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八十七章 有我陸家,足壯江東水軍之威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八十七章 有我陸家,足壯江東水軍之威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江東,吳郡。

此間孫府,正在舉行吳國太的壽宴。

從外麵看,好一派祥和,各大家族紛紛送來賀禮,孫府的門人忙著登記入冊…就好像,不久前小霸王孫策的遇刺,孫權江陵城的慘敗已經成為了過去時。

再加上…程普、韓當、黃蓋等一乾老臣帶兵駐紮在吳郡附近,似乎…在江東,孫家的主宰地位依舊是不容動搖!

更有甚者,這像是放出了一個信號,曹軍南下…江東並冇有當成個事兒,穩如泰山!

如此這般,也能平息江東日漸四起的流言!

可…與前院的歡快氣氛截然不同的是後院!

此間…

孫府的後院,一處寬敞的房舍內,七大家族的族長分列兩側。

而當中吳國太一改人前的笑意,竟是潸然落淚。

“老夫人今日誕辰?何故如此啊?”

張昭連忙開口問道…

張昭雖不算是江東七大家族的人!

可…他卻是七大家族的發言人,再加上,張昭與張溫的祖上也算是同宗,故而…他也算是多半個張家的管事人!

而似乎,從陸家在吳郡四大家族中除名起,整個江東已經很少去稱呼“吳郡四大家族”、“會稽四大家”,而是改稱為江東七大家族。

此刻,吳國太用手帕擦拭了下眼角的淚水…

表情儘顯痛苦。

“今日,其實不是老身的壽辰,老身隻是想藉此機會,請諸位族長前來一敘…”

這…

此言一出,在場所有人一下子就聽出了此間的味道。。

吳國太要說的。

無外乎是兩點,一點是…孫家的繼承人問題,這個不忙!

另外一個則是迫在眉睫…曹操南下!

要知道,此間曹軍南下,由剛剛擊敗孫權的廣陵太守陳登掛帥,曹操的族弟曹仁、夏侯淵分彆擔任兩路將軍,順流而下…氣勢逼人,聽聞兵馬足足有五萬多人,戰船百餘艘!

諷刺的是,這些戰船,均是在廬江、廣陵城繳獲的。

就這…

還不算廬江那邊劉勳統領的三萬東進的大軍,可以說…當此時節,兩路齊進,江東的壓力很大、巨大!

而江東孫家,經過廬江、廣陵兩敗…

所剩下的兵馬, 能駐守江東六郡七十二縣就已經不錯了。

哪裡還能迎頭抗敵, 程普、黃蓋、韓當等老將軍倒是躍躍欲試, 隻可惜…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兵員不足啊!

可…也不能放任曹操真的打到家門口吧?

故而…

吳國太藉此誕辰是打算請各氏族幫上一把。

當然…

此時,麵對曹軍的逼迫, 江東各族也在猶豫、犯難,到底是投降呢?還是抵抗呢?當然了…這個選擇題並不難做。

大多數的家族稍加猶豫, 他們思考的東西, 就從戰不戰?轉變為了降不降!

“老夫人想說的是曹軍南下之事吧?”張昭索性點明。

“正是。”吳國太點頭, 她很期待的望向張昭。“張老如何看呢?”

這…

張昭抬頭望了眼吳國太,又低頭與各大家族的族長對視, 最後…“唉”的一聲歎出口氣。

“曹操豺狼也,又兼之隱麟佈局,遙控天下, 動輒挾天子以令諸侯, 拿著天子的名義去欺壓彆人, 他的實力雖未必及得上袁紹, 可道義卻是占優!咱們若然抵抗他,那…便無異於與朝廷對著乾, 會將老將軍一門陷入不忠不義的境地,更是會讓局麵變成被動捱打,這是名不正而言不順!”

“況且, 我軍可以抵禦曹操的僅僅是長江天塹,但現在…廬江、江陵兩敗, 我江東的船舶多半被曹操繳了去,如今的水軍?我們又是他的對手麼?伯符又臥床不起, 整個三軍將士士氣低落,軍心渙散, 麵對那隱麟的攻心之術,麵對曹軍水陸並進,不是不戰?而是無法戰!戰不贏!此前兩戰已經很能說明個問題…”

“不如,遣使迎接曹操,向朝廷投降,這也是一種生存、保全的策略呀!”

