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一十三章 死吧,讓這一切都灰飛煙滅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一十三章 死吧,讓這一切都灰飛煙滅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冀州,鄴城,牢獄之地…

原本蜷縮著身子,坐在牢獄一角的田豐聽到了城外的擂鼓聲,眼眸凝起,一抹不祥的預感升騰而起。

“牢吏,牢吏!”他大聲呼喊…“外麵,外麵為何有鼓號之聲?”

“主公正在舉行征曹的誓師大會呀!祭天,祭地,祭奠祖宗之靈!”牢吏如實回道…

這…

田豐臉色驟然變得煞白如紙。。。

“主公,主公真的要出征?”

“是啊,袁譚、袁熙、袁尚三位公子從青、幽、冀州各自調集十萬大軍助力主公,如今主公是名副其實的五十萬大軍!所向披靡!”

唉…

聽到這兒,田豐長歎一聲。

“五十萬大軍,徒有虛名!徒有虛名罷了!”

“今日…今日這還是主公的五十萬大軍,明日,或許…或許在那隱麟的攻心之下,就成為曹操的五十萬大軍了!”

念及此處…

田豐眼眸冷凝,“快…取筆墨,取筆墨!我要給主公,上書進諫!”

“軍師…罷了吧!您…您就是因為這進諫才進入這牢獄的呀!”牢吏說著大實話。

“我…我…”田豐的臉色驟變,“我寧可因諫而死,也…也絕不諱言!取…取筆墨!”

牢吏見田豐堅決,也不敢遲疑…

快步跑著去取筆墨。

就在這時…

牢獄之外,一名少年公子與一位中年男人路過這牢獄…

“司馬公子,你詢問的軍師田豐?如今便關在此間牢獄!”

這中年男子,正是那位酒肆掌櫃,而他身旁拄著拐,緩慢前行的卻不是司馬仲達,還能有誰?

呼…

聽到田豐關押在這牢獄內,司馬懿駐足停頓了片刻,他抬起頭默默的把此間的路程記錄了一番。

“我知道了!多謝…”

“前麵,過了街道可就是許府了,司馬公子我隻能幫你到這兒了。”酒肆掌櫃眼眸凝起,這一句話說的是意味深長。

司馬懿點了點頭。

“接下來就交給我好了…如果有情報,我會第一時間送出去!陸總長有令,許家是必須爭取的!”

講到這兒,那酒肆掌櫃重重的點了點頭,再度凝望了司馬懿一眼,從始至終,這位司馬公子都極其堅決,從來冇有過半點遲疑!

——好一個太學生!



在鄴城,許府位於城池東側。

就像是許都城一般,東城均是達官顯貴們的府邸…

司馬懿瞅著這許家府邸的裝潢,朱門敞開,富麗堂皇的輪廓,還有那門檻高的簡直讓人目瞪口呆。

“果然…”

司馬懿心頭吟出一句…

“怎麼?”一旁的酒肆掌櫃反問道。

司馬懿擺擺手,示意冇什麼…

現在的他不能說話,他要裝作一個啞巴,一個瘸子!

其實,他心頭那聲“果然”…是在感慨,昔日從許都城出發,陸總長曾經特地告訴過他,許攸此人極度好麵子,府邸勢必修的富麗堂皇。

今日一看,果然不出陸總長所料啊,而這…莫名的更增加了些許司馬懿的信心。

他揮手示意要進去了。

“我在這兒等你下…若是冇應征上,咱們再想彆的辦法。”

酒肆掌櫃的話音落下,司馬懿微微一笑,旋即拄著拐,一步一步的邁入其中。

因為…打點過的緣故,門子並冇有為難司馬懿…隻是詢問一聲。

“你就是叫‘馬斯’是麼?”

司馬懿伸手指指自己…算是答應,這個時代冇有啞語,啞巴要表達…更多的是肢體語言!

“進去吧,給咱們公子瞅瞅!”

門子說的公子正是許遠,他是許攸的侄兒…是鄴城有名的惡霸!

當然了,憑藉著他叔父的地位,誰也不敢找他的茬!

司馬懿抬起頭望向前麵正廳的方向,遙遙可見,一名公子與一位郎中正端坐在那邊…想來,那位公子便是許遠!

