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九十三章 有朋自遠方來,雖遠必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九十三章 有朋自遠方來,雖遠必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深夜十分。

幷州,新興郡…

此刻,三萬餘袁軍就駐紮在此,無數“麴”字大旗迎風飄蕩,其中的中軍處,乃是麴義的心腹兵馬——八百先登!

可以說,這是河北最精銳的一支部眾,地位不亞於昔日裡高順的陷陣營,曹操的虎豹騎,董卓的飛熊兵!

說起這新興郡的位置,正北方向便是雁門與趙郡,而那邊…是麴義此番征伐的終點!

南方便是太原郡與樂平郡,右側則是常山郡,不誇張的說,這新興郡乃是幷州的中心與腹地。

聽聞關中韓遂、馬騰已經退了;

南匈奴也退回了胡地;

五路“賊’兵隻剩下三路——公孫瓚的幽州兵,張燕的黑山軍,以及…雁門那紅袍紅馬戰將統籌的義兵軍團!

嗬嗬…

麴義就“嗬嗬”了。

他是個驕傲的人,這些…賊兵,在他看來,不堪一擊!

深夜…

此間軍寨因為靠湖駐紮的緣故濕氣濃鬱,明亮的月光不斷的映襯著天空中的一朵朵厚重的雲層,顯得格外的幽靜。

伴隨著林間時而傳出的蟲鳴…

“噠噠噠…”

“得得得…”

一匹戰馬矯健的馬蹄聲與急停時的嘶鳴驟然響徹…

幾乎所有將士聞聽到這聲音,都將頭探出賬外。

而這快馬早已呼嘯而過,於中軍大帳前停下了馬蹄,戰馬尤自打著響鼻,馬上的騎士則是拖動的疲倦的身軀連滾帶爬的闖入了大帳之中。

“麴將軍…麴將軍…不好了,不好了…”

“何事如何驚慌?”

麴義趕忙從床榻上醒來,他有個習慣,哪怕是睡覺都不會卸甲,可…藉著大帳內朦朧的燭火,看著眼前騎士的表情,他的心頭驟然生出一抹不祥的預感。

“哨騎探報,袁公…袁公調遣顏良、文醜兩位將軍秘密的越過太行山,分彆趕至太原郡與樂平郡,張郃、高覽兩位將軍已經兵發‘中山國’,似乎是要從北部秘密潛入常山郡!”

“除此之外,高乾將軍也從幷州的治所晉陽悄無聲息的率軍而出…朝…朝我軍這邊襲來,若非…若非將軍此前…此前特彆安排的哨騎,怕是…怕是將軍還被矇在鼓裏,對這些行動, 一無所知!”

“什麼?”

騎士這話脫口, 麴義倒吸一口涼氣, 他豁然起身,眼眸冷凝,口中下意識的吟出四個字——“不對勁哪!”

誠然。。

顏良、文醜、張郃、高覽、高乾…五路齊齊進攻雁門, 剿殺雁門餘孽這本冇什麼,可…問題就出在這兒!

這事兒…他麴義竟是一無所知。

要知道, 若是袁紹下令六路共同剿賊, 或者派兵來馳援麴義, 那…他麴義如何會不知道這些行動?

可…偏偏,這五路都是秘密挺進!

這…

麴義眼眸冷凝, 陷入沉思。

哨騎口中,這五路袁軍的目的地分彆是太原郡、樂平郡、常山郡…再加上晉陽。

不對…

麴義猛地醒悟了一般,他急忙展開地圖, 眼眸在這些郡縣上一一掃過, 手指亦是一筆劃過, 這是一個半圓。

冇錯…如果再算上雁門的“賊軍”, 那…那就不是一個半圓,而是一個整圓了, 將他所在的新興郡,將他麴義與先登營團團包圍的圓!

霍…

這下,就算是一向驕傲、一向不可一世的麴義, 也預感到凜然的殺意,袁紹派遣的這五路兵馬, 目的…不是雁門,而是…而是…他麴義!

袁本初要將自己…將自己與先登營剿殺!

念及此處, 麴義的雙腿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,他踉蹌著後退一步, 若非這騎士眼疾手快一把扶住,整個人怕已經跌倒在地。

“動手了,袁本初竟…竟對我動手了?”

他的眼眸瞪得碩大…

驚異之餘,他似乎猛然想到一個更驚異,乃至於…驚異到可怕的事兒。

冇錯,倘若不是他事先派哨騎去秘密盯著鄴城,盯著冀州各路軍營, 那麼…如今的他麴義是不是已經大難臨頭?且渾然不自知呢?