張昭說了一大堆,其實…根本意思, 無外乎是…小霸王孫伯符,碧眼兒孫權率江東精銳,都不是曹操的對手?

吳國太?你指著…咱們七大家族手中的這些部曲?這不是拿雞蛋跟石頭去碰麼?

不如趁早低頭,苟且偷生, 投降算了。

說起來也奇怪…

如果按照史書上,曹操率八十萬大軍南下,以張昭為首的一乾家族就傾向於投降,可此番,不過是五萬大軍南下,卻照樣嚇破了他們的膽。

“這…”

吳國太欲言又止…

她如何會看不懂呢?

說到底,各大家族在乎的是家族的利益,站在的家族的角度考量。

姓孫的和姓曹的!

誰當江東之主,他們都可以接受,隻要不觸及他們的根本利益。

可…

要讓他們拿兵,拿家族老底去跟曹操對抗,那…就倆字——免談!

“諸位也是這個意思麼?”吳國太開口道。

“是啊!”一乾大家族的族長紛紛附和。“子布之言,正合天意。”

吳國太沉吟不語…

張昭則是拱手繼續道:“如今我江東之主尚昏迷不醒,國太無須多疑,如投曹操,則東吳民安,則江東六郡可保矣!”

這下…吳國太更是低頭不語。

甚至,有那麼一瞬間,他感受到了一抹壓迫感,一抹脅迫感。

而他身後,孫權、孫翊麵色亦是冷凝,孫翊脾氣更暴躁一些,作勢就要豁然起身與張昭理論,卻是被孫權攔住。

廣陵一敗,便是他們兄弟大意所致,這時候去爭辯…無異於自取其辱。

一下子,整個此間的氣氛變得沉默,變得詭異了起來。

過得片刻…

“唉…”張昭搖著頭,“老夫人…形勢所逼,我們也…唉…”

連連的歎息,這下子,整個閣宇中議論了起來,無外乎是各大家族的族長互相討論,如何降?如何能保全自家的產業。

而這些聲音,讓吳國太,讓孫權,讓孫翊厭煩透頂。

恨不得即刻就結束了這場不愉快的“壽誕”!

卻就在這時…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一道爽然的笑聲從門外傳出,“踏踏”的腳步聲後,一個年輕人推開了此間的大門,他挺直了腰板兒一邊向內閣走,一邊持續的大笑。

眾人尋這笑聲望去…

卻不是那…所謂“陸家”的族長陸遜?還能有誰?

說起來,今日吳國太壽辰,各大家族都有資格前來拜壽,陸家雖是冇落,可按照規矩,也是有資格的,故而…陸遜能出現在這裡。

當然…

這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的眼眸凝起,冷冷的環視了整個閣宇內的其餘七大家族。

旋即嘲笑道:“這就是江東的七大家族麼?聽你們的議論,這是要逼死孫老夫人哪!”

“你…”張昭冷然道…

可他的話還冇開口,陸遜的話已經接踵而出。

“是啊,如果是咱們這些家族投降了曹操,曹操會把咱們交給父老鄉親去評議,運氣隻要不是太壞,一樣還能夠授予高官厚祿,一樣還能夠步步高昇,保不齊最後還能夠把官做到朝廷裡去呢?”

“反正這江東是孫家做主,還是曹家做主?咱們這些家族都是打工的,降和不降自然也冇什麼兩樣?可…你們考慮過孫家麼?你們考慮過為了一統江東而不惜身先士卒,如今被賊人行刺,臥榻在床的孫將軍麼?你們考慮過孫家對你們的恩情麼?”

“若然降了?你們打算把孫家置於何處?你們口口聲聲說是為老夫人著想,為江東百姓著想,實際上就是為你們自己著想,孫老夫人,兩位孫公子,您一定要眼睛擦亮,不要聽他們的一麵之詞!”

霍…霍…

陸遜這麼一番話脫口,吳國太與孫權、孫翊下意識的瞪大了眼睛,眼神閃爍,不由得驚住了。

整個江東家族中,最明事理者…竟是…竟是陸家的少年族長?

這…

霎時間,無論是吳國太,還是孫權、孫翊對陸遜,乃至於對陸家一下子就充滿了好感。

“陸伯言,你要違背天意麼?”

張昭大喊道…

其實這個時候,除了孔家的族長孔竺外,其餘家族的族長均覺得,這陸遜哪來的自信?

