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四十章 我理解不了,但大為震撼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四十章 我理解不了,但大為震撼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細雨綿綿,兗州的秋季素來多雨。

天色矇矇亮,無數黃巾軍士就自發的從營寨走出,去村頭看石頭。

不出所料,石頭又長出來了許多,而且變得更大了,儼然這就是一塊破土而出的石碑…

映入眼簾的,在“天”字下,又多出了一個字,這個字一出來後,讓所有黃巾軍士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!

有讀過書的吟出了那個字——命!天命的“命”!

在底層農戶的眼中,“天命”二字這基本上已經坐實了這石碑是自天而降,上蒼指引!

事關上蒼指引,所有人都變得緊張了起來。

而與此同時,在周遭其它村落內,也有黃巾軍士發現了相同的石碑,破土而出,上書“天命”二字!

要知道,上一次天降石碑,上蒼指引出的十六個字——“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,歲在甲子,天下大吉”改變了多少底層民眾的命運?

不誇張的說,它一定程度上,改變了漢王朝的命運!

而如今,時隔十餘年,地裡竟又長出了許多碑石,雖然還隻有兩個字,但是單單“天命”二字已經足夠唬人了。

出了這麼大的事兒,這麼多黃巾軍士看在眼裡,想瞞肯定瞞不住,不出一日,整個兗州全都知曉,議論紛紛…所有人都在猜測著石碑接下來的字是什麼?

這下…

黃巾軍選擇將營寨就地駐紮在這些村落,更是將方圓數裡完全封鎖,周圍的百姓誰也不允許出屋,更不允許離開。

又過了一天,石碑再次升起一截,第三個字躍然而出“歸…”

至此,連續出現的三個字連在一起,便是“天命歸…”

歸什麼呢?

所有黃巾軍士已經緊張到無法呼吸了,上蒼指引…下一個字,異常、格外的關鍵,幾乎所有黃巾甲士徹夜未眠就守在石碑旁。

不誇張的說,自打太平道覆滅,黃巾起義被兩次平定,他們這些蟄伏下來的黃巾軍士拖家帶口過的十分艱難…

彆看平日裡,在青州、徐州、兗州流竄,與官兵交戰,讓各地州牧、郡守苦不堪言。

可實際上,他們的日子也過的十分淒慘…風餐露宿,夜宿荒野,有一頓冇一頓…這些精壯男人還好,可其中的婦孺與老幼呢?跟著他們一起受苦。

若不是心頭還懷揣著曾經太平道的信仰,他們早就崩潰了。

而如今,這碑文,這上蒼新的提點,來的是恰到好處…是應該堅持,還是應該放棄,路在何方?他們太迫切想要知道了。

這已經是發現碑文的第五天…這一天下著大雨,比前些時日的雨水要密集許多。

整個碑文周遭的土壤已經變得濕漉漉的。

可…哪怕是冒雨,碑文的周圍依舊出現了大量的黃巾軍士!

果然,碑石再次生長…不光第四個字,就連…第五個字,第六個字同時出現。

——“曹”、“黃”、“天”!

連起來就是——天命歸曹,黃天…

這…

且不說後麵的字,單單前麵天命歸曹,就有點…

而同樣在第五天下午,碑石竟又再度長出,露出了最後的兩個字,至此,整個碑文上的八個字已經全部顯露。

“快看,一共是八個字!”

有黃巾軍士驚呼了一聲…

所有人都朝著碑石上麵看了過去,一個個眼眸中滿是翹首與渴望。

很快,人群中爆發出驚呼的聲音。

“這是上蒼對我們新的指引哪…”

“天命歸曹,黃天既覆!”

黃巾軍士看到了喊話之人,不是彆人,正是黃巾軍中聊聊不多識字的老者,他的兒子就是此間頭目,故而他的話足以讓人信服。

那麼…如今,即便是大量的黃巾軍士、婦孺老幼不識字,也已經知道這天降石碑上的八個字寫的是什麼了!

於是,在黃巾頭目的帶領下,他們齊刷刷麵向石碑跪在地上。

看著那“筆走蛇龍”、“大氣磅礴”的八個字,齊聲高呼。

“天命歸曹,黃天既覆!”

“天命歸曹,黃天既覆!”

“天命歸曹,黃天既覆!”

越來越多人加入了這道呼聲裡,一時間,他們的眼眸中不再迷惘,不再迷離,一下子充滿了希望。

天命歸曹,曹,這不就是兗州牧…曹操的“曹”嘛!

怪不得,他們三十餘萬黃巾愣是奈何不了區區數千人的曹操…

怪不得,兗州兵力最弱,卻是他們黃巾始終啃不下的硬骨頭…

怪不得,一些兗州當地的農戶,特彆是濮陽頓丘縣這邊,他們寧死不願意加入黃巾,因為曹操曾在此做過縣令啊!

悟了,一下子,所有黃巾軍士、婦孺老幼統統都悟了,這一切都是天意,黃天已經覆滅了,而接下來引導他們前進,帶領他們過上好日子的就是曹操啊!

他們又怎麼能逆天而行呢?



聽著這數十萬黃巾軍士“天命歸曹、黃天既覆”的喊聲。

呼…

站在附近一處山坡上,喬裝打扮成普通農戶的曹操深吸了一口氣,精神抖擻。

說起來,碑文上鐫刻的“天命歸曹,黃天既覆”四個字,他可是想了很久,至少比陸羽交給他的那塊石碑上“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”要難想許多。

但,當聽到這山呼海嘯的聲音時,此時的曹操內心中不免有些心潮澎湃。

而曹仁、夏侯淵、李典還都是一臉懵逼…

這到底啥情況啊?

先是陸羽送來的一個木盆裡冒出一塊石碑,接下來,黃巾軍駐紮的營寨附近村落均有石碑破土而出。

敢情,這玄奇的事兒都湊到一塊兒了?

也不怪他們三個一臉懵,知道這事兒的曹營裡唯獨曹操與曹休兩人,如果算上陳留郡的陸羽,也不過三人。

曹休這差事做的不錯,隱秘至極,效果斐然!

不出意外,黃巾軍今晚要徹夜商議,怎麼歸曹了吧?

哈哈哈,哈哈哈…想到這兒,曹操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

仔細想想,從發現陸羽到現在,不過二十天,可整個兗州的局勢卻發生了天翻覆地的翻轉,先是戰場局勢的翻轉,現在…又是三十萬黃巾軍望風歸降的大翻轉。

這是大翻盤哪…

誰能想到,一個月前,兵馬還少到可憐,被黃巾軍打的抱頭鼠竄的曹操,這一刻…就變成“天命歸曹”,這一刻,他站起來了!

心念於此,曹操朗聲吩咐。

“傳令下去,即刻班師回陳留郡…”

“咱們就在陳留郡等著這群蛾賊的使者上門請降!”

這話脫口…

曹仁、夏侯淵、李典彼此互視,旋即異口同聲。

“喏…”

此刻,他們的表情可以濃縮成這麼一句話——我理解不了,但我大為震撼!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