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五路伐曹?以彼之道還施彼身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六十七章 五路伐曹?以彼之道還施彼身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暗夜如磐,大雨瓢潑,寒雨中,幾匹快馬從官道上迅速的駛向許都城。

“得得得…”

隨著一聲馬兒的嘶鳴,幾名騎士在許都城東城門處,猛地一勒馬,馬奮起揚蹄,一聲長長的嘶鳴驚破了雨夜。

守門的將士們本想要問兩句,可騎士高呼。

——“這是給曹司空、陸司徒的江東急報…耽擱了,爾等豈擔得起罪責?”

雨水下,這一聲話音過後。

守軍看清楚了幾匹快馬手中的令牌,其中有虎賁軍的信物,也有龍驍騎的信物,這下,再不敢耽擱,急忙打開了城門,讓這些騎士進城。

而幾名騎士彼此互視一眼,分彆往司空府、司徒府行去…

哪怕,夜已深。

可…如此急件,必須第一時間送到。





司徒府,書房之外,一排龍驍營甲士嚴陣以待,守護著此間的安全。

書房之中,一張案幾,陸羽坐在主位上,案幾的對麵,依次坐著三人,程昱、劉曄、徐庶,每人身前一盞濃茶。

這算是龍驍營核心層的團隊了。

而急件傳來…

——孫策遇刺。

——廣陵大捷。

連帶著,還有陸遜親筆寄來的一封信箋。

信箋的內容,便是陳宮部署的,接下來,那陸家在江東崛起的方略,很多地方,需要陸羽這邊配合。

隨著信箋的一封封念出。

陸羽的臉色總算是露出了些許笑意。

一切都按照計劃在進行,這算是喜大普奔了吧?

陸羽淺笑一聲,率先張口道:“諸位?怎麼樣,這五路伐曹,第一環江東小霸王就出師未捷了!”

聞言程昱與劉曄一邊捋須,一邊笑出聲來。

倒是徐庶有些驚訝…

這也太快了吧?

無論是解廣陵之圍,還是刺殺小霸王孫策,簡直都是以雷霆之勢,好迅猛的攻勢啊!

此時此刻,徐庶方纔回憶起…幾日前,陸司徒提及的,江東的驚喜是個什麼意思。

而更重要的還不止是這些…

他佈下的這五路伐曹攻勢,牽一髮而動全身,江東出師未捷,那…其它四路,可操作的空間就大了。

“陸司徒神機妙算,徐某佩服,佩服!”

徐庶朝陸羽一拱手,欽佩之情寫滿在臉上。

陸羽則是擺擺手,“江東大捷,孫伯符遇刺,陳登、陳宮他們固然要算上一大功,可…徐先生亦是功不可冇!”

聽到這兒,徐庶下意識的低著頭,有些慚愧…

他自己佈下的計略,他自己來解…如何不慚愧呢?

“徐先生…”陸羽的話接踵而出。“接下來?你覺得該破哪一路呢?”

呼…

這個問題一出,徐庶提起了幾許精神,他伸出手指在麵前桌案上的地圖中劃過,最後落在了徐州下邳城方向!

“五路伐曹的‘急先鋒’大敗而歸,接下來…當以雷霆之勢擊破劉備,取下邳城!如此行動,好處有三…”

徐庶細細的道:“其一,江東來信言明要陸公子派人從廣陵南下直逼江東,從來配合下一步的行動,可若然不取下邳城,我軍兵馬無法送抵廣陵城,這南下的計劃也就無從談起!”

“其二,劉備失去了孫策這個強援,手下的兵馬又是原袁術的兵馬,以山賊、流寇居多,這些人首鼠兩端,朝秦暮楚,隻為逐利…況且,他們新效忠於劉備,軍心不穩,是足以以雷霆手段一舉攻下的!”

“其三,以迅捷的手段破孫策,算是給了這支所謂的‘聯軍’當頭一棒,那麼…若是再能以摧古拉朽之勢剿滅了劉備…那…”

徐庶冇有把話講完,可意思再明白不過了。

孫策先敗,劉備再敗,那其餘三路諸侯,特彆是韓遂、馬騰、劉表…就要重新評估下與曹操的關係咯。

——天下熙熙皆為利來,天下攘攘皆為利往!

誰也不是傻子,羊肉冇吃到就罷了,犯不上去惹得一身騷!

“隻不過…”

講到這兒,徐庶頓了一下,“唯獨需要注意的是南下的袁紹!那可是三十萬兵馬!”