呼…

輕輕的撥出口氣。

聽掌櫃的講,這許遠雖是個惡霸、紈絝,可對選取家門的仆人卻格外的上心!

啞巴是防止仆人亂說話!

瘸子是防止仆人亂走動!

整個鄴城,誰都知道許家府邸中藏著天大的秘密,偏偏…這秘密是什麼?冇有任何風聲走漏。



許家,正堂之內。

“你就是‘馬斯’?”許遠看到司馬懿,饒有興致的圍著他轉了一圈啊,然後在他身邊蹲下,望向他的腿。“最近,審彆駕可冇少打咱們許府的注意,你不是第一個,也不是最後一個,不過,本公子告訴你,向你這類自作聰明的人,下場往往都不好!”

許遠的眼眸中飽含著敵意…

果然…

司馬懿眼眸睜開,他心裡嘀咕著,看來…陸總長提到的鄴城令審配與許攸不和,也是真的了!

他不敢說話,隻能擺手,表示…自己不是!

許遠笑道:“是與不是?也不是你擺擺手就能決定的…”

他指著司馬懿腿上的夾板冷冷的命令道:“來人,拆開!”

司馬懿做出一副驚恐的樣子…

而許遠卻是冷笑道:“怎麼?審彆駕冇告訴你?作戲要做全套麼?”

這下…司馬懿不懂了,隻是不住的搖頭,露出一副恐懼的模樣!

自有部曲拆下了司馬懿的夾板,又解開了繃帶,肉眼可見…司馬懿腿上的傷口慘不忍睹!

而許遠身邊的郎中伸出手,輕輕的摸著司馬懿的腿骨,司馬懿疼的額頭冒汗,這郎中點了點頭。

“許公子,這腿確實是斷了!”

許遠淡淡的道:“想不到這次審彆駕還挺用心嘛,隻不過腿是斷了,可本公子倒是好奇,這嗓子是不是也啞了呢?”

說話間,許遠攤開郎中掛在身上的布包,從裡麵拈出一根針來,針尖在麗日下,流轉著森冷的光芒。

司馬懿心頭莫名的有些恐懼,可理智尤自在心頭占據上風。

唔唔唔…的發聲,像極了一個啞巴在做著無畏的反抗。

“讓他老實點兒!”許遠一聲吆喝,自有部曲上前抓住了司馬懿的胳膊。

而許遠手中的銀針越發的近了,他刻意把針移動的很慢,像是以此去折磨下這“啞巴”,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“啞了”!

麵對這寒光閃閃的銀針,司馬懿仍然無動於衷,而許遠用針猛地刺入了他的右腿,鮮血長流。

“唔唔…”

尤自是忍著…不能出聲,司馬懿隻能發出這沙啞的“唔唔”低響。

許遠下意識的眼眸凝起,感慨道:“小子,挺能忍的嘛!”

他又用力了幾分,整支銀針幾乎完全插入了他的右腿傷口處…可司馬懿依舊隻是發出那沙啞的“唔唔”聲,從始至終,冇有吟出一句!

呼…

這次,許遠撥出口氣。

他點了點頭,拔出銀針。“看來,你不是審彆駕的人!很好…明日起去庖廚搭把手去吧!俸祿的話,你不用擔心,咱們許家不缺錢!”

一言蔽…

許遠走出了此間正堂,而司馬懿已經是冷汗直流,整個後背都是濕的,鬼知道…方纔那銀針刺入傷口,是如何錐心的疼痛?

可…他忍住了,他真的忍住了!

若非經曆這一遭事件,他司馬懿決計想不到,他竟能忍到如此程度!

不過…至少,結局是好的!

他…他成功混入了許府!





冀州通往黎陽城的官道上。

數不儘甲士的踏步聲,馬兒的蹄聲,嘶鳴聲…

幾乎將整個平原震的隆隆作響!

五十萬大軍的中軍處,一駕五輿馬車正在前行。

坐在這馬車當中的除了那位天下兵馬大將軍——袁紹袁本初外,還能有誰?

此刻…

他的麵色古怪,一手握著一封竹簡,一手握成了拳頭,整個表情看起來,就是一個字——怒!

袁紹怒了…

“主公?何事如此憤怒?”許攸騎著馬行至袁紹那五輿馬車旁…隔著窗子,他看到了袁紹那苦瓜臉!

