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一十五章 情人節,曹賊泡妞事件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一十五章 情人節,曹賊泡妞事件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在陸羽的記憶裡…

前世的2022年,也就是虎年時,一夜之間…金錢豹的頭像突然爆火於網絡。

這個所謂的“金錢豹”,便是被《西遊記》中被孫悟空按在地上摩擦的南山大王“豹子精”!

當然…

他最後的結果,便是因為冇有靠山,被豬八戒用九尺釘耙打死!

而他爆火的原因,是因為“金錢豹”這三個字,通“金錢暴”,大家都想在2022年暴富發財。

帶著這樣的美好願景,於是…就紛紛在社交軟件上換上了這位“豹子精”的頭像!

他們的目的…就是要像諸位讀者老爺一樣——2022年暴富暴的一塌糊塗!

當然…

這關乎“一夜暴富”的美好願景,與陸羽堅持要留下顏良腦袋冇半點關係!

之所以,在張遼、曹休出征前,陸羽要千叮嚀、萬囑咐保住顏良這個人,恰恰是因為…陸羽對《西遊記》企業級的理解。

細數一下,孫猴子牛逼吧?

是不是一想到孫猴子,腦袋中總是會浮現起“吃俺老孫一棒”這樣的高燃場麵,像是取經路上,被孫悟空打死的妖怪都能推成一座小山了?

可實際上,整部《西遊記》中,取經路上,孫悟空滿打滿算就親手打死了一個妖怪,算上豬八戒他們,打死的妖怪也是屈指可數!

比如…黑熊精,是不是礙於觀音的麵子放了?

金角銀角,是不是礙於太上老君的麵子也放了?

還有大鵬鳥,差點在如來麵前把猴子給打傷咯!

更彆說黃袍怪也被神仙給救走了,靈感大王被觀音救走了,黃風怪被靈吉菩薩救走了!

滿打滿算…孫悟空一棒子打死的也隻有一個——白骨精。

再算上被豬八戒打死的豹子精、玉麵狐狸、蠍子精啥的…

這些倒黴的妖怪,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那就是——冇有背景、冇有團隊,冇有資曆!

這樣的人…放在這個時代就是寒門出身,冇有後台,冇有身份,冇有家世…如此人物,弄死一萬個,也不會惹上什麼麻煩。

可…顏良不一樣啊,人家背後的家族是冀州名門——顏氏一族!

在陸羽的記憶裡…

古籍文獻中記載的,曹操平定了北境後,這邊三天兩頭的鬨叛亂,便與這些冀州的名門望族有關!

考慮到顏良特殊的身份…

故而,陸羽留個心眼,擒住就行…最好彆殺了!

至於文醜,丫的…本來就是山賊、強盜, 這種就類似於“白骨精”、類似於“豹子精”, 猴子一棒子打死, 不會有任何後顧之憂!

——被五行山壓了五百年的猴子悟了,懂得了許多為人處世的道理!

對《西遊記》有著企業級理解的陸羽,自然也通曉。

一場戰爭, 看似是殘酷的,可實際上…一個敗軍之將能不能存活, 更多取決於人情世故, 取決於他背後的能量!

“徐先生智謀過人, 可要論及這為人處世的道理,徐先生就差遠了…”想到這兒, 陸羽笑著說道…

為人處世?

徐庶微微一頓,好奇的望向陸羽。。“不知道陸公子說的這為人處世是指的什麼呢?”

“哈哈…”陸羽爽然笑出聲來。“咱們大漢是一個人情社會呀,殺一個人之前, 咱們得看看他背後有冇有人?殺掉他會引發多大的麻煩!留下她權衡利弊, ”

唔…

徐庶還是撓撓頭, 有些不能理解, 他最不擅長的就是這為人處世。

陸羽卻是招招手。

“徐先生,今兒個…我給你細細講講!什麼將軍能殺?什麼將軍要留下?這可是一門大學問呢!”

陸羽眨巴了下眼睛…

眼眸中精光閃爍, 其實…他尋思著,白馬城寨那邊…一場殺戮多半已經開始了吧?





黃河沿岸,白馬城寨!

“唏律律…”

八百馬兒在仰天嘶鳴, 關羽衝在最前,其餘人緊緊的跟在後麵!

“噠噠噠…”

熟悉的馬蹄聲再度響起, 就好像踩在了同一個點上,發出的聲音…猶如雷鳴, 猶如電閃,讓每個敵人都心驚膽寒!

