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一十六章 曹司空想要的,妾都懂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一十六章 曹司空想要的,妾都懂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黃河以北,袁軍大寨。

三處軍寨拔地而起,每一處聯營數十裡,且互為犄角…看似牢不可破,堅不可摧!

此刻的袁紹正坐在中軍大帳內,一乾謀士分列兩旁,劉備也在其中,而大帳的正中間,有歌女載歌載舞,袁紹與一乾謀士則是一邊欣賞著舞蹈,一邊暢飲。

此間,似乎唯獨沮授一人也不喝酒,也不吃肉,就這麼呆呆的坐著,若有所思。

一首舞曲落下…

袁紹似乎頗為意猶未儘,抬起手招呼道:“接著奏樂,接著舞!”

這話傳到了劉備的耳中,他默默的記了下來!

心裡嘀咕著,將來…他會不會也有這般狂傲的一天?

就在這時…

“主公,主公…”

急促的腳步聲在大帳外響徹…

“稟主公,白馬城寨遭遇敵襲…顏良將軍敵不過敵將關羽,先鋒軍潰敗,曹軍…曹軍順勢攻殺,顏良將軍他…他生死未卜!”

此言一出,大帳內的舞樂驟然停止。

“什麼…先鋒軍潰敗?顏良他…他生死未卜?”袁紹的瞳孔瞪得碩大,眼眸中飽含著不可思議,他下意識的望向劉備,口中吟道:“關羽?關羽?”

探馬繼續稟報。“主公,關羽…關羽已經歸降曹操了!”

聽到這兒…

劉備坐不住了,他豁然起身,行至這探馬身前。“大膽!你怎麼就能確定,那是我二弟關羽?”

“末將…末將親眼所見,從白馬城寨逃回的將士們也能證明…曹營那將軍手持青龍偃月刀,赤麵、長鬚,不是斬華雄、戰呂布的關羽?還能有誰?”

這探馬也算是見過一些世麵。。

昔日裡,十八路諸侯討董時就追隨袁紹。

關羽的模樣?他如何會不記得呢?

“砰…”的一聲,袁紹一拳砸在案牘上。“劉備!”

“我待你不薄,你卻暗通曹操,讓我顏良大將軍生死未卜, 來人, 將這劉備推出去斬了, 祭旗!為顏良大將軍報仇!”

“遵命…”門外一乾親衛快步闖入大帳,就要去擒拿劉備。

“明公,請聽我一言, 再斬我劉備不辭!”劉備反應極快:“我與那曹操有不共戴天之仇,自從五路伐曹, 下邳城之戰我大敗之後與兩位兄弟分彆, 從未見過雲長, 更不知其生死下落,明公…明公怎麼能憑一將貌似關羽就篤定我與曹操私通呢?”

“冇錯…”劉備的話音剛落, 許攸適時開口。“主公,依我之見…這分明就是曹操的奸計,他故意派人扮做關羽, 擒下顏良…這分明是離間主公與劉使君的關係啊!若然主公與劉使君生有嫌隙, 那主公奉‘衣帶詔’討賊, 豈不是變成一個笑話了麼?”

霍…

許攸這話一下子點醒了袁紹。

他眼珠子一轉…旋即頷首道:“說的是, 這必是那曹操的奸計,我險些殺錯好人!”

他這話…算時保住了劉備的性命。

袁紹頓了一下, 繼續道:“如今,顏良將軍生死未卜,諸位將軍?誰去白馬城寨救顏良將軍?挽回這敗局!”

話音落下…

“振我軍威, 我願出戰!”

一麵目猙獰,滿臉鬍鬚的男人, 闖入此間中軍大帳。“主公,我與顏良親如兄弟, 我非要斬殺那長鬚賊,救我兄弟不可!”

“好!”袁紹眼眸凝起。“文醜將軍, 我命你率所部五萬騎兵即刻去白馬,救回顏良,重創曹賊!”

“喏!”文醜答應一聲,就準備出帳!

就在這時…

沮授忍不住了,他站出一步,連忙勸道:“主公不要激動,按照目前的戰局, 我軍應該留在延津北岸,再分出一支軍隊到官渡去,曹操奇襲白馬…是集中優勢兵力,而他最忌諱的便是分兵, 此時…若是我軍同時挺近延津與官渡,白馬城寨的主力曹軍回援不及,延津與官渡勢必失守…到那時候,白馬之敗反倒成了我軍的取勝之匙!”

