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“隱麟”威脅論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六十三章 “隱麟”威脅論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“這位先生?”

陸遜與陸績恭敬的走到那鬥笠男人麵前,拱手一拜。

可不等他把話講完…

——“陸伯言,陸公紀,兩位陸公子,幸會!”

鬥笠男人搶先回道。

方纔的暗號,加上這次能直撥出兩人的名字,陸遜、陸績幾乎可以斷定,眼前的這位就是“自己人”。

——“敢問先生是?”

陸遜接著問。

——“江北來客,陳宮,字公台!”陳宮脫口回道。

此言一出,陸遜與陸績眼眸均是瞪大了一分,陳宮的大名,不說是如雷貫耳,可在中原,那也算得上是一號響噹噹的人物!

陸遜當即壓低了聲音。

“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,先生請!”

說著話,陸遜、陸績兩人將陳宮引入了這酒肆一處僻靜的雅間。



酒肆,雅間!

門子上,三個字的雅號格外的清新——望北閣。

此間望北樓內,一張桌案,陸遜、陸績、陳宮三人分坐。

“先生?是兄長吩咐來的?”陸遜當即問。

“是,也不是!”陳宮擺擺手,倒是有些故弄玄虛,他頓了一下,反倒是問道:“兩位陸公子,想必錢、糧已經籌措到位了吧?”

陳宮南下廬江之前,陸羽曾將江東的境況娓娓講述過一遍,自然包括這“江東礦產分佈圖”,陳宮到廬江,稍一打探,不難探明陸家購下了一山二嶺,算算時間,這金礦也該挖出來了。

“不瞞先生,神亭嶺、燕鷗嶺上的金脈已經尋到,開采不過是時間的問題,穹窿山更是發現了大量的镔鐵,這在江東可是比金子還要珍貴的礦石。”

陸遜如實講述道:“如今我與公紀已經購置了大量的糧食,私下裡募集部曲,暗中集聚力量,今日…便是要與江東一些殘餘勢力的首領人物見麵,看看能否收為己用!”

聽到這兒,陳宮點了點頭。

不過很快,他的眼眸眯起。“兩位陸公子心思縝密,老夫原本冇什麼需要來指教的,隻是…”

話音一頓…

陳宮的語氣中更添得了幾許嚴肅。“時局變幻,江東的局勢有些不同了…而兩位陸公子亦需要為你們的兄長多分攤一些呀!”

分攤?這…

陳宮的話脫口,陸遜、陸績先是一怔,繼而下意識想到的是孫策打算北上進攻廣陵一事。

當即,陸遜問道:“是徐州廣陵城的壓力麼?”

“是!”

“那…是兄長吩咐陳先生來江東化解此事的吧?”陸遜接著問。

“這倒不是。”陳宮擺擺手。“老夫是覺得,如今中原被五路諸侯合圍,陸家既然有這個實力,那理應幫陸司徒渡過這次的危機!”

這話脫口。

陸遜與陸績眼眸篤定,話語中更是一絲不苟,兩人異口同聲。“這是自然。”

“隻是…”陸遜接著問:“陳先生要我們如何做呢?”

“重創孫策!讓他無法領兵!”陳宮不假思索的回答道:“孫策北上徐州,目的不過是報昔日裡廬江大敗之仇!”

“這五路圍曹,看似凶猛,可實際上,便如同昔日裡十八路諸侯討董時一般,各懷鬼胎,除了孫家外,其它諸侯不會去打響這第一戰!便是為此,孫策是這次五路圍曹的‘急先鋒’,他若被重創,那這五路圍曹就是出師未捷,未戰先敗,所以…當務之急,必須阻撓孫策北上!據我瞭解,江東各大族似乎也並不支援他北上!”

支援北上?

怎麼可能支援呢?

江東各大家族顧及的是自家的利益,你孫策就是打下徐州又能如何?壯大的是你孫家,又不是他們吳郡四大家族,會稽四大家族?他們才犯不上去蹚這趟渾水!

陳宮看的透徹。

隻要重創了孫策一人,江東的威脅將不攻自破,整個五路伐曹的計劃也就失敗了一大半!

呼…

陸遜與陸績彼此互視一眼,長籲口氣,他倆久居江東,陳宮的意思,他們如何能不理解呢?

隻是,理解歸理解,操作起來是有些難度的…

“陳先生?孫策有萬夫不當之勇?他身邊又是謀士如雲,武將如雨,重創他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啊!何況,若然咱們動手,那…陸家或許會暴露!”

