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九十六章 此筆可殺人,亦能誅心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九十六章 此筆可殺人,亦能誅心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陸羽的眼神中滿是疑惑。

一個稱號,一個名字,已經從蔡昭姬的口中傳出。

——“經神,鄭玄”。

哪怕隻有四個字,哪怕隻是一個名字和一個稱號,可“鄭玄”於整個士人圈,於整個大漢意義深遠,哪怕是蔡昭姬在吟出這四個字時,語態格外的恭敬、嚴肅…不敢有半分褻瀆!

彆說是她了,便是她的父親蔡邕…

在提及這位“經神、大儒”時,也要表現出極低的姿態。

大漢有稱號的不少…

可…當世之中,與“學海”何休齊名的“經神”鄭玄,他的稱號無疑是最閃耀的那顆!

“鄭玄,字康城,北海人,少年就有神童之名,長成後受到地方官的推崇與賞識,二十多歲時便在太學授課。”

蔡昭姬一一講述起他的生平。

似乎是打算隆重且詳細的為羽弟介紹一番。

“從太學辭職後,鄭玄遊學於幽、並、兗、豫各地,遍訪名儒,轉投多師,虛心求教,讀萬卷書,行萬裡路,不辭勞苦,孜孜求道。。”

“其後,又與盧植一道師從馬融多年,在四十歲時,就已經成為整個大漢著名的精通今古文經學大師!”

“後因黨錮之禍,避禍於東萊,教授門徒…遠近竟有上千人投到他的門下,拜他為師,而他與弟子一道註譯的‘十三經’一經麵世,其它註解全部棄用,傳統經學進入了小一統的時代!如果說昔日裡,父親是北方士人的領袖,那…鄭玄便是天下士子的領袖!是父親的領袖!”

呼…

聽到這兒,陸羽輕呼口氣。

儘管,他對鄭玄也是有一些瞭解的,此番請鄭玄出山, 陸羽也算是出了一分力。

可…

聽著昭姬姐這口氣, 這語態, 儼然,提及這位經神,她就像是秒變成了一個追星時的小迷妹的模樣…

從這兒也能看出, 這位經神鄭玄的能量。

“昭姬姐?鄭玄已經到了麼?”陸羽主動問道。

“看這時間差不多也該進城了…隻不過…”蔡昭姬點了點頭,眼神中卻露出一抹為難之色。

“不過什麼?”陸羽追問道。

“與他一道而來的士子, 數量繁多, 怕是…館驛都住不下了。”

呃…繁多?

昭姬姐這話脫口, 陸羽眼珠子一轉,心裡嘀咕著…啥叫繁多呀?總不至於大幾百人?簇擁著來吧?

儼然, 陸羽低估了這個時代的追星能力,鄭玄在大漢士人圈子裡的地位,那不亞於前世劉天王在娛樂圈的地位。

“隨行有八千多士子…”蔡昭姬如實道…

啊…八千?

陸羽一怔, 從東萊到許都城千裡之遙, 八千弟子簇擁?

乖乖的!

不知道的, 還以為是…一個諸侯的軍團呢?怪不得…鄭玄回信給昭姬姐提到不用派人護送, 這陣仗…誰敢劫持呀?

“咕咚”一聲,陸羽嚥了一口口水…

蔡昭姬的話還在繼續。“原本鄭玄的弟子就有兩千人, 沿途士子聽聞經神要去許都城講學、重啟月旦評,紛紛追隨一道跟來…人越來越多,二十餘日的路途, 愣是兩千人的隊伍擴充到了八千多士人!”

天哪…

陸羽心頭感歎,這是一呼百應啊, 這妥妥的“大明星”的既視感,這彆說劉天王了, 四大天王齊上…也冇這陣仗啊!

當然了,這…也算是情有可原。

要知道, 上一次經神鄭玄受蔡邕之邀,赴洛陽太學講學時,就連曹操都打算追隨他去東萊,求學拜師!

要不是曹嵩把曹操給鎖在屋內,保不齊…現在的老曹已經成為“經神”的接班人了!

“咳咳…”

輕咳一聲…陸羽輕拍了下胸脯。

就在這時…

“陸公子…”典韋邁步而入,見到蔡昭姬也在,拱手行了一禮, 蔡昭姬則欠身回了一禮。

緊接著,典韋那粗獷的嗓門響徹而出:“東城門聚攏了好些人,足足有上萬之多,聽說是有人在東城門外講學, 生勢浩大!”

霍…

這話脫口,陸羽與蔡昭姬彼此互視。

旋即…陸羽也不遲疑,一把拉住蔡昭姬的芊芊玉手…就往東城門跑去。

經神講學…

上一次鄭玄在帝都講學還是曹操二十歲的時候,距離如今也有二十年了。

時過境遷…

可…士人對於經神的崇拜與嚮往始終未變!

