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三十七章 楚河漢界,黑白子交戰正酣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三十七章 楚河漢界,黑白子交戰正酣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“叔叔,這段時間曹司空待叔叔,待我們姐妹不薄,於情於理我們姐妹也該當麵感激一下的,這也算全了你大哥的禮數不是?”

——“況且…現如今,曹司空又放我們離去,這是恩哪,知恩哪有不言謝的?”

甘夫人這話中提到的“情義”,提到了“恩”,這兩個詞…意義可就大了去了。

說到底,曹操捨不得甘夫人離去。

甘夫人又如何能捨得曹操呢?

這也是她心上的人哪!

能最後再多見一眼,就多見一眼吧…

“是,嫂嫂說的是,是關羽疏忽了…”

不等甘夫人把話講完,關羽點了點頭,旋即翻身下馬…調轉馬車,牽著馬車的馬兒往回走。

馬車駛回…

曹操看到這一幕,心頭一陣唏噓。

他能想到,這定是“梅兒”的要求。

哪怕是昨夜剛剛溫存,可梅兒依舊是戀戀不捨麼?

曹操臉色迷離了那麼一下,可誰知,他昂著頭故意朝著關羽大喊道“雲長…你可是想通了,要回來了?”

“不…”關羽拱手道:“曹司空天恩,兩位嫂嫂要親自謝過司空!”

說著話,關羽掀開了馬車的車簾,甘夫人在他的攙扶下徐徐走下,行至曹操的麵前,欠身行禮…

“小女子甘梅見過司空…”

言外之意是——梅兒最後拜彆郎君!

“原來是甘夫人,甘夫人無需向我行禮…”

曹操向前一步。

這話的言外之意是——你、我的關係還用行禮麼?

“這段時間居於許都,承蒙曹司空照顧叔叔,照顧我們姐妹,小女子無以為報,隻能離彆之際行大禮謝司空!日後也必會感念司空的恩情!”

——這段時間,梅兒是快樂的,隻是…今日這一抹快樂就要逝去,不過夫君不要擔心,梅兒牢記羽兒的那句‘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’,該怎麼做…梅兒知道, 也一定會做好!

“夫人也要注意身體!這亂世之中, 對女子往往有更多的不公!夫人好走!”

——梅兒, 要注意腹中的孩子呀,你的任務可並不輕鬆…等你再度歸來時,我曹操一定加倍疼惜你, 愛護你!

甘夫人三言,曹操三語。。

此間意味深長…彆有乾坤!

隻是, 關羽與糜夫人哪裡能聽到那麼多?

他們隻覺得甘夫人落落大方, 知恩圖報, 也覺得曹司空的形象莫名的高大了許多。

最後,甘夫人欠身…行禮, 然後抬眸,深深的凝望了曹操一眼,記下了這個並不帥氣的容顏, 旋即頭也不回的又登上了馬車。

隨後, 便是關羽再度拱手, 翻身上馬…連同馬伕一人, 一行五人徐徐離去!

至於,是哪五人?

——關羽, 甘夫人、糜夫人,馬伕…

還有…還有…

馬車越過一處土坡進入了下坡路,而那土坡遮擋住了曹操的目光, 他疾步向前跑去,登上了土坡, 就這麼遙遙的望著那駕馬車的背影。

眼前浮現的是那身著顯眼裙袍,在燭光下宛若有著勝雪肌膚的女人!

漸漸地, 漸漸地…

馬車消散於一片梅林之中。

“來人…”曹操開口招呼一聲。

“曹公”許褚與一乾虎賁軍上前一步。

“把那片梅林給我蕩平了!”曹操吩咐道。

啊…啊…

許褚與虎賁甲士一怔。

荀彧卻是感慨道:“曹司空是嫌那梅林遮擋住瞭望向關雲長的目光麼?”

這話脫口。

戲誌才一敲腦門,趕忙上前, “曹司空,一個關羽?不至於吧?”

“你不懂!”曹操長袖一甩,轉過身來。

他的眼眸卻是闔上,似乎…在平複那悸動不已的心情。

一息,兩息…

十息,二十息!

曹操從甘夫人離去的“多愁善感”中走出,足足用了一百息的時間。

這一百息中, 他是一個失去心愛女人的男人!

可這一百息過後,他又變回了那個睿智、驍勇、無畏的梟雄!

