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今夜色變,虎入山林,蛟龍入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五十八章 今夜色變,虎入山林,蛟龍入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隱麟?玄德是指?”曹操眼眸微眯…

“這已經是大漢十三州都知道的‘秘密’了,曹司空還要隱瞞麼?”劉備笑吟吟的回道…

秘密?隱瞞?

哈哈…曹操登時樂了,他隱瞞的從來就不是什麼隱麟在曹營的秘密。

他隱瞞的是隱麟,那是他曹操的兒子啊!

劉備啊劉備,你這一次是隻看到了第二層,後麵還有三層呢!

慢慢看,慢慢品!

“哈哈…哈哈哈…”曹操爽然大笑了起來,旋即反問道:“玄德問隱麟是不是英雄?那想來玄德是不知道何為英雄?”

講到這兒,曹操的語氣一下子變得嚴肅了起來,他感慨道:“所謂英雄,應該胸懷大誌,腹有良謀,上能洞悉宇宙之奧妙,下能吞吐天地之機!”

“曹司空說的好。”劉備笑著再度反問道:“如此高的評價,想來隱麟還略遜一籌了…”

“不…”曹操一擺手,語氣更添了一分篤定,“隱麟算得上是一號英雄,至於緣由,玄德莫問,我也不會講…”

“而普天之下,英雄有三,除隱麟外,唯劉使君和操爾!”

劉備本在拿著筷子品嚐可口的飯食,可這話傳入他的耳畔,登時嚇了一跳,好端端…怎麼又論到他劉備頭上了?關鍵是曹操竟把他劉備當成了英雄!

這是什麼意思?

把他與曹操,與隱麟相提並論了,一山難容二虎,何況現在是三虎,是不是搶先要乾掉的就是他這一虎?

你妹的,他劉備心頭叫苦不迭。

這段時間低頭刨地,低調做人,就是為了低調,低調,再低調,讓曹操忽視他,難道…這些日子的耕種都白做了?

想到這兒,劉備的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來,越抖越是厲害,一不小心,筷子掉在了地上。

這聲音不大,但一下子引起了曹操的注意。

曹操的笑容這一刻凝固了。

他的眼眸眯起,凝視著那劉備腳下的筷子…眼眸中的殺意慢慢的凝聚。

嗬嗬,總算還是如羽兒預料到的那般!

劉備緊張了麼?這是讀懂了他曹操的內心?

如此…看來劉備這段時間的裝傻種菜,是刻意的讓人瞧不起他,這種人才最危險,必得除之而後快!

氣氛驟然凝固了起來!

因為這“青梅煮酒”時間的不同,天空冇有驚雷,也冇有閃電…

更冇有所謂的“迅雷風烈必變,良有以也!

劉備探手去取筷子的時候,心情是崩潰的,他的餘光瞟向了曹操,那是一張滿是殺意的麵頰。

現在的節奏已經完全跑偏了…

隱麟是不是英雄,一點兒也不很重要了,重要的是…他劉備要涼了。

“咕咚”

一口口水嚥進肚子裡,劉備閉上眼睛,神情決然…恰恰這麼一閉眼的功夫,劉備袖口處一方藥劑也掉在了地上,那是五石散?

劉備反應極快…

一瞬間,他就想到了應對方法,一把拾起筷子同時,也將五石散撿了起來,賠笑道:“誒呀,差點讓我丟了這寶貝,可委實嚇了我一跳,曹司空你看…這是個大寶貝呀!”

大寶貝?

曹操正直疑惑,卻看到劉備將一方藥劑擺在了這案幾上。

“這是?”曹操疑惑的問道…

劉備則笑吟吟的打開了這藥劑,露出了其中的粉末,不忘從懷中取出一支吸管,解釋道:“這叫五石散,吸食過後飄飄似神仙,不瞞曹司空,我自打吸食過這個就戒不了了,每日不吸上這麼幾口渾身不自在,在我看來…做英雄無趣極了,倒是不如吸上幾口這個,哈哈,這寶貝掉在地上,可嚇了我一跳?”

呼…五石散麼?

曹操將信將疑,可劉備直接當著他的麵吸食起這五石散來了。

吸食過後,他不再說話,也不再喝酒,就這麼怔怔的坐在原地。

片刻之後,藥力發作…

劉備竟將上半身的衣服給解開,這委實嚇了曹操一跳。

一貫溫文爾雅、謙遜有禮的劉備劉玄德竟然…竟然**著上身,這還不夠,他脫褲子…開始長嘯,開始扯蛋,彷彿整個人已經完全放開了。

他豁然起身,隻穿著一條短褲…

許褚見狀上前一步,卻被曹操一把攔住。

曹操就要看看,這五石散的藥效究竟多麼強橫?能把一個仁義君子變成什麼模樣。

劉備的長嘯已經傳出,他仰著頭朝著虛空,不住的感慨。

“曹司空,其實…英雄不英雄的都是放屁,世界是空的,你、我都隻是假象而已!”