“田豐小兒,竟又辱我!時至今日,我大軍兵不血刃奪下黎陽…他竟還上疏讓我休兵停戰!大放哀歌!亂我軍心!其心可誅!”

這…

不等許攸開口,五輿馬車旁,同樣騎著馬的長子袁譚大聲道:“父帥,祭天、祭地、祭祖之後,尚缺一物祭旗,請父帥用田豐的首級祭旗!以狀軍威!”

之所以長子袁譚提出這一句。

是因為…袁營麾下謀士中派係叢生的同時,這些袁家的公子們對謀士的拉攏早已在暗中進行。

長子袁譚拉攏到了郭圖、辛評、辛毗;

次子袁熙比較隨緣,冇有去拉攏謀士,倒是拉攏到了一些武人!

三子袁尚因為是袁紹最喜歡的兒子,故而…支援他的有逢紀、審配等人!

可以說,田豐不屬於三子中的任何一個派係,老袁家一貫秉承的便是“得不到的就毀滅”…故而,拿田豐祭旗…

袁譚言出,冇有絲毫的猶豫。

“不可,不可…”許攸連忙擺手。“眼下這戰端未開,先斬謀士,可不是什麼吉兆啊!依我之見,倒不如等袁公大獲全勝,凱旋歸來之後!到時候…讓那個隻會誇誇其談,實為迂腐短見、鼠目寸光的小人田豐,親眼看到主公輝煌的戰績!豐功偉業!到那時…到那時主公再賜他自儘也不遲啊!”

呼…

這話脫口,袁紹輕呼口氣。

彆說,這話聽得是真的舒服啊!

當然了,這與許攸“拍馬屁”的技藝達到“小有所成”境界有關…

“好…”袁紹頷首道:“等本將軍凱旋歸來,拿曹賊的首級擺在這田豐麵前,本將軍羞死他!”

“如此極好,如此極妙!”許攸繼續道…

這話脫口,“哈哈”…袁紹自是笑的合不攏嘴,可一旁的另外一個謀士郭圖不樂意了,如果說許攸“拍馬屁”的功夫隻是小有所成,那郭圖“拍馬屁”的功夫纔是登峰造極呢?

怎麼能被比下去呢?

郭圖不忿兒了…於是他開口了。

“主公,您看看…”郭圖一揮手把袁紹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。

他方纔繼續道:“咱們先頭大軍於辰時上路,這天已過正午,後軍纔剛剛出城,前後相連近百裡啊!”

“主公啊…像這般傾巢而出的大軍,像這般五十萬之眾,似潮水般湧動,普天之下誰能拿出?誰能調遣?哈哈,當今天下…唯獨袁公您一個呀!此番盛況,真乃今古罕見,海內奇觀!”

果然…

“哈哈哈…”

郭圖不虧為袁營的第一號馬屁精,陸羽認定的“真·細作”,他這一番話說的袁紹是心花怒放!

“哈哈哈…”袁紹一邊笑,一邊感慨道:“曹操撤去黎陽大軍,想必就是已知我兵鋒所向!聞風喪膽…哈哈…哈哈哈!”

這邊,袁紹與一眾謀士笑的開懷。

另一邊“唉”的一聲,沮授長長的歎出口氣,不住的搖頭。

樂觀…

袁紹太樂觀了!

他被五十萬大軍矇蔽,卻忽視了敵人的強大!

驕兵必敗…驕兵必敗呀!

每每想到此處,沮授心頭就頗不是滋味,看看袁紹身邊的人,冇有一個去提點危機,所有人都競相拍著馬匹?這樣的軍隊?這樣的主公能贏麼?

“唉…”

又是一聲無助的感慨。

就在這時…

“報…主公…”一名斥候疾馳而來,停在五輿馬車前,朗聲道:“此處距離許都城二百餘裡,距離白馬城寨九十餘裡,距離官渡一百餘裡!”

“據黃河南岸細作回報,顏良將軍包圍白馬城寨,曹操並冇有派兵救援白馬城寨,反倒是將大軍集結於延津,似乎…有強渡黃河朝我軍主力進攻的征兆!”

唔…

這話脫口,袁紹眼眸微眯!

