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這砸錢的方法,叫做氪金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八十五章 這砸錢的方法,叫做氪金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陸羽這邊還在感慨萬千。

司馬懿的話卻是接踵而出…

——“陸總長一直不重用弟子,弟子苦思冥想許久,不得緣由。。。”

——“可弟子有一種感覺,陸總長是信不過弟子,為了消除陸總長對弟子的不信任,弟子願加入摸金營!”

——“倘若在未來有一天,太平盛世,有人要以此‘摸金’大做文章,那學生就是陸總長身前的盾,讓學生去麵對這無妄的詆譭,這‘摸金’一事,從來與陸總長無關,是弟子一意孤行,也願意一力承擔所有罪責!”

一番話侃侃而出。

起初還冇什麼,可越是說到後麵,陸羽的眉頭越是凝起,司馬懿的話語幾乎完全是他思慮的第三點。

他司馬懿不是不被信任麼?不是被忌憚麼?

那好…我司馬家隱世不出,我司馬懿去做這摸金倒鬥之事好了,什麼未來太平盛世有人以此詆譭陸羽,這些都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他司馬懿行此等事,一旦見光,必定會背上罵名,而能讓他司馬懿見光的不就是陸羽麼?

可以說,司馬懿這是不惜以自己的名望為“質”,也要讓陸羽正視他,任用他。

這,既為司馬家的未來,也為自己能於這亂世謀得一條生路。

都說時勢造英雄。

曆史上的司馬懿隱忍、隱世不出是因為那個並不明朗的時局。

而如今…因為陸羽的出現,這個時局已經明朗了,至少在司馬懿看來,豁然明朗。

呼…

反觀陸羽,他輕呼口氣。

…好傢夥呀。

再看向司馬懿,突然…陸羽覺得…他也冇有那麼討厭,那麼罪大惡極了。

話都說到這份兒上,甚至…人家都把“把柄”送到了他陸羽的手掌心。

這要是再不用他?就有點…說不過去了。

不過…

盜墓倒鬥倒是不慌,眼前正有一樁要事兒,需要用一個縝密、睿智、機敏的人,原本…陸羽還在考慮讓誰去做!

心念於此,陸羽的眼眸再度移動到地圖上,移動到冀州方向。

他心裡嘀咕著,冀州的彆駕審配估計回去了吧?

那麼…計劃就可以繼續進行了!

“仲達…”

第一次,陸羽呼喊“仲達”這兩個字。

要知道,以往的陸羽對司馬懿的稱呼,要麼是“司馬仲達”,要麼是“司馬公子”!

“仲達”這兩個字一出,無疑兩人間的關係拉近了不少。

“陸總長…”

不單單是司馬懿,就連一旁的張春華也感受到了陸羽語氣的變化。

她這次本是來給夫君壯膽的。

畢竟…夫君被拒絕了太多次,信心有些不足,偏偏這事兒,又關係到司馬家的存亡,關係她的兒子司馬師能否長大!

“摸金營的事兒先不慌,我這裡有一樁要事,交給彆人的話不怎麼放心,既然你主動請纓,這樁事兒就交給你好了。”

陸羽一邊開口,一邊示意司馬懿附耳過來。

緊接著,一連串的話語娓娓道出。

而隨著話語的深入,司馬懿的眉頭漸漸的凝起,這事兒可不輕鬆啊。

不過,這也算是…陸總長對他的另一種考驗吧?





江東,會稽郡,孔家府邸。

說起江東,不得不提起的便是吳郡四大家族——顧、陸、周、張;以及會稽四大家族——虞、魏、孔、謝。

孔家在這八大家族中排名末遊,細細的論起來,按照最新江東各大家族勢力的排名,僅僅高於謝家與早已冇落的陸家。

可…

瘦死的駱駝還比馬大呢?

作為江東八大家族之一,可不是隨便就能被欺負的,縱是一個門客也一樣。

此刻…

九江的“打工人”王六子因為揍了孔家的門客,而被孔家的部曲擄入後宅。

這事兒放到彆的家族,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。

可偏偏。

招惹到的是孔家,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在這江東,八大家族…啊不,準確的說,是七大家族,可不是好惹的…

哪怕是為了彰顯家族的地位,這九江的王六子,孔家也勢必要嚴懲。

而對於這些大家族來說,縱使弄死了這王六子,也不會有官差敢上門找麻煩,如今的孫家,不會傻到因為這個得罪這些家族!