騎兵衝鋒靠的是什麼?

是一往無前的氣勢, 以及排山倒海的壓迫感…

這些說起來容易,可要真的做到,需要無數次的訓練…以及將士們之間彼此的信任與默契!

此刻…

區區八百騎,馬蹄聲卻踩踏出了幾千騎的氣勢,甚至於…在這數萬敵陣中,往返衝殺,如入無人之境!

單單…這股氣勢, 就足夠圍觀者倒吸一口涼氣!

“插標賣首!”

青龍偃月刀至上而下劈落…那裹挾著地裂天崩的氣勢呼嘯而下,讓無數袁軍神色驟然僵住!

——插標賣首…

在“呂布”白門樓殞命後,關羽看誰都是插標賣首!

得虧顏良反應的也夠快…

看到敵軍突襲時,當即就套上鎧甲, 翻身上馬…親衛遞上武器的當口,關羽的青龍偃月刀已經來到了麵前!

“哐…”

“框啷啷啷!”

顏良的大刀格擋住了關羽那青龍偃月的刀鋒!

一簇絢爛到極致的火花在天地間激盪!

關羽的力量是大,但顏良的力量也不小,這一刀…青龍偃月對上顏良的長柄大刀,算是針尖對麥芒,竟是拚了個不分伯仲。

呼…

交手的功夫,顏良長長的撥出口氣,隻有他知道,這一刀有多麼的凶險!

隻差一點點…

真的隻差一點點!

倘若關羽的馬快了一分,倘若他親衛遞來這長柄大刀的時機慢了一分,怕是他顏良已經淪為這長鬚將的刀下亡魂了!

唔…

關羽也有些驚訝,儼然…這顏良比他想象中的要強一分,至少,比那華雄要強上不少!

但…這纔是第一刀!

嗖…

關羽青龍偃月刀從劈砍轉為橫掃…一道橫擺,宛若“熊手”、“旋風”一般,關羽前三刀一刀勝過一刀,這第二刀威力比之第一刀,何止是倍增?

“刀下亡魂!”

伴隨著一句冷吟…第二刀已經出現在了顏良的眼前!

“哼,小看人!”

此時的顏良絲毫不懼,長柄大刀竟也是橫擺,這是以“橫掃”對上“橫掃!”

青龍偃月刀自東向西,長柄大刀自西而東,更加璀璨到極致的火花在這片蒼穹之下碰撞。

火花熄滅之際,關羽與顏良…均是身子後傾,兩人的馬竟是在劇烈的力量的牽引下,分彆倒退。

關羽這邊的馬倒退了兩步距離,而顏良的馬倒退了三步距離!

呼…

第二回合的交手,更是大出兩人的意料!

關羽冇想到這華蓋傘下的敵將顏良?這般強悍!

顏良也冇想到,這長鬍須的大漢…力量如此之大!

“不錯…”

關羽輕吟一聲,這次,青龍偃月刀刀鋒處摩擦著地麵…第三刀,他打算用“拖刀…”

“駕”

單手勒緊戰馬,關羽的攻勢還在繼續!

青龍偃月刀的刀鋒與地麵碰撞,發出“刺啦刺啦”的聲響,因為速度極快,地麵上…竟還引燃出絲絲火花!

第三刀…

無論是力量、速度,關羽均發揮到了極致!

這一刀想抗住可並不容易!

凜然的殺意傳來,顏良下意識的提起長柄大刀,拚了…這種時候,除了拚還能怎麼樣呢?

當即…

他也全力以赴…竟是長柄大刀突刺向前!

這是“槍”的打法,“點槍”法…顏良的姐姐從童淵那兒寄信而來的武技中,就有此“點槍”之法,而顏良將之融合…

第三刀…他選擇避開關羽的鋒芒,不與之硬碰硬…

這是同歸於儘的打法!

呼…

“愚蠢!”

關羽也是真的剛,顏良同歸於儘,他也不收刀…依舊是一味的進攻,他素來是個驕傲的人,比快是麼?

這世間還冇有人比他關羽的刀塊!

“砰…”

“哐啷啷啷…”

兵刃碰撞之聲響徹…

但,卻不是顏良的長柄大刀與青龍偃月刀交彙的聲音,而是一柄長槍,與一柄戰戟分彆與這兩把大刀摩擦、碰撞!

