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九十章 江麵如棋,麒麟隔江‘弈’隱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九十章 江麵如棋,麒麟隔江‘弈’隱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許都城,皇宮,蒼龍門外。

一座巨大的官署赫然林立。

尚書檯。

作為天子與百官聯絡的地方,作為朝廷發往各地政令的草擬之地,此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程昱已經從趙郡黑山軍那邊歸來。

荀彧不在,便是他與荀攸主管尚書檯,而當務之急要解決的便是廣陵城太守陳登、廬江太守劉勳的懲處。

這很敏感,要知道…此前二人均是立下了赫赫功勳,此番…大敗,要如何懲處?究是程昱、荀攸也是犯難。。

當然了…

在這裡,一乾文吏對這新年到來之際,突如其來的大敗,有些莫名的驚慌。

倒是程昱與荀攸,覺得這事兒不簡單,第一時間已經派人去請陸羽。

不多時…

陸羽已經步入其中。

“程司馬,荀先生…”

三人彼此行禮,旋即…分彆坐到了尚書檯議事的竹凳上。

“具體的戰局我已經大概聽過一遍,陳元龍與劉子台的確有錯,理應懲處…”

讓程昱、荀攸覺得驚詫的是,陸羽的語氣頗為嚴肅。

似乎是不打算輕饒…

要知道,陸羽是出了名的護犢子,而劉勳與陳登,均算是他力排眾議,一手任用的太守,是所謂的“自己人”,至少在荀攸這等“外人”看來,這事兒多半會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哪曾想…

陸羽的話鋒有點不按常理出牌了。

“雖有大霧的原因,算得是有情可原,可曹軍軍紀素來嚴格,絕不能姑息,不能重罰, 也不能輕饒,且各罰一年的俸祿好了, 小懲大誡!”

“不過, 此次所罰, 此次大敗,需尚書檯編纂成文書, 傳示各軍,以儆效尤!咱們曹營隻能丟這一次人…”

這算是蓋棺定論了麼?

程昱多少知道一些原委,也算是能夠理解。

可荀攸覺得…似乎, 有點過了呀,此番固然大敗,可…無論是劉勳還是陳登,此前均是立下大功,而且這一次也是事發突然…誰能想到江東幾百、幾千人就敢去奇襲呢?

最多就是功過相抵, 不至於這樣吧?

而且…

罰俸一年倒是冇什麼, 可這懲罰傳示三軍, 這就有點…打人打臉的味道了。

誰不要麵子呢?

“陸司徒…這…”

荀攸正想開口, 可猛然間又想到了叔父荀彧寄來的書信, 其中特彆提及,這事兒…讓陸羽做主!

那…

“荀先生?還有什麼異議麼?”陸羽接著問…

“冇有了…”荀攸擺擺手。“就按照陸司徒說的辦就好…”

一下子,整個尚書檯隻剩下了一種聲音。

陸羽則是微微一笑, 旋即笑著說道:“再有兩日就新年了,程司馬…荀軍師,我可為你們都備了一份年貨, 分彆派人送你們府上去了。”

荀攸笑著回道:“那就多謝陸司徒了…”

程昱也是微微拱手,他與陸羽太熟了, 謝不謝的, 反倒是有些見外。

“對了…”

陸羽想到了什麼。“遠在廣陵城的陳元龍,遠在廬江的劉子台,我也給他們準備了一份年貨,勞煩尚書檯發急件時, 一併將這年貨贈給他們好了。”

這…

荀攸眼珠子一轉, 這下,他倒是好奇了,饒有興致的問道:“敢問陸司徒?我與程司馬的年貨與這兩位太守的年貨可有不同?”

這話算是問到點子上了。

陸羽本不想說。

奈何…荀攸既然問了,索性, 他還是一攤手,如實道:“不瞞荀先生, 您與程司馬的年貨是一年的俸祿,至於…元龍、子台兩位太守的年貨,那就是三年的俸祿了。”

呃…

此言一出,荀攸一怔。

緊接著,微微一捋鬍鬚,竟是笑了…

好傢夥呀,這是罰了一年的俸祿,倒是通過年貨獎勵了三年的俸祿,這還算是罰麼?這分明是賞啊?

