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八十一章 此人於你無用,於小姐有大用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八十一章 此人於你無用,於小姐有大用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擎天之玉柱。

——架海之津梁。

——匡扶漢室,責無旁貸,安可輕生!

這…

就像是後世裡,看到有人跳樓,一定會好言相勸,讓他重新燃起對生活的希望!

此時此刻的這一番話,很明顯,劉備能聽出來,這是怕他跳崖故意說的。

可…

偏偏因為這麼一番話,劉備腳步一頓,眼眶下移。

出現在他眼中的是一隊騎兵,為首的…除了糜芳之外,還有一個儒袍男子。

此時…這儒袍男人的聲音接踵而出。

——“來來來,在下許攸!這廂有禮了!”

許攸麼?

糜芳把許攸帶來了麼?

劉備眼眸微眯,這是…是袁紹的援軍來了?那麼…至少,至少證明他…他能活下去了。

隻是,那一夜…

曹操說的還不夠明顯麼,袁紹並冇有南下,也正因為此,他劉備才錯誤的估算了形勢,才…才遭此一敗!

始作俑者…不正是袁紹,袁本初麼!

嗬…

嗬嗬。。

總歸,他要探明,到底發生了什麼?袁紹緣何…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!





這裡靠近泰山郡。

山巒中,草地上。

劉備與許攸席地而坐,劉備的麵前擺放著一些乾糧,他已經好幾天冇吃飽飯了,鬼知道,他是如何逃到這裡的。

此時此刻,吃相倒是有些狼狽。

“的盧”馬也被糜芳小心照顧著,喂上了上好的馬料…

呼…

吃了一陣,也聽許攸聊了一陣,劉備方纔知道原委,感慨道:“子遠兄,按照你說的,五路賊軍奇襲鄴城?袁紹回援…甚至你都還被打了二十軍棍,那…為何袁紹還會派你來救我?”

這…

許攸眼眸微眯,他遲疑了一下,旋即反問道:“玄德兄想要聽真話,還是假話?”

劉備抬起頭。

“自然是真話,若是假話,還不如不說!”

“玄德呀…”許攸的語氣變得意味深長。“你可知道,昔日裡十八路諸侯討董,為何他曹操都算不得一路諸侯, 可在十八路諸侯中地位卻極高?”

“因為檄文?”劉備反問。

“狗屁檄文!”許攸當即擺手。“我與曹操做了六年太學同窗, 他撅起屁股, 我都知道是放的什麼味兒的屁!”

“嗬嗬,曹操哪裡有檄文?可…十八路諸侯,唯獨他曹操一個是從洛陽, 從天子身邊逃出來的,便是為此…他說手裡有檄文, 十八路諸侯也希望他手裡有檄文, 所以, 他曹操便是關東討董聯軍的發起者。”

噢…

這下,劉備懂了。

今日的劉備不就是昔日的曹操麼?他是從許都城逃出來的, 昔日的曹操是從洛陽城逃出去的…

天下都期望著他們身懷檄文!

而當今時局,也唯獨他劉備能舉檄文,號召天下諸侯征討曹操, 這一次五路伐曹雖敗, 可隻要他劉備在…就會有第二次、第三次。

原來…袁紹是念著這一層呢!

套路, 統統都是套路!

許攸還在感慨:“那一日主公打了我二十軍棍, 可還冇打完就後悔了,連連向我道歉, 還獎勵了我兩百兩金子!”

嗬嗬…

聽到這兒,劉備就“嗬嗬”了,看著許攸這副洋洋得意的模樣, 他心中的悲憤與淒涼再度升騰。

嘴上卻是不漏聲色…“嗬嗬…嗬嗬…一軍棍十金,好劃算哪!文遠這是鑲金的屁股啊!”

劉備連連苦笑。

而許攸的話還在繼續。“這不, 主公更是給我五千騎,讓我務必把你給救回來!哪曾想…剛過黃河, 我就聽說下邳城破…”

聽到這兒,劉備再也抑製不住心頭的憤怒!

“哈哈…哈哈哈哈…”

人都說樂極生悲, 可悲傷到了極點,劉備笑了…劉備大笑了起來。“天意啊,天意啊…五路宵小就能嚇退一個手握數十萬雄兵的袁本初,那是蒼天助曹,不助劉!”

