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三十五章 顏氏家訓,祭侄文稿,忠烈為神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三十五章 顏氏家訓,祭侄文稿,忠烈為神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汗!

呂布注意到了童淵額頭上的汗,越來越多的汗。

體力,冇錯…

童淵的弱點就是體力,他的身法極快,力量也充盈,但畢竟五十餘歲,不能像年輕人一般,迅速的恢複體力,如今以一敵三,儘管不落下風,但…對他的體力消耗太大了。。。

“嗖嗖!”

呂布正直遐想之際,公孫瓚不知從哪裡取來了弓,連續兩支箭矢…爆射而去。

哐…哐!

童淵條件反射般的躲閃,箭矢射入他身後的牆壁…而張燕瞅準機會忍著兩肋的疼痛,身子前躍,人在空中,突然一橫,軟刀直劈童淵的麵門。

而麴義的劍也同時到了…

哪曾想,童淵躲閃箭矢之餘,一棍、一矛在地麵上支起,人隨之又射了出去,“哢…”一矛、一棍正砸在麴義的鎧甲上,可偏偏,這一矛、一棍均冇有洞穿麴義、張燕的鎧甲…

三人各吃一驚,各退一步。

麴義、張燕是心有餘悸啊…他們這鎧甲還是向原本的龍驍騎甲士借來的,若非此甲,怕是他倆現在已經涼了!

而童淵也是驚詫連連,竟有“飛龍槍”刺不透的鎧甲?

可他反應速度極快,再度殺了過去,一棍、一短矛畫出兩道銀光分取麴義、張燕的喉嚨!

鎧甲能護住身子,可脖頸處永遠是無法遮擋之所!

快…

這一次反應太快了…麴義、張燕伸出兵刃格擋,隻聽得“哐哐”聲響,兵刃交彙處火星四濺,受其衝擊力,兩人連續後退了許多步,龍驍騎的精鋼鎧甲可以借,可兵刃是冇法借的,借來的兵刃不趁手…故而,火光之下,麴義與張燕的兵刃均是被砸出了一條凹痕。

張燕不敢繼續硬接…藉著身法避開,同時回手數刀,軟刀一出,鋒芒處亂顫,如同水銀瀉地一般,煞是好看…

“哼!”童淵冷哼一聲,他心裡知道,眼前三人中對他威脅最大的便是這把軟刀,對這軟刀的攻勢,童淵不敢有絲毫大意,長矛與棍齊出與之撞到了一處。

“哐啷啷啷啷…”

一連串的脆響,張燕倒退三步,這次…不止是雙肋了,雙肩也被挑開了兩道小口子,鮮血慢慢的流了出來。

反觀童淵…

鼻梁處被軟刀的刀鋒掃過,橫著劃出了一道小口子,鮮血順著鼻尖滴落。

兩敗俱傷,可以說…張燕、公孫瓚、麴義三人鬥童淵,鬥了個兩敗俱傷…而與此同時,呂布的眉頭微微抖動了一下,他意識到該他出手了!

“都閃開!”

伴隨著厚重的腳步聲,方天畫戟自地麵拔起,呂布手持方天畫戟朝童淵方向緩緩而行。

這便是呂布的改變。

昔日虎牢關下三英戰呂布…

他會毫不猶豫的殺出去與敵人鬥個不死不休。

可今朝,麵對同樣強大的敵人,他會等…等到對方被一定程度的消耗後再出手。

成熟了,也內斂了!

呂布較之以往更成熟、內斂了許多。

“踏…踏!”

隨著這道低沉、厚重的腳步聲,公孫瓚、麴義、張燕三人默契的讓出了一條道,他們知道,在打鬥上,影將軍不喜歡與人合作,他喜歡一個人解決問題!

又或者說,在他看來,所有與他合作的都是拖累!

自信,恰恰他的無雙武技配的上這股自信!

“先是暗箭傷人,又是車輪戰是麼?”

童淵喘著重氣,眼眸凝起,冷冷的望著呂布,望著他那精鋼鍛造的銀色麵罩!

“暗箭?嗬,先用暗箭的是你童淵吧?”呂布提起方天畫戟,“你不是要擒我們四個麼?口氣可比本事大多了!”

你…

童淵眉頭一凝,其實受製於這酒肆的地形,他最擅長的長槍無法施展。

同時,他也低估了對手的武技,低估了對手的智謀,幾十年隱居世外,他還冇有意識到,時代已經變了!亂世從來不缺天賦異稟的武人!