這纔是最可怕的。

深淵…

他隻差那麼一點就要墜入這萬劫不複的深淵了!

等等…

麴義猛然又想到了什麼,準確的說,這次,他是想到了一個人。

楊修!

那個自稱是龍驍營使者的弘農楊氏的公子——楊修!

頃刻間…

楊修的話一句句的迴響於他的耳畔。

——“麴義將軍?咱倆中, 你纔是那個將死之人吧?”

——“此次你駐守在這太行山脈之下多日,不進不退?袁本初什麼性子?豈會留你?嗬嗬…你麴義大禍不久矣!”

——“汝隻是一個莽夫罷了,大不了咱們共赴黃泉!”

——“最嗜血的匕首往往是從最花團錦簇的地方出現的!”

這些…

呼…

麴義是倒吸一口涼氣,他口中喃喃重複著楊修的這麼一句…“最嗜血的匕首往往是從最花團錦簇的地方出現的!”

“咕咚…”

他下意識的嚥下一口口水,可心頭的驚詫與震驚溢於言表,他的胸脯在跌宕起伏,他的麵頰亦在不斷的抖動!

這算是“不幸言中”了麼?

袁紹要除掉他麴義,這樁事兒,被這楊修…不,準確的說,是在半月之前,就被這楊修身後那所謂的龍驍營統領陸羽預料到了麼?

算無遺策,攻敵攻心…

這不正是世人評價陸羽的話麼?

“來人…”

麴義大吼一聲。

門外親衛迅速步入大帳…

麴義連忙問:“最近一封袁紹寄來的信箋,替我尋出。”

“喏…”兩位親衛從桌案上那一大摞信箋中翻閱著什麼,最後,翻到了最近一封袁紹的書信。

麴義一把接過…

眼眸緊緊的盯著上麵的內容。

這是一封袁紹的親筆信。

其中…言辭真切,表明他麴義是袁營中最驍勇的戰將,由他駐守幷州,袁紹無憂於後方,將率本部所有兵馬南下與曹操爭奪天下…更是再三許諾剿滅雁門賊寇後,他袁紹將表奏朝廷封麴義為幷州牧,幷州侯。

這是昨日收到的信箋…收到時,麴義興奮之餘,還讓人抄閱了兩百份,傳示三軍!

可僅僅過了一日…

如今,這信箋…在麴義的手中就顯得有那麼些滾燙了,甚至…不隻是滾燙,還紮手!紮的他遍體鱗傷。

“緩兵之計,袁本初這是緩兵之計!”

麴義猛地將竹簡暴砸在地麵上…

緊接著…他神色緊張的大聲吩咐道:“那楊修楊德祖呢?”

一邊呼喊,麴義的表情愈發的凝重。

此時此刻…當此局勢下,他已經覺得頭上懸掛著一柄利刃,這利刃隨時就要落下。

“依將軍的吩咐,此人被我等關押。”

“現在在中軍囤積糧草之處…安排了一處破舊、漏風的帳子”甲士如實稟報…

聽到這兒,麴義的表情再變,他恨不得直接給自己一巴掌。

他竟…竟這般對待龍驍營的使者…

“快…快把他帶來!”

“不得讓他受一點點的傷害,如若此人生氣了,我斬了你們!”

“喏…喏…”聽著麴義如此緊張的話語,心腹衛士連忙去辦。

“停下…”

麴義一把拉住這心腹衛士。“前麵領路,本將軍,本將軍親自去請!”





此時,楊修正在破帳中來回走動,蜷縮身子能鎖住一些溫度,可架不住腿冷,隻有走動起來…才能讓渾身都熱起來。

呼…

一邊的喘著氣,一邊摩挲著手掌,眼眸則從大帳的縫隙中望向天空上繁星,這漫天的星星似乎比前半夜要亮了不少。

至於…

方纔營寨中傳出的馬蹄聲。

楊修有一種感覺,要苦儘甘來了!

“楊公子,楊公子…”

突然…

麴義那粗狂的聲音從大帳外的黑暗中傳來,緊隨而至的是一團團火把。

當然,這不是重點!

重點是,麴義的語氣一改半月前的狂傲、囂張,變得…急迫了不少,偏偏這急迫中還有那麼點兒哀婉與痛徹心扉。

一聽到這兒,楊修眼神一凝,心中暗笑,來了,來了…

他心頭暗道…

誠不我欺,陸總長是永遠值得相信的那個,不經一番寒徹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!

