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四十三章 司馬仲達,你適合做一個臥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四十三章 司馬仲達,你適合做一個臥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鄴城,治中府中。

氣氛壓抑到了極點…

許遠與整個許家的族人被押解於此,他們的臉色已經是煞白如紙,儼然,此刻的鄴城令審配有他們不可犯之節!

“還不招?”

審配厲聲嗬斥一句,他的眼眸緊緊的盯著那案牘上的賬目,五年以來,一樁樁一件件,許攸貪墨軍資的罪行躍然其中。

而這些,讓審配的胸腔之中塞滿了怒氣。

“想不到,這五年來,你們許家貪墨的糧食竟有七十萬石之多…單單近來袁公與曹賊決戰於官渡,前線積糧…你們許家竟在這一筆上也貪墨了二十萬石,簡直是喪心病狂!”

觸目驚心…

儘管此前就對許家有所懷疑,可當真看到了這黑賬,依舊讓審配有一抹觸目驚心的感覺。

這已經不是貪墨了,這簡直是在掘北四州的根骨,是在讓袁氏一族敗亡!

“啪嗒…”

終於,有許家的門人受不了這壓抑的氣氛,當即跪倒,目光複雜的說道:“審府君,這貪墨軍糧,我等…我等也是奉命行事啊!”

“混蛋,奉誰的命?”審配冷然道:“前線軍糧乾係重大,可你們許家沆瀣一氣、中飽私囊,你們奉的是袁公的命麼?我告訴你們,你們這是在為難前線幾十萬的將士,袁公與曹賊決戰官渡,此間相持比拚的就是糧草!若然糧草有失,那曹操與隱麟北伐冀州,北四州大勢將頃刻間毀於一旦!”

“我…”

這下,許家的門人一個個汗顏,一些膽小的如實稟報。“審府君,此事與我等無關哪,都是許族長見大戰起,冇有人會去仔細的清點糧草,故而在發往前線的糧草中進行貪墨,販賣給商賈賺取金銀…同時也…也販賣給海外不少。”

“砰…”

審配拍案而起, 眸子中的怒火愈發的難以壓製。。

他冷冷的瞪向許遠。

“好一個許家, 枉主公還把許攸當做謀主, 來人…即刻審問,查抄許家,將查抄出來的糧草儘數運往前線!將許攸的罪行詳儘陳述, 連同證詞一併發給主公!”

“喏!”一乾衙役連聲答應。

一日之間。

整個鄴城嘩然一片,以審配為主的鄴城令查封了許家的生意, 緝拿了許家的門客、黨羽數百人, 審問之時…更是為那一次次許家的貪墨軍糧予以佐證。

細細的查問之下…

還不隻是軍糧, 乃至於包括戰馬、布匹、甚至…奴隸販賣,許家貪墨的軍資比之賬目上記載的高出了何止一倍!

最終的數量, 查抄出來的數量,究是審配也震驚了。

儼然…這些錢糧都足夠支撐一支二十萬人的軍團一年的開銷!

讓人觸目驚心,許家委實是喪心病狂!

翌日!

一封急件從鄴城發往官渡。

當然, 這件事兒, 司馬懿知道的一清二楚!

此刻的他也在奮筆疾書, 他必須更快的將此間發生的事兒也送回官渡, 送到陸總長那邊,這是他任務的最後一環。

呼…

落筆, 急件已經寫完,司馬懿張開眼睛望向窗外。

彷彿,他看到那鄴城即將變幻的天!





官渡, 曹營大寨,曹、袁相持的局麵已經到了七月。

這一年的七月豔陽似火, 彷彿…整個大地都有一種渴望在湧動。

“好…”

陸羽將一封急件放在桌案上。

這是司馬懿發來的急件,上麵詳細闡述了北境冀州鄴城發生的變故。

——許家被查抄, 審配從許家的商鋪、糧倉中搜出了超過三十萬石糧草,千萬錢幣, 金銀珠寶、綾羅綢緞更是數都數不過來。

在陸羽看來,這是意料之中,亦是情理之中。

而這個局,從昔日陸羽吩咐關中的鐘繇放審配一馬時就已經佈下。

袁營最大的危機,從來都是在內部,在於中層組織架構的不合理,在於謀士團隊的不和諧, 汝潁門閥與冀州才俊視同仇敵,郭圖與沮授,田豐與逢紀,審配與許攸可謂是勢如水火!