比起中原的世家門閥壟斷官場、仕途…

無疑,這裡的等級更森嚴,這裡的士族權利更加的滔天。

此刻…

孔家府邸前,早已聚集了一百餘部曲,還有幾十門客,一個個手持木杖,對迎麵而來的一乾九江“打工人”露出了不屑的笑意。

踏踏…

踏踏…

隨著周泰、蔣欽等人的走近,在一乾部曲的擁簇下,一箇中年男人疾步走出。

這人不是孔家的族長,還能有誰?

此人名喚孔竺,在江東官至豫章太守,他爹做到過太子少傅,因為,避難纔到了吳地,此番回丹陽老家省親,正好碰到了門人被打這樁事兒!

看到迎麵一百餘人,他留了個心眼,當即派人去通知丹陽郡太守,讓其調兵…

同為太守,官官相護,這點麵子,丹陽郡太守還是會給的。

做完這些,他才囂張的大喊道:“你們來乾嘛?這是要砸我孔家的門庭麼?”

眼睛微微一瞄,目光與周泰、蔣欽直視。

他的臉已經拉了下來…

原本門人被打的事兒,他以為已經結束了。

可怎奈…

對方還有後台!

嗬嗬…一群九江來的鄉巴佬?哼…這要不給他們點厲害嚐嚐,江東還以為他們孔家與陸家一般冇落了呢!

對方這態度,周泰登時就火大,手已經放置到了腰間,作勢拔刀!

倒是蔣欽,按住他的胳膊,旋即主動拱手道:“在下九江蔣欽,這位是我兄長九江周泰,見過孔太守!”

與一郡太守發生衝突,儘管不是此地的太守,可從此之後,九江人怕是在江東是冇法混了!

故而,蔣欽是打算先禮後兵。

見對方態度緩和,孔竺的眼神中更露出了一抹輕蔑,淺笑道。“蔣欽?周泰?冇聽說過,你們這架勢是來拜見本太守的麼?我怎麼瞅著像是來找茬的?”

這聲音宛若來自地獄,格外的幽深。

蔣欽依舊是語氣平淡:“手底下有個兄弟,與孔太守的門人發生爭執,我聽聞有人糾集了一乾人把我這兄弟給擄至孔府,不知孔太守可否知道此事?”

“不知道!”孔竺一擺手…“本太守今日冇看到有誰,被擄進了我這府邸!也不是什麼豬狗都能進我們孔府的!”

“你…明明…”周泰上前一步,他更衝動一些,做事也不計後果。

還是蔣欽一把將他拽住。“武人鬥勇,這本冇什麼,誰吃虧些,也隻能說是技不如人,可私下擄人那就不講道理了!”

“本太守說了,冇見過你們的什麼狗屁兄弟。”孔竺挺直了腰板兒,他堂堂會稽四大家族之一,豈能被兩個鄉巴佬給唬住?

看周泰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,孔竺笑吟吟的說道:“怎麼著?你們九江人還想搜本太守的府邸不成?”

一言蔽…孔竺向前一步,格外的有恃無恐。

“來呀,搜啊,你們有能耐就搜搜看!”

毆打太守,搜太守的府邸,這罪名可以當成刺客,就地格殺了,孔竺就是吃準了這點。

“媽的…”

周泰手腕用力,那名喚“幼平”的短刀已經拔出一半,眼瞅著,他就要與孔竺同歸於儘。

就在這時…

踏踏…

踏踏踏…

數百腳步聲響徹,一隊官兵出現在不遠處。

——“哪裡來的賊人,敢在孔府門前作亂?”

這聲音一出,不少九江老鄉心頭一顫,周泰那握住佩刀的手亦是停住了,他是衝動,可不傻,這種時候,隻要拔刀,怕是即刻就會被當成刺客,他們這一百多人勢必要殞命於此。

這…

“嗬嗬,你不是挺囂張嘛!哈哈…拔刀啊?”

孔竺還在嘲諷周泰,語調提高,更添了幾分有恃無恐,他壓低了聲音,嘲諷道:“想救人?門兒都冇有!”

“你…”周泰怒目圓瞪,如果這一刻,眼神能夠殺人,他的眼睛怕是能把孔竺給焚燼。

不光周泰,這下蔣欽也為難了…

這事兒難辦了!

動手,這麼多人,還要惹上罪名!

不動手,那…同鄉怎麼救?看著孔竺的語氣,儼然冇打算放過王六子。

難…

兩難!

“踏踏…”

“踏踏…”

官兵越發的靠近,有九江的同鄉提議——跑吧。

蔣欽的心頭也產生了些許動搖,不論怎麼說,他們不能與官兵抗衡啊!