講到這兒,劉備猛灌一口酒,旋即用力將酒壺狠狠的拋出。“被耍了, 又一次被耍了…陸羽,隱麟…你贏了,你特麼又一次的贏了!”

究是一貫溫文爾雅的劉備,此刻也忍不住爆起粗口。

縱觀此間五路伐曹, 徐元直定下的計略可謂是萬無一失…

可…冷靜下來的劉備如何看不出,偏偏,就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潛移默化的幫曹操化解著此次危機。

甚至提前預測到了這次的危機。

否則,曹操怎麼就能夠處處搶先一步,抓蛇抓七寸,處處占得先機!

當然…

劉備知道這計略是徐庶定的,但他不知道…這計略也是徐庶化解的,他自以為是陸羽算無遺策,料敵於先…用這雙看不見的手助曹操渡過危機!

可怕呀…

此間,對各路諸侯,對袁紹、劉表、孫策…對韓遂、馬騰,乃至於對他劉備心裡的拿捏太精準,也太恐怖了!

而他劉備現在,除了…除了投身袁營,繼續被袁紹利用外?還有彆的選擇麼?

“嗬嗬…嗬嗬…”劉備再度苦笑,低頭苦笑…他口中一字一頓的咆哮著:“兄弟離散,兵馬喪失!嗬嗬,嗬嗬…”

再度猛灌一口酒水。

“玄德節哀…”許攸勸道:“我瞭解曹操,他的手段我也瞭解,他不會放過你的,儘管你投身我家主公,也是在被利用,可…平心靜氣的想一想,當今天下,雖是群雄紛爭…但真正能剿滅曹賊匡扶漢室的,眼下除了我家主公袁本初之外,還有誰呢?”

道理是這麼個道理…

利用也是這麼個利用。

劉備收起了那苦笑的麵容,拱手一拜。“多謝先生指教,如今…在下也唯能投奔袁公!唯望漢賊不兩立!”

“哈哈哈…好,好!”聽到這麼一句,許攸大喜。“袁公說了,若是玄德能去北境,他必定出城十裡相迎…”

呼…

十裡相迎麼?

劉備眼眸眯起…他心頭感慨道。

“袁本初哪裡是迎他劉備?分明是迎這一封討賊檄文!罷了,嗬嗬,罷了!”

噠噠噠…

不多時…馬蹄聲再度響徹,許攸帶著劉備,一行人從泰山穿過,疾馳奔往冀州!





兗州,泰山郡,泰山山巒。

此間高處,一名魁梧的男人站在崖邊,目睹著許攸帶劉備從窄道撤離。

呼…

長長的撥出口氣,算是心頭平穩了一些。

踏踏…

腳步聲響起,一名麵上有刀疤,山賊模樣打扮的強人行至這魁梧男人的身後。

——“奴寇將軍的任務已經完成,我等暗中掩護劉備…避免曹軍將他擒住。”

——“很好!”

回話的這位魁梧男人正是臧霸,原呂布麾下泰山軍的統領,至於手下呼喊的“奴寇”將軍,是他更換的姓名。

至於…他下達的命令,便是讓泰山軍喬裝打扮…沿途保護劉備的安全,讓他與北境袁紹的兵馬彙合!

“在下始終不明?”這刀疤部將繼續問道:“這劉備有什麼用?下邳城他又守不住,如今又是一個光桿將軍,奴寇將軍何故讓弟兄們保護他?就為了給袁紹一紙討賊檄文的機會?”

“再說了,曹操幾次使者前來,表明要奏請天子,賜給將軍琅邪國相,保留將軍原本所有兵馬?將軍幾次推遲保持中立也就罷了,這次…怎麼反倒是幫劉備,幫袁紹了呢?”

這個問題一出…

臧霸沉默了些許時間,這纔回答道:“劉備,於你、我無用,可於大小姐有大用!”

大小姐?

這刀疤部將下意識想到的便是呂玲綺。

可不等他繼續發問,臧霸的聲音接踵而出。

“我等雖是中立,但…為了未來大小姐學成歸來,能替溫侯報仇雪恨,咱們也不能放任曹操肆意做大,最好…就是保持著曹、袁南北對峙這微妙的平衡!這於大小姐報仇有利!”

臧霸清楚的記得…

大小姐袖口處可縫著七個名字。

——魏續、侯成、宋憲、成廉、劉備、曹操、陸羽!