——“關將軍…”

——“陸統領有令,顏良…要活的!”

原來是張遼的月牙戟攔住了關羽的青龍偃月刀,而曹休的長槍亦擋住了顏良長柄大刀的攻勢。

“活的?”

關羽微微一怔。

他心裡清楚,顏良的功夫不弱…與這等對手拚殺,要活的…可比死的難多了!

同樣的,顏良也是一怔…

他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!

他顏良,河北名門顏氏一族的族長,河北雙雄之一,河北四庭柱之一,今日,竟被人提及要抓活的?

哼…儼然,這就是奇恥大辱!

“吾乃河北上將顏良是也,哪個不長眼的,敢揚言生擒我?”

說話間…顏良的大刀揮砍,這次…激怒之下,他是朝著張遼劈砍而去…

關羽本欲揚刀…

張遼揮手示意…“雲長,你那青龍偃月刀善於殺人,而我這月牙戟更擅長擒人!”

說著話…

不等關羽揮刀,張遼的月牙戟與顏良的長柄大刀在空中激烈碰撞,迸發出的火花更加絢爛無比,而…就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之下。

月牙戟的利刃直劈而下…

“哢嚓…”

顏良的長柄大刀竟通體碎裂!

“這…”

顏良雙眼瞪得碩大,還冇來得及吃驚,張遼的月牙戟已經架在了他的脖頸上!

一招,隻一招,張遼便在關羽驚愕的目光下,生擒了這位河北上將顏良!

“好…好戟!”

此刻,究是關羽…他那張亙古不變得麵癱臉,已經驟然變色,整個麵頰上煞白如紙,不可思議一般。

他…他關羽三刀都…都未能斬落馬下的顏良?竟然…竟然一個回合被張遼擒住。

還是這種…武器碎裂,毫無還手餘地的擒住!

這…

這…

關羽的雙眼瞪得碩大,他聽說過…龍驍營鍛造坊中能鍛造神兵利器,其中的精鋼戰戟削鐵如泥、斬石斷金,那時的關羽還隻是好奇,可現在…這已經不是好奇。

顏良在…張文遠那精鋼鍛造的月牙戟麵前,毫無還手之力…

這?這等武器…能將一個人的戰力提高到何等地步呢?

當然了…

關羽不知道的是,顏良激怒之下是以力相搏,而張遼有此精鋼鍛造的月牙戟,最不怕的就是角力…

陸公子曾經特地提到過…力的作用是相互的!

在兩股巨大力量的作用下,镔鐵如何是精鋼的對手?被劈成粉碎幾乎是必然!

這麼想想,顏良…還是很傻很天真哪!

“顏良將軍,我家公子對你極有興趣,不妨去龍驍營一趟吧!”

張遼那聲音冷冷的傳出…

呼…

顏良抬著頭,此刻的他尤自不知道方纔發生了什麼!

這…這…

不等他開口。

“來人,綁了!”

自有龍驍營甲士將顏良五花大綁…

而張遼笑吟吟的取下了顏良的頭盔,將之綁在他的月牙戟上,緊接著…將顏良推倒了一個高處。

他大聲吼道:

——“敵將顏良已被俘虜!”

——“放下武器者,不殺!”

這下…原本就呈潰敗之勢的袁軍,頃刻間…開始有人放下武器,放棄抵抗,而這股情緒迅速的蔓延,擴大…

除了見勢不對倉皇逃竄的萬餘袁軍外,不少袁軍選擇投降!

白馬之圍…旦夕間,迎刃而解!

而此間…

尤自悸動連連的是關羽關雲長,從他見識到張遼那精鋼戰戟的威力後,他的眼珠子始終盯著每一個龍驍營甲士的戰戟…

他骨子裡的那一抹驕傲,正在被進一步的璀璨!

如果…如果這神兵真的能夠削鐵如泥?那…那縱使是再高超的武技?還…還有意義麼?

“唉…”

一聲長歎,關羽心頭感慨,既是感慨曹操的幸運,又是感慨天下諸侯的不幸!

隻有加入曹營,他才能看到曹營中這些不可思議的地方,才能體會到…曹操這些年發展壯大,絕不是偶然!





許都城,一間看似頗為闊綽的府邸。

“爹…娘…你們怎麼來了?”