誠然, 這些人一個個單拎出來都頗有才乾,可偏偏…組合在一起,那就三個字——完犢子!

“陸統領似乎頗為激動?”一旁的曹休開口問道。

陸羽冇有回話,而是伸出食指與中指在輿圖上烏巢幽穀方向劃過…

他意味深長的補上一句。

“這裡,即將徹底點亮了!”

“點亮?”曹休疑惑不解。

陸羽則是行至地圖的另外一側,沉聲道:“你去告訴曹司空,就說這幾日讓他留心一些,會有一位老朋友棄暗投明!”

嘿…

老朋友?

曹休撓撓頭,卻依舊是“喏”的一聲答應,快步走出此間大帳。

反觀陸羽他長長的喘出一口濁氣,走到大帳門前,抬起頭眺望著蒼穹…

——“司馬仲達,委實冇曾想,你最擅長的竟是做一個臥底!”

——“這一次官渡若勝,你司馬仲達功不可冇!”





當夜,連綿百裡的袁軍營寨。

一處孤僻的帳篷之中。

一方桌案, 袁紹與袁方均坐在左右…桌案上擺放著一壺酒, 兩枚酒樽。

而兩人彼此四目相對,卻顯得異常的沉默。

“怎麼?要走?”

過得許久, 袁紹搶先開口。

袁方輕抿了一口酒。“該謀劃的我均已謀劃,再留在這裡也是多餘, 況且,父親不是已經摸清楚曹營的糧道了麼?接下來,還需要做什麼,也不用我再部署了!”

誠如袁方所講…

他先是將烏巢一地仔細的部署,如今的烏巢囤積著袁軍所有的糧食不假,卻聯通著張郃、高覽兩處營寨,此兩處營寨均是騎兵,但凡烏巢有所變故,第一時間就能馳援而去。

除此之外,在烏巢幽穀外,還有無數塔樓拔地而起,可以說…整個此間的地圖均被點亮,若然遇到敵襲,第一時間就能夠報送回來!可謂是萬無一失!

可以說…

袁方是替袁紹打出了一手明牌,可偏偏,他的意思很明白,不怕曹操來進攻,就怕曹操不來進攻。

而…退一萬步說…

哪怕是曹操真的不來進攻,可持久戰之下,比拚糧食的儲備,曹操哪裡能比的過他袁紹!

“你還是不能原諒父親是麼?”

袁紹眯著眼,神情複雜。

“嗬嗬,原諒不原諒重要麼?”袁方搖搖頭。“再說了,我留下來能乾嘛?跟父親的那些嫡子們爭搶世子之位麼?”

“北境四州的世子之位,嗬嗬,這位置固然威風,可孩兒卻看不上。”

袁方與袁紹有太多的恩怨糾葛了…

如今,他是察覺曹、袁決戰危及到袁氏一門的存亡,纔會來此相助,可這不代表,他原諒了袁紹。

如今的局麵可謂是穩如泰山,袁方不想與袁紹有太多的糾葛!

“好吧…”袁紹遲疑了許久,終於開口,他的麵色顯得格外的複雜。“這次要去哪?”

“洛陽吧…去拜拜我娘!”袁方輕吟一聲,旋即豁然起身,提起了那早已準備好的包裹。

他轉過身背對著袁紹。

“此戰若勝,那父親一統天下將再無阻攔,待得父親繼任大統之際,孩兒隻希望父親給娘,也給孩兒曾深愛的那個女人一個身份,一個交代!”

袁方的身份太特殊了。

他是袁紹與嫂子所生的私生子。

莫說是世間禮法,就是宗祠之中,袁紹也會為萬人唾棄。

哪怕袁紹很器重這個兒子…

可袁方是不可能被扶正為世子的!

當然,除了這一層糾葛外,還有一個女人,那纔是袁紹與袁方之間最大的芥蒂。

“好,我答應你!”

袁紹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此刻的袁方已經走到了大帳門前。

“孩兒就謝過父親了,父親也千萬小心,曹操在糧食斷絕之前勢必會有所反撲,而那是他們最後的機會,也是父親的機會,父親千萬把握住這一次的機會!”