嗬嗬…

南北對持,這些人都到一塊兒了,也省的大小姐一個一個的去找。

這…

刀疤部將明顯遲疑了一下,短暫的沉默後,他再度問道:“可…這幾年都冇有大小姐的下落呀!”

這個嘛…

聽到這個問題,臧霸嘴角咧開,露出了一絲笑意,卻是沉默不語!

整個泰山軍,大小姐呂玲綺的下落?唯獨他一人知曉!

隻希望…

快一點…

大小姐從槍神童淵處學得精湛的槍技…能更快一點!

“對了…”

這刀疤部將猛的又想到了什麼。

“奴寇將軍,最近坊間傳言,在幷州雁門有一紅袍騎紅馬的戰將,手持方天畫戟卻是帶著麵具,救邊陲百姓於水火,更是在雁門募集了一支數萬人的義兵?傳言中敢說他是…他是溫侯!而且…大小姐學藝之處似乎…似乎也離雁門不遠!”

溫侯…

聽到這兩個字,臧霸下意識的心頭悸動了一下。

他與呂布是不打不相識,更是結義兄弟,他臧霸一生又最重義氣…

這…

“不…”臧霸搖了搖頭,當即擺手嗬斥道:“不是每一個騎紅馬、手持方天畫戟的都是溫侯!這種坊間傳言誰要傳入軍中,軍法處置!”

言及此處…

他的眼眸卻是抬起,眺望著蒼穹。

他多麼希望溫侯…還活著的呀!

隻是,他又哪裡知道,溫侯呂布早就已經死了,可九原呂奉先不滅!





下邳城,衙署之中。

此刻的曹操坐在主位上。

一乾部將則分列臉龐…

“大哥,劉備大部兵馬被殲,降者還有不足一萬人,都是我軍舊部!”曹仁當先稟報。

“全坑殺了!”曹操一揮手,輕描淡寫…

他可以接受降兵,可降而複叛,曹操的心胸可冇有這麼開闊。

而且…

坑殺這些降而複叛的兵馬,曹操也不會受到世人的指責。

“大哥…”夏侯淵拱手道:“兗州泰山郡發現袁紹的兵馬,大概五千人,不過…他們並未深入就悉數退了回去。”

“知道了!”曹操並不抬頭,隻是輕點了下頭示意。

“稟曹司空…”這次換作許褚站出一步。“下邳城攻陷後,劉備的家眷甘、糜兩位夫人依舊在太守府中!”

呼…

聽到這個訊息,原本低著頭漫不經心的曹操,豁然抬頭,眼眸中徒然釋放出一縷亮光。

“讓虎賁軍守衛在太守府周圍,誰也不許進入其中!”

“喏!”

聽過曹操這個吩咐,許褚就是榆木腦袋,他也懂了。

誰也不能進入的意思是…唯獨曹司空可以進入,不能想歪了,是進門的那個進入,而不是進入那啥的那個進入!

“大哥…”夏侯惇繼續道:“張飛單槍匹馬突出重圍,我一時大意冇攔住,請大哥治罪!”

“何罪之有?”曹操擺擺手。“張飛昔日能與呂布鬥上五十個回合不分勝負?你攔不住他也情有可原,關羽呢?”

曹操主動提及關羽…

說起來,在劉備的一乾部將中,唯獨關羽最是讓曹操欣賞。

這…

提起關羽,一乾人沉默了。

唯獨荀彧站出一步。“關羽退入了雲龍山中,被我軍團團包圍,是我下令不讓他們追上去的。”

唔…

聽到這兒,曹操略微有些意外,不過,很快他就會意。

“荀令君吩咐的對,關羽與張飛一般,均有萬夫不當之勇!逼急了,縱使能攻下,我軍勢必也會損失慘重!再加上…”

講到這兒這兒,曹操豁然起身,負手而立。

“不瞞你們說,在劉備的所有部將當中,我最喜愛關羽,此人武藝高強,又極為忠義,若是能歸降於我…勝得十萬雄兵!”

“是啊!”荀彧感慨道:“關羽是忠義之士,對付這樣的人,不能力戰…如今他已經陷入絕境,若是以忠義相誘,或許可行!”

“不可!”

哪曾想…荀彧的話剛剛落下,戲誌才當即反對。

“主公與荀令君何必要自欺欺人呢?關羽自打昔日黃巾之亂時就追隨劉備身側,他和張飛與劉備那是飯則同席,寢則同床,有這份情意在…他豈會輕易的效忠曹司空,這不過是曹司空與荀令君的自欺欺人哪!”

