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曹操是夜晚時才歸來,今日的“遊擊”效果不錯,又繳獲了蛾賊不少輜重,雖大多是一些農具,總是聊勝於無。

可…剛剛到軍營,就聽聞大帳內“活見鬼”了…那“盆栽”中竟是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塊石碑。

“嘶…石碑?”

曹操登時想到了什麼,這石碑,有點熟悉啊。

他不敢停留,急忙快步趕至中軍大帳。

此時此刻,大帳內圍滿了人,曹仁、夏侯淵、李典、曹休,大家均圍攏著那“盆栽”…冇有人敢上前一步。

畢竟這鬼神之說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…若不小心觸碰了,遭受“天罰”可就大大不妙了!

順著大傢夥兒的目光,曹操的眼眸也望向那盆栽,隻見一個石碑破土而出,已經探出有一寸的高度,上麵還有一行篆體小字——“以彼之…”

什麼鬼?

曹操揉了揉眼睛,當即提起了幾分精神,喝問道:“這是何故?”

“曹公…”曹休如實解釋:“是陸羽公子命我運來的這盆栽…今日澆水過後,莫名其妙…上麵的土壤翻開,從土壤中…一塊石碑破土而出,已經露出了一小截!”

曹仁也適時補充道:“單是石碑破土也就罷了,偏偏這石碑每幾個時辰均會向上蠕動一分,石碑上的字跡也開始依次呈現,說是妖法吧又不像,可按照常理去分析,哪有石碑自己破土的?”

言及此處…

“哢哢…”

清脆的聲音再度響起,曹操下意識的後退一步。

其他人倒是淡定的很,這石碑每隔幾個時辰就會長高一點兒,比“大姨媽”來的都準時,已經見怪不怪。

這…

曹操眼眸睜開,肉眼可見,這石碑真的在“蠕動”,動作很慢,可確實像是被什麼東西給頂起了一般。

曹操不自禁的凝眉,“哢哢…”清脆的聲響還在持續,不斷的有土壤翻出,而石碑向上了整整半寸…石碑上的第四個字躍然呈現“道…”——以彼之道的“道”!

“石碑破土,好熟悉啊!”

曹操心頭喃喃…這一刻,他回憶起了什麼…

整箇中軍大帳,曾參與過剿滅黃巾的唯獨他曹操一人。

也唯獨他知道,太平道在鄉間傳道時,田間總是會莫名其妙的長出一塊石碑,那個石碑遠比這木盆裡的石碑要大得多,故而,少則五、六日,多則十餘日纔會完全破土…

而其上往往書寫十六字——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,歲在甲子,天下大吉!

那時的曹操還琢磨著這事兒有些詭異,保不齊是賊首張角修煉的那《太平道術》中的妖法?

但…現如今,同樣的一幕浮現於眼前,且是羽兒部署,那麼…足以證明這不是妖法,是人為的…

“子孝、妙才、曼成你們都出去,不許任何人靠近這大帳,也不許這石碑破土之事傳揚出軍營。”

曹操當即吩咐。

“喏!”曹仁、夏侯淵、李典拱手領命,雖不明所以,可曹操之言他們向來奉若神明,當即退出大帳,封鎖訊息。

曹休本想隨他們一起出去,冇曾想,曹操一聲呼喊。“文烈你留下!”

啊…

曹休微微一愣,轉過身站好,留在此間。

雖不知道叔父曹操有何打算,但此間大帳內的氣氛屬實有些詭異。



過得片刻。

除了曹操與曹休外,中軍大帳附近已經冇有一個人。

曹操這才睜開眼眸,大踏步的朝這木盆、石碑走近…

石碑破土依舊發出“哢哢”的聲響。

曹休也瞪大了眼睛,他很好奇叔父要乾什麼?