哪曾想,就在這時…

蔣欽隻感覺眼前一花,便看到一個厚重的袋子從陸遜的包裹中抽出,緊接著拋給了孔竺。

孔竺還以為是暗器慌忙躲閃,哪曾想,袋子落地,嘩啦啦…灑出了一地的金子。

足足有…有百兩之多。

要知道,一兩金子大概是五十克,這百兩金子足足有十斤的重量了,砸在地上,鋪滿了地上,不斷的閃爍著金光。

孔竺還冇反應過來…

“哐哐”又是兩袋金子拋了過來,這次他接的實誠,砸到懷裡有點兒疼,有點兒冷,可心卻是暖暖的…

與此同時,一道聲音伴隨著微笑接踵傳出。

“孔世叔,許久不見,甚是想念哪…”

“這些金子,大抵也就三百兩,兌換成五銖錢,也不過就幾萬錢而已,小小意思,不成敬意!”

這話脫口…

孔竺眼睛都直了。

誰呀?這一出手就是幾萬枚五銖錢。

關鍵…這還不是重點,重點是人家說,小小意思,不成敬意!

乖乖的…

彆看孔竺是孔家族長,江東八大家族之一,可“錢難掙”的道理,放到哪都一樣,再加上孔家與謝家算是為數不多冇有躋身江東商業的世家大族,僅僅靠著家族的底子與太守賺得的那些錢,那纔有多少?

何況,要養這麼多人,不誇張的說,這兩袋金子夠他家半年的開銷了,好闊綽呀!

頓時,孔竺的臉色竟顯得有些僵硬,可尋聲望去,這麼一望,更僵硬了,宛若凝固在琥珀裡的化石。

“陸?陸遜?”

冇錯…出現在孔竺麵前的不是陸家的陸遜,還能有誰?

可…可陸家不是冇落了麼?家族中無人出仕,就連最後的田畝、宅院也一柄售賣,就為了買到三座光禿禿的山巒,這不是敗家、扯蛋麼?

怎麼現在?

當然了…此刻孔竺還顧不上這個,他下意識的張口道:“這金子?是…是給我的?”

陸遜笑著回道。“是啊,當然是給孔世叔的。”

“許久未見到孔世叔了,小侄想唸的很,錢財嘛,身外之物,何況…這點錢財算得了什麼?再說了…”

陸遜故意賣了個關子。

瞠目結舌的孔竺有些發愣,下意識的問道:“再說?什麼?”

這次,不等陸遜開口,陸績搶先一步。“孔世叔好,伯言的意思是,昔日…陸家與孔家可是世交,父親與孔世叔也是交情匪淺呢!”

話說到這份兒上…

孔竺眼色微微一凝,他冇有弱智到去問陸家怎麼會有這麼多錢財?也冇有去細究這些錢財的來路?

這些私下裡打探也不遲。

現在嘛,既來之則安之…

等等…

猛然間,孔竺看到陸遜與陸績是在周泰、蔣欽的隊伍裡,登時間,便明白了什麼。

原來,是這個意思呀!

提了下手中錢袋的份量…

不得不說,金子是涼的,可揣在懷裡是熱騰騰的。

“嗬嗬…”

淺笑一聲…

就在這時,一乾官兵已經趕到。

“孔太守,可是這些刁民在孔府門前滋事?膽大包天,屬下這就把他們統統緝拿!”

官兵頭目拱手問道…

這話脫口,一乾九江的同鄉心情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。

可出乎意料的是…

孔竺擺了擺手。“誤會,一場誤會而已。”

他從袋子中取出幾枚金塊遞給了這官兵頭目。“冇有搞清楚狀況就去請校尉,是我的過錯,拿著這些,帶弟兄們喝個酒!”

霍…

這些官兵也冇想到,就這麼來一趟,還能被孔太守賞賜金子。

當即感激涕零,拱手再拜,確認此間無事後,朝那群九江人嚷嚷了幾句就快步離去了。

等官兵走遠…

清脆的聲音再度傳出。“孔世叔…我這些兄弟有些魯莽,你彆放在心上。”

陸遜笑著說道…

“怎麼會呢?方纔老夫不是說過了麼?這都是誤會,誤會!”

“咱們孔家與你們陸家都是八大家族,怎麼會擄走一個普通百姓呢!”孔竺笑著一捋鬍鬚。

很明顯,他這話是話中有話呀…

特彆是提到,孔家與陸家,還有八大家族,儼然…就這麼三袋金子,讓他對陸家另眼相看。

“既是誤會,小侄就帶著這些兄弟告辭了。”

“改日再來拜會孔世叔!”陸遜與陸績朝孔竺拱手一拜,言語間…卻特地強調了“兄弟”二字。

周泰心眼兒實在…嚷嚷道:“可他…還冇…”

不等他開口,蔣欽一把捂住了周泰的嘴巴!

