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百零二章 本夫人要見姐夫!誰敢攔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百零二章 本夫人要見姐夫!誰敢攔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許都城郊,清晨,晨曦未明。

無數甲士早已聚攏,天色尚早,他們紛紛在閒聊。

而龍驍營大寨內的演武場上已經傳出一陣陣鼓聲,像是要打擂台…

一些武人分列台上,嚴陣以待,不過,卻冇有急著比試。

似乎…

是在等著這龍驍營的主人的到來。

夏侯楙來的很早,站在最前方,今日…是陸羽來驗證三千長槍兵的成果,而作為武術教頭的他不敢怠慢…

他的目光一一掃過眾人,看到了趙雲、張繡也來了,心裡難免有些緊張,畢竟…這兩位可是傳說中槍神童淵的弟子。

反觀張繡與趙雲,兩人並肩而行,似乎…聊著什麼。

“子龍?近些年你可去拜會過師傅他老人家?”

張繡詢問趙雲…

“自打從常山南下後,就冇有再見過師傅了。”提到師傅,趙雲眉頭微微一沉。。“也不知道師傅他老人家如今身子骨如何?”

“…師傅從小習武,哪怕已經年過五旬,可身子骨料來問題不大,何況還有師孃照顧!”張繡這話算是寬慰小師弟。

“師孃?那位…顏家的大小姐麼?”

提及師孃,趙雲的臉色凝起了一分,似乎…對這位師孃的身份,有一些看法。

“師兄怕是還不知道吧?如今袁紹調兵遣將打算揮兵南下,聽說先鋒將軍便是這顏良。”

顏良…

這個名字一出,張繡眉頭緊凝。“竟是他?這…倒是不好辦了。”

他的眉頭亦是冷凝。

無奈的搖搖頭,感慨道:“師孃既好吃醋,又出了名的護犢子,此番…若是她這弟弟顏良有個三長兩短,那…怕是不能善罷甘休了。”

呼…

趙雲亦是輕呼口氣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他隱隱心頭生起一抹不祥的預感。

誠然,世人隻知道當世槍神童淵,卻鮮有知道,槍神的夫人乃是河北名門顏家的嫡長女!

這事兒要細細的講起來,就說來話長了!

童淵,字雄付,與幷州的李彥是結拜兄弟,兩人均是師承義父玉真子。

童淵學會了玉真子的槍技,被譽為“槍神”;

李彥則學會了玉真子的戟法,被譽為“當世第一戟”,而兩人在師傅的做主下,分彆娶了河北顏氏的兩位姑娘——顏雲、顏雨!

偏偏…

這兩位姑娘, 從小養尊處優, 大小姐脾氣儘顯…

可出奇的, 童淵與李彥與這兩位千金大小姐還真是情比金堅,格外的恩愛。

而河北上將顏良正是顏家的嫡長子,是顏雲、顏雨的弟弟, 在顏氏一族中更是眾星捧月的存在。

此番,張繡是擔心。

因為顏良的緣故, 讓龍驍營, 乃至於讓曹營, 讓陸羽與師傅交惡…

那時候,就難辦了。

聊到這裡事…

“咚咚”

兩聲鼓響…

所有人的目光望向寨門方向, 陸羽來了,在典韋與一乾龍驍騎護送下,快步邁入大寨之中…

而早已等候在寨門處的高順, 看到陸羽, 急忙迎上…似乎是早有準備。

“陸統領, 昨日我實驗了一下陌刀, 破壞力驚人,一刀之下人馬具碎…如今, 鍛造坊已經開始全力鍛造‘陌刀’,末將鬥膽替手下七百陷陣向陸統領討要七百‘陌刀!’”

似乎…這麼一句,高順覺得分量有些不夠, 當即又補充道:“若是有此陌刀,我陷陣營將是一切騎兵的噩夢!”

呃…

聽到這兒, 陸羽腳步一頓,有點意外…

今兒是來驗證槍兵的, 怎麼又與陌刀搞在一起了。

他望著高順,特彆是高順這雙自信十足的眼睛。

整個給人的感覺就三字——穩如狗!

“成, 我會托人告訴曹沐!前七百陌刀均歸你們陷陣營了。”陸羽回道,連帶著拍了拍高順的肩膀。“河北袁紹還有十萬驍騎呢,陷陣營配陌刀,接下來的戰場可要大放異彩呀!”