沮授這計略不可謂不精湛!

就差把飯喂到袁紹嘴巴裡了。

隻是…袁紹這人是聽不進去正確意見的,不管正確意見是誰提出的?他絕對不聽,甚至這次…他連個反駁的理由都不給!

“我意已決,當務之急是救下顏良,我軍首戰失利,從哪裡跌倒,我袁紹一定要從哪裡站起來!”

拒絕…

袁紹果斷拒絕了沮授的意見。

這…

沮授還想勸。

哪曾想,袁紹毫不客氣。“散了,散了…”

長袖一甩,袁紹憤憤離去,哪怕現在…他尤自想不通,顏良五萬大軍究竟敗在哪了?自己這幾十萬大軍到底出了什麼問題?



黃河岸邊。

沮授麵對黃河那連綿不斷的滔滔河水,不住的搖頭,歎息。

他忍不住長歎道:“上盈其誌,下務其功,悠悠黃河,吾其濟乎?”

什麼意思?

上說的是袁紹,下指的袁紹的下屬…

說人話就是——袁紹作為主公狂妄自大,一乾將軍們各個貪功,黃河、黃河…我們還有成功的希望麼?





——大捷!

龍驍營的步兵尚未趕至延津,已經聽到白馬城寨傳來“大捷”的訊息!

四輿馬車之上。

聽到這個訊息的徐庶尤自驚詫不已,他不可思議的望向陸羽…

而此時的陸羽麵色如常,就好像這訊息不過是意料之中!

“陸公子!袁紹果然上當了…”徐庶吟出一句,旋即搖搖頭…“說起來袁營中也有不少頂級謀士,照理說,他們不應該看不出如此簡單的‘聲東擊西’之計吧?”

“自然能看出來。”陸羽微微一笑,旋即解答道:“沮授、田豐…乃至於許攸都是聰明人,甚至…將沮授、田豐稱之為頂級謀士也不為過,他們怎麼會看不出來呢?隻不過…這些聰明人,這些頂級謀士太有個性了,他們跟著袁紹混了這麼多年,卻是終究冇有看透袁紹!”

“這怎麼講?”徐庶反問道…

陸羽輕搖了下頭,詳細的說道:“徐先生冇有在袁紹手下效力過,自然不會知曉,袁紹是個天生與正確意見為敵的人,作為他的謀士,最重要的不是智謀過人,而是得能看懂袁紹這個人!”

“譬如,若是給袁紹獻策,那是要講究方法的!最好說反話,提出相反的意見,比如…謀士們想讓袁紹向東進軍,那就得反過來說西麵比較好;謀士們想建議袁紹和曹操打持久戰,獻策時就必須說速戰速決比較穩妥…甚至,若是想要袁紹提拔自己,那得正兒八經的寫個辭職信,保不齊…如此這般,袁紹還得給你升官呢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眨巴了一下眼睛…

心裡琢磨著,按照古籍中的記載。

沮授連翻獻計不成,就給袁紹寫了一封辭職信,結果是…袁紹嫌棄他婆婆媽媽,太囉嗦,可偏偏還不允許他辭職!

最後…人不能走,兵也得留下!

解除了沮授的兵權,將他的部隊併入了郭圖的部下,卻給他升了官兒,操作委實“騷”到不行!

陸羽很好奇,現在的沮授到底交出兵權了冇呢?

剛想到這兒…

四輿馬車外,典韋的聲音響徹而出。

“公子,前麵就是延津,是否進入延津城休整?”

“不…”

典韋的話音剛落,陸羽當即吩咐。“直接往白馬方向行進…速度慢一些,此外派出斥候密切關注袁軍的行動,待得袁軍過河即刻稟報!”

“喏!”典韋答應一聲,就去安排。

聽到這兒,徐庶眼珠子一轉。

恰恰陸羽這一番話,讓他琢磨出一抹深意!

——袁營中…似乎又要多出一個倒黴蛋兒了!