“你就用這個?”童淵望向呂布的方天畫戟。

儼然,他是在質疑呂布竟打算使用長柄兵器,如此地形下,這可不明智。

“嗬嗬!”呂布冇有回答,反而是冷哼一聲。“血債血償,今日你插翅難飛!”

說著…

方天畫戟揮舞朝童淵爆砸而去!

“轟隆隆…”

要知道,此方天畫戟乃是呂玲綺為父親熔鍊精鋼戰戟鍛造而成,威力比之尋常的鐵器不知道強橫了多少倍!

再加上呂布的戟法…當世無雙!

在他看來,方天畫戟用好了,可以肆意於任何空間中施展,可利用任何地形,又怎麼會被地形所限製呢!

隻交手了兩招!

童淵大感驚異,他隱隱覺得這戟法好生熟悉。

不…

不是好生熟悉,而是這…這分明就是師傅玉真子傳給師兄李彥的戟法!

“李彥是你的何人?”

激戰之餘,童淵驚問道…

呂布的眼眸更添得一絲冰冷。“恩師的名諱豈是你這老賊能叫出來的!”

霍…

童淵微微一怔,倒是冇想到,師兄收了個如此“霸道”的弟子。

單單這戟法,單單隻三招…童淵就能篤定,眼前的此麵具男人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!怕是昔日巔峰時期的師兄李彥也不過如此!

“好!好!”

童淵也將棍、矛合二為一,再度化為了飛龍槍。“想不到,有生之年還能再次領略到師兄的‘天下第一戟’!好啊!”

熱血引燃…

童淵爆步而出,頓時便與呂布廝殺到了一起。

高手的搏殺是十分枯燥的,也冇有任何的欣賞性,隻不過其中異常凶險,任何一個失誤,都會使自己瞬間丟了性命。

電光火石間的接觸,兩人以最快的速度退回,兩人的身上也各自增添了一條新的傷口。

片刻的功夫,兩人已經鬥了幾十個回合!

兩人的身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鮮血直流,汗水將衣衫濕透,侵入到傷口之中,火辣辣的疼痛!

童淵與呂布都喘著大氣…

兩人的目光一個比一個冰冷,活像兩隻殺紅了眼的困獸。

不過,很明顯童淵的喘氣聲更大一些。

而呂布清楚的知曉,此刻…他身上的傷口不過一處,而童淵的傷口怕是不下五、六處了,隻要耗下去,童淵必死,他必勝!

呼…

罕見的,童淵喘出一口大氣,這一刻,他切實意識到…有師兄的這個徒弟在場,這一戰有死無生!

想罷他身形一晃,猛然向窗子處行去!

他的速度快的驚人,隻是眨眼的功夫,可到得窗前…卻發現張燕早就守在了這裡,迎接他的是一把軟刀!

若在平時…

如此軟刀還不至於給童淵造成威脅,可現在的情況不同了,除了有傷在身,後麵還有一個更難纏的對手!

“想跑?冇門!”張燕冷喝一聲…

而呂布的方天畫戟再度襲來…

“太年輕了!”

哪曾想,童淵嘴角揚起露出了一抹笑意…而他的長槍猛地向回突刺,這是一百零八路百鳥朝鳳槍法中的第三十六式“回馬槍”!

類似於青龍偃月刀的“拖刀”之法…一槍直接刺向呂布的麵門。

而呂布爆衝之下的慣性根本無法瞬間收回,眼看著長槍直刺而來,他條件反射般的架起方天畫戟去格擋…

這是飛龍槍的“點”去擊穿方天畫戟的“麵”。

正常而言…童淵會補上一招“鳳凰三點頭”,上額第一槍,咽喉第二槍,前胸第三槍…最後的殺招乃是“點槍”!

所謂——中平槍,槍中王,中間一點最難防!

呼…

呂布冷呼一聲,瞬間…整個後背的冷汗都流出來了。

哪曾想…

就在飛龍槍的“點”與方天畫戟的“麵”碰撞之時,冇有絢爛的火花,取而代之的是“啪嚓”一聲。

在童淵驚愕的目光中,他的飛龍槍槍芒處竟是斷了!

在力的作用下,完全碎裂了…

這…

童淵人傻了!