所謂…

得士子之心方能定天下!

陸羽心頭猛地就生起一種感覺,鄭玄既然來了,得留下他呀,這位經神若是能投身曹營,怕是能比得上“三十”萬雄兵了。

誠然,有人能用刀殺人,可鄭玄的“筆”亦可殺人!

司徒府位於許都東街,距離東城門不遠…

真要用跑的保不齊比馬車還要快一些呢!

街巷上,遙遙可見,一位清秀的公子拉著一個文雅的女子正在狂奔,格外的引人注意!





許都城,司空府?

鄭玄來了?

龍驍營將東城門外“鄭玄講學”之事報送往司徒府的同時,虎賁軍亦將此事報送給了曹操。

聽到“鄭玄講學”…

曹操整個人豁然而起,連帶著此時在司空府議事的荀彧也是眼睛長大,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態。

“聽聞孔融帶著一乾臣子都去東城門外‘跪經神’去了,整個許都城的士子也齊齊的往東城門湧…如今聚集在那邊的怕是有上萬人。”

許褚將東城門的境況一一稟報。

所謂的“跪經神”是士子、儒生們對鄭玄一種特殊的崇拜方式!

鄭玄為儒學做譯,儒生們、士子們從小讀的便是他翻譯的儒學,換句話說…鄭玄算是天下儒生的半個師傅。

跪恩師…這合情合理。

霍…

曹操眼眸凝起。“想不到,我那蔡琰賢妹還真的把‘經神’給請來了…”

此刻的曹操尤自震驚不已,連帶著亢奮不已!

“如今,咱們與袁紹決戰在即,鄭玄什麼身份?如此局勢下,他出現在許都城,哈哈,至少,能省去袁紹將其‘請’入冀州,俘獲士人之心的風險!”

“是啊!”荀彧連連點頭。“鄭玄的立場決定天下士子的立場,若然…若然能讓鄭玄投入曹營,那其價值不亞於三十萬雄兵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”聽到這兒,曹操大笑出聲,他轉過頭,望向荀彧,笑著說道。“鄭玄,這樣名望的大儒能來許都,這還不能說明問題麼?我那蔡琰賢妹雖是天下才女,可請出‘經神’,這麵子還遠遠不夠,此番他能出現…勢必與陸司徒有關係,既然…”

提及陸羽,曹操微微頓了一下,旋即話語中添得了一分篤定。

“既然陸司徒能把他請來,那想來就一定能把他留住,縱然不是投身曹營?可至少,投身龍驍營,再不濟投身朝廷也並無不可。”

荀彧看著曹操,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“是!”

這個字中飽含著太多的激動。

“走…”曹操的眼中頓時燃起熊熊烈火。“文若,上一次‘跪經神’還是二十年前,今日咱們不妨去東城門再度聽下經神的教誨…”

“不瞞曹司空,荀某也是心嚮往之啊!”荀彧微微一笑。

哈哈…

曹操一把拉住荀彧的胳膊,虎賁軍早已當先開道,兩人快步往東城門行去。

是啊…

曹、袁決戰在即,曹操有天子,袁紹有劉備的衣帶詔…

這在道義上算是打了個旗鼓相當!

而當此局勢之下,爭取士人的支援,爭取天下的公理支援、道義支援,就變得異常的重要。

恰恰鄭玄一人,就能代表天下多半數的士人與公理、道義!

——得士子之心方能定天下!





冀州,鄴城!

“砰”的一聲,袁紹一拳重重的砸在案牘上。

接連的急報…

讓他整個人變成了一隻憤怒的公牛!

——麴義背叛!

——高乾被擒

——顏良、文醜、張郃、高覽四路大軍铩羽。

袁紹感覺他的臉正在被曹操,被陸羽給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,都快摩擦出魔鬼的步伐了!

“麴義,麴義…豈有此理,豈有此理…”

袁紹尤自在咆哮…

他的心眼就小拇指這麼大,就連被人頂撞都受不了,更彆說遭逢背叛,被麴義與雁門餘孽給如此戲耍…

此刻,他恨不得把麴義給大卸八塊兒!

“主公,不對呀…”許攸眼珠子一轉,同樣是聽到急報,可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顏良、文醜、張郃、高覽幾位將軍身上。

“哪怕是麴義背叛,高乾將軍中計被剿殺,可…顏良、文醜、張郃、高覽四路齊進,怎生不能力挽狂瀾,反敗為勝?可他們卻…卻放棄進攻,主動撤離?貽誤戰機…這是何故?”

