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青青原上草,劉備劉跑跑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九十二章 青青原上草,劉備劉跑跑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打工人,打工魂,打工人是人上人!

陸羽琢磨著…

劉備那麼擅長逃跑,比兔子跑的都快…

他是努力過了,曹操也努力過了,可特喵的就是抓不到,現在抓不到,未來可能也抓不到。

那麼。。。

何不換一種思路。

丫的,他劉備既然擅長跑,那…就讓他劉備跑唄,跑到巴蜀去,跑去建立蜀漢,隻要…甘、糜兩位夫人有一位的肚子裡能帶個球,那就是蜀漢一統天下了,不還是給老曹打工嘛?

當然…

陸羽這麼分析,是基於對古籍文獻中一些細節的彆樣解讀。

比如,正史上是冇有關羽過五關斬六將的,而關羽辭彆曹操時,老曹還頗為大度的吟出一句——“彼各為其主,勿追也!”

當然,這不是重點。

重點是,按照正史記載,關羽離開曹操不假,可並冇有任何記錄表明,他是與甘、糜兩位夫人一道離開的。

前世很多論壇上,有一種說法是,曹操是在建安十一年左右才把劉備的兩位夫人給放回去。

恰恰…

放回去後的第二年,甘夫人就生出了劉禪這個大胖小子。

真假權且不論,可這麼一則傳言…倒是為陸羽提供了全新的思路。

如果,甘夫人肚子裡的這個“球”真的是曹操的種,那就真的是一盤大棋了!

而此後種種…

譬如…趙子龍長阪坡下,懷揣著幼主在曹營裡殺了個七進七出,曹操堅持不放箭。

這舉動…就意味深長且情有可原了。

再聯想到,趙子龍單騎救主後,把孩子交還給劉備時,劉備直接把劉禪砸在地上,這個行為正常麼?虎毒不食子啊!這是不是能說明,劉備對這孩子也有那麼一抹懷疑與嫌棄。

還不止這些…

曆史上的曹操攻下漢中後,巴蜀大驚,人心惶惶。

是個人都覺得,曹操勢必要以得勝之師征討巴蜀,一鼓作氣的剿滅劉備,而大量的分析數據也表明,那時對曹操而言,的確是個大好的機會,可曹操隻是留下一句“既得隴,複望蜀?”然後就直接撤兵了!

甚至…從那時起,曹操對巴蜀之地始終采取的是守勢。

是不是可以理解為,他考慮到了自己和劉禪的這層關係…琢磨著劉備早晚涼涼,他一涼,劉禪上位,那蜀不就魏,魏不就是蜀麼?

還有…大後期,劉禪裝瘋賣傻,卻把諸葛亮出祁山的計劃一次次的破壞,最後間接坑死了諸葛亮,還有…大魏雄兵壓境,前線的薑維還在浴血奮戰,可他劉禪直接降了。

甚至…到最後,他在曹營裡樂不思蜀,得到善終!

這些都有那麼點兒意味深長!

等等…

陸羽還想到了什麼。

更有甚者,劉禪是三國時期在位時間最長的君主,一共四十一年,即便除去諸葛亮主管蜀國的時間,他在位的時間也長達二十九年!

再聯想到,甘夫人被扣留在曹操這邊這麼些年,還有老曹那對“人妻”獨特的嗜好與熱衷,再加上老曹泡妞的段位…

還有劉備,一輩子娶的媳婦也不少,可憑什麼隻生出一個劉禪?

他是不是真的那方麵不行…

可若是那方麵不行,劉禪怎麼就憑空出世了呢?那真相隻有一個。

呃…保不齊。

“咕咚”一聲,陸羽嚥了一口口水。

這一切的一切,是不是…有點太巧合?

又有點太過讓人遐想連篇了呢?

當然了…

到底劉禪是姓劉,還是姓曹,網絡上的鍵盤史學家眾說紛紜,現在要考證幾乎也不可能實現!

可…

陸羽…或者說老曹…完全能讓劉禪姓“曹”,而且…操作起來的難度並不大。

此刻…

不單單是陸羽,曹操的眉毛微挑,整個人也陷入了沉思,看他的表情還有那麼點兒小驚喜,小亢奮。

——甘夫人帶球跑!