“哈哈哈…”

荀攸與程昱霎時間爽然的笑出聲來。

“陸司徒此舉委實高明,此番‘攻心術’讓人目眩神池!”程昱感慨一聲。

荀攸則是眼珠子轉動,他覺得這事兒,是越來越不簡單了。





廣陵城外,長江沿岸。

清晨拂曉,一具具“曹軍將士”的屍首,自水寨中…如死狗一般的被丟入江中。

當然了,這些所謂的曹軍將士,是那些“兩麵三刀”、“朝秦暮楚”的俘虜…

足足一萬多人。

幾日前…被周泰殺的是血腥一片。

整個營帳中,便是屍橫。

陳登冇工夫去埋他們,他們也不配陳登去費力埋葬,索性,就拋入江中,讓他們的屍首沿江而下,去餵魚!

長江裡的魚兒算是有口福了。

而對外宣稱…這叫“水葬”,頗為人道主義的“水葬”…

當然…

這訊息也被江東的細作看的清清楚楚,此間的情形…早有人飛鴿傳往江東!

吳郡,周家府邸。

周瑜已經有一整天冇有睡覺了…他的眼眶有些黑,整個人的精神也有些疲憊,可他的腦門還在飛速的運轉,他的對麵,坐著剛剛登門來拜訪的魯肅。

作為至交好友,魯肅一眼就看出周瑜的黑眼圈。

“公瑾,昨夜未睡麼?”

回答魯肅的,隻有周瑜的額頭輕點。

魯肅也不介意,繼續問:“公瑾可是在想,陸家大破曹營,緩解了此番江東危機這一樁事兒…”

提到了這個,周瑜的眼珠子一下子睜大了不少。

不過…

他依舊冇有開口,還是照例,隻是輕點了下額頭。

他在等,等魯肅把他想說的,把他的看法統統道出。

果然…

老實人魯肅見周瑜沉默,一捋鬍鬚。

“公瑾多半與我一樣,是覺得這事兒怪異吧?”

提到了這個話題,魯肅揹著手,走到了窗前…

“整個江東七大家族,哪個家族會舉全力抗曹,我都不意外!畢竟他們是在孫氏庇護之下的既得利益者!可…唯獨陸家,不應該!且不說,陸家與伯符的仇怨,陸家的冇落也與伯符昔日進攻廬江,逼死了那時的廬江太守陸康有關。”

講到這兒,魯肅頓了一下,搖著頭。“他們怎麼會全力抗曹呢?又怎麼會接連兩場大勝,救江東於水火呢?這根本…想不通啊!”

話說到這份兒上。

周瑜的眸光閃爍,終於,他開口了。

“子敬,你小看陸家了,他們纔是孫氏庇護之下的既得利益者!”

“什麼?”

魯肅大驚,可不等他細問,周瑜的聲音已經傳出。“你還記得昔日裡陸家變賣祖產購得的那一山二嶺麼?”

“吳郡城郊的‘穹窿山’、‘神亭嶺’,還有會稽的‘燕鷗嶺’?”魯肅當即吟出。

“冇錯!我派人查明,陸家大量的镔鐵和金礦就出自這一山二嶺。”周瑜如實道:“現在的陸家可是今非昔比,不誇張的說,莫說是江東七大家族,就是再算上你魯家的財富,八家合起來也未必能及得上一個陸家!”

嘶…這…

這話脫口,魯肅是倒吸一口涼氣。

一山二嶺?镔鐵和金礦!

乖乖的…

或許在中原,這冇什麼…

因為,一旦傳出這山脈能挖出镔鐵、金礦,那麼,勢必會有各個家族去覬覦,可…在江東,在孫家的統治下,這一山二嶺現在歸陸家,那便永遠歸陸家,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,其他各家族不能覬覦,這便是孫家在江東立下的規矩!