講到這兒,戲誌才頓了一下。“倘若關羽是首鼠兩端、朝秦暮楚的小人,那他昔日裡早就拋棄劉備?哪裡還能輪得到曹司空呢?依我之見,鎖死雲龍山,讓他關羽糧儘援絕…以此慢慢的耗死他,才為上策!”

戲誌才眼眸中精光閃爍,那犀利的眼神猶如一柄彎刀一般。

這…

戲誌才的話讓荀彧、讓曹操均是心頭一緊。

兩人互視一眼,捨不得…多少有些捨不得呀!

特彆是曹操…

此刻的眼眸中滿是為難之色。

可偏偏,戲誌才說的很對,強行留下關羽,不過是…自欺欺人!

而戲誌才的話還在繼續。

“曹司空,若然誠如荀令君所講,以天子大義勸降關羽,那…你覺得?能有幾成的把握讓他真心歸降?他日若是得知劉備冇死?那…關羽千裡萬裡還是要尋他而去,曹司空豈不是賠本賺吆喝麼?”

這…

肉眼可見,曹操的表情很複雜,他揹著手,卻是一步一步的走到門前,仰起頭看著天。

他在思索,在細細的思量…

就在這時。

“報…”

一名虎賁將士拱手稟報道:“稟報曹司空,陸司徒派龍驍騎張遼將軍前來送信!說是有關接下來的戰略、部署!如今,張將軍正在門外求見曹司空!”

唔…

這話脫口,曹操的眼眸驟然睜開。

他轉過身。

“此事稍候再議…且先守住雲龍山,務必不能放走關羽!”

一言蔽,曹操吩咐虎賁甲士。

“前麵領路,帶我見張文遠!”

隱隱…

曹操有一種預感,如今對關羽這個兩難的局麵,羽兒一定有所提及!

他?又會如何解呢?





許都城,醫署。

張仲景正一邊拿著案幾上托盤,一邊朗聲道。

“經過驗證,這白色的粉末不是藥物…它本身有毒,輕微的服用會讓人嘔吐不止,大量的服用,則會在幾天之內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腎衰亡而是死!”

他的話脫口…

陸羽連連頷首。

基本上,這白色的粉末…已經能夠確認就是白磷…

八、九不離十了!

而白磷…在這個時代,可發揮的空間很大呀!

“說起來,這些粉末我也不太瞭解,其中很多驗證的過程,還是何晏公子完成的!”張仲景繼續道…

而話鋒引到了何晏這邊。

陸羽才注意到,眼前這個一身醫者服飾的公子,卻不是何晏?還能有誰?

嘿…這貨這麼文雅呢?

不過來這醫署十天、半月的,何晏的身體看起來調養的很不錯呀!

至少不是那種大煙鬼的既視感!

果然,醫署不光能研發五石散,還能幫人戒五石散…

似乎是注意到,大傢夥兒都在看他…何晏開口道:“陸公子…這種白色粉末在火石、火鐮中都會出現,而火石中的計量不會有這麼多,通過幾次測試發現,這種白色粉末在溫度很高時會自燃起火焰,火勢洶湧,可…短暫的暴燃過後,很快會消散…”

很專業呀!

陸羽聽得是津津有味,竟冇想到…這位曹操的“假子”,尹夫人的兒子,“假隱麟”何晏同學還有這特長。

這要放在穿越前,有做化學博士的潛力,學個錘子文…學好數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!

當然了…

陸羽感覺他低估何晏了,畢竟人家何晏是能夠改良五石散的男人,是能讓五石散摧殘整個魏晉的男人,搞搞白磷這化學研究,不在話下!

眼珠子一轉…

找明瞭這爆炸的緣由,陸羽的心頭生起一個全新的想法。

“平叔?你琢磨下…火石與火鐮中能夠提煉出這白色粉末麼?我說的是大量的…還有…若能提煉出來,可否妥善儲藏!避免它們因為摩擦而自燃!”

有那麼一瞬間…

陸羽腦海中想到的是一個個化學式,白磷的化學符號是p4…氧氣的化學符號是o2!

——在氧氣充足燃燒的情況下,p4 5o?=2p?o5!

按照這個方程式…

乖乖的…

一個大膽的想法突然出現。

這白磷用好了,尼瑪是能當c4炸藥的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