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十三章 氣氛陡然變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十三章 氣氛陡然變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這一日,衙署大堂,人滿為患。

曹操的大軍應該是晌午趕回,可一大清早,兗州名士、各大氏族紛紛聚攏在衙署大堂。

按理說,曹操並冇有邀請這麼多人蔘加議事,但三十萬黃巾賊請降,曹操打算收編他們的風聲已不脛而走。

恰恰,收編黃巾賊…這事兒,可是讓不少世家大族、名門子弟直皺眉頭。

誠如昔日荀彧向陸羽提到的,首當其衝的是糧食問題,三十萬黃巾賊,那可是三十萬張嘴,縱是把兗州的糧庫掏空怕也不夠供養他們的;

其二,黃巾賊之所以被稱作“蛾賊”,那是寓意著他們終將飛蛾撲火,現在倒好,眼瞅著曹操率領的官兵就能一擊必殺,偏偏改納降了。

那之前蛾賊劫掠兗州百姓、殺死兗州官兵…

甚至前任兗州牧劉岱、濟北相鮑信的慘死,這麼些仇怨…真的能相逢一笑,恩仇儘散了麼?

其三,三十萬黃巾賊,縱然他們曾是農戶,可也是造過反的農戶。

古人格外講究這個,一旦造過反,那就相當於有案底,他們的名字將終身與“亂臣賊子”聯絡到一起。

這些“賊子”並不值得信任,倘若他們首鼠兩端,在日後很有可能會倒戈一擊,成為兗州的隱患!

此外,兗州氏族、名士自詡高潔,又怎會與這些亂臣賊子相處於同一個屋簷下呢?

這三條,每一條都涉及到兗州氏族、名士的切身利益…

故而,自發趕來,就是要向曹操表明他們的態度。

如今…整個衙署已經是議論紛紛,基本上,各世家大族、名士對蛾賊算是同仇敵愾,徹底剿除,拒降是主流的呼聲。

陸羽也在此間,他與衛弘、荀彧、荀攸坐在大堂內。

他們冇有去找人攀談,始終在聽各家的觀點!

衛弘則藉此向陸羽介紹起衙署內的各個家族、名士…

“陸公子,你看…”

順著衛弘的手,陸羽抬頭看到一個風度翩翩、頗為儒雅的中年男人。

衛弘的聲音還在繼續。“他叫邊讓,字文禮,乃是陳留郡浚儀縣人,曾做過大將軍何進的‘令史’,也出任過‘九江太守’,去年辭官回鄉,他的家小均殞命於黃巾之亂,故而對蛾賊素來仇視,恨不得食其肉,飲其血。”

噢…原來,他就是邊讓。

陸羽微微頷首,“邊讓”這名字,陸羽並不陌生…

儘管《演繹》中冇有提及,但古籍文獻上,這貨可是書寫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至於他的“豐功偉績”,就一條——自詡才氣,不把曹操放在眼裡,輕視貶低曹操!

最後理所當然被曹操就地誅殺…

原本這一切倒是冇什麼,但…就因為曹操殺了這一個“名士”,致使整個兗州氏族、名士圈開始動搖,曹操失去了大量兗州氏族之心…

也為後來呂布聯合陳留太守張邈密謀奪取兗州埋下了隱患。

一想到這兒,陸羽微微搖頭…

經過衛弘的介紹,陸羽大概能搞清楚,邊讓這貨之所以處處跟曹操作對,究其緣由,說白了,還是在這黃巾軍納降問題上。

邊讓這邊是深仇大恨,可曹操這邊是開創事業,為此,濟北相鮑信的仇,曹操都能完全不在意…又怎麼會在乎區區一個邊讓呢?

“唉…”

陸羽輕呼一聲,心裡嘀咕著,想要讓這貨活下去,還真不好辦呢!

“陸公子何故唉聲歎氣?”衛弘見陸羽長籲,連忙問號…

“噢,衛老,冇什麼…”陸羽直接抬手悄悄的指向了主位邊的一名中年男人,似乎…此間,他的地位最高,比衛弘還要高。“衛老,那人是誰?”

“他呀,是陳留太守張邈!”衛弘介紹道:“他與孟德是太學同窗,孟德入主兗州,他也從中多番助力,算是除了濟北相外,孟德最信得過的人!”

信得過?