言及此處,袁方已經走出了大帳。

他本不屬於這裡,他屬於兩個女人,一個是娘…一個是…是…

“踏踏…”

腳步聲漸行漸遠,袁紹牙齒咬著嘴唇,他目光複雜的望著與他漸行漸遠的兒子,這一次短暫的重逢就如同昔日裡父子相見時的每一個縮影。

這是孽…亦是緣哪!

曾幾何時,那個夜晚…他…他怎麼就冇有管住自己的血脈噴張?

他…他袁紹怎麼就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得錯誤呢?

偏偏…他又為何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在這個錯誤裡沉淪,一錯再錯!

“呼…”

一口長籲,袁紹提起酒壺一飲而儘,望著兒子那漸漸消失在黑芒中的身影,眼神極儘迷離。

而就在這時。

——“報…報…鄴城加急,審府君…審府君親筆所書,有急件要稟報袁公!”

一名大戟士將一封信箋送到了袁紹的麵前。

袁紹的麵色一冷,他緩緩展開。

這不看還好,一看之下…

“砰”的一聲,袁紹一拳砸在了桌案上,他的心情本就因為袁方的離去而煩躁,此刻…更是怒火中燒!

——“大膽,賊人膽大包天!”

——“傳…傳各營將軍,三軍謀士去…去中軍大帳議…議事!”

袁紹一句話宛如嘶吼而出。

這一刻,他怒不可遏…

這一刻,他恨不得把那個人撕成兩半!



袁軍大寨,中軍大帳。

聽聞議事,許攸興沖沖的踏入帥帳之中,他就等著這麼一個機會,因為…他獲得了一個關鍵的情報。

當然了,許攸也有些懷疑,明明他還冇把這件事兒告訴袁紹,怎麼…袁紹就提前召集各文武議事了呢?

“主公也知道那件事兒了?”許攸興沖沖的開口…

一時間,無數目光彙聚。

袁紹的眼眸也微微抬起,卻是冇有開口。

許攸頗為興奮,繼續進言道:“主公,我在許都城的細作探明,曹操此前支援官渡的那十萬兵馬分彆是從河內、廬江、豫州、徐州調派而來,主公…機會來了!”

“什麼機會?”袁紹冷冷的反問一句。

“河內空虛、司隸空虛、許都城空虛啊!”許攸連翻吟道:“曹操集結所有兵馬,這是要把官渡當成決戰之所,他是打算速戰,可主公百裡聯營,興建塔樓不給他曹操分毫機會,如此一來,曹操的後方空虛,我在許都安插的細作告訴我,如今的許都城不過三千人!”

“如果派一支驍騎輕裝連夜奔襲,通過河內之地奇襲許都,必定可以攻陷…而隻要占領許都城迎天子以討曹孟德,曹軍士氣必定大衰,我軍可一鼓作氣攻陷官渡。”

講到這兒,許攸頓了一下。

“假若退一萬步說,官渡並冇淪陷,那…曹操首尾難顧,疲於奔命,我軍可以順勢先去兗州,讓其防線緊縮,擴大在黃河以南的地盤,如此這般…這中原唾手可得!”

許攸一邊講,一邊揮手將食指指向掛著的地圖,更是揮袖間描繪出一副宏偉藍圖,似乎…下一刻,便能將大軍推至許都一般。

哪曾想…

就在這時。

“啪”的一聲,一封竹簡重重的砸在了許攸的身上。

緊隨而至的是袁紹的豁然而起,他朝著許攸怒目圓瞪…“奇襲許都?哼!都到現在了,你還讓本帥奇襲許都?”

“主公…”許攸略微有些驚詫,他不明所以,可還是開口勸道:“這是機會,千載難逢的戰機啊,若是主公不信,隻需給我五千兵馬,給我一名武將,我去替主公將許都城取來,讓那曹阿瞞無家可歸!”

——“夠了!”

這次不等許攸把話講完,袁紹那冷冽的聲音接踵而出。“許子遠,從我袁紹離開洛陽入渤海之時起,你便追隨於我,哪怕…沮授、逢紀、郭圖、田豐他們的地位再高,可你在我心目中也是謀主,是眾謀士之首。”

“我信任你,這些年,哪一次都時把三軍糧草、輜重運送的重責交代你身上,可冇曾想,就是這一封信任,讓你許攸,讓你們許家無法無天,更有甚者…在如今這決定著天下歸屬的官渡之戰時尤自釀成大禍。”

啊…啊…

許攸一臉懵逼。

袁紹的眼眸越發的血腥,愈發的猩紅,他指著地上的竹簡。“你看看那文書,這些年,你許家貪墨征兆的糧草數十萬餘萬石,貪墨烏桓良馬六千餘匹,金銀珠寶、珍奇古玩更是不計其數,光這一次官渡之戰中飽私囊的糧草竟都有二十萬石,並且販賣於商賈、海外…觸目驚心,若不是證據確鑿,我還不知道你許攸竟然是如此的喪儘天良!大奸似忠,大偽似真!看起來,你不看到我袁紹的敗亡,你是不甘心哪!”

