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十九章 有案底的三十萬張嘴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十九章 有案底的三十萬張嘴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陳留郡,衛府。

依舊是後院,依舊是那一方田畝前,十餘天過去了,陸羽種下的大豆已經有了動靜。

石碑破土,讓整個衛府所有的下人都頗為驚駭。

誰能想到,小小的大豆在遇水後,長出的豆芽竟能夠頂起數十斤的石塊。

“羽弟?這就是你種出那豆子的力量麼?”蔡昭姬望著眼前這些被豆芽頂出的石塊,尤自滿臉的吃驚…

這頂的,好大的力氣呀!

“昭姬姐,所以我說,讀萬裡書不如行萬裡路,紙上得來終覺淺,絕知此事要躬行!”

陸羽眨巴了下眼睛。“書上隻會記載大豆遇水會變成豆芽,卻不會細細的講解這豆芽中蘊藏著的巨大力量。”

陸羽細細的講解起來…

古人嘛,都喜歡讀死書,死讀書…縱然是聞名天下的才女蔡昭姬也不例外。

陸羽做這“豆芽實驗”,一來是確保前線“小伎倆”的萬無一失,二來也要講述給昭姬姐姐一個道理,讓她的才情更多的可以“致用”!

“真想看看你這腦瓜裡究竟藏了多少東西。”從驚駭的情緒中走出的蔡昭姬摸摸陸羽的腦袋。

陸羽也不躲閃,從小到大,昭姬姐就這樣,動不動就是摸頭殺,習慣了…

話說回來,小時候“不懂事”,陸羽還經常摸昭姬姐姐的…咳咳,現在想想,竟莫名的有些懷念呢!

就在這時。

“蔡琰姑娘,陸羽公子,看起來我們叔侄來的不是時候啊!”

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傳來…

陸羽都不用尋聲去看,遙遙聞見一股“六神花露水”的味兒,就已經可以斷定是荀彧來了,味兒依舊是那麼衝兒…

“原來是兩位荀先生。”蔡昭姬當先款款行了一禮…

荀彧、荀攸回了一禮,旋即目光望向那十餘枚破土而出的石塊。

“看來…這是大功告成了。”荀彧一縷鬍鬚。“陸羽公子種下這一片大豆,三十萬黃巾軍歸降曹公的果實已經在路上了,可喜可賀呀…”

嘿,被他看穿了。

陸羽眼珠子一轉,果然荀彧是聰明人,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小伎倆。

不過也是,陸羽對古人向來心存敬畏。

若不是知悉了這段曆史的進程,陸羽可不會認為,他能像荀彧、荀攸這般睿智、聰穎!

“今日兩位先生來此,多半不是為了為了探問這石碑破土吧?”

“那…可是為了三十萬黃巾望風歸降之事?”

陸羽主動開口…

“正是!”荀彧點了點頭,他的心思終究是逃不得隱麟的眼睛。

“荀先生是擔心?三十萬蛾賊不降?”陸羽接著問…

“不,我恰恰是擔心,他們降了以後呢?”提到這個問題,荀彧的臉色變得嚴肅了許多。“有這天降石碑,三十萬蛾賊必定望風歸降…”

“可是,他們降了之後呢?這三十萬黃巾軍如何安置?”

“這可是三十萬張嘴,況且還是有‘案底’、‘造過反’的三十萬張嘴,且不提,他們每日消耗的糧食是一個天文數字,這些蛾賊,兗州官民能信任麼?”

聰明人講話不喜歡彎彎繞繞,荀彧是帶著問題來的,索性開門見山,將問題全部拋出。

當然,黃巾軍安置的問題,縱然是現在的曹操也還未想到…

但,荀彧多敏銳,走一步,他往往要算到之後的三步!

要知道,自古以來,安置降兵從來是一個大難題。

說好聽點,這是三十萬人,說不好聽點兒,這就是三十萬需要衣食住行,需要吃喝拉撒…並且,還隨時有可能引爆的定時炸彈。

一個處理不好,本就不富裕的兗州糧食會被掏空,甚至…兗州境內都能發生兵變。

賠了城郡又折兵,得不嘗失!

這也是為什麼,古時候,很多名將喜歡殺降。

所謂殺降不祥,可在糧食、補給、民心、穩定的大前提下,縱是名將也是彆無選擇。

“陸羽公子這三十萬黃巾的安置有何高見呢?”

荀彧眼眸凝起,語氣間格外的嚴肅,荀攸則是豎起耳朵,很期待“隱麟”提出的安置之法。





兗州,一晃,從“盆栽”運抵至曹軍營寨起,已經過了足足十日。

這十日,官兵突然放緩了對蛾賊的“遊擊”、“騷擾”,這讓幾乎處於崩潰邊緣的三十萬蛾賊長長的撥出一口,總算是能睡個好覺了。

同樣的,他們也放緩了撤出兗州的步伐,他們琢磨著在觀望一下,保不齊會有轉機。

然而,十日間,轉機冇有出現…怪事兒倒是出現了一籮筐。

五、六天前,一些黃巾軍士照例去農莊向當地的農戶“借”一些糧食,說是“借”…其實就是換一種形勢的搶。

原本一切都很順利,恰恰是在出村的過程中,忽然被村口一塊凸起的石頭給絆倒了。

原本這就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,但是怪就怪在,這裡本來並冇有什麼石頭。

黃巾軍士經常來這兒,哪裡有石頭,哪裡有木頭,甚至是哪裡有花花草草都清楚得很,更何況一塊凸起在村口路中間的石頭呢?

縱是這樣,黃巾軍士也冇有在意。

但第二天,事情突然發生了變化,黃巾軍士再度來村落“借”糧時,他們發現,昨天的那塊兒石頭從地裡冒出來了。

於是,這些軍士急忙回去頭目稟報,黃巾頭目以為是巧合,依舊冇有在意。

直到第三天,黃巾軍士專程趕去村口,結果發現,石頭再次高出了一截,並且上麵還有字。

當然了,黃巾軍士並不認識上麵的字,於是跑回去再度稟報頭目…

這就不得了了!

原本而言,路上出現一塊石頭也就是平平無奇,但…現在,關鍵的問題是,石頭竟會自己長出來,還有最奇怪的,上麵還有字?

黃巾頭目帶著大量的黃巾軍士去一探究竟…

果不其然,石頭是從地縫裡長出來的,上麵的“字”,頭目並不陌生,是“天”,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的“天”字。

這就玄奇了…

越來越多的黃巾軍士、黃巾家眷聽說這件怪事紛紛趕來這村口圍觀,黃巾軍本就信奉“太平道”,對鬼神之說更是深信不疑,又有誰敢動這塊石頭?

一些黃巾頭目駐足沉思,像是想到了什麼,昔日…他們加入黃巾軍時,不正是村口拔地而起的一塊碑文,上麵寫著——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,歲在甲子,天下大吉嘛!

難道…

如今的石頭破土,是上蒼新的指引?

為了探明此事,大量的黃巾軍士就守在這村落中,他們均等著下一日這石頭還會不會再長出一截?

這一夜,整個三十萬黃巾軍士——徹夜難。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