“要想以雷霆之勢擊敗劉備,曹軍大軍壓境或許不難,可…一旦要留下充足的兵馬防範袁紹的進犯,那下邳城…可就未必能一戰而定了。”

聽到這兒,陸羽眼珠子眨動了下。

徐庶的意思他明白…

這就是博弈論,如何在能抵禦袁紹的前提下,迅速的擊垮劉備,是如今的均勢轉變為勝勢的關鍵。

“徐先生謀略至此,接下來…就讓我來吩咐具體的行動吧!”

陸羽眼珠子一眨,眼眸望向程昱這邊。

“程司馬,得有勞你去北邊一趟了?”

北邊?

程昱微微思索了一下,旋即反問道:“是雁門?還是幽州?”

冇錯…

在他看來,袁紹三十萬大軍南下,他後方可不穩固,無論是雁門的楊修,還是幽州的公孫瓚,這都是隱患!

陸公子派他去北境,似乎便是調動起這兩處“隱患”!

哪曾想,陸羽直接擺手,旋即笑著說道。“都不是。”

講到這兒,陸羽招呼程昱附耳過來,緊接著,用極低極細的話語在他的耳邊悄聲吩咐了幾句。

很明顯…

程昱的眼眸猛然放大,竟然是他?

一席話脫口…

程昱拱手一拜…“事不宜遲,那我即刻就出發,如此,咱們倒是可以三路反包圍他袁紹袁本初的冀州了!”

程昱說的頗為篤定

隻是…“三路”,這兩個字脫口,陸羽搖了搖頭。

“程司馬,可不是三路,而是五路…”

“袁本初能五路伐曹!咱們索性給他來個五路伐袁,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!”

五路?

還有兩路是?

這下,程昱有點懵,不過…他很快回過神來,他不是一個喜歡刨根問底的人,陸公子怎麼吩咐他就怎麼做,這些年來…不一直是這樣的麼?

“陸公子,那程昱告辭!”

拱手一拜,程昱當先離開了此間。

部署完袁紹這邊,徐庶心頭有一些問號,想問個究竟。

可…

陸羽卻讓人準備好紙筆,先後寫上了三封信箋,一封是給幽州秦宜祿的,一封是給幷州楊修、呂布的,還有一封是給關中鐘繇的。

當然,在書寫鐘繇的這封信時,陸羽連連敲了幾次腦門…

似乎在刻意的回想些什麼。

最終,用了足足半刻鐘才完成了這封信箋。

三封信書寫完畢後,他即刻交給典韋,讓他安排龍驍騎七百裡加急送過去,乾係重大。

做完了這一切,陸羽的眼眸纔再度望回徐庶的身上。

語氣中倒是多了些自信滿滿。

“如此關中、北境、江東已經妥善安排,就差荊州劉表了…”

“至於,這荊州嘛…”

陸羽正想繼續吩咐,徐庶卻是主動的拱手請命道:“陸公子若然信得過我,就讓我去解劉表的攻勢吧!”

“畢竟這次禍亂的源頭在我,我若是坐鎮中軍,多少心裡有些過意不去。”

這個…

陸羽眼珠子眨巴了下,他原本想的是讓大忽悠賈詡與北地槍王張繡去,可徐庶都主動請纓了,那…也把他派去好了。

“成,宛城那邊…張繡將軍與賈先生頗為熟悉,我待會兒就派人告知曹司空,你們一併前往!”

“喏!”

徐庶答應一聲,算是領命!

旋即…也徐徐退下,當即去做南下的準備…

這下袁紹、孫策、劉表、韓遂、馬騰都有安排了…

接下來,就剩下劉備了!

誠如徐庶說的…

對付劉備,就得以雷霆之勢擊破劉備的使命咯!

陸羽覺得,這個任務必須得讓老曹來完成,想必…如今的老曹因為劉備這樁事兒,肚子裡憋著氣呢!

心念於此…

陸羽當即寫上一封手書,再度派龍驍營甲士送往司空府!

他則是閉上眼睛,在腦海中,把所有的謀算與部署悉數的又過了一遍…

倒是這位新晉的皇叔劉曄,有點懵逼…

陸公子對其他人均是委以重任,唯獨他…這就有點尷尬了。

“陸公子…”當即劉曄豁然起身。“下官做些什麼呢?”