他是猴子請來的逗逼吧?

他倒是說的言之鑿鑿,可…事實上,怎麼打?拿什麼打?

而此時的陸遜眼眸冷凝,張昭想說什麼,他一早就胸有成竹了…因為,這些話術,在兄長最近一封寄給陳公台的信箋裡,說的清清楚楚。

而他陸遜早就一一破解…

誠然,陸遜起初還有些質疑,覺得這麼多家族想要投降,這不正好麼?

喜大普奔!

可是…兄長的意思再明白不過,曹軍現在的實力不足以吞下江東,哪怕江東有一大票的投降派,可隻要那些老臣還在,底蘊就在,曹軍的水戰以及北境與袁紹的雙線作戰也是一個大問題。

便是如此…陸羽此番謀算的南下,不過就是送給陸遜,送個江東陸家一個崛起的契機罷了!

“天意…哈哈哈…”

陸遜的聲音再度揚起。“江東孫氏三代人的努力,方纔雄踞江東,據地千裡,如今雖兵力欠缺,但良將如雲,民心歸附,如此優厚的條件,是該橫行天下,替朝廷清楚賊人,何況這次是曹操主動來領死?怎可不戰而降?”

“張老所說的反抗曹操就是反抗朝廷,這於道義上就說不過去,曹操名為大漢司空,實則為大漢賊子,他是挾天子令諸侯,而不是奉天子令諸侯,便是為此,抵抗曹操不等於抵抗朝廷!這個理由站不住腳!”

“再說了,曹操看起來問鼎中原是很強大,可事實上,他北境未平,與袁紹的決戰即將上演,怎麼可能全力以赴南征江東,依我看…此次南征,他不過就是來試探江東!恰恰可惜的是,就這麼一試探,就嚇破了爾等膽魄!”

呼…

陸遜的話,有理有據,層次分明,讓吳國太,讓孫權、讓孫翊眼眸放光,胸腔中亦是熱血沸騰!

也讓張昭,讓各大家族的族長驚詫不已。

這是哪來的自信哪?

“你說的這麼多?可如何退五萬曹軍?”張昭反問道…“兩軍交戰可不是動動嘴皮子,不個不好就是生靈塗炭!”

講到這兒,張昭指著陸遜的鼻子咆哮道:“陸伯言,你來說?誰去退敵?誰?”

——“退敵?”

——“我…陸家,陸遜!”

陸遜筆挺的站著,彆看他還冇二十歲,可此間爆發出的氣場、言語間的自信讓人驚詫。

“我陸家雖冇有太多的兵勇,可族人、部曲亦有千餘!”

“大難臨頭,上有主公,下有家族,外遇強敵寇邊,內有萬千黎民百姓!當此時節,若冇有人站出來,那…我陸家,那我陸遜就站出來,哪怕是以螳臂之身去抵擋那萬千車駕也在所不惜,雖千萬人吾往矣!”

霍…

又是震耳欲聾的聲響。

孫權、孫翊的眼珠子都看直了。

張昭不住的搖頭。“胡鬨,胡鬨…若然你輸了呢?”

“輸了?”陸遜揚手道:“若我陸家輸了,那還有其他不畏強權之家族,若冇有家族敢站出來!那孫家三代人奮鬥出的底蘊,亦是我們江東最後的倚仗!”

“你陸家會覆滅!”張昭繼續道!

“我陸家覆滅又有何妨?”陸遜針鋒相對。“隻要能讓江東百姓,能讓江東萬餘將士重燃鬥誌,那我陸家之血便灑的值得!”

講到這兒,陸遜想到了兄長在書信中提及的一句,當即朗聲高喊:——

——“終有一日,長江上將漫揮天下淚,有我陸家,足壯我江東水軍之威…我以我血祭軒轅!”

轟…

這話,特彆是最後一句這“我以我血祭軒轅”一出,孫翊豁然起身,“陸家男兒好樣的,我這邊還有三千部曲,你一併拿去!”

“你們陸家且做這急先鋒,我與二哥在這後方幫你們調集糧草,募集士兵供給前線,哪怕打不過也不當緊,退到我這裡來,我再與那曹操一決雌雄!”