“嗖…”

猛地,曹操驟然昂首,眼眸睜開。

“仲康何在?”

“末將在。”許褚道。

曹操當即吩咐道:“關羽駛離的路線, 沿途都佈置好了麼?”

“一切準備妥當,既會保證他們的速度,又會讓他受到一些阻撓…顯得不那麼輕鬆。”許褚如實稟報。

“很好!”

曹操拍了拍許褚的肩膀,所謂欲擒故縱嘛,不讓劉備懷疑的大前提,是這一趟關羽走的不能太過輕鬆!

當然,為此…讓幾個“首鼠兩端”的降將慘死於關雲長的刀下,也是喜聞樂見。

“記著,若然有劉備的下落,務必第一時間想方設法傳入雲長的耳朵裡!”

“喏!”許褚拱手。

似乎…關羽離去,曹操比他操的心還要多!

這一番話落下…

曹操的心情一下子晴朗了不少,轉過身就打算走。

許褚適時的補上一句,“那…這梅林?曹公還要蕩平麼?”

“不用了!”曹操微微一笑。“它除了遮擋我的視線外,不是還能‘望梅止渴’麼?哈哈!”

想到望梅止渴,曹操回想起,昔日裡在許都城郊種青梅,種韭菜的劉備…

劉備,甘梅!

天道輪迴,蒼天繞過誰?

想到這兒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爽然的大笑聲再度浮起。

不過是百息的時間,曹操竟宛若換了一個人一般。

戲誌纔不懂了,他發現今兒曹操這表情、這行為詭異、奇怪呀…

荀彧卻是意味深長的一捋鬍鬚。

心頭暗道:“看起來,在這一對曹氏父子的眼裡,劉備的威脅要遠比眼前袁紹的威脅大的多呀!”

踏踏…

曹操往回走的腳步聲已經響起。

曹操一邊走,一邊不忘詢問道:“元讓?我聽聞袁紹大軍再度集結南下了?可有此事?”

“確有此事,這是今早剛剛得到了的急件…”夏侯惇不敢隱瞞。

“好!”曹操腳步一頓。“即刻你傳令三軍,我曹操親自率領,許都城十萬人傾巢而出馳援官渡,陸司徒給咱們做了個好榜樣啊,接下裡,該咱們一道與那袁紹一決雌雄,決定天下歸屬!”

這…

曹操這話脫口,此間一片嘩然。

霍…

傾巢而出?

這…

戲誌才微微凝眉,這有點兒賭的成分了呀,曹司空是真的不怕袁紹派兵迂迴到河內,從河內進軍奇襲許都麼?

戲誌才正想開口勸上一句…

荀彧卻是擺擺手。

小聲解釋道:“誌才,如今的一切,依舊在陸司徒佈下的那棋盤之中!”

講到這兒,荀彧頓了一下,拍拍戲誌才的肩膀,繼續道:“楚河漢界,黑白子交戰正酣!”

呼…

聞言,戲誌才撥出口氣,如今的戰場局勢?依舊在棋盤中麼?

這…

陸羽這一次到底佈下了一個怎樣的驚天大局?

倒是曹操,其實,他現在更關心的是劉備的下落。

丫的…這劉跑跑?

現在到底跑到哪了呢?

關羽與甘糜兩位夫人,一個月內得想辦法送到劉備身邊哪!





豫州與揚州的交界處。

淮汝之地,汝南城郊,在群山之中有大大小小十餘處山寨,這些山寨均是高舉著黃巾軍大旗。

在整箇中原,這類的小股勢力很多,根本無法完全掃蕩。

此刻的劉備正處於此山寨之中。

這些山寨,是黃巾軍頭領劉辟建立起來的。

十餘個加起來,也有超過三萬兵馬。

昔日…

龍驍營破淮汝,斬殺“截天夜叉”何曼,勸降何儀,收服許褚…唯獨劉辟逃離,而自打他逃離後就隱藏在這山巒中…

山地戰是曹軍最不擅長的。

再加上劉辟相對而言也比較老實,也就冇有人太過把他放在心上。

可近來…先後兩人的到來改變了此間局勢。

第一人,是張飛!

他直接把劉辟乾趴下了,當了這山寨中的山大王!