許都城,一間闊綽的府邸。

如今…已經是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…“嘎吱”,一聲輕輕的脆響,府邸內一間閨房的大門敞開,一個女子悄悄的從府邸的後門悄然走出。

後門處早就有虎賁甲士守在這裡。

“夫人請…”

輕微的聲響過後,女子登上了馬車。

在虎賁軍的護送下,馬車駛向了東城的司空府,依舊是從後門進入,當女子在虎賁軍的引領下,步入司空府內的一間閣宇後。

整間院落的火把頃刻間熄滅…

就彷彿,這院落又重回了那萬籟俱寂,就好像一切的一切都冇有發生過一般。



閣宇內,無數紅燭點亮,一名中年男子負手而立,背對著女子。

口中輕吟一聲。

“夫人還是來了?”

這中年男子不是曹操還能有誰?至於…他背後的這女子,正是那劉備的夫人,近日才與父母團聚的甘夫人——甘梅!

“父母之命不可違!”甘梅輕吟一聲…“昔日裡,因為父母之命,甘梅嫁給了劉使君,一路行來,流離失所,風餐露宿…今日…同樣是因為父母之命,甘梅來此司空府!還望曹司空…能庇護小女子的家族!”

呼…

輕呼口氣,曹操轉過身,眼眸之中…紅燭之下,呈現的是一個極致白皙的美人,比美玉更白皙十倍!讓人單單看上一眼就心潮澎湃。

“便是你不來,我曹操也會庇護你甘氏一族。”

曹操的聲音傳出。

他知道,古代講究的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…

同樣的,如今對於甘梅而言,被夫君棄置於此…被夫君一次次的拋棄後,如今的她,對於昔日的父母之命怕是早就心懷不滿!

再加上…她的父母向她言明那劉備的總總不堪,然後告訴她,曹操對她的總總情愫…更是點明,今日夜深人靜之時,曹操在司空府等著她…等著一場美麗的邂逅!

這是時隔多年後,又一次的父母之命!

這事關她甘氏一族家門的榮耀,事關她未來的幸福…

甘梅在權衡再三過後,還是…還是答應了。

一邊是一次又一次拋下她,讓她傷心,讓她萌生幽怨的劉備;

一邊是拋出情愫,將她父母接來與她團聚,為她構建出一處美麗願景的曹操…

是個女人也會選擇後者!

劉備不仁,自然不能怪甘夫人不義…

她特地的畫好了淡妝,沐浴更衣,在這夜明星稀,烏鵲南飛的一刻,從她踏出房門的一步起,這便是一條新的道路。

或許是不歸路,亦或許是通往幸福的康莊!

“夫人,不妨坐下,我準備了上好的酒水!”曹操的話再度傳出…

甘夫人卻是搖了搖頭。“酒水就不必了,妾室早已不是黃花大閨女,曹司空想要的,妾室都懂!”

踏…踏!

蓮步輕移,甘夫人的芊芊玉手已經搭在了曹操的肩上…

這一刻,曹操的眼眸變得愈發的迷離。

似乎…這算是郎有情,妾有意!

似乎,這又是羽兒提及的那點,劉備真的讓這幾位夫人傷透了心!

“哈哈…”

曹操爽然一笑,雙手猛然抬起…隻聽“刺啦”一聲,是衣服被撕碎的聲音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曹操那爽然的大笑還在繼續,今夜的他似乎格外的亢奮不已!

今夜註定無眠!





黃河南岸,白馬城寨。

昨日剛剛打了勝仗,無論是龍驍騎、虎騎、豹騎的甲士,還是此間原本的守軍,本是興高采烈。

可…不過一日。

急報傳來,河北上將文醜率軍五萬再度朝白馬城寨殺來。

而這情報,一下子讓整個白馬城寨,憑空的添上了一層巨大的陰霾。

這層陰霾下…

一紙龍驍營的軍令霎時間傳回。

——“所有軍民放棄白馬城寨,退往延津城!一個時辰後即刻動身。”

這下…

整個白馬城寨內嘩然一片。

不光是此間的守將劉延,就連所有守軍,乃至於所有百姓都是一臉疑惑。

不戰而退麼?

還是在這大捷之後…要攜帶所有的百姓一併撤離麼?

要知道…哪怕是撤離,那也犯不上帶上百姓啊,有百姓的拖累,怕是每日幾十裡都行不了,多半還冇到延津,文醜的騎兵就追過來了!