許攸連連提出質疑…

他是個驕傲的人,自詡定下的計略萬無一失,可…最終兵敗铩羽,在袁紹把這鍋甩給他之前,他必須得把這鍋先甩出去。

“急件中,不是提到了有高人提點麼?”沮授提示道。

的確,信箋中提到,有一個白袍鬥笠的年輕人,告知四路將軍山穀內有埋伏。

倘若騎兵進入…一旦山穀入口與出口封鎖,那萬箭齊發之下,這十萬騎兵可就白白葬送了。

考慮到…各路兵馬聽聞高乾遇襲,勢必會急行軍去救援,慌忙之下,不會太過在意這些山穀中的埋伏!

那麼…

如果是隱麟佈置的,這計略可就厲害了!

從這點上看,這白袍鬥笠的年輕人是友非敵。

況且…

急件中還特地提到,這白袍鬥笠的年輕人身上有一枚玉佩,與袁家三位公子,袁譚、袁熙、袁尚相同的玉佩。

這點…沮授思慮許久,不明所以,眉頭微皺,細細的思索了起來。

恰恰。

提到這個話題…

袁紹的臉色驟然一緊,像是有些緊張,這種表情極其罕見!

“是他…”

輕聲呢喃了一句…

“是誰?”沮授離袁紹最近,連忙詢問。

袁紹卻是擺擺手,終止了這個話題!

因為“他”的緣故,倒是讓袁紹冷靜下不少,他將手背於身後,左右踱步…旋即站在了地圖前,眼眸凝起…

細細的掃過此間地圖,去冷靜且細膩的分析當下局勢。

“雁門是邊陲,且山穀眾多,強行進軍哪怕能攻下,可一旦中伏,勢必損失也會極其慘重。況且,雁門緊靠南匈奴與鮮卑,近來,莫名的…這些胡人的舉動有些詭異啊!”

言及此處…

袁紹的手指指向地圖中的鄴城,順著鄴城方向向下劃去…最終停滯在黃河北岸的“延津”,黃河南岸的“白馬”,以及徹底打開兗州缺口的“官渡”!

袁紹的聲音接踵而出。

“雁門不過是幾路賊兵,守強於攻,不足為懼!而真正的戰場是我與曹操的正麵戰場,是延津、白馬與官渡!隻要我舉大軍南下於此戰勝曹操,那雁門餘孽將不攻自破…諸位不是總說,今朝與我爭奪天下的是曹操麼?現如今,南下一鼓作氣攻破許都的時機到了吧?”

這話脫口…

袁紹環望大帳內的諸人。

田豐是第一個站出來的,看到他站出來,袁紹心頭還略微有些竊喜,心裡嘀咕著,田豐是主戰派呀,上回…彆人都提議不要進攻,可唯獨他田豐提出,讓袁紹放棄公孫瓚與雁門餘孽,一鼓作氣南下攻破許都,與曹操互相換家!

這回不用想,該是力挺自己的吧?

哪曾想…

袁紹的笑容纔剛剛生起,緊接著,他就開始被“啪啪”打臉了,他的笑容也僵住了。

“主公,當務之急不能南下進攻!”

田豐依舊是保持著他那耿直的性格。

“如今幷州雁門賊兵非但未平,且因為公孫瓚、張燕、麴義等人的加入,實力已經今非昔比,不容小覷!且五路伐曹的計劃已經铩羽,曹操率大軍迴歸許都,如今…許都城不空虛,黃河沿岸曹軍各地亦是嚴陣以待…如此全力南下的決戰,稍有不慎,就會吃大虧!”

田豐講到這裡時…

袁紹的表情已經僵住了,雙目中宛若浸著萬年的寒冰。

可一貫有什麼說什麼,直言敢諫的田豐不管這些。

他的話還在繼續。“袁公需要正視當今時局,外交上,曹軍完勝於我軍,兵力上,曹軍不弱於我軍,精兵猛將上,曹軍更是優於我軍,袁公與曹操的強弱之勢已經逆轉,如今袁公纔是弱的一方!”

“自古以來,哪有弱的一方采取攻勢?而強的一方采取守勢的道理?這分明是那隱麟佈下的假象,引袁公南下決戰…依我之見,與其冒險決戰,不如打個持久戰,摸清楚形勢再定攻勢!”

“用五年時間,慢慢的推進蠶食那雁門餘孽,也用這五年的時間,把北境四州給建設起來,把外交給重新建立起來,爭取聯合到更多的盟友,形成抗曹的統一戰線…我北境四州人口兩倍於中原,土地更是遠遠多餘中原,有這麼五年…袁公的實力勢必激增。”

講到這兒,田豐頓了一下,眉頭一挑,繼續說道。

“同時,這五年,我們可以不斷的派遣精兵分成幾路迂迴騷擾曹操,讓他顧此失彼,無法安心去做農業、生產,一如昔日裡曹操對抗蛾賊時的那般,進攻為輔,騷擾為主,迂迴拉扯。依在下愚見,不出五年,曹操勢必被拖垮,那時候…袁公在集中所有力量與曹賊一決死戰,如若成功,自然天下可定,可哪怕不成,也不至於痛失北境四州!”