看來,這麴義麴憨憨,也不算是太傻嘛!

一想到這兒…

楊修也冇有張口,反倒是負手而立,作出一副高人纔有的姿態,靜待那麴義的靠近。



須臾,片刻的功夫。

這破帳的大門被打開,一臉凝重之色的麴義行至楊修的身後,還未等楊修轉身,他當先拱手。

“楊公子大智!”

“還請楊公子救我!”

麴義的語氣儘顯謙恭,哪怕他平素裡高傲、不可一世,可…大難臨頭,麵對唯一的救命稻草,他知道自己該怎麼辦。

“怎麼?”

反倒是…楊修高傲起來了,論傲氣,他楊修還不把麴義放在眼裡。

“麴將軍不是要剿滅五路叛軍後,來斬了我楊修祭旗?怎麼轅門下不用我楊修的頭顱了?”

餘光瞟見麴義那凝重的表情…

楊修心裡覺得很好笑,臉上卻是一如既往的高傲與不可一世!

裝,還是得裝!

昔日出發幷州前,楊修曾詢問過陸總長,這次行動…要格外注意什麼?

而陸羽伸出食指,在他的手心劃出四個字。

——男人得裝!

冇錯,就是這麼四個字,讓楊修銘記於心…哪怕是現如今,他這個高深莫測的人設還是得立住咯,得唬住麴義這個憨憨!

“楊公子這是哪裡話?”

“這些時日,是我麴義有眼無珠冒犯了楊公子…今日,我特地來向楊公子請罪。”

“還請楊公子指點迷津…”

“如若楊公子助我一臂之力,我必感激不儘,一輩子保楊公子周全。”

說是請楊修指點迷津。

事實上…麴義心如明鏡,此番楊修來是奉龍驍營統領陸羽之命,陸羽既能預測到此間局勢,那勢必…也帶著破局的方法。

聽到這兒…

楊修心頭喜悅,表情也略微有些緩和。

“也罷…”

“既然麴將軍如此誠心?那我且為麴將軍指一條明路!”

楊修轉過身,看著眼前的麴義,緩緩感歎道:“麴將軍如今能走的路可不多了,隻剩下這麼一條…似乎冇得選了!”

這…

不等麴義開口,楊修的話接踵而出。

“良臣擇木,賢臣擇主,麴將軍與先登營是袁紹手下最驍勇的軍團、立下過最多功勳的軍團,可袁紹卻這般待麴將軍?竟還要剿殺麴將軍?這說明什麼…說明袁紹非明主!麴義將軍不妨想想…”

“…同樣是曹營中最驍勇的龍驍營,同樣是如麴將軍一般立下過無數功勳的陸司徒?曹司空是如何對待的呢?”

“給予其莫大的權力,允許其肆意擴大龍驍營規模,奏請天子,賜於陸公子三公之一,與曹司空地位相同的司徒官銜,甚至…對陸司徒,曹司空是言聽計從,從不懷疑!”

“袁紹與曹司空在對待手下王牌軍團的態度如此明朗,麴將軍還看不清楚誰是明主?誰是庸主麼?難道…還真打算為一個庸主送去自己的性命不成?”

楊修這話一聲比一聲尖銳,一句比一句冷冽…

偏偏…

這話經由他這弘農楊氏的公子說出,此間意義更加不同。

眾所周知,楊修的父親是楊彪,可母親的身份也不簡單,乃是曾經汝南袁氏的族長袁安的孫女兒,論及輩分兒,就連袁紹都得稱呼一聲姨奶奶呢!

換句話說,楊修是弘農楊氏與汝南袁氏聯姻的產物…

因為母族的緣故,不到萬不得已,他如何會詆譭袁家?

可…

如今他偏偏這麼詆譭袁家,那話語中的殺傷力就不可同日而語了。

再加上楊修的語氣格外的平靜,背手而戰的姿勢在無數篝火下更顯得格外的有氣勢。

短暫的沉默過後,麴義那有些凝重的臉色再度變了。

袁紹不仁,他麴義何必守義!

想想人家龍驍營,想想人家陸羽,再想想他自己,想想先登營…

哼…

良禽擇木,賢臣擇主!

看著身後火把上那不斷被晚風吹動的篝火,麴義雙拳緊握。

“乾了…”

“乾了…”

第一句聲音還不算大,帶著些遲疑,可第二聲“乾了”吟出時,他的眼芒格外的堅毅,這一刻,他的心情亦是堅決不已!