“必不辱使命!”高順拱手道…

話音剛剛落下。

“咚咚咚…”

鼓聲更響,演武場上長槍兵已經開始演練起陣型,緊接著…便是實戰,兩人一組, “霍霍”聲響,龍爭虎鬥了起來。

這紅纓槍格外輕巧,一乾甲士們的比試也格外的迅捷、靈活!

甚至…隔著老遠看,不像是比武, 更像是華麗的舞蹈!

偏偏每一擊,均是殺氣畢露!

讓人目不暇接…

當然…張繡與趙雲也看在眼裡。

張繡下意識的吟出一句。“這槍,這槍法都有點意思!”

是啊…

趙雲的眼眸亦是凝起,摒棄了原本的鐵槍…

改用木頭做槍桿,配合上精鋼做槍頭,如此一來,簡直是將長槍的靈活無限的放大,甚至…因為槍頭處采用精鋼的緣故,威力比之從前的鐵槍有過之而無不及!

“好槍!好槍法…”

趙雲驚呼一聲…

說起來,他對紅纓槍雖是好奇,卻不至於太過在意,反倒是…這些甲士們舞動的槍法。

隱隱中,趙雲竟從中尋覓到了一絲師傅傳授的那“百鳥朝鳳”槍法的味道。

不單如此,這些甲士們舞動的槍法變幻多端,甚至有許多槍招、虛招更是精妙絕倫,完全不弱於“百鳥朝鳳”槍法!

可核心並冇有改變,在卸去所有的虛招後,最後剩下的唯獨是“點槍”…

——中平槍,槍中王,中間一點最難防!

“好…好!”

又是一連兩個“好”字,能讓趙雲連聲稱讚的槍法,當世之中可不多。

張繡亦是連連感慨。

“聽人說,夏侯楙教這些槍兵的是《三十六路楊家槍》,今日一見,這楊家槍未必輸於咱們師傅的‘百鳥朝鳳槍法’呀!”

“尤有過之!”趙雲毫不吝惜對這楊家槍的讚譽。“我觀夏侯楙的槍法,招式中有百鳥朝鳳槍法的影子,甚至我能看出來,還有張翼德那至剛槍法的影子,但…它又不像百鳥朝鳳槍法那般虛招太多,可以說…去除繁冗,每一招每一式目的性極強,均是殺人的槍法!”

講到這兒,趙雲頓了一下。

“師兄,或許…論及槍技,這夏侯楙現如今不是你、我的對手,更是接不住師傅的一招,可待得假以時日,他能將此《楊家槍》融會貫通,能在戰場上運用自如,怕是他的潛力要比你、我更高許多!”

外行看熱鬨,內行看門道。

趙雲是童淵弟子中天賦最高的,在他出師的那天,童淵就提到過,趙雲日後在槍法的成就上必定遠勝於張任、張繡兩位弟子!

而這點…

張繡也是信服的。

作為同門師兄弟,在這龍驍營內,兩人冇少切磋,自然…張繡也能感受到趙雲槍法的變化,他正在嘗試著改良“百鳥朝鳳槍法”。

正如他所說的那般,去除繁冗,將那無數炫目的招式精簡話,每一次出槍都是殺招!

如此這般…便猶如…蛇一般,攻擊在一瞬間完成,一擊必殺!

而無疑…

如今眼前的“楊家槍”,帶給這個小師弟全新的思路了!

呼…

張繡再度輕吟一聲。“子龍啊,你可知道…這《三十六路楊家槍》又是何人傳給夏侯楙的麼?”

“是誰?”趙雲連忙問道:“難道世間還有一位姓楊的槍法大師?”

“哪有什麼槍法大師。”張繡擺擺手。“是陸公子,這《三十六路楊家槍》的圖譜是陸公子送給夏侯楙的。”

講到這兒,張繡頓了一下,他抬起頭感慨道:“誰能想到,這般精湛的槍法,竟是出自一個不懂武藝的少年之手,委實是羞煞我等武人了。對了…與這《楊家槍》一道送出的,還有一本《金瓶梅》,想來,那定然也是本絕世秘籍!”

這…

趙雲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,楊家槍?陸公子…不…不會吧?

等等?

還有一本…金瓶梅…

有那麼一瞬間,趙雲突然很想看看這名喚“金瓶梅”的絕世武功!



“咚咚…”

“咚…”

鼓聲漸響,龍驍營演武場的檢示還在進行。

陸羽很欣慰,效果很好…

這長槍兵能用,就像是陌刀配備給陷陣營一般,把長槍兵放到特定的位置上,能產生奇效!

說到底,龍驍營雖然名聲大,可在曹營裡不是正麵衝鋒的主力部隊!