他將曹操棄“黎陽”,放棄馳援“白馬”,屯兵“延津”這三件事兒放在一起去想。

“不好…”

袁紹下意識的吟出一句。

“主公…”許攸、郭圖正想開口。

袁紹的話已經搶先。

“曹操這是扛不住了,他要放棄其它的城池,集結所有兵力渡過黃河與我大軍迂迴決戰,破釜沉舟!”

袁紹的語氣冷然…言語間似乎頗為篤定。

這種時刻,作為袁紹的謀士就閉嘴好了…主公都下決定了,再質疑,那不是找死麼?

儼然…

作為袁紹身邊的謀士,冇有這點眼力價的已經被關押在牢獄裡了。

袁紹繼續吩咐道:“曹操既然想集中兵力於我決戰,那傳令下去,大軍向西移動,行至延津北岸安營紮寨…設下三處大營,形成互為犄角策應之勢,若曹軍敢來,那這黃河以北就是他們的埋葬之地!”

“主公明鑒…”

郭圖、許攸不約而同的吟出一句。

還是沮授,他的眼眸冷凝…他隱隱覺得,從曹軍拱手讓出黎陽起,他們似乎就陷入了曹軍事先佈置好的埋伏。

這會是一張大網麼?

沮授心頭暗道…

可…這種情形下,他又無法諫言,若公然忤逆袁紹,那下場…勢必與田豐一樣!

冀州才俊這一派已經摺去半壁江山,他沮授要撐住呀!

心念於此,沮授眼眸冷凝…卻是一言不發!

“得令!”見無人反駁,一旁的將軍張郃領命,派傳令兵…將袁公的軍令傳遍三軍!





冀州北部,飛龍山,山腳酒肆內!

在這個時代,談論天下局勢,推杯換盞中品評天下時局,這樣的“吹逼”…一向在各個酒肆、茶攤中頗為風靡!

這飛龍山下的酒肆自然也不例外…

——“曹操放棄黎陽,袁紹兵不血刃攻下黎陽,圍困白馬!”

——“曹操屯兵延津,袁紹於延津對岸安下三處大帳,兩軍隔河相望…大戰隨時上演!”

——“黃河以南,曹操的部隊天天喊著要打到袁紹的後方去;黃河以北,袁紹那邊旌旗招展、得意揚揚的在延津北岸迅速集結嚴陣以待…隨時準備著決戰!”

——“如此對峙,整整十天!”

——“曹軍的刀鋒從未撤下…袁軍也不敢懈怠!”

一句句傳言從一個個壯漢口中吟出…

這些早就成為了整個冀州街頭巷尾議論的焦點!

更是成為了這飛龍山腳下酒肆內的熱點話題。

呼…

此刻,一張桌案上,依舊是那個白袍鬥笠男人,他一手拿著酒,另一隻手按在桌案上,食指與中指不斷的在案幾上敲打。

他的口中用極低極細的聲音輕聲重複著那一個個剛剛聽到的傳言…

——“大軍馳援延津…卻並冇有馳援白馬?大軍於延津集結!”

——“嗬嗬,再簡單不過的‘聲東擊西’之計了!”

言及此處…

這白袍鬥笠男人飲了一口酒,搖了搖頭…他繼續道。

——“延津,不隻是延津…就連曹操放棄黎陽這也是個誘餌,這是隱麟要將父親引入了他們事先準備好的戰場!聲東擊西,誘敵深入…這還是一招連環計呢!”

分析到這裡…

他又飲了一口酒…

有那麼一瞬間,他特彆想去尋一支筆,寫一封信,把曹軍的伎倆統統告訴父親!

隻是…

他隨身攜帶,所有的“張芝筆”均被他折斷…

所謂——無毒不丈夫!

他不想給自己退路。

“儘管不想讓父親損失這麼多兵馬,可…事實是,能終結曹操性命,了結隱麟性命的似乎不是戰場!而是…”

話到了嘴邊…卻是欲言又止!

此刻…他的眼眸冷凝,他自言自語道:

——“白馬城寨,隱麟的目標是白馬城寨…而曹軍的真正目的是顏良…是這支五萬人的先鋒軍!”

講到這兒,他“吧唧”了下嘴巴。

緊接著嘴角揚起,露出了欣欣然的笑意。

——“隱麟哪,你多半想不到,這次…咱們要殺掉的是同一個人!有趣,有趣…”

——“嗬嗬,死吧…讓這一切都灰飛煙滅吧!”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