“我麴義願帶先登營,帶三萬甲士投誠龍驍營,還望楊公子引薦!”

麴義拱手一拜…

見他這麼一拜,身後一乾親衛亦是朝楊修拱手。

楊修眼眸微眯,這一幕算是意料之中。

不是他自謙,隻要按照陸總長的吩咐,換條狗來出使先登營也是一樣,可接下來,纔是真正表演技術的時候!

是他楊修展露自己才學的時候…陸公子吩咐的,他若隻是僅僅完成?那就太冇意思了!

“麴義將軍?可知道…何為‘投名狀’?”

投名狀?

這三個字一出,麴義一愣…

他怎麼會不知道呢?因為龍驍營司馬程昱的緣故,如今這“投名狀”在整箇中原與北境格外有名,此間意思嘛…

“隻要能加入龍驍營,我麴義聽從楊公子吩咐。”

麴義的語氣更加堅決…

哪曾想,楊修卻擺手。

“麴將軍,你要搞清楚,這不是聽從我楊修的吩咐,我楊修也不敢吩咐你,你是聽從的咱們陸統領的吩咐!”

“袁紹派人殺過來了是麼?嗬嗬…既然…‘有朋自遠方來’,那理應‘先苦其心誌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拂亂其所為,後鞭數十,驅之彆院’,正所謂‘有朋自遠方來,雖遠必誅,不亦樂乎!’”

呃…

楊修這麼一番話,麴義一下子冇懂。

楊修卻示意麴義把耳朵伸過來…

一番細細的話語悄然而出。

起初,麴義還冇搞明白,可當他聽到…先登營與雁門的公孫瓚幷州兵、張燕黑山軍、一乾雁門義士聯合起來,演出一個“有朋自遠方來”的大戲時,一下子他算是懂了。

不光懂了,麴義還笑了。

嗬嗬…

楊公子這是打算,讓五路袁軍留下點兒什麼呀!

好一個——有朋自遠方來,雖遠必誅,不亦樂乎!





許都城,司空府。

趁著月色,曹操剛剛回來。

今晚在司徒府吃餃子,吃的很舒服,很暢快。

當然,餃子已經吃了,接下來,該睡嫂子…啊不,準確的說,是該想辦法攻略劉備的兩個夫人了!

“曹司空,誌才軍師派人來問,大軍明日就返回許都,關羽與劉備兩位夫人是先安排到館驛麼?”

問話的是許褚…

今晚,他在司徒府也吃了不少餃子,罕見的牛肉味的格外好吃。

如今,消化了一會兒,他猛地想起了什麼,當即提醒曹操。

可不能把軍師戲誌才稟報的這事兒給忘了。

這個…

提到了關羽與兩位劉備夫人,曹操眼珠子一轉,略作思索。

許褚則繼續提醒道:“誌才軍師命人傳訊過來,說是…曹司空可以安排關雲長與他兩位嫂子共處一室,如此…他們或許會亂了君臣之禮,到時候,關羽怕是冇臉去尋劉備了。”

呃…

聽到這兒,曹操一愣。

“不行!”

他下意識的脫口道…“不行,絕對不行!”

是啊,想睡關羽兩位嫂子的是他曹操,怎麼能安排關羽與她們同處一室呢,這不是…與羽兒的計劃完全相悖了麼?

無論是出於曹操心裡的考慮,還是生理的考慮,都…絕對不行!

“城東,太尉府旁不是還有一處宅子嘛?有四處大門,裡麵的閣院也夠多夠大,就把那宅子賜給關羽!”

“此外,備上一些‘綾錦’及金銀器皿,贈予關羽,再從女兵中挑選美女十人,一併安置於此間府邸,讓她們在關羽不在時第一時間傳出訊息,此外…待得關羽到許都城,派人傳令,說我曹操請他赴宴!”

說完這些。

曹操繼續思索,還有什麼,是能拉攏關羽之心的舉動,最起碼,看起來像是在拉攏。

同時,還有什麼能夠埋下伏筆?對未來的日子裡攻略甘、糜兩位夫人大有裨益!

曹操的思緒飛速的運轉著。

作為這個時代,最有名的人妻殺手,攻略甘、糜兩位夫人,曹操是極其認真且慎重的…

此間花費的心思,不比一場大戰要少!

羽兒這麼“舒服”的謀略已經定下來了!

他曹操的行動,必須要萬無一失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