噢…

劉曄這話,倒是提醒了陸羽。

他嘛…

略微眨巴了下眼睛,陸羽笑吟吟的說道:“劉皇叔,你和他們可都不一樣,你是一個有才華的人,比起上兵伐謀,我更看好你的巧匠之術。”

說著話,陸羽取出一張絹布,直接隨手畫了起來…

畫麵上出現的是一架投石車,陸羽一邊指著投石車,一邊提醒道:“我覺得,現在曹營裡的投石車有這麼幾處需要改良的地方,比如…這裡,這裡…還有這裡…”

在陸羽的記憶中,劉曄可是在未來能造出“霹靂車”的男人。

至於這霹靂車的製造圖紙,陸羽可不會。

但…不會不要緊。

陸羽索性,直接指名現有投石車的弊端…

然後,讓這位劉曄皇叔細細的研究一番,去汙存清,好好的改良…若是能在官渡之戰前就研發出霹靂車,那這官渡之戰就有意思了。

當然了…

劉曄自然不知道陸羽的想法,他就這麼一一的記下這些現有投石車的弊端。

然後…

默默的記在心頭,腦海更是飛速的運轉,整個人顯得格外的精神。

他就是這麼一個人,一提到工匠之術,整個人就會煥發出十二分的精氣神兒!

就在陸羽與劉曄探討這投石車改良方案的時候。

“報…”

一名龍驍營甲士在門前稟報道:“楊修公子一行三人求見!”

啊…楊修?

這話脫口,陸羽一愣。

楊修?他咋來這兒了?

他不是在雁門“打野”呢?方纔…自己還寫了封急件給他呢?他怎麼回來了?

一連串的問號自額頭上升騰而起,最終,陸羽眼珠子一定。

“帶他進來…”

等等…

一行三人?

陸羽下意識的補上一句。“除了楊修外?還有兩人是誰?”

龍驍營甲士如實回道:“聽楊公子講,一人名喚閻柔,另一人,名喚趙雲!”

啊…

閻柔還冇什麼!

這趙雲的名字一出,陸羽下意識的眼眸睜大!

趙雲?常山趙子龍?

真的假的呀?

他怎麼跟楊修搞在一起了?

這下,陸羽額頭上的問號更多了。

楊修這一次連夜趕回來,回來的很詭異,很古怪呀!





許都城,司空府。

此刻,司空府的書房門前,荀攸、戲誌才正在交談著什麼。

作為謀士,乃至於“謀主”,他倆可坐不住了。

“廣陵城的局勢並不樂觀哪!”戲誌才感慨道:“縱然,這陳登是陸公子舉薦的廣陵太守,或許有點能耐,可麵對十倍於己的江東兵,又是江東二子,文武雙全的孫仲謀,怕是已經陷入苦戰了。”

“況且,我可聽說了,江東小霸王孫策又集結了數萬兵馬,即將北上馳援孫權,他們兄弟二人合兵一處,廣陵城不過四千守軍?如何能抵擋得住呢?”

“徐州危矣!”

說出這番話時,戲誌才凝著眉,這幾日的急報一封接著一封…

唯獨冇有廣陵城的急報!

這是因為,廣陵城的水陸被孫家軍攔截,廣陵城的陸路又被下邳城的劉備阻攔,那邊如今到底是個什麼形勢?誰也不知道!

“當此時節,小火慢燉怕是解決不了實際問題。”荀攸開口道:“廣陵一失,勢必徐州淪陷,而當此之時,我提議,曹司空派大軍疾馳突襲劉備,下邳城一破,廣陵城的壓力也會徒降不少!”

聽到這兒,戲誌才眨巴著眼睛,搖了搖頭,又點了點頭。

他似乎讀懂了荀攸的謀算,可似乎又冇有懂?

最後,他還是張口問道:“公達?我知道你的意思,可一旦大軍調動,那牽一髮而動全身,北境、荊州、關中的防護都會吃緊,你這是在賭這三路諸侯不動!賭贏了固然是好,可賭輸了,咱們可承受不起如此損失!”

“這種時候,哪裡還有萬全之策?”荀攸開口道:“五路來襲,除非…孫策出師未捷,否則…咱們隻能賭!賭大軍攻破劉備的速度,要快過敵人反應的速度!再說了,袁紹素來遲疑,他未必能迅速的反應過來!”

意思是…要賭!

戲誌才又沉吟了片刻,旋即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那…隻能如此了,好,咱們倆先統一口徑!”

這算是兩人大抵交換了意見…隨即,兩人一齊邁步往曹操的書房大門處行去。

其實…

原本他們在等,在等陸羽大方略的製定,然後…就如同以往時那般,他們進行大方略下具體謀略的製定。

可這次,不知為何…已經幾天了,陸羽的大方略並冇有出現,就連荀令君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!

他們倆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,提前部署應對!

步入司徒府的書房。

曹操的手中還握著幾封急件,他亦是皺著眉頭,看到戲誌才、荀攸兩人,自然知道,他們來是為了什麼。

“這幾日的急件,你們也都看過了吧?”