功能性的需求,更多一些…

長槍也好,陌刀也好,會讓陸羽在派遣龍驍營時更靈活許多…

“轟…轟隆隆!”

陸羽這兒…還在遐想之際。

一道沖天的火光曝起…這是在龍驍營的東南不遠處的方向!

所有人的目光均朝火光處望去。

就彷彿是一條火龍沖天而起,發了瘋似的四處亂竄,肆無忌憚的吞噬著一切。

很快…

空氣都變得灼熱了許多。

而接下來…火焰像是一瞬間就降了下來,緊接著…便聽到“著火了…”、“著火了”的聲響。

曹休第一個反應過來…

“是牛棚!牛棚方向著火了!似乎…是一角,不是全部範圍!”

陸羽的眼眸微眯…

說起這牛棚,陸羽並不陌生…這是他擔任大司農時,特地在城郊選取了一大片土地,建立牛棚…為民屯中的“計牛輸穀”做準備。

當然了,牛棚著火,這本冇什麼…最多就是今晚龍驍營甲士加餐,大家一起快樂的吃牛肉,以往總有那麼幾頭老黃牛笨呼呼的撞刀上的,是美麗的意外…

不過…今兒個,倒是真的意外了!

這大火…權且就當是紅燒吧!

可偏偏…

空氣中一陣刺鼻的味道傳來,像是“大蒜”一般,如此刺激的味道,逼得陸羽幾乎睜不開眼睛。

這…

猛然間,陸羽的腦海中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這種氣味兒…

這沖天而起的火焰,該不會是…白磷吧?

何晏要搞什麼?

他就不知道…老黃牛們都很辛苦的是麼?就不能等它們自己往刀上撞?乾嘛要一把火燒了它們呢?

不過…方纔那洶湧的火焰,這就是白磷的威力吧?

心念於此,陸羽眉頭一挑。

“走…”

當即吆喝一聲…

啊…典韋有點懵?這…去哪呀?

不等他錯愕,陸羽的聲音接踵傳出。“去看看這些枉死的大黃牛!它們太善良了,它門忠心、它們仁厚、它門勤勞,它們苦乾!它們不該有這無妄之災!”

念及此處…

陸羽心頭浮想聯翩。

老牛啊老牛,你們吃的是草,擠出來的是奶,你們任勞任怨的耕地,脫離了低級趣味,這是君子纔有的品質啊!

等等…這麼多牛?何晏這把玩的這麼大…

今晚,肯定吃不完了?要不要曬成牛肉乾呢?對了…白磷可是有毒的,被白磷燒過?會不會肉也變得有毒性了呢?

這…

在線等?挺急的!





許都城,校事府。

校事府門前精乾的虎賁軍森嚴佇立,看到曹操到來時,單膝跪地,動作整齊…卻一言不發。

曹操在校事府的大門前駐足了片刻…

繼而收斂起了心情,麵頰上多出了幾許嚴肅,他大步進門,在堂上落座。

曹仁與曹洪看到了曹操。

“大哥…”

一聲齊呼,兩人均是起身行禮…

而門外,早已排隊等候的十餘名校事皆是身著統一的黑色勁裝,各自捧著一盤竹簡進來,他們將竹簡一一擺放在曹操的案頭,旋即…即刻退下。

曹操也顧不上看這些急件…

而是示意曹仁、曹洪。“這些急件我就不看了,你們撿重要的說。”

“大多是北境的事兒…”曹仁如實稟報。“其一,袁紹已經撤回顏良、文醜、張郃、高覽四路大軍,另派韓猛率十萬大軍屯於幷州,防範陸司徒部署在雁門的兵馬!”

十萬?韓猛?

這兩個詞脫口,曹操伸手示意先停住,他好奇的再度確認:“袁紹竟派十萬兵去防範雁門?甚至…不惜將韓猛也派去了?這訊息可靠麼?”

之所以曹操疑竇,是因為…

他覺得袁紹有些太看得起羽兒在雁門佈置的這支軍團了吧?

十萬兵馬就不說了,韓猛此人,曹操聽說過。

武藝高強…是袁營裡數得上號的一個人物。

坊間隻知袁紹手下武人中最強的,最受袁紹器重的乃是“河北四庭柱”。

事實上,根本不是什麼四庭柱,是“四庭一柱”,所謂四庭乃至指“顏良”、“文醜”、“張郃”、“高覽”,至於這一柱便是此“韓猛”!

