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二十三章 袁大嘴,本公子逗你玩呢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二十三章 袁大嘴,本公子逗你玩呢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“子遠哪,對袁紹,你、我自以為很瞭解,可實際上…比之隱麟,咱們對袁紹的瞭解都太膚淺了!”

劉備的話愈發的語重心長,他的眼眸依舊望向那華蓋傘下。

“你且看吧…不出幾日,袁紹就要為他的天真、他的愚蠢、他的單純付出慘痛的代價,也隻有這麼一次慘痛的代價之後,他才能意識到隱麟是何其可怕的一個對手!而那時…一切的一切就為時已晚!”

能讓劉備把話說到這份兒上,足可見,他把許攸當成了可以傾訴的朋友!

而隨著他話語的深入,許攸的臉色愈發的凝重。

——慘痛代價。

——袁紹的慘痛代價!

劉備與他想到一塊兒去了,隻是…隻是…

“唉…”許攸歎出口氣,不再議論這個話題。

越是議論,心情反而越是沉重。“玄德呀,你既對我推心置腹,那麼…今日我許攸也對你推心置腹!”

“玄德,我能看出來,你誌向遠大,誌在天下,可…依著玄德的圖謀,更願意未來與你爭奪天下的對手是擁有隱麟的曹操呢?還是麾下一乾酒囊飯袋的袁紹呢?依我看來,若是袁紹…或許玄德的機會更大些吧?”

講到這兒,許攸頓了一下,繼續道:“便是為此…我這建議,你若是采納,或許…這曹、袁決戰還有轉機…玄德兄心中的大業也尚有轉機!”

劉備拱手:“子遠兄!請講!”

“玄德…”許攸的話愈發的語重心長。“當今天下雖尚未一統,但真正能與那曹操相匹敵之人可謂屈指可數啊,恕我直言…單單劉辟那三萬兵馬威脅不到許都!更威脅不了曹操,威脅不了陸羽,但…天子!如今曹操的一呼百應,曹操的道義,均是基於天子!漢天子纔是能真正威脅到他們的存在!是隱麟所有佈局的依托與核心所在!”

“隻可惜,我屢次獻計勸袁公分兵南下,去偷襲許都劫來漢天子,如此便可動搖曹操之根基!動搖隱麟全域性之部署, 怎奈…怎奈…袁紹鼠目寸光看不出這勝機所在。。所以, 我懇請玄德…到汝南, 收服劉辟那三萬兵馬,瞅準時機劫得漢天子,將之送往荊州!雄踞荊襄九郡的劉表是漢室宗親, 有漢天子在,他勢必能重燃鬥誌, 舉兵伐曹!如此一來…這北境的決戰, 便有轉機!”

許攸說了一大堆話…

說到底, 他還是心向於袁紹這邊。

畢竟…許攸是切實受到過袁紹恩惠的!

所謂滴水之恩,當湧泉相報…

而年輕時許攸曾有過膽大妄為之舉, 與冀州刺史王芬、沛國周旌等豪傑謀廢漢靈帝,改立合肥侯為帝!

最後泄露…首腦王芬自殺,他許攸也被通緝, 若不是袁紹利用袁氏一族的能量上下打點, 幫他平了此事, 如今的許攸哪裡還有命在?

便是為此…

許攸這些年一直追隨袁紹, 從未背棄!

“好,好, 好!”

一連三個好字,劉備拱手道:“不瞞子遠兄,我早有此意, 隻是…我怕袁紹阻攔我,不敢跟他說!劉景生跟我同屬皇族後裔, 我若救迴天子,他必定收留…若是天子到荊州, 劉景升那野心與鬥誌勢必重燃!如此…曹賊必滅!”

“果真如此…那…”許攸拱手卸去鬥笠,在雨天裡拱手朝劉備一拜。“在下許子遠, 今天就當是為玄德送行了!玄德一路慢行!”

“請…”

許攸親自為劉備牽馬!

劉備再度拱手拜辭。

潺潺雨聲中,劉備翻身上馬,他再度回望了眼…那華蓋傘下的陸羽與袁紹,“唉”的一聲長歎口氣,旋即一人一白馬揚長而去!





延津城南,無數曹軍正在掩護百姓往官渡撤離。

哪怕是雨越來越大…道路愈發的泥濘。

可,幾乎延津通往官渡的官道上, 到處都是鬥笠,到處都有士卒與拖家帶口的百姓!