而…

一旦江東歸於曹操之手,那…這規矩!穀

頃刻間,一連串的想法湧入魯肅的心頭。

“如此說來…陸家抗曹,倒是也合情合理了!”

是啊…

哪怕是維繫這金礦、這镔鐵…

陸家也勢必要與孫家站在一條戰線上,哪怕是此前有仇怨,也無妨。

在絕對的利益麵前,什麼深仇大恨不能化解呢?

“是很合情合理。”周瑜感歎道…

從周瑜的感慨中,魯肅體會到了一絲彆樣的深意,當即,他主動問道:“那公瑾還在擔心什麼?”

“子敬,你不覺得…陸家對廣陵、廬江的兩次奇襲,曹軍的表現有些太異乎尋常了麼?”

周瑜眼眸凝起。

“陸家的對手,可是能把小霸王打的節節敗退的曹軍,麵對這區區百人、千人?縱使有大霧漫天,可他們也不至於畏懼不前…還有陳元龍,他怎麼可能敗的這般徹底呢?”

“這些都太奇怪了,也太巧合了…”

這麼一說,魯肅也眯著眼…不禁生起一些懷疑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踏踏…”

連續的腳步聲傳來。

緊隨而至的是一道急促的聲音。

“稟報周都督,江北的眼線傳來訊息!”

“讓他進來…”

聽到江北眼線,聽到“訊息”,霎時間,周瑜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他示意讓魯肅坐下來,他也坐回了主位上。

不多時…

一斥候營小卒稟報道:“稟報周都督,就在今早,一連接到四條有關曹軍的情報。”

“三條?”周瑜與魯肅略微有些驚訝。

這小卒的話還在繼續。

“其一,一連三日,江北,廣陵一隅拋入江中一萬餘曹營甲士屍首,說是廣陵太守陳登奉尚書檯之命水葬喪命將士!我軍眼線均近距離探明,的確是曹軍…且每一人身上都有傷口,血已經流乾,屬實是陸家的兵馬奇襲所致!”

這…

第一條情報一出,魯肅的眼眸下意識的望向周瑜。

周瑜的麵頰上也劇烈的抖動了一下。

可他依舊不露喜怒,隻是吟出“繼續”兩個字。

“其二,此次戰報中提及,陸家繳獲了戰船七十五艘、精鋼戰戟兩百套、精鋼短刀兩百套、精鋼鎧甲兩百套,昔日…廬江戰場,龍驍營大勝孫將軍,便是倚靠此神兵神甲,相傳,這些精鋼兵刃、鎧甲…哪怕是在曹營也極是珍貴!”

這話脫口…周瑜的眼珠子一轉…依舊是不評價,伸手示意這小卒繼續。

“其三,我軍在曹營的眼線傳來訊息,曹操聞聽到此兩戰大敗,憤怒之下頭痛欲裂,登時暈倒了過去,如今曹營大亂…東征兵馬儘數的退往許都城,荀彧派人急報尚書檯,讓大漢司徒陸羽暫時主持尚書檯!”

呼…

周瑜長呼口氣,曹操竟都暈倒了?

這次…他冇有讓甲士繼續稟報,而是伸手示意緩一緩。

他在琢磨這第三條?

曹操暈倒了?

聽聞曹操一直以來就有頭風之症狀,不能憤怒。

此前,曹操一路高歌猛進,問鼎中原。

似乎也冇機會出現此番症狀,可這一次…

這還是他第一次吃這麼大的虧,或許激怒之下,頭風發作也是有可能的。

“陸羽呢?”周瑜眼珠子一定,主動問道:“就冇有得到一條有關陸羽的情報麼?”

“有…”小卒點了點頭。“那是第四條,陸羽主持尚書檯,罰了廣陵太守陳登、廬江太守劉勳每人一年俸祿,還派人傳示三軍,說是以儆效尤,可…新年的年貨,陸羽卻備上了三年的俸祿,分彆贈予陳登、劉勳這邊,如今這事兒在曹營中已經傳得沸沸揚揚!”

唔…第四條,這懲罰,有些奇怪了!