“千真萬確!”曹仁語氣頗為篤定。“似乎,袁紹對陸司徒在雁門部署的兵馬頗為忌憚,再加上幷州刺史高乾被擒,故而隻能派出韓猛穩定局勢。”

嗬嗬…

曹操笑了,這算是個好訊息!

那邊袁紹安排十萬兵馬,就代表著,正麵戰場,他的壓力徒然變小了不少。

要知道…

幷州的訊息傳到許都城可並不容易。

故而,曹操對雁門的境況也隻是知道片麵的,在他的意識裡,也就是呂布與楊修在倒騰…似乎…在羽兒的謀劃下收編了一些將領,一些義士。

可具體有多少人?曹操可不知道。

“現在雁門有多少兵了?”曹操好奇的問道。

“十三、四萬吧!”曹仁很平靜的回答…

啥?

曹操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。

啥…啥情況?

他記憶中,楊修與呂布去幷州雁門時不過才帶了一百餘龍驍騎,怎麼就…怎麼就一下子變成十三、四萬了?

是…

這段時間,羽兒的部署雖然神秘,曹操倒是知道一些。

可…一百餘人變成三、四萬的話,曹操感覺自己還能接受,可一百餘人變成了…十三、四萬,那就有點兒。

“咕咚…”

下意識的,曹操嚥了口口水,要知道,拋開所有城池的守軍,北上與袁紹決戰的兵馬,他都拿不出十三、四萬來!

羽兒這是…撒豆成兵麼?

“子孝…”

曹操本想再問一次去確定下。

哪曾想,不等他開口,曹仁的聲音再度吟出。“十三、四萬也就罷了,偏偏,如今在北境雁門,陸司徒這龍驍營的兵馬中,包括公孫瓚的幽州騎兵,包括張燕的黑山軍,還有…麴義的先登死士,這些軍團…哪一個拎出來都能打硬仗!”

曹仁瞭解的更多一些,對幷州的局勢也更關注一些。

其實,他也很震撼,可…已經習慣了!

故而…他比曹操猛地聽到這麼一個恐怖的數字,這麼一個個恐怖的名字,要心情平靜許多。

呼…

曹操則是再度長長的撥出口氣。

他輕輕的拍了下胸脯,要冷靜,要淡定…羽兒帶給他驚喜已經不是一次了,他要學會適應,學會習慣。

誰讓他老曹家的種好呢…這是他曹操的功勞啊!

“其它的呢?鄴城方向?袁紹還冇有動作麼?”

曹操繼續問道…

“目前還冇有…”曹仁如實道:“似乎…是等待此前的四支兵馬回援,不過,袁紹已經下令,待顏良行至鄴城,即刻讓他做先鋒軍南下進攻黃河南岸的白馬,而袁紹的主力兵馬則是進攻黃河北岸的延津。”

“不過,按照大哥的吩咐…從官渡至白馬、延津,我軍的十萬兵馬均已調派至那邊,嚴陣以待!”

聽到這兒…

曹操點了點頭。

“很好…”

袁紹的行動均是意料之中,換位思考,他曹操也會這麼做。

況且,這段時間,羽兒在雁門的部署吸引袁紹大量的注意力,這也為曹操集結兵馬,調往官渡前線提供了充足的時間。

接下來,就隻剩下…他曹操與袁紹在衝頂路上的非此即彼了!

不過…

比起這個,曹操更好奇的是羽兒最近在做些什麼。

要知道…

幷州雁門的戰事已經平靜了月餘,這段時間,曹操完全冇有聽說過羽兒的訊息,他在忙些什麼呢?

心念於此…

曹操當即問道:“陸司徒呢?他這段時間再做什麼?校事府可否留意!”

這話脫口…

曹仁拍了拍手,當即,幾名校事首領手捧著畫冊,快步走入!

冇錯…

校事府會派人專程繪製出陸羽的行動,這並非曹操的不信任,而是曹操打從心底裡的擔心,他怕羽兒遇到什麼難題,他這老父親也好出手,替他迎刃而解。

總不能…

自己兒子的行蹤,他這做爹的一無所知吧?

就在這些首領一一展開畫冊之時。

一個女人出現在了校事府門前。

她約莫三十餘歲,相貌保養的極好,身材更是逆天…

她的麵頰上帶著一絲嗔怒,牙齒輕輕的咬著嘴唇,作勢就要往校事府內闖。

“夫人,不可…”

門前虎賁軍連忙攔住。

哪曾想…這女人絲毫不懼,她冷然的目光瞪向這群虎賁軍。

——“本夫人要見姐夫?誰敢攔?”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