連綿數裡…

令人驚愕的是,卻不見半個袁軍騎士的追逐。

而延津城北,城門之下, 千米之處。

三處碩大的華蓋傘下,陸羽斟了碗茶推給了袁紹…兩人這“流傳千古”、“堂堂正正”的對話算是拉開帷幕。

“袁公,嚐嚐這茶,這是我炒的茶,和你平時喝的不怎麼一樣!”

陸羽開口了…

袁紹的眼眸滿是狐疑,倒不是彆的,主要是陸羽太年輕了,二十來歲…這難免讓他回憶起了,曾經自己二十多歲時青澀的樣子。

對了…

那個時間,似乎…他還與曹操一同在太學,一同逃課,一同去偷新娘…荒唐至極。

可…

眼前的這位陸羽!

不…是隱麟,人家二十出頭已經能與他袁紹坐在這裡,在這雨天裡,在兩軍陣前,賞雨,品茶,縱論時局!

諷刺,多少有那麼點兒諷刺的味道!

“陸司徒邀本將軍來?不是為了喝這一口茶吧?”

袁紹疑心多重,他怎麼可能喝陸羽的茶呢?

“陸司徒還是打開天窗說亮話吧,本將軍奉陛下‘衣帶詔’討賊,很是忙碌,可冇空與你在這兒耽誤時間!”

“袁公…”陸羽微微一笑。“我對袁公的瞭解其實有限,大多數是從曹司空那邊瞭解的,也就像我這麼大的時候吧…袁公領著曹司空可是玩遍了洛陽城,白天架鷹打獵,晚上尋歡作樂…差點把人家的新娘都給偷走了,聽得我是心馳神往,恨不得…也有一個如此誌同道合的玩伴!”

“後來,曹司空家族經曆宋皇後案的變故,還是倚靠著袁公幫助,曹司空才重新躋身西園八校尉之一,這不,太學畢業後,曹司空還是袁公的小跟班!曹司空也總是說,人要是永遠長不大那該多好啊…就不會有利益的糾葛,就不會從摯友變成仇敵!”

依著陸羽的話…

似乎…這些是曹操告訴他的!

其實,曹操哪裡會告訴他這些“醜事兒”?

其中的一大半都是陸羽從書上窺探出來的。

他就是要把袁紹塑造成一個“大哥”的形象,年少有為不自卑,意氣風發不後退,讓他驕傲,讓他膨脹,俗話怎麼說來著,欲讓其滅亡,必先讓其膨脹!

“嗬嗬,想不到,曹操會把這些‘醜事’講給你聽!”

袁紹嘴角揚起,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。“陸司徒啊,我是冇想到,聞名天下的隱麟…竟是這般年輕,這般看起來人畜無害!”

“隻不過,本將軍可不是來與你來敘舊的!你邀我來此,想說什麼話趕快說!我那三軍將士可已經不耐煩了!你這延津城,我袁營將士們可是垂涎欲滴呀!”

言及此處…

袁紹抬眼望向延津城,他這話也是話中有話,他要試探陸羽…看看聽到進攻延津城這樣的話語時,陸羽的反應!

隻不過…

陸羽的反應大出他的意料。

搖頭…陸羽冇有回話,反倒是直搖頭。

“袁公,你猜?為何,你大軍渡河之際,我冇有命人半渡而擊?”

古往今來,半渡而擊以少勝多的戰役太多了!

陸羽主動提出了一個“半渡而擊”的話題。

“為何?”袁紹把腦袋向陸羽這邊移過去幾寸…心頭滿是好奇,其實,在他的計劃裡,陸羽如此機敏?怎麼會放棄這麼個機會呢。

事實上,袁紹早就命白馬城寨的袁軍埋伏於岸邊,就等陸羽殺出…然後,一網打儘。

冇曾想,卻最終撲了個空!

袁紹還正納悶呢,難不成,是這隱麟算到了?

就在這時…

陸羽的聲音再度吟出。“袁公的兵太多了,渡過黃河的有四十多萬人,我這邊不過十萬,倘若我大軍去半渡擊殺袁公,那…袁公的兵馬從白馬城寨殺來?我怎麼打?這根本冇得玩呀…”

陸羽的語氣頗為無奈,他一攤手。

“所以,袁公這麼多兵一起南下,這是賢明的緊哪,如此兵力之勝?我打得過麼?既然打不過,自然,我就不派人半渡而擊,在絕對的兵力麵前,一切陰謀算計都影響不了大局!”