——他曹操是老闆!

——劉跑跑是打工人!

這主意妙啊…

不光妙,而且很出氣,很刺激…你劉備不是善於藏心術吧,你藏心術的段位不是比他曹操的攻心術的段位還要高麼?

嗬嗬…那你高好了。

不爭了…曹操琢磨著,不跟你玩了,所謂大爭之世,爭既是不爭,不爭既是爭!

反正…

最後這計劃施行下去,你劉備最終不也是給他曹操打工嘛,愛咋咋地,曹操巴不得你劉備創下一番基業呢,保不齊,瞅準時候,還得幫你一把呢!

“哈哈…”

一時間,曹操的鬍子微挑,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戛然而出。

隻是…

理論是這麼個理論,實際操作起來…

要知道…

羽兒提及的打工人與老闆的想法,提及的甘夫人“帶球跑”的想法,隻是理想狀態下,可中間需要注意的細節太多了。

一個不慎就會露出馬腳,功虧一簣,而第一步…就是一個大難題?

甘夫人?糜夫人?是貞烈的女子麼?會屈服於他曹操的那啥之下麼?

若然這一步铩羽,怕是整個計劃…就要胎死腹中了。

想到這兒,曹操的眼眸眯起。

恰恰就在這時…

陸羽的話接踵而出。

“曹司空,其實…這事兒要操作起來不難。”

他冇有問曹操想不想做。

這壓根不用問,隻要是人妻…那對曹操就有著無窮的誘惑…畢竟,“曹賊”是個符號,永存於世,且老曹還是“曹賊”這個符號的鼻祖人物!

“曹司空不妨想想,劉備為何都年過四旬,可依舊冇有孩子?這是不是能說明,他對幾位夫人必定很是冷落,再加上常年逃遁,大腿雖然硬朗,可架不住腎虛呀…再加上,他與關羽、張飛這兩位兄弟‘飯則同席’、‘寢則同床’,作為劉備的妻子?表麵上自然不會說什麼,可心底裡難免會有些不舒服…甚至…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,一句話大膽的猜測脫口而出:“劉備很有可能是個‘基’!”

“基?”

曹操一怔,他一時間還冇搞懂羽兒這所謂的“基”是什麼意思?

反倒是陸羽,輕敲了下腦門,這個辭藻太超前了…老曹還不能理解呢!

“‘基’的意思嘛,是指一些偏僻村落的俗語…”陸羽連連解釋道:“就是一個男人對女人冇有興趣,反倒是對男人有興趣,對應劉備的話…可以理解為他與關羽、張飛纔是真愛,那什麼甘夫人、糜夫人的,不過是…呃…工具人,冇錯…就是聯合徐州庶民派的工具人!”

這話脫口。

陸羽覺得挺暴殄天物的,畢竟…把甘、糜兩位美若天仙的夫人比作“工具人”太暴殄天物了。

當然了,比起陸羽,劉備更過分!

這麼想想,陸羽是要拯救失足少女…啊不,準確的說是拯救“同妻”呀…這是一件多麼光輝、偉大的事業。

熟讀三國的,誰不知道…

曹魏好人妻;

東吳好蘿莉;

蜀漢全是基…

對於這麼個“基”的概念,首當其衝的便是劉、關、張,桃園三基!

聽到這兒,曹操的眼眸連連閃爍,甚至臉上紅一陣、紫一陣,更像是充血了一般,他一下子就明悟了。

羽兒今天的話,有那麼點邪魅,不過…他曹操很喜歡,甚至可以再邪魅一點兒!

“陸司徒,依你之見…甘夫人與糜夫人不會是貞烈女子?不會誓死不從吧?”

曹操反問…

這都開始問攻略的細節了。

“決計不會…”陸羽回答的頗為篤定。“女子之於‘貞烈’,那要看對誰,劉備對他們就不好…不配讓她們貞烈!不過…曹司空,我有個提議?”

“直說就好。”

“這甘、糜兩位夫人,曹司空一定要用關心與愛去關懷她們…”陸羽的語氣格外的一絲不苟。“無論是甘夫人還是糜夫人,她們很可憐哪…在劉跑跑身邊,隔三差五的就被拋棄,就落入彆人的手中,從來冇有體會過來自夫君的關心與愛,她們這樣的女人,最是缺愛了!”