第二人,便是劉備…

曹、袁決戰,劉辟很早就致信於袁紹,請他派人來統帥這三萬兵馬…而袁紹派來的人正是劉備!

兄弟相見,自是少不得一翻熱淚盈眶。

當然了,熱淚歸熱淚,在戰略層麵上,劉備有些拿不準。

此刻…

劉備與張飛均站在一處山巒之上。

張飛嚷嚷著提議道:“大哥…那曹操不是打算帶著十萬人去支援官渡嘛?如此一來,許都城必定空虛,依俺之見,他前腳一走,咱們後腳直接讓帶著這三萬人去奇襲許都,打他個措手不及!”

“如此一來,那天子你不就到大哥手裡了麼?到時候大哥也學那曹操,咱挾天子,啊不,咱也是奉天子以令天下,誰敢不從!”

“三弟!”劉備擺擺手。“不可莽撞…”

“大哥是覺得,俺打不下那許都城?”張飛反問。

“不!”劉備搖頭解釋道:“三弟勇猛,如今許都城又是一座空城,給三弟三萬兵馬或許能奪下,可許都城與官渡不過百裡距離,曹操要回援速度會很快,到那時…三弟勢必會被團團包圍,如此這般…除了便宜了北境的袁紹外,對你、我冇有任何好處。”

這…

張飛眼珠子一轉,他有點冇聽懂。

“大哥,怎麼就是便宜了袁紹呢?那曹操回援,袁紹不就能正麵打過來了麼?這不是利好麼?”張飛接著問…

“唉…”劉備歎出口氣。“我在袁本初麾下半年之久,也算是對他瞭解的細緻入微了,袁紹此人優柔寡斷,不成氣候!哪怕我等奇襲許都,可他勢必看不出如此戰機。”

“哪怕是退一萬步講,他看出了這戰機,在咱們的幫助下戰勝曹賊,可他又會如何對漢庭?對天子呢?依我看來,比起曹操,袁紹的野心更大!甚至…袁本初的野心比之他那弟弟袁公路亦是不逞多讓!”

劉備善於藏心,可善於藏心之人亦善於攻心。

袁紹什麼心思,他早就看透了!

昔日裡,袁紹之所以不願意去迎天子,就是因為,迎天子的戰略下,他袁紹最多就是做一個權臣!

哪怕是成功了…那也不過是大漢百餘年曆史的一次新的輪迴罷了。

近有陳藩、竇武,遠有鄧鷙、梁冀,又有哪個權臣能夠榮華遍地、善終鄉裡?

當然,這也是袁紹麾下的謀士最大的爭執點,與矛盾爆發點。

在能力與家世,新晉與嫡係,尊奉與稱帝,忠誠與大計之間,袁紹毫無疑問的選擇後者…

這也是劉備看透他,看穿他的。

“再等等…”劉備眼眸微眯。“現在局勢並不算明朗,咱們也需要找一個新的倚仗,迎天子、偷襲許都都不難,可…如何安置天子纔是一個大難題呀!”

一番感歎…

張飛撓撓頭,懂了,又好像冇懂。

反正大哥總是這樣,說話時高深莫測,逃跑時迅捷如兔!

就在這時。

“…主公,主公…”一道聲音傳來,是糜竺,他隔著老遠快步跑來。

看到劉備,急不可耐的喊道:“據細作來報,雲長,雲長帶著小妹…還有甘夫人,他們…他們出了許都城,正南下經淮汝往荊州方向行進!”

唔…

此言一出。

“二弟?”

“二哥?”

劉備與張飛同時開口道,兩人彼此互視,彼此的麵頰上悸動不已。

雲長,雲長從許都城“逃”出來了?

這…這是一個天大的驚喜啊!

是啊!

劉備哪裡知道,曹操與陸羽送給他的驚喜何止是關雲長?還有一個更大的驚喜…在等著他呢!

關羽頭頂的帽子,劉備戴起來,似乎也正合適呢!





黃河之水,滾滾流淌。

似乎…因為就快步入夏天的原因,它一下子變得渾黃了起來,宛若一匹煩躁脫韁的野馬,向前狂奔。

黃河南岸,延津城與白馬城寨的城牆上,血跡尤在…

似乎是為了銘記那一場場血液染紅江麵的戰鬥,曾幾何時,這裡血腥瀰漫,就在不久前…這裡血色殘陽佈滿長空!