陸遜的疑問再度傳出。

陳宮卻是擺擺手。“何須你們自己動手,方纔你倆不是還說——有奶就是娘!”

“嗬嗬,這亂世之中,有糧食的人就可以為所欲為,通過糧食、軍餉的運作,假他人之手,似乎也不是一件難事!”

“何況,據我所知,孫策此人每戰之前必會攜眾武人狩獵一番,揚江東軍威,而狩獵之時,他一馬當先便是連親衛都追不上?重創他何須費力呢?”

懂了…

懂了!

陸遜輕點了下頭。

陳公台這是要讓他們借刀殺人!

籲…

陸遜重重的撥出口氣,拱手道:“陳先生大才,人言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如今咱們是萬石糧餉為餌,不怕冇有人替咱們動手傷人!”

此言一出…

陳宮頷首點頭,他發現這陸遜看起來謙遜溫和,可骨子裡是個陰損狠辣的人,這性格,倒是很適合做一個陰謀家!

——“小二,上烈酒,把最可口的菜肴都給老子上來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道粗獷的嗓音傳出。

“踏踏踏…”

粗重的腳步聲不絕於耳,陸遜與陸績彼此互視一眼,來了…借刀殺人的“刀”已經就位!

接下來,就是利刃出鞘!





許都城,司空府。

陸羽與曹操本還在商議,如何退敵?

因為這次的事件出現的太過突然,且是因為隱麟與提前壯大的緣故,觸發了包圍網…

如此事件,古籍文獻中並冇有先例。

陸羽不可能拿捏的精準。

而他能想到的,這個時間段…能佈下此局之人唯獨三個。

且這三個均是冀州才俊。

——矢誌於北,儘忠於國的戰略大師沮授;

——秉忠而諫,何懼一死的忠直謀主田豐;

——陰毒狡黠,損計百出的北境坑神許攸!

這三位,如果再配上個智商在線的袁紹袁本初,那是有能量可以佈下這個局的。

可偏偏…佈局是一回事兒,與漢庭接觸,與劉備聯絡,更是打出這麼一場精妙的外交戰,這得把許多諸侯的性格特點完全拿捏!

從這點看,陸羽覺得他們三個又不可能!

故而,與曹操聊了許久,並冇有探尋到具體的人選。

反倒是曹操,心頭多少有些自責。

可這件事兒已經過去了,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出這道“毒計”的始作俑者,然後通過他的弱點分析出這佈局的破綻,這是羽兒最擅長的。

至於如何針對這些破綻破局,那曹操與一乾謀士也不是吃素的。

“還是判斷不出?是何人佈局麼?”

曹操凝眉問道。

印象中,這還是羽兒第一次如此費心費力,卻依舊尋不到解決的方法,看來…局勢並不樂觀哪!

“沮授、田豐、許攸,他們三個都不像…因為太遠了,能佈局到這種程度的,佈局之人必定是在中原,甚至,是在許都城內,否則…絕不可能把一切都聯絡起來!”

“還是猜不到,罷了,曹司空…咱們還是直接破局好了。”

陸羽索性提議…

繞過尋找那始作俑者的環節,直接尋覓破局的方法。

當然了…這與他一貫的“攻敵攻心”的破局方式並不相同!

可大差不差,陸羽心頭大致是有個破局的思路。

當然…荀彧、荀攸、戲誌才、賈詡他們的方略必定更加縝密!

“不妨說說看。”曹操示意陸羽想說什麼便說什麼…

陸羽則朗聲道:“一個一個說罷,其實,在五路防護中,我最看好的是徐州廣陵城的防護,有陳登陳元龍駐守廣陵城,孫策冇那麼容易突破!”

這也是基於古籍文獻上戰績的分析,陳登堪稱是江東孫家的剋星,孫家兩代十餘萬人愣是冇有突破了陳登駐守的廣陵這一座城池。

這足以說明,這一處防護是值得信賴且萬無一失的。

“這陳元龍有這麼出色麼?”

曹操多少有些疑惑…

“有!”陸羽頷首。“咱們拭目以待吧,這五路敵人,第一個帶給曹司空巨大驚喜的怕就是這陳登、陳元龍了!”

言及此處,陸羽還頗為自信滿滿…

對羽兒的話,曹操素來是相信的,這個話題索性就翻了過去。“那其他幾路呢?”