嗬嗬…

聽到衛弘說張邈信得過,陸羽直接就“嗬嗬”了。

陸羽記得,在古籍文獻中有記載,曹操出征徐州時曾囑咐家小,若然他有什麼意外,就去投靠這位好同窗、好兄弟張邈,他一定會善待自己家小…

但…曹操徐州那邊殺得火熱,轉過頭來,張邈直接聯合呂布就把老曹的大本營兗州給一鍋端了。

看起來,那句話說的一點兒也不假呀,你最信任的人,往往傷你最深。

當然,從如今這衙署的議論中,陸羽也能看出些端倪。

說白了,曆史上…張邈的背叛與名士“邊讓”被殺有關,而名士邊讓被殺,又與黃巾軍的納降有關,偏偏三十萬黃巾軍是鐵定要納降的…這悲劇還真是不好避免。

想到這兒,陸羽揣著下巴,究是他…此刻也不免犯愁了起來。



就在這時。

“兩位荀先生久仰,久仰!”

卻見名士邊讓款款走來,先是朝衛弘行了一禮,旋即又朝荀彧、荀攸行了一禮。

“原來是文禮。”荀彧起身回了一禮。“誰人不知文禮‘博學善辯’之名?我叔侄是久仰、久仰了…”

講到這兒,荀攸補充了一句。“文禮著出的那本《章華賦》,每每品讀,我隻覺得驚為天人哪,今日一睹文禮真容,榮幸至極。榮幸至極。”

東漢末年就流行這套,商業互吹…

兩個名士你誇誇我,我誇誇你,傳揚出去,兩個人的名聲均會水漲船高。

荀彧與荀攸自是不吝惜這般言辭。

“哈哈哈…”邊讓縷著鬍鬚,爽然大笑。

不過很快,他的眉頭一蹙,語氣陡然變得冷冽了許多。“文若、公達,你們可聽說了那曹操竟打算納降三十萬黃巾賊?”

曹操?直呼曹操名諱麼?

冇錯,邊讓冇有用“曹公”、“曹州牧”、“曹兗州”這樣的敬詞,也冇有用“孟德”這類的字,而是直呼曹操!

平輩之間、年齡相仿者直呼名諱,這在講究禮儀的古代幾乎等同於罵人!

荀彧與荀攸怎會察覺不出他話語間的鋒芒?

當然,名士邊讓的家小死於黃巾作亂,對曹操納降蛾賊有些微詞,倒是情理之中…隻是…

…罵人就有點不對了!

再說,曹操若要成大事,怎麼能礙於個人情義?

荀彧與荀攸打心底裡是希望曹操力排眾議,納降了這三十萬黃巾軍,以此為基開創事業!

若然因為前兗州牧劉岱、濟北相鮑信的個人情感,耽誤了大局,那他們潁川才俊才真的是所投非人。

“文若、公達,你們不說話,我權且當你們知道這回事兒了。”

邊讓眼眸眯起,他繼續開口道。“黃巾賊屠戮我兗州官兵萬人,劫掠過的兗州百姓更是數以十萬計,前任兗州牧劉岱、濟北相鮑信更是慘死於他們刀下!如此新仇舊恨?他曹操竟還想要納降?妄自我們推舉他為州牧?”

“哼,退一步說,這黃巾賊不過是一群首鼠兩端的逆賊罷了,此時降了,我們還要用糧食供養他們,等兗州糧食耗儘,他們又叛亂了?又去攻打州郡了,那該如何?”

“依我之見,就該學‘武安君’,直接把這三十萬蛾賊給埋了,以此壯我兗州官兵之威,以此解我兗州百姓之恨!”

邊讓指提到的“武安君”乃是曆史上有名的殺神白起…

白起坑殺四十萬趙卒,邊讓此番是要聯合各世家大族要曹操效仿白起,將此三十萬蛾賊坑殺!

言辭鋒銳,他的話語間儘數圍繞著一個“恨”字…

此間的氣氛鬥然都變得冷冽了許多。

“霍…坑殺三十萬黃巾?”陸羽忍不住小聲嘀咕道:“好大的煞氣呀,老曹真要聽你的,怕就要涼透了!唉…怪不得這‘邊讓’得‘下線’,不識時務,屬實活該!”

陸羽的聲音極低極細,可冇曾想,這邊讓的耳朵從小就靈,竟聽了個真真切切。

一下子,邊讓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。

“什麼時候,一個十餘歲的豎子,也能參與談論州郡大事了”

呃…豎子?

這話脫口,陸羽一愣,這一刻,他真的生氣了。

怪不得老曹誰都不砍偏砍他,這貨的嘴是真的毫無遮攔!

陸羽本來還尋思著怎麼救你,敢情…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闖進來,你是“餓狗下茅房”——找死!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