“是。”戲誌才歎了口氣。“五路大軍進擊中原,江東孫家不出所料的又當了這個急先鋒,如今陳登駐守的廣陵城已經變成了一座孤城。”

曹操的臉色平靜,居然冇有半點憤怒,他隻是淡淡的道。

“聽說,這次水陸進犯廣陵城的是孫文台的二子孫權,這碧眼兒…小時候我見過幾次,聰慧的緊,不似他兄長那般…隻憑勇武,不知變通。”

“廣陵若失,徐州危矣!”戲誌才歎了口氣。

曹操闔著目,連日的操持軍務,如今的他整個人顯得很疲憊。

“偏偏咱們這邊是投鼠忌器!”

“如今的局勢又是牽一髮而動全身…”

曹操的語氣已經輕微了不少,他儘可能簡潔的講述出自己的話語,這樣…能讓他的腦子輕鬆一些。

“曹司空,疥癬之疾雖小,可卻頑固…中原的局勢不能葬送於徐州啊!”荀攸語重心長的提醒道。

偏偏“葬送”這個詞極是敏感。

曹操眼眸眯起…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麼?

“罷了…”曹操當即吩咐:“若冇有其它的辦法,那就出十萬兵急攻下邳城,馳援廣陵城,隻能希望破城的速度比袁軍、關中軍、劉表軍反應的速度快上一些!”

所謂,兩利相權取其重,兩害相權取其輕!

已經到了…危及存亡的階段了,等不了羽兒的方略了,必須即刻做出抉擇。

“喏!”戲誌才無奈苦笑,一旦…大軍使動,接下來…怕是其它各路的壓力均會徒然激增!

可不去攻下邳,不去馳援廣陵也不行啊。

總不能坐視孫策與劉備合兵一處,將徐州據為己有!

唉…

唉…

連連的歎息。

就在這時。

許褚與曹仁快步闖入了書房。“曹司空,那件事調查清楚了。”

唔…

提及那件事,曹操的眼眸徒然放亮,戲誌才、荀攸則是想要拱手告辭,迴避一下。

哪曾想,曹操直接吩咐。

“書房內的都不是外人,但說無妨!”

許褚這才朗聲道:“已經調查清楚,佈下這五路進犯中原的便是那徐庶徐元直,而前幾日他回到徐家村老孃處,似乎還疑惑老孃為何不吃‘鱸魚’?細問後才知道,包括老孃在內的全村人,受到了陸司徒不少恩惠,這纔不吃與‘陸羽’諧音的‘鱸魚’!”

“那徐母聽聞徐庶對陸司徒不敬,還狠狠的教訓了一番!聽說打的是血肉模糊,故而,纔有了徐庶的‘棄暗投明’,通過荀令君引薦去拜訪陸羽,似乎是為了獻出破局之策!”

彆看許褚這事兒說的這麼輕巧,可調查起來可不輕鬆…

村民們還擔心…

許褚要對陸羽不利,故而三緘其口!

偏偏許褚還不能動強,便是為此,足足問了三日,才問出個所以然,第一時間就回曹操處稟明。

嘶…這…

曹操眼珠子一眨,如果按照許褚說的,那徐庶赴司徒府…果真是去獻破局之策的?

但…一連三日,羽兒那兒並冇有什麼特殊的指令啊?

他在等什麼?

心念於此,曹操的眼眸再度凝起。

就在這時…

“急報,急報…廣陵城急報!”

一聲通傳,一名虎賁軍迅速的將最近的急報送來,虎賁軍士不敢進門,許褚立刻去接來信箋,遞給了曹操。

其實,當聽到是“廣陵城急報”這五個字時,此間書房中的每一個人心情幾乎都提到了嗓子眼兒!

戲誌才驟然一挑眉。

“想來,廣陵城出事了!”

對於這件事兒,不光是戲誌才,就算是曹操也算是早有準備,畢竟孫權的兵力勝過陳登十倍,即便是再大的噩耗傳來,他們也不覺得驚奇。

強忍著情緒,曹操將急件展開…

低頭一看,曹操的臉色變得怪異了起來,他看到了許多字眼。

——廣陵城大捷,斬江東賊子兩萬一千七百餘人,繳獲樓船十餘艘,敵軍統領孫權狼狽逃竄,不知死活!

這…

一個個字眼讓曹操看的有點暈,他感覺,他幻聽了。

可這急件上接下來的字,更讓他驚詫到無法呼吸。

——據江東細作探報,江東小霸王孫伯符遇刺,昏迷不起,江東大亂,刺殺者乃許貢三門客!

這…

曹操不得不深吸一口氣,他打算細細的再讀一遍。

而這一遍,他看到了最後一行留下的一句話,準確的說,是廣陵太守陳登陳元龍留下的一句詩:

——“陸司徒妙計安天下,遺留錦囊破江東!”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