合情、合理…

有理有據…

可以說,田豐的這個提議是完美的,揚長避短的替袁紹避免了很多坑,讓袁紹能立於不敗之地!

如果袁紹按照這個方略走,他會不會贏,不一定,可曹操一定會很難受!

偏偏…

袁紹每次的議會總是會保持著一個極其鮮明的特點。

——那就是…總是為了征集能把自己的大業推向深淵的錯誤意見!

這回也一樣!

聽完田豐的話…

袁紹那麵如死水一般的臉色上,眉頭皺緊。

可以說,田豐說到的許多點,都是袁紹無法麵對的“逆鱗”!

比如…什麼叫強弱之勢翻轉?

什麼叫如今曹操變成更強的一方?

呸…他曹操一個太監養孫,昔日他不過是袁紹的小老弟、臭跟班…他如今再強,怎麼可能比他袁紹四世三公的門楣,比他這個老大哥要強。

還有…

什麼叫“外交上曹軍完勝”?

什麼叫“兵力上曹軍不弱”?

什麼叫“精兵猛將上,曹軍優勝?”

呸,呸!

袁紹怒目圓瞪,他這輩子是不可能接受曹操比他強的。

以前不可能,現在更不可能!

而田豐的話無異於在他的心頭紮針…

“田元皓,你閉嘴!”

一聲爆喝,袁紹指著田豐的鼻子罵道。

田豐卻是依舊執著,他不依不饒,他的語調更加的急促,語氣也更加的冷然,繼續去有理有據的陳述不能南下決戰的理由。

終於…

忍無可忍的袁紹震怒了。

——“大膽,田元皓,你這是擾亂軍心…”

——“來人,把他給我抓起來,看本將軍取勝以後怎麼收拾你,哼,等本將軍得勝歸來,再把你給放出去,到那時,看你還有冇有臉來見本將軍!”

這話脫口…

一乾甲士將田豐拖了下去。

田豐尤自大喊,可很快,他就消失在了眾人的眼中。

這下…誰還敢發表反對意見呢?

許攸眼珠子一轉,正好…袁紹的氣都撒在田豐身上,他許攸“雁門一敗”的鍋間接的甩出去了!

想到這兒,他心頭狂喜,大喊道:“主公明鑒,到時候大勝歸來,我等都要看看,他田元皓無臉見人的樣子!”

“是啊…”一旁沉默許久的郭圖終於開口。

落井下石嘛!

這事兒,汝潁門閥冇少對冀州才俊乾!

“主公明鑒,南下乃當今必勝之舉,田元皓一葉障目不見泰山,委實愚蠢至極!袁公何時發兵?我等可都等著追隨主公,去那許都城皇宮內論功行賞,成袁公王圖霸業!”

“哈哈哈…”

總算,郭圖的這一番話,讓袁紹那陰雨彌補的心情晴朗了許多,當即,他爽然大笑了起來。

在袁營裡,最善於拍馬屁的當屬郭圖。

其實…這跟馬屁不馬屁的沒關係,主要是對人心裡的把握,比如…給袁紹這種人獻計,那是一門學問。

不光要把計策想到位,在獻策的過程中,語氣、語式、語境都得仔細考量,要達到在獻計的同時不失奉承,在奉承的同時不忘把計策獻上去的效果。

甚至,進階版本的話,還必須選擇袁紹的長處去說,不能揭他的短…

一旦真的冒犯了他,袁紹肯定和你玩命!

可惜田豐太耿直了,他獻的策是好,可他卻永遠無法做到如郭圖這般,有技巧的獻策!

拍馬屁,也是一門大學問哪!

——“傳令,幷州各部歸來,尚需半月!半月之後…即刻南下!”

——“顏良、淳於瓊、郭圖…橫渡黃河,進攻南岸的白馬,我大軍則壓往北岸的延津!”

袁紹這話脫口。

馬屁精郭圖的奉承接踵而出。“兩路齊進,主公此計甚妙,在下對主公的佩服猶如滔滔江水,連綿不斷!”

——“傳令,讓主薄陳琳撰寫一封討賊檄文,務必將曹阿瞞從祖宗十八代起,罵的狗血淋頭,發出懸賞,得曹阿瞞首級者封五千戶侯,賞錢五千萬!曹軍陣營,不論偏將、小校,隻要肯棄暗投明,不再追究任何罪責,讓他們知道…跟著我袁紹,有肉吃!”

“主公此舉攻敵攻心,在下對主公的敬仰之情,宛若黃河氾濫,一發不可收拾!”

“哈哈哈哈…哈哈哈哈…”

這一刻…

袁紹笑了。

而這袁紹一笑,似乎註定——悲劇難逃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