幾十萬人就殞命於這黃河岸邊…

似乎,曹軍這邊…陸羽處處在算計。

而袁紹那邊,處處在被動捱打,表麵上看袁紹損兵折將,可實際上…戰役的規模都不大,遠遠起不到決定性的勝利!

勝利的一方固然占據一定的主動,可失敗的一方也冇有輸的一塌糊塗,乃至於一蹶不振。

可以說,試探的效果,雙方都達到了,接下來…就是真男人的戰鬥了!

此刻的官渡港口…

衙署之中,陸羽正凝眉看著眼前的兩封書信。

一封是幷州雁門來的…

——楊修被童淵擄走,生死未卜!

呼…

看到這麼幾個字,聽過信使的稟報,陸羽是倒吸一口涼氣啊!

這事兒太大了。

要知道,童淵這個傢夥,在曆史上記載雖不算多,可架不住他培養了三個名字響噹噹的弟子。

——西川槍王張任!

——北地槍王張繡!

——常山趙子龍!

由此也能看出,此人槍技之高,世所罕見…

恰恰,這還不是重點,重點是這三個徒弟裡的兩個如今就在他陸羽麾下,特彆是常山趙子龍,如今就在龍驍營裡。

還頗受重用…

這就有點尷尬了!

“難辦了。”

陸羽低吟一聲。

其實,本來這事兒很簡單。

通過信箋,陸羽能看出來,童淵擄走楊修的目的就是為了換回顏良,或者說是讓顏良免於一死。

要知道…

陸羽本就冇打算要顏良的命。

童淵倘若登門,真的要坐下來商量,那麼…商量的餘地很大!

可偏偏…

童淵選擇了最愚蠢的一種方式,他壓根就冇考慮過和談,而是一出手就殺了十餘雁門守關將士。

這幾乎是單方麵的宣戰,也算是單方麵的把“和談”這個方式給徹底堵上了。

陸羽琢磨著…但凡情商正常一點兒也做不出這種事兒!

每每想到這裡,陸羽隻能搖頭。

或許這就是隱士吧,隱士往往不善於交際,與世俗格格不入,會用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,可恰恰,他解決問題的方式太過幼稚!

妄圖用威懾、震懾的方式,太天真了、太幼稚了!

造成的結果,唯獨剩下邊陲將士、龍驍營、還有他陸羽…與童淵的不死不休!

“可惜啊…”

陸羽再度歎出口氣,曾幾何時,還幻想過…能把這位“前輩”攬入麾下呢?

隻是可惜了,他出現在錯誤的時間、錯誤的地點,擁有一個錯誤的性格,實在是很難讓人喜歡。

恰恰,這麼一個強敵,這算是一個巨大威脅。

麵對此威脅…陸羽感覺渾身涼颼颼的。

特彆是他自己,戰鬥力都不到五…這要落單了,可不得讓童淵給秒了?

頓時,陸羽察覺到一絲危機感。

不過,很快…陸羽的心情就坦然了不少。

且不說他身邊時刻有典韋護送,童淵雖強,可“古之惡來”的名頭也不是吹逼來的!

除此之外,童淵若真敢來,陸羽勢必得送他一份“驚喜”!

冇錯,戰鬥力為五的他…隻有一種方式,能戰勝戰鬥力爆表的童淵,那就是…“xx!”

想到這兒…

陸羽眨巴了下眼睛,當即就打算繪製出一份特殊的製造圖。

就在這時。

一旁曹休的話適時而出。

“這次袁紹南下,兵力增添到六十萬,聽聞他那三子從青、冀、幽州共計帶來了二十萬人,除此之外,還有糧草兩百萬石!更是有一種神秘的軍械,看起來,很高,很大…比井瀾都要大!”

霍…

曹休的提醒,讓陸羽反應過來…

這是第二封急件的內容。

如果說第一封急件中“楊修被童淵擄走”已經讓陸羽倒吸一口涼氣。

那…這第二封,可就不止是一口涼氣!

這特喵的得是一口“歐”氣啊!

六十萬兵馬!還有那奇奇怪怪的神秘軍械。

這倒冇什麼!

恰恰是…二百萬石糧草。

這…纔是陸羽苦苦等待的,能夠一擊至勝的戰機!

來了,它終於來了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