“砰…”

卻見曹操雙手猛地抓住石碑,雙拳用力,一下子將石碑從土壤中儘數拔出。

這個行為可驚呆了曹休,他心裡嘀咕著,叔父曹操是真的剛,是真的不畏鬼神哪!

當然了,曹休哪裡知道,曹操這輩子乾的“不畏鬼神”的事兒可多了去了!

愣神的功夫,石碑已經從木盆中取出,曹操與曹休則不約而同的望向石碑之下,那木盆底部。

肉眼可見,石碑下的土壤是鬆軟的,這證明什麼?證明這石碑是陸羽特地種下去的。

而石碑下的是大豆…準確的說,是豆芽,這些豆芽將數千倍重量於他們的石碑給拱起來了…

這…

曹休還是一臉懵逼,目光始終望著那木盆…

曹操卻已經喊出聲音。“哈哈哈…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啊!”

這一刻他想通了,曾經太平道那“天降石碑,啟示蒼生”的伎倆原來如此啊,這世上哪有什麼鬼神學說,一切都是人為的!

搞明白這一切的曹操立時止不住的大笑起來,心頭不住呼喊:“羽兒,好一個羽兒呀,你真的是解了為父的大難題了!”

“收納三十萬蛾賊的方略,竟是潛藏在這小小的木盆、石碑之下!你帶給為父太多太多驚喜了!”

心頭喃喃,興奮之餘,曹操的眼眸中莫名的多了一絲感傷。

可惜啊,冇能早點遇見羽兒…

若是早個十年,不,哪怕是五年也好,想必天下局勢,他曹操的境況決然大不相同。

“咳咳…”

激動之餘,曹操竟不自禁的輕咳一聲,每每想到羽兒流離在外十五載,他的心情就格外的沉重。

愧疚,羽兒越是出色,他心頭越是愧意連連…

對於羽兒而言,能得遇蔡昭姬,那是在錯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;

可是對他曹操而言,冇能早些尋到有如此麒麟之才的兒子,那是在對的時間冇有遇上對的人哪!

好在,亡羊補牢,父子相聚,為時不晚!

“叔父這是在笑麼?”曹休看曹操笑容複雜,忍不住問道。

曹操轉過頭,提起手在曹休的肩膀上拍了拍,繼而指向石碑上的文字——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!

嗬嗬,以太平道的方法去對付這群被深深洗腦的黃巾賊子,當真再合適不過!

“文烈,你不是一直想要前線立功麼?陸羽在這木盆裡早就準備好了一道功勳!”

“哈哈,看起來,他是一早就琢磨著,把這份功勞交給你呀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朝曹休走近幾步,聲音刻意的壓低了許多,細細的講解起此間緣由。

起初,曹休聽著還冇覺得什麼,可越是聽下去,越是覺得振聾發聵。

乖乖…

之前,他曹休的期望不過是戰場殺敵立功,縱然是理想狀態下,能殺多少賊人?能立下多大的功勳呢?不過爾爾…

可現在…聽過叔父曹操的講解,聽過陸羽這縝密的謀劃,登時…曹休覺得他自己的格局小了呀!

這哪是一份普通的功勞,這分明就是一份蓋世奇功。

讓三十萬蛾賊望風歸附的蓋世奇功!

“曹公…我…”

聽過曹操的話,曹休愣住了,他的話語中都帶著幾分驚怖。

“去做吧!注意隱秘…萬不可走漏風聲。”曹操再度拍了拍曹休的肩膀。“現在,你能體會到,叔父將你安置在陸羽身旁的良苦用心了麼?”

嘶…

曹休牙齒咬住嘴唇,這一刻他悟了!

為何叔父要屏退所有人?

為何陸羽公子提及,這小小的盆栽關乎兗州局勢?

為何陸羽公子冇有寫信言明,而是借物提點…

陸羽公子是煞費苦心!

叔父曹操是良苦!用心哪!

這一刻,曹休突然覺得,在陸羽身旁做個護衛,也不錯呀!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