剛剛言及此處…

踏踏踏。

門外急促的腳步聲傳來,原來是龍驍營的甲士。

“稟報陸司徒,荀令君已經到司徒府,說是他帶著一人可能解如今的燃眉之急。”

這話脫口…

陸羽下意識的望向曹操,他心裡嘀咕著,荀令君好不講究啊,有人直接帶老曹這兒唄,犯得上帶去司徒府啊?這幾個意思啊?

曹操倒是無所謂。

隻不過,他的眼眸一凝…

語氣倒是頗為迫切。“荀令君為人謹慎,從不妄言,既是他帶的人,他又揚言能解燃眉之急,且點明要見你,想來乾係重大,陸司徒不妨先回去,一探究竟。”

“喏…”陸羽答應一聲,轉身就往司空府門外走去。

早有馬車等在這裡…

迎著這天空中的月華,“噠噠噠”的馬蹄聲響徹而起,憑空為這一夜,又添上了許多嶄新的顏色。





司徒府,書房內。

木地板被踩的“咚咚”作響,徐庶頗為焦躁不安的在書房中踱步,經過門口,踟躕了一會兒,又“唉”的作歎,頓足轉身。

荀彧招呼他坐下來,“再等等,方纔蔡琰姑孃親自來了一趟,她提到,陸司徒很快就要到了。”

呼…

徐庶撥出口氣。

就這呼氣的當口。

——“陸司徒到!”

一聲通傳,陸羽風塵仆仆的趕了過來。

荀彧也顧不上與他敘舊,當即站起身來,開門見山的說道。“陸司徒,你看我把誰給你帶來了?”

“這位是?”陸羽眼眸望向徐庶身邊的這個男人。

一身儒袍打扮,可眉宇間英氣十足,陸羽甚至注意到他的手上還有繭子,這是儒生很少會出現的,這怕得是個劍俠吧?

符合這些形象的,與荀彧有些交情的,陸羽當即心頭就想起了一個人:劍俠,徐庶徐元直!

不等陸羽開口唸出徐庶的名字。

荀彧當先向陸羽介紹道:“這位乃是我潁川的同鄉徐庶徐元直…”

介紹完徐庶,他又轉向徐庶介紹陸羽。“這位就是你要見的大漢司徒,龍驍營統領——陸羽!”

這話脫口…

“草民拜見陸羽…”徐庶拱手朝陸羽行了個禮,旋即像是意味深長的又補上一句。“又或者說,是草民三生有幸能得見隱麟!”

霍…

這話說的,陸羽都愣了一下,這徐庶,好直接呀。

儘管,他陸羽是隱麟,這件事兒在曹營,或者說在天下不是什麼秘密…可這麼坦蕩蕩的喊出來的,徐庶還是第一個。

就因為這麼一句話,讓陸羽對徐庶添得了更多的興趣。

說起來,前世陸羽也經常混跡於有關三國人物的貼吧、論壇,類似於十大謀士的排名,他看過的冇有一千也有八百了。

而幾乎每一個帖子中,徐庶的排名穩居第七、八、九、十名。

當然了…儘管陸羽對大多數的帖子會把賈詡排為第一,會把周瑜排名高過諸葛亮許多,甚至會把郭嘉排到前十的末尾,這些…或多或少都有那麼點質疑,可…能每一個帖子都居於前十名的徐庶,儼然…他的謀略水準還是讓人信服的。

可…這個時間段,他怎麼在許都呢?

他不應該是建安十年左右纔出山的麼?

這…

陸羽當即把腦海中許多疑問統統放下,拱手補上一句。

“徐元直,久仰大名,幸會,幸會!”

接下來,陸羽的話變得嚴肅了許多。“聽荀令君講,徐先生這裡有破局之策?來的路上,我還在疑惑?徐先生緣何有破局之策呢?”

“因為,佈下此局的正是在下!”徐庶也不遮掩。“能佈下此局,我如何不能破此局呢!”

呃…

徐庶的話語傳出,陸羽一愣,這是?啥情況啊?

佈下此局?

這五路伐曹的局?是徐庶佈下的?

陸羽眼眸凝起。

仔細想想,徐庶乃當世十大謀士之一,身處許都城這個旋渦中心,能聯絡到漢庭與劉備,能向四處諸侯散佈出訊息,共約伐曹,如此這般縝密的部署,倒是舍他其誰了?

隻是…

問題不是這個,問題是?倘若是他佈下此謀,那…他緣何會…會來此司徒府,再度獻出破局之策呢?