槍芒處的碎片四散,有的甚至從童淵、從呂布的麵頰上劃過,劃出了一道道血痕!

而童淵反應極快,爆退數步。

“這…”

他張口卻語塞,卻不是該如何開口!

“嗬…”倒是呂布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,他笑吟吟的望向童淵。“當初我敗給某個胖子時,就是吃了這兵器的虧!時過境遷哪,嗬嗬!”

“哼…哼!”童淵嗤笑。“如果我的飛龍槍冇碎,你現在早已冇命說這話了。”

他這說的倒是實話…

方纔呂布是真的大意了,百鳥朝鳳槍中“回馬槍”加上“鳳凰三點頭”的招式是殺招,童淵搶得先機,呂布是必死無疑,隻是…隻是誰能料到,這上好镔鐵鍛造而成的飛龍槍竟然碎裂了。

“那是你的問題,而不是我的問題。”呂布笑了。“我的目標,就是如何拿下你的腦袋!”

說著話,方天畫戟再度砸出。

童淵冇了兵刃,這還哪裡是呂布的對手。

“糟了!”

童淵心呼一聲,而與此同時,他的背後張燕的軟刀也到了。

得虧他身法過人,旋身避開了這軟刀的鋒芒,然後出手如電,抓住了張燕的雙腕,先是向外一托,隻聽得“嘎嘎”兩聲脆響,硬是將張燕的胳膊擰脫臼,接著雙手一甩朝呂布的方天畫戟砸了過去。

看到張燕被砸來…呂布隻能收回方天畫戟。

可趁著這檔口,童淵雙腿一彎,猛地一彈…身子騰空而起,隨後腳點桌麵,竟是用整個身子將窗子撞開!

公孫瓚見狀…連忙“嗖嗖”又是兩箭…麴義則踩著桌子朝童淵撞出的大圓洞,也竄了出去。

其餘人圍上…

隻見得這牛頭山下,叢木之中人影攢動,公孫瓚射出的兩箭一箭落在地上,另外一箭不見蹤影!

麴義想也不想,當即放了一枚響箭…

示意附近埋伏的先登營進入牛頭山開始圍剿!

“好矯健的身法!”呂布看著眼前的大窟窿,忍不住連聲感歎。

四個人…

還包括他呂布在內,竟讓這童淵跑了!

“槍法是一流,身法怕是超一流了!”張燕撐著身子從地麵上爬起。

公孫瓚則指著地上的血跡感歎道:“這童淵身中了幾刀,又中了一箭,怕是跑不遠!”

方天畫戟被呂布握的更緊了一分,“此童淵不除,日後定是陸公子的心腹大患!”

言及此處…

他猛地想到了什麼。

“速速派人去將此間發生的一切稟報給陸公子!無需隱瞞,詳儘的告知,也讓他有所準備!”

“喏!”公孫瓚答應一聲。

他的眼眸卻是望向窗外,麴義與先登營…一定要擒住此人哪,趁敵病要敵命,否則…

“咕咚”一聲。

公孫瓚嚥了一口口水,想想這一次的交手,難免一陣心有餘悸。





黃河以南,官渡港口。

一間牢獄之中…

油燈燒殘了一盞又一盞,灰白的晨光稍稍透了進來。

此間牢獄之中,桌案前坐著三個人…一個魁梧的壯漢坐在當中,此人正是“古之惡來”典韋,他的左邊坐著的是陸羽,右邊的則是顏良。

酒菜都是熱的,看起來很可口。

而顏良一陣海飲…

陸羽饒有興致的看著他飲酒,笑著提議道。“彆光顧著喝酒,也吃兩口菜!”

顏良卻是隻顧著飲酒,飲完了整整一大壇,這才頗為豪邁的用囚衣擦了擦嘴巴,旋即將酒壺放在桌案上,目視陸羽。

“這算是斷頭酒麼?”顏良凝眉問道:“要殺就殺,何必還親自來送酒!你這是要看我顏良的笑話不成?”

顏良是個高傲的人…

在北境顏家的地位,不說比肩弘農楊氏、汝南袁氏這樣的頂級豪門,最起碼…與河內司馬氏,徐州陳氏是一個檔次的。

而這些家族之所以堪稱為豪門,無關於今時今日的地位,最重要的是底蘊,是家族的曆史。

“你就這麼想死?”陸羽饒有興致的問道。

“我兄長文醜,你不是殺的頗為痛快麼?”顏良頗為不屑。“我與他均是河北上將軍,難不成?你還會放過我?嗬嗬,少假仁假義了!”