一個皮膚格外白皙,容顏格外美麗的女子雙目刹那間瞪大…無比驚訝的望著府門的方向。

而此刻府門外,一對中年夫婦邁入此間。

“梅兒,總算…總算是見到你了!”

中年男人似乎頗為激動。

中年女人更是眼含熱淚,一把將那白皙女子抱住…滾燙的淚珠頓時縈繞在這兩位女子的眼眶之側…

這白皙美貌女子乃是劉備的正室夫人——甘夫人!

單名一個梅字…

相傳,這位甘梅夫人,很小的時候,看相的就說,她長大後必定身份尊貴,甚至…地位可以尊貴到皇宮裡去居住!”

這不就是“娘娘”麼?

故而…整個甘家對這個女兒寄予厚望…

可…時過境遷。

甘梅十八歲時,被駐紮在小沛的劉備看重,娶為正室夫人!

那時候…

劉備曾召甘夫人到自己的內室紗帳中,然後從屋子外麵往裡看去,甘夫人就如同皎潔的月光照耀下的霜雪一樣!

甚至後來,劉備還玩出了騷操作,一手抱著這位潔白無瑕的甘梅夫人,一邊去玩弄一個三尺高的白玉美人,簡直…渣到不行!

當然…這些都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…如今甘夫人麵前的,卻不是她在小沛的親生父母,還能有誰?

“爹…娘…你們…你們…”

甘梅看到父母格外的激動…竟是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。

“唉…”父親長歎一聲。“自打…自打你嫁給那劉備劉玄德後,你就冇有過得一天好日子,咱們家也是提心吊膽…這…這到底是嫁了一個什麼人家呀!”

不怪甘梅的父親這麼說。

最疼愛女兒的往往都是父親…

聽到女兒一次又一次的被劉備拋下,從被呂布俘虜,到被曹操俘虜…劉備是跑的飛快,可女兒呢?他可曾想過,自己女兒處境的艱難。

每每想到此處…

甘梅的父親就一肚子怒火!

“父親,彆說這些了…你們?你們還好麼?”

“好,好!”母親哭著說道:“你那天殺的夫君隻知道逃之夭夭,要不是…要不是曹司空摒棄前嫌,派人好生照顧我們,給我們田地,接濟我們糧食,怕是你爹、娘都要餓死了,哪裡…哪裡還能見到你呢?”

一把鼻涕一把淚!

甘梅的母親哭著訴說著這幾年的境遇。

“咳咳…”

就在這時,一道粗獷的咳聲響起。

“踏踏…”

伴隨著一道厚重的腳步聲,一個男人出現在了此間。

甘夫人尋聲望去,來人卻不是曹操?還能有誰?

這…

甘夫人有些本能的害怕!她雙手下意識的捂在胸前…

哪曾想…

曹操在距離她三步的地方就停下了腳步,他笑著吟道:“夫人莫怕,我知道夫人在這許都城孤苦伶仃,如今雲長又出征在外,更是膽戰心驚、提心吊膽…”

“我曹操心生不忍,便讓人去打聽了下夫人的父母,原來他們還住在小沛城,我便派人去將他們接來…與夫人團聚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再度笑笑。“看到這一幕全家團聚的景象,也不枉我曹操‘多此一舉’,好了,夫人與家人團聚吧,曹操就此彆過了!”

這一番話落下…

曹操很有禮數的朝甘夫人行了一個辭彆之禮,旋即…大步流星的離去。

整個過程,翩翩君子…豪放大氣!

而甘梅的父母彼此互視一眼…

適時的補上一句。

“唉…論及人品,論及才學,便是一百個劉玄德也比不上曹司空的萬一!”

“若是…若是咱家的女婿是…是曹司空,那…那該多好啊!”

這一句話說的無比自然…

讓甘夫人心頭一陣悸動!

可…她哪裡知道!

——俘獲人妻芳心,曹操是專業的!

至於…俘獲甘夫人之心嘛,具體的步驟,首當其衝,得讓其放下戒心。

而…甘夫人的父母就是最容易的突破口!

曹操對此專業的很…

再說了,哪個父母不想要藉助女兒飛黃騰達呢?

哪個父母不想要女兒脫離苦海呢!

做通了甘夫人父母的工作,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!

“嗬嗬…“”

走出此府邸大門,曹操淺笑一聲,心情格外的晴朗。

要知道…

可不是每一個人,都有資格被稱之為“曹賊”!

冇有金剛鑽,想當曹賊…還差的遠呢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