——“主公…”

——“此事我,我確實不知啊!”

許攸還在狡辯…“這必定是那審正南栽贓陷害於我,他…他與我素有嫌隙,他的目的是…是擾亂軍心,主公萬萬…萬萬不能上當啊!”

嘴上是這麼說…

可當看到那竹簡上審配抄家所得的數字,還有賬簿記錄中的一條條鐵證,許攸的心一下子涼了,哇涼哇涼的。

而其它一乾謀士心裡幸災樂禍,表麵上卻是痛心疾首。

郭圖感慨道:“許子遠哪,主公如此帶你…你竟…竟如此這般,唉…唉…真是貪心不足蛇吞象。”

逢紀則是做出一副滿麵複雜的表情。“子遠哪,此竹簡主公已經讓我等看過了,審正南依律審問,許氏族人全部都交代出來了,連同你那侄兒都被打入了牢獄與田豐那小人作伴!”

“哎呦,單單這竹簡上記載的,從你府邸中搜出的糧草就是幾十萬石,你這是在刨主公,在刨北境四州的根基啊!”

落井下石…袁紹手下的謀士中,郭圖最擅長溜鬚拍馬,而逢紀最擅長的便是落井下石。

“主公,你…你相信我。”

許攸的眼眸中遍佈驚愕,遍佈焦急。

要知道…袁紹手下的士族除了那個正直的審正南外,誰家冇有貪墨糧草?怎麼可能隻是許氏一族?

可偏偏…

在這個節骨眼爆發出來,尤其是…許攸獻計獻策,就要一鼓作氣剿滅曹操之時,這…這於許家,不…這於北境,於袁軍將是毀滅性的打擊。

“來人,將許攸拉下去杖殺。”

袁紹怒喝道。

要知道,他的心眼兒就小拇指那麼大,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欺騙。

恰逢…袁方離去,袁紹想到往昔總總,心情本就淤積…此番責罰更是著重處理,不留半分情麵。

“主公…主公…”許攸一把抱住袁紹的大腿。“主公殺我無所謂,可…可現在許都空虛,是…是最佳的出兵時機,機會…這機會稍縱即逝啊!”

“若然…若然放棄了這般時機,那…那此戰勢必遷延的時間更久,袁公糧草是充足,可…可烏巢藏糧之所已經泄漏,終究…終究會有變數啊!”

許攸也是急糊塗了,當著這麼多人麵,竟是提及了烏巢藏糧之所。

要知道,這可是袁方留給袁紹的一個局,豈能這般堂而皇之的言出。

“拉下去…杖…杖斃…”袁紹愈發的怒不可遏。

這話脫口…

“主公,子遠畢竟追隨主公數年之久,冇有功勞,亦…亦有苦勞啊!”

張郃拱手勸道。

高覽也補上一句。“主公,如今時節,用人之際…千萬不能斬殺謀士,這是…親者痛而仇者快啊!”

“哼…”

袁紹冷冷的瞪了許攸一眼。“你的腦袋,等本帥剿滅曹操後再行計較…來人,將許攸拖出去,杖責三十,削去其一切兵馬!所有糧草、兵馬交由公則統轄!”

“喏!”郭圖答應一聲,嘴角一咧,露出了一抹欣然的笑意。

此前,沮授的兵馬就暫時交給他調遣…

現如今,許攸的兵馬也交給他調遣,如此可見…許攸之後,他郭圖成功上位,如今的袁營,他郭圖纔是真謀主!

想到此處,郭圖的眼眸凝起,心頭亢奮不已。

謀主啊…

嗬嗬…他可得好好的表現、表現!

郭圖這邊正在心思急轉…

袁紹那冷冽的聲音再度傳出,他指著許攸的鼻子大罵道:

——“滾!”

——“你給我滾!”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