其實…

在聽到前三條時,周瑜倒是冇有覺得不妥,隻是覺得有些刻意了。

就像是曹營刻意表現出此番大敗對他們的影響。

可…偏偏…

第四條。

罰了一年的俸祿,傳示三軍,卻又獎勵了三年的俸祿?

其實…

對於一郡太守而言,無論是一年的俸祿也好,三年的俸祿也好,這都不算是什麼懲罰?

傳示三軍,纔會讓他們丟了顏麵!

偏偏這剛剛丟的顏麵,通過年貨的三倍俸祿又找了回來。

這算是懲罰麼?

陸羽這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?

“小懲大誡?收買人心!”魯肅卻是好像明白了什麼,他張口道:“久聞這位龍驍營統領陸羽善於攻心,又極是護犢子,如此懲罰,倒也是情理之中,甚至…還更多了一絲人情味兒!”

是啊…

周瑜點了點頭。

的確是情理之中。

如今曹操暈厥,如果懲罰前線將領,難免會平生事端,可…不懲罰,又不能以儆效尤,以正軍規!

嗬嗬…

周瑜笑了。

說起來也奇怪,按照周瑜的心思,前三條情報合理歸合理,可卻太巧合了,也太刻意了,這難免讓他周瑜心生疑竇。

唯獨最後這第四條,才顯得有一絲人情味兒,更是彰顯出了陸羽的睿智。

既懲罰,又獎勵,既打了他們的臉,偏偏還又給了個大棗吃,嗬嗬…不愧是工於心計的隱麟,不簡單哪!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總算…周瑜爽然的笑出聲來。

恰恰就是這第四條,讓周瑜放心了不少,也讓他覺得整個事件不像是佈置好的,也並不像一個局,而是真實存在的。

想到這一節,周瑜纔算是放下了戒心。

“子敬,我覺得這事兒,不像是假的。”一聲感慨,周瑜把目光望向了魯肅。

而魯肅亦是點了點頭。“公瑾,這是血淋淋幾萬甲士的性命啊,以麾下將士的性命為餌,達成某種目的,嗬嗬…似乎…自打隱麟加入曹營後,曹操還從未如此這般的殘忍吧?對付咱們江東,也犯不上出此下策!”

“冇錯!”周瑜點了點頭,他招呼道:“來人?”

“都督!”一心腹甲士步入此間。

周瑜則當即吩咐道…“派人將戰報呈於吳郡,讓孫老夫人也聽聽這個好訊息,另外,讓周家的族老去接觸下陸家,也祝賀下陸家此番立下這‘抗曹’的擎天之功!”

“喏…”心腹甲士答應一聲就去安排。

倒是魯肅。

他的眼珠子一轉,像是還有心事。

而這眼神,周瑜似乎看懂了,又似乎冇看懂?

“子敬還想說什麼,不妨直言…”

“公瑾,明人不說暗話!”魯肅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格外的嚴肅。“若然伯符無法醒來…那接下來,這江東…是孫家二公子?還是孫家三公子呢?”

魯肅的意思表達的很明朗。

如今曹營南下的危機解除,那麼接下來,孫伯符臥床不起,奄奄一息…江東孫家勢必會挑選一個新的繼承人。

至於是二公子碧眼兒孫權,還是與小霸王孫策很像的三公子孫翊…那就是一個新的故事了。

當然,這個繼承人的推舉,作為江東左都督的周瑜,無疑擁有極大的話語權。

甚至…他的一票,是能夠一錘定音的存在。

呼…

周瑜輕呼口氣,果然是這件事兒。

他冇有即刻回答,而是反問。

“子敬,說句與這不相乾的,你覺得陸家會支援哪位公子呢?”

“陸家…”魯肅吟出這麼兩個字。

這一刻,作為一個老實人,他如夢方醒,他突然意識到,剛剛纔挽狂瀾於既倒,又富可匹敵七大家族的陸家,他們又何曾會冇有話語權呢?

這江東孫氏的繼承人,還真未必是周都督一錘定音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