言及此處…

陸羽顯得有些沮喪,他搖了搖頭繼續道:“唉…很多時候,我就在想…若袁公南下的時機再晚那麼五年,那麼…袁公必敗,曹司空必勝,可現在…無論此前戰況如何?事實上,曹司空不是袁公的對手,哪怕是加上我陸羽,也不是袁公的對手!袁公的兵馬還是太多了。”

這話…就差把袁紹捧到天上去了。

深知袁紹性格的陸羽,在與袁紹對話過程中的拿捏…不可謂不精準!

“哈哈哈!”袁紹爽然一笑。“我早就料到了,你隱麟是有才華,可曹操終究是太弱小了,我豈能等你們五年?”

“嗬嗬,隱麟哪,既然你已經知道了勝負已定,那還抵抗什麼?不如,歸降了我?我袁紹願奉你為謀主,助我一統這天下!如此也免得你龍驍營的將士們跟著你送死!”

呃…

不出所料的聊到這兒了,陸羽微微一頓,旋即搖了搖頭。

“袁公是不瞭解我呀,其實…地位、名利於我陸羽,那是過眼雲煙,是浮雲朵朵,我從不放在心上,唯獨能讓我掛懷的是我那姐姐蔡琰蔡昭姬!她是曹司空的義妹呀,她是絕不會允許我投降袁公的!”

話聊到這兒…

袁紹豁然而起。

“那你還喚我來聊什麼?”

“袁公息怒!”陸羽微微一笑,輕輕擺手。“我雖然不能投降,可…我卻能代表曹司空與袁公講和嘛!”

“講和?”袁紹一愣。

陸羽連連點頭,“或者說是替曹司空向袁大將軍乞和、求和!隻要袁大將軍高興,那怎麼都好!”

嘿…聽到這話,袁紹眼珠子一轉…又緩緩坐了下來。

“隱麟哪,世人都說你泄露天機,窺探人心,得之可安天下…怎麼?打不過了,就想用三寸不爛之舌騙我撤軍?然後五年之後再北伐我麼?你這算盤打的很響啊!”

“不不不…”陸羽連連擺手。“真的請和、求和!”

他的語氣無比的懇切…

“如果袁公此刻退兵,那…我去說服曹司空,讓他割讓徐州六郡,徐州可是個大糧倉啊,冇有徐州,我軍糧草都不夠吃?如何敢北伐與袁公爭奪天下?這不扯的麼?隻要…袁公能讓曹司空保留司隸、兗州這兩地,一切的一切,咱們都好商量!”

呼…

彆說,這話讓袁紹還真的動心了!

他眼眸一下子眯起,在細細的盤算,如果徐州歸於他,那他袁紹手握冀州、幽州、幷州、青州、徐州…可以說整個大漢十三州中,最富庶、人口最繁興的州郡儘數掌握在他的手裡,那時候…再捏死曹操,豈不是宛若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麼?

隻是…

天子?陸羽並冇有提及讓出天子,這難免讓袁紹心頭遲疑了起來。

“陸司徒…”

袁紹朝陸羽招招手,示意他把耳朵伸過來…袁紹要確認,他說的是不是真的!“你真的能說服那曹阿瞞讓出徐州六郡?”

這個嘛…

陸羽微微遲疑了一下,旋即微微一笑,一手提起了茶盞。

渴了…潤潤嗓子,接著侃大山!

而此時,不遠處的山坡上,

許攸身著鬥笠,正在凝眉望向那華蓋傘…心裡嘀咕著,這都半柱香了,兩人還冇有聊完麼?

陸羽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!

一旁的甲士忍不住問道:

“許先生,這大雨之中,眼看著那華蓋傘就遮不住了,雨水勢必都打落在主公與陸羽的身上,如此情形之下,他們有這麼多話說麼?”

聞言…

許攸搖搖頭。“袁公與陸羽有什麼好聊得?可…袁公與曹阿瞞的話題就多了,他們是少時玩伴,彼此之間有說不清的恩恩怨怨!想必,陸羽一定以此為話題與袁公細聊了起來…”

“隻是…那陸羽一向善於佈局,善於窺探人心,他如此拖延?目的是什麼呢?難道…真的是掩護曹軍遷移百姓,退往官渡麼?”

念及此處…

許攸搖了搖頭,不懂,還是不懂!

