口氣,他默默的記下了此“郭奉孝”的名字,這文章寫的精辟,這名字也起的精辟!

還真的是…太學裡麵出人才啊!

這還冇有結束!

在郭奉孝《十勝十敗論》之後,又有一篇賈詡的《四勝論》…

這文章,秉承了賈詡一貫的性格,內斂、含蓄…

隻是低調的提出了四點——

——“曹司空的智慧勝於袁紹,勇武勝於袁紹,用人勝於袁紹,果斷也勝於袁紹。”

這是開頭…

此後,整整一篇文章,賈詡通過具體的事例將這四點完全詮釋,讓人看著過癮,聽著信服…

最後一段,最後一句,更是點睛之筆。

——“曹司空或許會難受,可敵人會更難受,打到這個程度比拚的就是堅持!”

霍…

燃起來了,曹操感覺,他整個人都燃起來了。

就因為這報紙中這一片片文章燃起來了。

戲誌才適時補充道:“這報紙已經從許都城送出,送遍了司、徐、兗、豫…將士們看到之後都知道‘堅持’的可貴,都知道明公一定會堅持下去,如今,不過是糧草被劫,遠遠還冇有到最後的時刻?怎麼能輕言放棄呢?再說了…陸司徒算無遺策,他既提及又會轉機,他既提及會有‘貴人’拜訪,那…那…”

不等戲誌才把話講完…

曹操豁然而起。

這一刻,他的眼眸中再無半點疑竇,整個變得異常的堅決、果決!

他感覺自己喝了滿滿的一碗雞湯啊,有冇有毒?是不是毒雞湯他不知道,可…他心頭那悄然升騰的退意刹那間消散!

特彆是…特彆熟戲誌才補充的最後一句。

羽兒算無遺策,哪一次他不是置之死地而後生,他既然提及了轉機、貴人,那…轉機和貴人一定會出現。

這一刻,作為父親的曹操,他選擇無條件的相信兒子!

贏了,咱們父子一起狂,輸了就讓爹來扛!

想到這兒…

曹操眼眸豁然睜開,變得無比堅決,他當即吩咐道:“傳令下去,告訴三軍將士,就說我曹操知道大家辛苦了,可諸位放心,隻要半個月,隻要半個月,我勢必能打敗袁紹!到那時候,諸位就可以回家好好的休息了!”

望梅止渴…

曹操這話儼然就是“望梅止渴”的2.0升級版。

效果如何?曹操不知道!

可他知道的是,堅持…一定要堅持!

若然退,那勢必一潰千裡,可若是能守在這兒,哪怕是多一天,就多一分信念,或許…就會有奇蹟出現!

那麼…問題來了!

奇蹟會出現麼?信念有顏色麼?

不知道…

——但,如果奇蹟與信念都有名字,那麼…他一定叫做…





月明星稀,袁軍營盤寨門之處。

一個儒生正踉蹌的走出營門,他腳步一頓,回首最後看了一眼這熟悉的袁營的寨門,搖了搖頭,旋即扭過頭來…繼續向前。

這一刻…

或許,他並不知曉!

他的舉動,他靈魂深處的呐喊,即將改變這未來天下五百年的進程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