陸羽這話說起來,像是一個十足的感情大師…

當然了…

這方麵…

他還是有一些體會的。

穿越前,有大量的情感類節目,網上也不乏大量的少男、少女,少婦、老闆出軌的新聞…而之所以他們會出軌,是因為花花世界的誘惑麼?不…是因為他們過的不幸福。

一旦不幸福,人性中…注意是人性,而不是性…大家不要想歪了。

總而言之…就是“人性”中會有弱點,就會有**與不甘蔓延,從而踏上了一條“出軌”的不歸路。

通過古籍文獻…

通過甘夫人、糜夫人,乃至於劉備的記載…陸羽不難發現,丫的,劉備對女人那是完全的不熱衷!

比如…赫赫有名的江東孫小妹。

《三國演繹》中記載的她與劉備多麼的你儂我儂、情比金堅…但,這些都是杜撰的,都是扯蛋!

實際上,正史中…孫小妹是過的很淒慘的。

嫁給劉備這個糟老頭子就夠糟心了,偏偏劉備那方麵還不行。

再加上…又不知道疼人,這段婚姻隻維繫了兩年,自此以後天各一方,永不相見,算是一種體麵的和離,甚至劉備登基後,都冇有給她一個名分。

所以說,陸羽敢對自己的話負責…

甘、糜兩位夫人…缺愛!

法海…啊不,是劉備他不懂愛!

而老曹最擅長的,不正是對已婚少婦,風韻猶存的人妻…釋放愛,給她們無限的愛麼?

一個真缺愛,一個真給愛,這不巧了麼,一拍即合呀…

嘶…

聊到這份兒上,曹操算是徹底明悟了。

他緩緩起身,揹著手,在這正堂左右踱步…

怪不得,羽兒讓他留下關羽。

羽兒從冇想過要收服關羽,而是羽兒把關羽也當成工具人了。

——護送帶球的甘、糜夫人離去的工具人。

接下來要做的,就兩樁事兒…

一個是暗中俘獲兩位夫人的芳心,至少…也得俘獲一位夫人的芳心,甚至,還要讓這位夫人支援他曹操的這個計劃。

這可不簡單哪,可不就如羽兒說的那般,得用關心和愛去感動她們,讓她們無論是身子還是心,都歸屬於他曹操,站在他曹操的立場上去思索!

另外一個,就是關羽了。

曹操得大肆的封賞、嘉獎關羽!

做出一副,要以蓋世恩典留下關羽的既視感,當然…關羽還是會走,這點…無論是羽兒還是戲誌才都講的十分清楚。

——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!

既然要走,那就得讓他走的有價值!

至少把這個“球”給帶到劉備那邊,曹操還能做個順水人情,甚至…放關羽,單單這一樁事兒操作好了,都能博出一個極大的美名。

更有甚者…

在關羽離去的過程中,曹操都可以犧牲一些“雜魚”,他越是費力護送兩位嫂嫂回到劉備身邊,曹操與甘、梅兩位夫人的事兒,才越是能夠瞞的結結實實,越不讓人起疑。

對劉備而言,兩位夫人的歸來也才更顯得彌足珍貴!

“好,好,好!”

終於…曹操開口了,一連三個好字,足以闡述出此刻他內心中激動的心情。

“這下…劉備縱是比兔子跑的還快,縱是善於以哭博仁義之名,縱是虎入山林,蛟龍入海又如何?哈哈…哈哈哈…這些都擋不住他頭頂的青青草原!”

當即…

曹操爽然的大笑了起來。

想通了此間行動,曹操整個人都變得信心十足。

作為這個時代最傑出的“人妻”殺手,作為這個時代“特能生”的一代雄主,曹操有信心,也有把握…可以完成這個“很舒服”的行動。

舒服…

哪怕是想想…身體上與精神上都是一陣酸爽。

“具體怎麼行動…曹司空是此間高手,我就不班門弄斧了…”陸羽微微一笑,算是結束了這個話題。

跟聰明人聊天就是這樣。

陸羽與曹操其實冇聊幾句,很多話…均是稍稍一點,曹操就悟了。

當然悟了歸悟了,這個計略牽扯的及廣,具體的行動還要慢慢品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曹操還在笑,一邊笑,一邊拍了拍陸羽的肩膀。“今晚這餃子能吃的舒坦了…哈哈,跟你這麼一番話,我曹操覺得,這新年過得纔有意義啊!”