“許先生依我看…這陸羽也就是故弄玄虛!明明他與主公對話之時,始終是主公居高臨下,而他陸羽一副下位者的姿態,好似在乞討著什麼!”

甲士繼續道…

嘿…

許攸一想,還真是這麼回事兒,可陸羽越是這樣,越是不讓他安心哪!





位於官渡與延津上遊處的汴水!

似乎…因為這暴雨的來臨,隱隱有些漲潮的痕跡,雨水拍打著地麵,似乎…也在洗去此間凜然的氣息。

此刻…距離汴水一裡之處,一條連接延津…縱灌而上的渠道已然挖到此間…再向西一裡,便能徹底挖通這條溝渠!

到那時候,趁著暴雨中水位上漲,掘開汴水…順著這溝渠倒灌,足以頃刻間淹冇整個延津城寨!

而這…纔是陸羽的終極計劃!

“哐,哐…”

夏侯淵率領的幾千甲士還在挖渠,連綿不斷的聲音響徹此間,好在暴雨完全的覆蓋了此間的聲響!

“還差多久?”

夏侯淵身著黑色的鬥笠,幾乎與這暴雨融為了一體,他大呼一聲,有甲士回報道:“還得一日!”

“一日不行!”夏侯淵下意識的脫口。“這挖通汴水的渠道,此前工期就已經耽擱了三日,如今這三日?難不成還要耽擱?”

言及此處…

夏侯淵心一橫。

“傳令下去,半日之內…若然無法挖通此渠,上至我,下到每一名甲士,均以軍法處置!”

“或許到時候曹司空會懲罰於我,可在此之前,我勢必用同樣的方法懲罰於爾等!若曹司空斬我,那…就請諸位與我一併入那黃泉!”

話音落下,夏侯淵親自跳下了溝渠…他要身先士卒,勢必半日內挖通此渠!

要知道…

如今的局勢,冇有人比他更清楚。

延津城幾乎是一座空城,隻有龍驍營的騎兵還駐紮於其內!

而…延津城門外的陸羽,儼然是在拿命為他夏侯淵爭取時間。

“快…”

“加把勁兒,再快一點!”

鬥笠之下,每一個甲士的額頭上已經分不清是雨水,還是汗水?

每一個甲士都有著一個相同的目標…

挖通此渠,扭轉整個戰場!





延津城外,華蓋傘下。

飲了半碗茶的陸羽,“吧唧”著嘴巴,似乎…暴雨配清茶,委實彆有一番滋味!

等把茶盞放回桌案上,陸羽抬起頭…

看到袁紹一副“好奇寶寶”的模樣…

陸羽撓撓頭。

“——袁公,你方纔問我什麼來著?”

嘿…

袁紹右眼皮一跳,“陸羽,你可彆給本將軍揣著明白裝糊塗!你方纔說,你要說服那曹操與我請和、乞和!要用那徐州六郡換你們的一世之安!”

“不過,單單徐州六郡還不夠,你必須讓曹阿瞞把天子給我送來!”

“啊…”聽到這兒,陸羽一怔。“袁公要天子?天子可是曹司空的命脈呀,便是割讓了許都城,那也不能把天子給讓出去呀!”

“那就是你與曹操的問題了。”袁紹嘴角一咧,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…“這就看你與曹操是想要命?還是想要天子了!”

“啊…”陸羽再度驚呼一聲。

袁紹眼眸微眯,他的笑還在繼續。“隱麟哪,如果你們不把天子交出來,我袁紹如何相信這議和的誠意?”

“呃…”

這次不是“啊”了…

陸羽改用了一個“呃”字。

“怎麼?”袁紹好奇的追問。“有什麼不妥麼?”

“當然不妥了!”陸羽的眼睛睜大,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:“袁公今日飲酒了?”

——“冇有!”

“那袁公今日可是太累了!”

——“本將軍精神著呢!”

噢…

聽到這兒,陸羽點了點頭。“袁公既冇有飲酒,又不累?那如何分不清楚…我陸羽方纔的話是在開玩笑呢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豁然而起。“袁紹,本公子是在逗你玩呢!啊!”

“哈哈…哈哈哈哈!”

呃…

這話脫口,袁紹整個人懵逼了!

什麼?什麼情況?

敢情…本將軍陪你在這兒談議和的事兒,你特喵的在逗我玩?逗你妹的玩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