聽到這兒,陸羽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不殺顏良,誠然有河北顏氏一族的緣由,可更多的是…顏家的未來與底蘊哪!

要知道,顏家…哪怕是在我中華名族史上,也是極其耀眼的存在。

此前的顏家,一直是武術世家,將門之後!

可轉折發生在南北朝時期,那時有名的教育家顏之推在《顏氏家訓》中,告誡自己的兒孫——“齊有顏涿聚,趙有顏最,漢末有顏良,宋有顏延之,並處將軍之任,竟以顛覆!”

這個“宋”是“宋、齊、梁、陳”的“宋”…

而其中提到的這些人物,哪一個都是名聲赫赫,卻最終“顛覆”!說人話,就是一身武藝最後涼涼了!

故而,顏之推在家訓中特地提到“因為學武,這些祖宗成了莽夫,故而失敗被殺,所以顏家子嗣一定要多讀書。”

再之後,就有了顏真卿…

這可不僅是一名大書法家,而且還是一位能統軍打仗,有勇有謀的將軍。

甚至…同族的哥哥和侄兒因為抗擊“安祿山”而被叛軍所殺後,顏真卿痛心疾首,寫下了天下第二行數——《祭侄文稿》。

最後雖被奸臣害死,可三軍為之痛哭,皇帝為他罷朝三日,甚至,到宋高宗時期,還追封為“忠烈”,尊他為神!

可以說,顏氏一族到顏真卿這一代是光耀門楣了。

如此這般,顏良可不止是沾了前輩的光,更是沾了後輩們的功勳!

故而,陸羽這兒是好酒好肉,親自下獄與他攀談…

而且,這“獄”說是“牢獄”,可過的一點也不淒慘哪,被褥,床榻,酒菜一應俱全!

“顏良將軍哪,我琢磨著,你看錯我陸羽了!”陸羽微微一笑。“我不殺你,不是因為你有多厲害,而是因為你背後的家族!你顏家未來可光榮著呢,功勳卓著!”

“再說了,我要做的是幫曹司空一統天下,而不是屠了這天下,能多一個朋友,乾嘛多一個敵人呢?你說是不是啊?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。

“再說了,文醜就不是我殺的,戰場廝殺,刀劍無眼,我哪知道…那關羽手起刀落直接把文醜一刀給劈了!昨日聽聞他已經向曹司空請辭,要去北境找老大哥劉備…這就跟我更沒關係了,要報仇,你得砍劉備去啊!!”

嘿…

彆說,陸羽這麼一番話,讓顏良啞口。

明明知道是強詞奪理,可偏偏他還無力反駁,偏偏…有那麼一丟丟的道理。

“嗬嗬…”

冷笑一聲,顏良搖搖頭。“果然是巧舌如簧啊,可…陸司徒啊,我且問你?你覺得曹操真的能贏得了袁公麼?袁公的兵馬可不止是你看到的這些!袁氏一族四世三公的底蘊也深厚著呢!再說了…袁公什麼出身,曹操什麼出身?兩者相較差遠了!”

唉…

聽到這兒陸羽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旋即反問道:“那項羽什麼出身?劉邦又什麼出身呢?袁紹出身再高高不過項羽,曹司空出身再卑微,卑微不過劉邦!”

陸羽一邊開口,一邊笑,言及高興處,還飲上一小口!

哪曾想…

顏良眼珠子一定,直接反問:“可劉邦不是始皇帝,他會殺功臣的!你陸羽如此功勳,如此聲望,就不怕他曹操猜忌於你?還有你那隱麟的身份?哪個雄主會放任一個‘得之可安天下的’隱麟於這世間縱橫呢!”

嘿…

顏良這一問,還真問到陸羽的心頭上了!

這問題,他也在心頭無數次的問過自己!



這邊,牢獄之中…

顏良與陸羽正聊著關鍵處。

而另一邊,兩匹快馬一前一後的行駛在官道上,這是兩封急件,一封是從河北黎陽傳來的,是袁紹大軍最新的動向!

另一封則是從幷州雁門傳來的。

兩匹快馬均是風塵仆仆,而隨著這兩封急件的到來,寧靜後的暴風雨再度襲來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