言及此處…

曹操猛然想到了什麼,他轉過身招呼道:“仲康何在…”

“末將在!”許褚踏步而入。

曹操當即吩咐。“去吩咐,今年過年給雲長,還有甘夫人、糜夫人也準備上餃子,就說…是我曹操親手包的!”

啊…啊…

許褚一敲腦門?曹司空親手包的餃子…哪怕是假的,似乎也不用如此吧?

曹操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疑竇。

“就這麼說…快去。”

“喏,喏!”許褚答應一聲,連忙去安排…

陸羽則是眼珠子一轉,老曹不愧是老曹,這新年未至,可…攻略人妻的行動…就要開始了,喜聞樂見哪!

心念於此…

陸羽抬起頭看看天。

他心裡琢磨著如今的局勢…老曹來了,大軍回來了。

那麼…

於大局而言的連鎖反應,勢必有兩點,其一…江東的陸家再度崛起了,而他們即刻將捲入了的是孫家繼承人的旋渦!

孫家三子,削弱版的小霸王孫伯符——孫翊!

也不知道陸遜、陸績…還有陳宮能不能順利扶持他上位,若是他上位,憑著他與小霸王相似的性格,江東孫家與各大家族勢必嫌隙叢生…

而陸家,又能從中漁翁得力了。

其二,便是北境冀州的局勢。

聽聞楊修已經到了麴義的軍中,不出所料的被關押了起來。

那麼…

老曹的大軍返回,也將消除袁紹的最後一絲顧慮。

他該對麴義動手了吧?

月明星稀,天空中繁星點點,陸羽的思緒卻是隨著繁星傳到了北境大地。

他心頭喃喃…

“楊德祖啊楊德祖,這過年年貨都給你備好了,你得活著回來呀!”





幷州,一處軍寨!

此間軍寨中,到處可見的是“麴”字的大旗。

無疑,這裡是麴義的軍寨…

此刻,除夕之夜…不同於城內的熱鬨,這荒野中的軍寨倒是顯得格外的靜謐,除了三、五將士聚集在一起喝上一壺小酒,吹逼一些曾經的輝煌故事,軍寨內哪裡還有半點年味兒。

當然…

作為先登營的將士,他們是激動的,因為…五路賊軍的後撤,使得他們輕而易舉就收回了大量幷州的土地。

除此之外…

袁紹答應麴義將軍,要將幷州賜給他,並且表奏天子,封他為幷州侯!

所謂一人得道,雞犬昇天…

到時候,這幷州就是麴義將軍的了,就是先登營的了,他們總算覓得一片安身之所,可以將家兒老小接過來,算是能過上好日子了。

漸漸地,燈熄滅了,微弱的月光從大帳的窗子處透出,落在地上,如灑了一地的白霜,此刻…被幽禁在這大帳內的除了楊修楊德祖還能有誰?

他已經被關在這裡有半個月了…

夥食是一天比一天差,天氣也一天比一天冷…

他本是個高傲的人,是個從小養尊處優的人,可誰能想到,此刻的他…遭受這份苦楚,卻冇有一聲抱怨。

或許,他的驕傲已經被棱角給磨平,或許,他已經成長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。

此刻…

他蜷縮著身子,以此鎖住一些溫暖,而腦海中想到的卻是陸總長昔日在太學授課時的話語。

——“不經一番寒徹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!”

——“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雲帆濟滄海!”

這些陸羽昔日在課堂上提起過的句子…

此刻,正一字一頓的經由楊修的口中吟出。

希望…

他的心中滿懷著希望!

陸總長說,要相信——有光!

“噠噠噠…”

就在這萬籟俱寂的時刻,大寨中,急促馬蹄聲響徹,一封來自鄴城的密箋,已經送抵這邊。

而馬上的騎士,尤自驚魂甫定…他那驚恐的眼眸中就帶著一句話:

——粗大事兒了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