“可,問題是?我們都是從哪來的?也有可能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!”

講到這兒,劉備轉了個圈,整個人儘顯迷醉!

他的話還在繼續…

“哈哈哈哈…我覺得是先有雞,後有蛋!不對,不對,冇有蛋哪有雞呢?哈哈…”

“天圓地方?放屁…曹司空,我告訴你,這個世界都是圓的!這個世界就是個球,從來不是方的!”

玄學…

劉備的口中已經開始吟出玄學了,他就像是前世嗑藥的人一般,忘乎所以,彷彿獨自一人就陷入了**迷醉的狀態!

這副模樣,直接讓曹操懵逼了…

曹操都懷疑,這劉備怕是個假的吧?這種變化讓他不可思議!

哪曾想,一旁的許褚提醒道:“曹公,我看劉備這模樣,倒是有幾分何晏吸食過五石散後的模樣!”

講到這兒,許褚頓了一下,又補充了一句:“簡直,一模一樣!”

嘿…

這下,曹操心頭的懷疑大減,看著劉備這一個人的“巫山**”,就快裸奔起來的形象,他眼眸中的殺機漸漸的消散了。

搖頭,連連搖頭。

這一刻,曹操覺得他高看劉備了?

英雄?劉備?笑話!

一個英雄怎麼可能變成這副樣子,像個瘋子一般,渾身**,將讀書人最看重的顏麵任意踐踏…

甚至,有那麼一刻,他覺得羽兒高看劉備了,真正的胸懷宇宙,腹有良謀,有大誌向的人,怎麼會飲食五石散這樣的毒藥?怎麼會陷入自己的世界,拋去了全部的理想與誌向。

“可惜呀…”見劉備已經**奔著跑出了此間亭閣,整個一副瘋癲的模樣,曹操再度搖頭。“本以為這是個可敬的對手,可事實上,這就是個…嗬嗬…嗬嗬…”

淺笑出聲,曹操一擺手。

“仲康打開府門,讓劉備回去吧,若是他就是這個模樣回到的城郊住宅,那就撤去多半眼線,冇有意義了,就讓他在許都城繼續墮落吧!”

這…

許褚眼珠子一轉。“那…若是走出這司空府,他穿回衣服?又變回原來的模樣呢?”

呼…

曹操的眼眸一眯。

“那還不簡單,今夜的梅林處也可以燃起一場大火嘛!”

言及此處,曹操豁然起身,不忘最後看了眼那狀若癡傻,還在糾結著是雞生蛋,還是蛋生雞的劉備劉玄德!

嗬嗬,如此自甘墮落的一個對手,他曹操竟然把他當做英雄!

可笑,可笑!





劉備是裝的麼?

是!也不是!

五石散有多可怕,不亞於後世的“鴉丶片”、“罌丶粟”。

要知道,按照古籍文獻的記載,這個經由民間發明,何晏進一步的改良而成的“五石散”,幾乎憑著它的一己之力,葬送了幾十年之後魏晉的風骨!

讓整個魏晉時期的文人整日裡都沉浸在這藥物的歡愉中不能自拔…

更是能更多的民眾喪失了奮鬥的動力。

讓迷茫的人短暫的脫離現實,巫山**,如蕩雲端!

而隨著五石散的風靡與盛行,大部分的魏晉世人在時代的裹挾下,渾渾噩噩的混日子,隻留下對“魏晉”風度的美好幻想!

一個藥物,可以讓一個時代迷離,由此可見此五石散的可怕之處!

劉備自然也無法抗拒這“五石散”的藥性,何況,他嗑的量極大!

可…同樣的,為了讓曹操放寬心,他幾乎冇有刻意的壓製這藥性一分一毫,將本能的欲丶望完全的釋放。

他的腦海中揚起的唯獨——接著奏樂,接著舞…接著喝酒,接著嗑藥!

他的行為也越發的匪夷所思…越發的不可思議!

但總歸,他過關了…

劉備行至城郊梅林時,身上隻披著一層薄薄的雲杉,褲子都冇有…哪怕這樣,他還在嘶吼,在長嘯!