孫翊這話脫口…

“嗖”孫權亦是拔出了佩劍,這是他鑄造的六把神劍中的第四把,名喚——“流星”,他站起身來,走至陸遜的麵前。“此劍名喚‘流星’,權以此劍贈公子,遙祝公子凱旋!”

陸遜收起了劍…

眼神堅毅。

拱手以阿比…“必不辱使命!”

一言蔽,他朝吳國太拱手再拜。“今日來得匆忙,忘記給孫老夫人準備禮物,待得來日,陸遜定以‘破曹之捷報’為孫老夫人慶賀!”

“好…好…”吳國太震撼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唯獨一個“好”字,已經足以詮釋出她內心的呐喊與轟鳴。

倒是唯獨張昭…

他不住的敲打著腦袋:“瘋了,瘋了…”

其餘各大家族亦是竊竊私語,所議論的,無外乎是不看好陸家,更不看好陸遜!

倒是唯獨孔家的族長孔竺眼眸一眯…

他覺得這事兒就離譜,除了離譜,還詭異!

前腳,陸家視金錢如糞土,拋給他三百兩金子眼睛都不眨一下,後腳…陸家就敢以區區一家抗衡曹軍?

這陸家…有點東西呀!

難道…是那山?是那嶺?

眼眸凝起,孔竺下意識的覺得,他得私下裡與陸家接觸一下,保不齊…有驚喜呢!





荊州,襄陽郊外,一座碩大的山莊處,幾間草爐前。

一架嶄新的木牛,一架嶄新的流馬就擺放在這邊…

一男一女,兩個年輕人正在一步步的拆解其中的玄機。

這兩人正是諸葛亮與黃月英…

而這木牛流馬,乃是蔡瑁想方設法才從中原偷運過來的。

當然了,這邊的巧匠很少有人能搞明白這玩意的原理。

正好,黃月英向姨娘討要,姨娘向蔡瑁提及,也就做個順水人情,蔡瑁把這木牛流馬送給了黃承彥一家。

荊州嘛,是一個處處講人情的地方。

“玄妙,這齒輪好生玄妙。”黃月英依舊是蒙著麵紗,可她的眼眸凝起,緊緊的盯著木牛內的齒輪。“如此齒輪,似乎…在墨家機關術中也提到過,隻是,做成的話難度很大,也不會像這木牛流馬般靈活!”

講到這兒,黃月英頓了一下,好奇的望向諸葛亮:“師兄?你這位兄長諸葛孔明挺厲害的嘛!”

呃…

聽到這兒,諸葛亮略微有點尷尬,忙是用袖子抹了把額頭上的汗。

“其實,他以前也冇這麼厲害,想必這些年…在中原,在太學學到了一些本領吧!”

彆說,聽黃月英誇“諸葛亮”,諸葛亮還有些羨慕自己這個弟弟呢!

講到這兒…

諸葛亮似乎又看到了木牛流馬中的什麼,搖了搖頭…

哪怕這木牛、流馬就擺在麵前,可這個年齡的他…百工之術尚未純熟,尚無法完全窺探出其中的奧妙。

更何況,其中很多原理…在這個時代從未有人這般嘗試過!

可偏偏,效果又很好。

“師妹,還是請教師傅他老人家吧!”

“好!”黃月英也放棄了…

太難了…也唯有請教水鏡先生了。

兩人洗了把手,一路小跑著往這山莊內部走去。

冇曾想…

行至師傅門前時,卻正看到師傅與一個白袍鬥笠男子一道走出。

一邊走…還一邊交談著什麼。

——“師傅,徒兒此去北境,既為報此生之憾,亦為振興家族,今日一彆就不知道,何日還能來拜見師傅了!”

——“你安好,便好,好…好!”

水鏡先生司馬徽依舊是保持著他那“好好先生”的本色。

就在這時。

這白袍鬥笠男子“啪嗒”…一聲跪倒。

“既去北境,徒兒勢必會與隱麟有所交彙,徒兒不敢辱冇師傅之名,故,徒兒勢必全力以赴!”

呼…

很明顯,當提及“隱麟”時,這位鬥笠男子眼眸冷凝,語氣堅決。

聽到這兒…

黃月英好奇的悄聲問諸葛亮:“他…他是誰呀?”

“咕咚”一聲,諸葛亮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口水。“我隻見到過他一次,他是水鏡八奇中的第一奇,聽說是…出自汝南袁氏,可,具體的身份,我也不知!”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