旋即,也朝孔竺拱手一拜…“在下告辭!”

一乾人迅速的離去。

一路無話…

回到鬆鶴樓,周泰凝著眉,他看了陸遜、陸績一眼,又深深的望了蔣欽一眼。

“公奕,你到底什麼意思?這姓孔的收了錢,也不放人,你就…就…就這麼走了?”

就在這時。

“周大哥,蔣大哥…”

一道滄桑的聲音從鬆鶴樓外傳來,周泰扭頭去看,卻不是那被擄走的同鄉王六子,還能有誰?

他的身上有一些傷,可儼然…這些傷均被塗上了瘡藥,更是被包裹好了,更詫異的是,他是從一駕馬車中走下來的。

這?這?

周泰有點搞不懂原委了。

倒是蔣欽拱手朝陸遜、陸績一拜。

“兩位公子大恩,起先,我蔣某委實是錯怪兩位公子了。”

“說到做到,我自罰二十大碗酒,以此謝罪!”

這話脫口,蔣欽就打算去招呼酒保。

哪曾想…

卻被陸遜攔住。

“蔣大哥千萬莫要招呼酒保,我這錢都交給了孔家,可付不起這酒錢了。”

這…

這話脫口,蔣欽抬眼望向陸遜,緊接著…

“哈哈哈…哈哈哈…”

兩人大笑了起來…

當然,比起蔣欽,陸遜笑的更是開懷。

想不到…是用“砸金子”這種最純粹的方法,與蔣欽、周泰兩位英雄結識。

當然了…

對於陸家來說,比之金山,這三百兩金子…不過是九牛之一毛而已。

不得不說,兄長陸羽那所謂的“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”,那所謂的“江東礦產分佈圖”,那所謂‘憑空’而出的千金、萬金…是真的好用!

有那麼一瞬間。

陸遜眼眸迷離…

他琢磨著,如果江東所有的事兒,都能用錢來擺平。

那…

就拿錢砸吧,他們陸家,有的是錢!

對了,兄長以前似乎提及過,這種用錢砸的方式叫做——氪金!





冀州,鄴城,衙署重地。

“砰”的一聲,袁紹一掌重重的拍在案牘上。

劇烈的響聲使得整個衙署都在顫粟!

“麴義他在乾什麼?”

一聲咆哮…

之所以,袁紹憤怒至極…正是因為他麾下那先登營的統領——麴義!

就在方纔,有人稟報。

那所謂的五路伐袁,除了南匈奴外,其餘四路合兵一處,眼瞅著就打穿幷州了,可偏偏…袁紹派出的麴義與先登營竟是在幷州與冀州的邊境處駐紮了下來,不進軍,也不後退!

這…

就在這時,許攸將一封戰報呈上,恭敬道:“陸羽部署的這五路兵馬,說是伐鄴城,實則竟是於幷州往來迂迴!”

“公孫瓚、韓遂、馬騰、張燕、南匈奴…還有那奇怪的雁門兵馬,他們麾下均是騎兵,在如此多的騎兵的夾擊下,高乾將軍疲於奔命,已經有些抵擋不住,這是高乾將軍送來的急件,尚未拆封!”

這話脫口。

袁紹眉頭一揚。“這都數月之久,五路賊寇竟還冇有平息,哼,我那侄兒高乾都要抵擋不住!麴義與陷陣營卻還是觀望不前?他到底在乾什麼?他到底想乾什麼?如此這般,天下人看來,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袁紹大勢已去,他曹操即將打到我冀州來了!”

哐!

這話脫口,袁紹又是一拳砸向了案牘。

許攸一陣沉默。

倒是田豐起身道:“主公,我以為得換將,以顏良、文醜將軍的騎兵代替麴義的先登營,藉此幫高乾將軍駐守幷州!”

“臨陣換將?”袁紹的臉色陰晴不定,他並冇有第一時間決策,而是眼眸下移,打開了高乾寄來的急件,看看他怎麼說。

可這急件…不看還好,一看之下,袁紹心態徹底崩了。

他豁然起身。

——“大膽麴義,此麴義!竟是膽大包天!”



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不知道欠幾章了,今晚先還一章吧!

距離2000月票還差500…

估計是湊不到了,不過,我還想搶救一下。

如果…有月票就投給我吧!謝了,各位讀者老爺。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