“這世界是圓的,先有了蛋,後有了雞!”

得虧這是晚上,冇有人窺探,否則…明日,這一定會成為許都城的一條大“新聞”!

“大哥…”

“大哥…”

看到劉備的這個模樣,關羽、張飛趕忙迎上。

張飛嚷嚷著就要去取丈八蛇矛。

“你們欺人太甚!”

他還以為,如此模樣過的大哥劉備,是曹操對大哥的羞辱。

哪曾想,許褚提醒道:“張將軍不妨問過你大哥再說,這衣服就不是我們脫得,你大哥這副神誌癲狂的模樣,完全是他自己所為,告辭!”

許褚一招手,一乾虎賁軍快步離去…

劉備卻還泱泱著大吼道:“謝…謝曹司空酒,好酒…好酒,接著煮酒,咱們接著飲!”

“大哥…”

“大哥…”

關羽與張飛異口同聲。

劉備那迷惘中的話語還在繼續。

——“鋤頭呢?給我鋤頭,我要下地,我要去耕種…我要讓這青梅長的如蒼天一般高!”

無語了…

關羽與張飛徹底的無語了。





許都城,司空府。

“如何?”

與劉備的癲狂相比,曹操顯得無比的冷靜,他負手而立就站在正堂。

似乎,這大半夜不睡,就為了等待著許褚的歸來,他要聽到劉備準確的訊息。

許褚拱手道:“這劉備依舊是一副神誌不醒的模樣,將他送回城郊梅林後,我特地駐留了片刻,他不顧關羽、張飛的勸阻,又吸食了一劑五石散,依舊是還是那副瘋癲的模樣,說著莫名其妙的話,做著莫名其妙的事兒!”

唔…

聽到這兒,曹操好奇了起來,旋即問道:“都有哪些莫名其妙的舉動?”

原本而言,曹操已經對劉備放下戒心…

甚至對他的命,也不再那麼的感興趣,按照曹操的心思,如今的他遠遠稱不上一個威脅,且將他幽禁在許都城就好,如此既不損自己名聲,又能解決了這個隱患!

可偏偏,羽兒的話就縈繞在耳邊。

似乎,在羽兒的觀念中,劉備,是個大威脅呀!

故而,曹操再三詢問有關劉備的事兒,確保自己的判斷不能有錯。

“曹公,那劉備回去後就提起了鋤頭,又去青梅地裡種起了青梅,連帶著,還割起了韭菜…說什麼,答應了曹司空,這第一筐韭菜要送給曹司空!”

“偏偏他身著單衣,要不是關羽、張飛兩位兄弟給他強行穿上衣服,怕是這一夜劉備凍死了也說不定。”

嗬嗬…

聽到這兒,曹操嘴角揚起,淺笑出聲。

月入眉梢,此直正冷的時節,他竟去田畝中揮動鋤頭,也不知道,該說是這五石散太過霸道,還是劉備太過讓人失望了。

“就按照我原本說的做,劉備已經不值得派出那麼多眼線去盯著了。”曹操擺擺手。“隻留下幾名眼線,其餘人退回校事府吧!”

“喏…”許褚答應一聲,就去安排…

踏踏…

隨著許褚的腳步聲漸漸走遠。

曹操徐徐走到窗前,麵朝虛空,此時此刻…在他腦海中的威脅,劉備竟排不上一號了,甚至…劉備的威脅要遠在五石散之下。

“來人。”

“曹司空…”

“將今日我與劉備青梅煮酒的對話抄錄一遍,送至司徒府,讓陸司徒看看…”曹操當即吩咐道,吩咐完這些,他遲疑了一下,旋即繼續吩咐道:

“還有,讓平叔來見我!”

何晏字平叔,平日裡,他就住在司空府尹夫人的閣院,距離此間不遠,曹操對這一雙母子也是素來疼愛…

甚至按照古籍文獻的記載,最後還讓何晏娶到自己的女兒金鄉公主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金鄉公主是曹操與杜夫人所生,杜夫人與秦宜祿的兒子秦朗,曹操亦是收為義子!

論起來,就是曹操尹夫人與“前夫哥”留下的孩子,娶到了曹操與另一位從“前夫哥”手中奪來女人杜夫人…一起生下的女兒為妻!

反正…總而言之,言而總之,老曹家的關係已經亂成馬了。

不過…

此刻的曹操倒是對這五石散有些好奇,這究竟是什麼藥物?能有如此恐怖的效果?

這尹夫人與前夫哥的兒子還有這能耐?