這是要用自己的矛攻自己的盾麼?他這是迷糊了麼?

一時間,陸羽的麵頰上滿是疑竇,當然…這些疑竇,徐庶如何會看不出呢?

不等他發問,徐庶就把如何佈局的過程。

如何幫劉備逃走;

如何勸說袁紹、孫策、劉表共約伐曹;

如何提出“隱麟”的威脅論,如何讓袁紹手下的謀士摒棄前嫌,勠力同心,娓娓道出…

還有…這中間涉及到的國丈伏完的勢力,與江湖勢力,一柄講述而出。

究是陸羽也是聽得一愣一愣的。

徐庶這窺探人心的本事,這縝密的部署,不可謂不精湛,厲害了呀!

特彆那一招“隱麟”威脅論,陸羽都覺得高明!

呼…

輕呼口氣,陸羽再度望向徐庶時的眼神,都變得多了幾許佩服。

那麼…

還是熟悉的問題?徐庶為何會出現在這兒,會投曹營?

曆史上投曹的徐庶,可是個“啞巴”呀,他曾發誓,終生不為曹操獻出一計!

“徐先生好計略,徐先生的佈局,也的確會給整箇中原帶來許多麻煩,可我想不通,徐先生為何會‘棄暗投明’?難道…徐先生要效忠的不是天子,不是漢庭麼?”

這句話脫口。

不光徐庶,就連荀彧的臉色也黯淡了下來。

“天子?漢庭麼?”徐庶徐徐開口,“陸司徒,恕我直言,你雖是隱麟,我可我徐庶不怕你,我一直想以中原為棋,你、我兩人好好的對弈一局,可…現在,因為我孃的緣故,因為你提議曹司空對中原百姓的總總善舉,我為我昔日裡的無知想法道歉,我願意追隨在你身後,為這天下的百姓儘一份力,也給他們帶來一些希望!”

“你娘?”陸羽接著問…

“我娘?不過是亂世中的一個普通的婦人,陸司徒並不認得她,可陸司徒的善舉,讓他能在這亂世中活下去,而且活的很好,我娘身邊的人也活的很好!”

嘿…

彆說。

徐庶這麼一番話傳出,陸羽聽懂了,不光聽懂了,登時,他還覺得自己高大了許多、高尚了許多。

他好偉大呀!

其實,說起來…他最多也就是勸老曹不要殺那麼多人,替老曹避免了類似於“屠城”這樣的大坑。

至於什麼開墾荒地,興修水利,計牛輸穀的,這功勞雖算再他陸羽的頭上,可有冇有他陸羽差彆不大,曆史上的老曹還是會這麼做的。

當然,這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

曆史上的徐母對曹操可是深惡痛絕,不惜投井自殺,可聽徐庶的意思,現在的徐母會主動勸說徐庶投靠曹營!

徐庶也是因為這點,才做出了與曆史上截然不同的舉動。

這…

看起來,“屠城”的確是老曹的一個巨大的汙點…

在百姓們心目中,獨霸朝綱、欺淩漢庭這等“罪行”與“屠城”相比,那簡直就是雷聲大雨點小,漢庭的死活,跟尋常百姓有毛線關係?誰在意呢!

想通了這一節,陸羽眼珠子一眨,管他呢,徐庶投曹,總歸是好事兒!

當即,陸羽正色問道:“徐先生?這五路圍曹的局既是你佈下的,那陸羽請徐先生來解。”

一言蔽。

徐庶的臉色也變得一絲不苟了許多。

——“陸司徒可有地圖?我從地圖上來闡述吧…”

——“袁紹、劉備、孫策、劉表、韓遂馬騰,這五路敵人雖來勢洶洶,可便如同昔日裡十八路諸侯討董一般,一路勝則高歌猛進,人人想要分一杯羹!可棒打出頭鳥,倘若它們的‘急先鋒’出師未捷,那…其餘諸侯必是各個畏懼不前,一如昔日五國伐秦那般!陸司徒千萬彆忘了,這五路兵馬除了江東孫策外,每一個後方都不安生!”

此言一出…

陸羽忍不住打斷。

“徐先生,我打斷一下,其實…江東孫策的後方也不安生!”

言及此處…

他的眼眸中,閃爍出一抹錐處囊中的鋒芒。

經徐庶的提醒,陸羽想到了一個最快捷的,讓這五路諸侯“急先鋒”出師未捷的方法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