“劉太守…這…”

有文吏詢問白馬城寨的守將劉延。

劉延隻是擺擺手。“這是龍驍營的軍令,如今曹司空有令,整個黃河沿岸的戰場,唯陸羽之命是從!陸羽是龍驍營的統領,他讓如何做,我等就如何做!”

得虧是“陸羽”的名頭足夠的響徹。

而他一貫的用計,最擅長的不正是這“置之死地而後生”麼?

劉延想到這點,故而…再不遲疑,組織軍民撤離!

儘管如此,可他的心頭依舊是疑竇叢生。

他倒是知道,誠如昔日裡董卓遷都長安時,會要求把洛陽地區的老百姓統統帶上,說得好聽點是帶上,不好聽點兒,那就是強迫。

這是因為,當今天下大亂,人口銳減,土地無人耕種,攻下城池後,老百姓也是重要的戰利品,將這群人遷到下一個根據地接著種田,這種想法本就是無可厚非!

可…

可陸司徒一貫妙計頻出?他隻是…隻是因為這一層麼?

這一刻…劉延覺得這位陸司徒,陸統領…必定另有乾坤!



此刻,白馬城寨的牢獄裡。

曹休與張遼均在此間…

張遼月牙戟正指向顏良。

“你兄弟文醜來了!依舊是五萬騎兵!”

“哈,哈哈哈…”儘管被五花大綁,可顏良尤自抬著那傲氣的頭顱,聽到文醜的名字,他當即大笑出聲。“我兄弟文醜武技勝我十倍,爾等絕不是他的對手!”

“是麼?”曹休提起了手中的那精鋼鍛造的戰戟…“你兄弟的槍難不成比你的刀更尖銳麼?”

這…

提及痛處,顏良的麵色一下子就凝了起來。

“你們那究竟是何兵刃?緣何能削鐵如泥?”

“嗬嗬!”聽到這兒曹休笑了笑,“這個嘛,那江東小霸王孫伯符、溫侯呂奉先都很想知道?隻不過,好奇害死人哪!”

言及此處…

曹休擺擺手,吩咐道:

“來人,將顏良關入囚車,隨我大軍一同押往延津!”

“喏!”

自有龍驍營甲士答應一聲。

顏良卻是一驚。“你們…你們要退回延津?”

他的雙眼瞪大,頗為不可思議…

因為文醜的軍隊與他顏良的一般無二均是騎兵。

眾所周知,騎兵擅野戰不善攻堅,現如今…他們這些曹軍,不倚靠白馬城寨的城牆防守?竟然…打算撤回延津?這不是要在沿途…當成靶子讓文醜打麼?

“冇錯…”張遼答應一聲,嘴角卻是揚起,露出了一抹成竹在胸的笑意,他饒有興致的反問顏良。“你說你與文醜是兄弟?但…你可知道?你這兄弟有什麼弱點?”

弱點?

顏良一怔…

在他看來,文醜無論是統兵上,還是武技上都要勝過他。

再加上是山賊土匪出身,長槍中的許多招式都是在戰場上實戰練出來的,可不是一板一眼有跡可循,這樣的文醜?哪有什麼弱點?

“我大哥文醜冇有弱點!”

“哈哈…”

聽到這兒,張遼笑了,曹休也笑了!

就像是聽到了這世間最有趣的事兒,笑的格外的開懷。

“冇有弱點?哈哈…”曹休搖了搖頭。“不久後,你們兄弟就要團聚了!到時候,你不妨問問你這兄弟,他有什麼弱點!哈哈!”

曹休笑的極為開懷。

他的語氣比張遼還要自信…

弱點嘛?

文醜怎麼會冇有弱點呢?

臨行前,陸公子就預測出,第二戰與文醜的對壘,此間情形與如今的一模一樣!

除此之外,他還特地提及文醜的弱點,不…準確的說,是文醜統領的這支騎兵軍團的巨大弱點!

這個巨大的弱點,恰恰…就擺在明麵上!很容易被人利用!

且…一經利用,那必定是一潰千裡!

想到這兒,曹休與張遼彼此互視一眼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爽然的笑聲迴盪於此間牢獄之中。

就宛若…

——那文醜的下場已經註定。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