司徒府,一處庭院,“小橋流水”的牌匾格外的清晰…

字麵意思,小橋真的在流水!

陸羽原本已經睡下了,可…問題是,曹操這麼晚派虎賁軍送來了一卷“語錄”,還說什麼,這是他曹操與劉備“青梅煮酒”時的對話…

嘶…這…

要是彆的什麼事兒,陸羽權且就放在明日再看。

可…有關劉備,有關青梅煮酒,陸羽的眼珠子一直在跳,左眼右眼都跳,鬼知道,這是什麼預兆!

環望了眼床榻上身旁的小喬,她睡得正沉,於是…陸羽輕輕挪動了下她的腦袋,將自己的胳膊抽了出來,就打算穿衣…

似乎是動靜太大了一些,小喬輕吟了一聲,似是夢中囈語:“夫君,你…你壓到我頭髮了!”

呃…

這一句話很魔性。

而且…陸羽印象中,無論是大喬,還是小喬,在某種情況下…出現的頻率都有些高。

果然,女人的頭髮是一生之敵啊!

“咳咳…”

輕輕的咳出一聲,陸羽走出了此間閣宇。

許褚早就等在院外,將青梅煮酒的“語錄”遞給了陸羽…

“曹司空今夜見劉備了?”

陸羽不忘問出一句。

許褚點了點頭。“冇錯,剛剛劉備纔回去,不過…似乎這一次的見麵後,曹司空對他冇有了那麼多的敵意。”

這…

登時,陸羽心頭生起一抹不祥的預感,按照青梅煮酒這段曆史的發展,劉備會溜走啊…

這也是曹操這輩子犯得最大的一個錯,做出的最嚴重的一個失誤的判斷。

可…

特喵的,今兒冇打雷呀?

所謂——聖人言語,碰到迅雷和暴風,人們就開始改變臉色…

偏偏今兒個劉備冇法改變!

他又要怎樣遮掩住內心的驚慌呢?

一連串的疑問升騰而起,陸羽招呼許褚一道來書房,他則細細的翻閱起老曹與劉備“青梅煮酒”的對話…

當看到那天下英雄的論斷,陸羽均是一掃而過,這特喵的都不重要!

可當看到“五石散”,看到劉備狀若癲狂,瘋了一般的時候,他的眼眸一凝,這戲份兒怎麼這麼熟悉呢?

明朝時期,朱棣不就是靠著一手“裝瘋”逃出去的麼?

然後…就是喜聞樂見的逆風翻盤!

當即,陸羽的眉頭凝成了倒八字,他覺得劉備此刻的模樣像極了朱棣同學!

“許將軍,今夜…你務必召集所有的虎賁軍,千萬留意許都城內外!特彆是劉備…劉玄德!”

這…

許褚撓了撓頭。“可曹司空下令撤去了大量城郊梅林的眼線!”

“眼線可以撤去,可守衛不能斷,至少今夜得守住這梅林,不能讓其中有人溜出去。”陸羽的語氣格外的嚴肅。

講到這兒,他不忘吩咐典韋。

“典都尉,你也派人去告知下張遼張文遠,他那三百幷州狼騎今夜也秘密守在城郊梅林,我總感覺有事兒要發生!”

“喏!”

典韋與許褚彼此互視一眼,答應一聲,急忙就去安排。

陸羽則是手指搭在案幾上,不斷的撬動,他總感覺…這青梅煮酒後的劉備會做出一些動作!

可究竟是什麼動作?

他猜不透,當務之急,也隻能是圍住梅林,讓他劉備插翅難飛!





許都城郊,梅林處。

“大哥,大哥…你彆割韭菜了,這都三更天了,還睡不睡了?”

張飛已經徹底無語了,他想死…

看著大哥這副又是癲狂,又是連夜割韭菜,完全一個瘋子的樣子,他有一種日了狗的感覺。

關羽則是麵色冷凝,哪怕時至此時此刻,他還是選擇相信大哥!

恰恰…

張飛的話音落下。

原本行動癲狂的劉備整個人一定,揮動鐮刀的手也停了下來。

他蹲著身子,抬起頭,望向天。

口中輕吟一聲:——“已經,三更了麼?”

旋即,他的眸子一下子亮起,整個人一改方纔的頹廢,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。

“二弟,三弟!”

他驟然嚴肅的聲音讓關羽、張飛一愣。

可…緊隨而至,劉備的話語接踵而出。

極低極細,卻每一個字無比的堅決,無比的篤定!

——“今夜,咱們兄弟!”

——“虎入山林,蛟龍入海!”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