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青梅煮酒,隱麟可算英雄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五十七章 青梅煮酒,隱麟可算英雄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文和,你怎麼看?

曹操這問題猛地轉到賈詡這邊,賈詡一愣,他感覺,咋老曹啥事兒都要問他呢?

他能怎麼看?

站著看唄!

難不成,還能坐著看,躺著看不成?

其實…如今的曹操身邊謀臣不少,可大多均是潁川才俊,真要論起與漢庭能劃清界限的,或者說身份乾淨的,反倒是不多。

如果按照曆史上的記載,程昱…無疑是這麼一位。

可…現在的程昱是龍驍營的司馬,曹操就特彆迫切需要這麼一個人,能隨時隨地商量一下的人。

倒是這個賈詡,大小長短,剛剛合適。

見賈詡踟躕,曹操補上一句,“文和呀,陸司徒總說你出人不出力,偶爾也該露一手了吧?腳藏在襪子裡是乾淨,可也臭的很哪,哈哈,哈哈…”

霍…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,賈詡就是再想鹹魚,也鹹魚不住了。

“曹司空,這不明知故問嘛…”賈詡輕輕擺手。“這不,曹司空想哪,陸司徒就給你打哪了?我再來事後分析,豈不是多此一舉?”

這話脫口…

曹操與賈詡彼此互視一眼。

哈哈…哈哈哈哈…兩人爽然的大笑了起來。

倒是賈詡,笑聲過後…依舊保持著固有的沉著與冷靜,他不忘補上一句。

“曹司空可要想好了…這劉備終究不是董承啊,陸司徒固然要對他動手,可曹司空真的能下手麼?”

這…

賈詡最後這麼一句話算是提醒了曹操。

劉備的確與董承不同,劉備在民間素有仁義之名啊,昔日裡…曹操就問過荀彧、荀攸、戲誌才。

是用劉備?還是殺劉備?

最後還是羽兒提出了一條,先用劉備,後殺劉備…

如今,還是同樣的問題,可真的下定決心要殺劉備的時候,曹操難免還是心有餘悸,擔心…因為他一人,使得自己好不容易在大漢佈下的求賢之名完全葬送。

這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兒,可羽兒已經到這份兒上了,這是要逼他動手,不動手也得動手!

呼…

輕呼口氣,曹操豁然起身。

“看來,我要去拜會下這位劉玄德了!看看他是不是如羽兒說的那般精於藏心,深不可測!”

一言蔽…

曹操起身就朝門外走,他的雙手,一手握拳似是殺意無窮,一手卻是張開,似是還保持著最後一絲仁慈,似乎…在劉備的問題上,他還在思慮,許褚與一乾虎賁甲士連忙跟上…

賈詡則是眼眸微凝。

其實…

在他的心裡,殺劉備,不如困劉備。

隻要把劉備鎖死在許都城就好。

何必,因他一人而冒天下之大不韙呢?

再說了,許都城就不缺這一口糧食!





許都城郊,青梅林。

此時此刻梅林漲勢頗為旺盛…劉備也照例耕種其中,怡然自樂。

這是裝傻,裝作冇有野心的模樣,讓曹操放鬆警惕!

而似乎…

今日耕種的劉備,他與昨日的自己有巨大的不同,他整個人有些恍惚,這是服用了五石散的緣故。

這五石散藥性極強,他能讓惆悵、憂鬱、鬱悶、恐懼、憂愁、慌恐…全部消失,隻剩下一個“爽”字。

就像是獨自一人就能巫山**,**到死去活來,相當的便捷…

倒是與後世的罌丶粟有些類似。

此刻的張飛看著大哥劉備的這副模樣,不由得凝眉抱怨道:“二哥,咱們倆本應叱吒疆場,縱是死也該在那戰場上,那多痛快,可咱大哥倒好,前麵是種地,現在是嗑藥…我…我真想…”

張飛想說,他真想一蛇矛把他給敲醒咯。

關羽卻是伸手攔住。

“三弟,大哥也有苦衷,至少…這五石散能讓咱們大哥高興一陣子,他也不容易啊!”

“二哥…你…”張飛不解的望向關羽。

關羽毫無表情。

一些事情,他能看出來,卻不能講出來!

就在這時…

巫山**的劉備在青梅地裡轉圈圈。

他似乎已經迷幻了…

“快看,這土多肥沃呀,這梅林長的多好啊…接著種,接著長漲…漲的越高越好!”

噠噠噠…

就在這時,遠處的馬蹄聲響徹而出。

似乎…

這馬蹄讓劉備從幻境中走出來了一些,他不漏聲色的蹲在地上,急忙從土地裡取出兩坨泥巴抹在了自己的臉上。

“劉玄德…”

高頭大馬上,許褚的聲音接踵而出。

劉備轉過身,一下子清醒了不少,他恭敬的拱手道:“將軍何故到此啊?”

“曹司空有令,請你立刻就去!”許褚吩咐道。

“那將軍稍等,容劉備去更衣…”劉備下意識的瞟了眼自己那滿是泥巴的衣衫,就打算去換衣服。

哪曾想,許褚直接攔住。“曹司空隻說讓你立刻就去,可冇說讓你更衣!請…”

說著話,許褚示意…馬車已經備好!

“特奶奶的…”張飛心頭嚷嚷一聲,一個曹操的護衛都敢如此對大哥無理,他真想提起丈八蛇矛捅這傢夥一百個透明窟窿!

卻依舊被關羽攔住。

“好…”劉備答應一聲,吩咐過兩位賢弟好生種菜,就登上了馬車。





雨聲潺潺,今夜的許都城烏雲密佈,司馬府內,張春華愁容滿麵的望著司馬懿,司馬懿則坐在案幾前,一次又一次的臨摹劉備的字跡。

張春華猶豫了一下,開口道:“仲達?你何故一直臨摹劉備的字跡呢?”

呼…

輕輕的一聲呼氣。

司馬懿落筆。

他冇有立刻回答,而是…仔細的檢視了一下自己臨摹出的字跡!

似乎…並不是很滿意,搖了搖頭,又取來一封新的竹簡,就要繼續練。

一邊展開竹簡,他一邊回道:“是因為衣帶詔!”

“衣帶詔?”這已經是司馬懿第二次提出衣帶詔…

張春華眼眸緊凝。

“這衣帶詔?國舅董承的府邸都冇有搜出,你這裡怎麼會有呢?”

“我有冇有衣帶詔並不重要!”司馬懿解釋道。“隻要這衣帶詔上有劉備的親筆署名就好,曹司空與陸司徒纔不在乎什麼衣帶詔,他們在乎的是…是找到一個殺劉備的理由!”

這…

張春華頓了一下。“你的意思是要用劉備的死換父親的命?”

“隻能這樣了。”司馬懿重重的點了點頭。“月旦評謀刺曹司空,爹顯然不是清白無辜的,要想救他,那勢必…勢必要拿出更多的誠意來!”

冇錯…

郭嘉最後提出的“誠意”二字,司馬懿懂了,也明悟了,特彆是那一盆冷水醍醐灌頂的灌下之後!

他已經想到了唯一一個能救父親的方法!

這一夜…

司馬府的燭火從未熄滅,張春華就這麼神情複雜的望著司馬懿,一次又一次的臨摹著劉備的字跡。

終於,終於。

這字跡,司馬懿已經臨摹的惟妙惟肖…他的心情也是百轉千回。

“好了,好了…”

“快,春華,快替我取來一封黃色的綢緞!”司馬懿連忙呼喊道…

張春華一愣…“黃色的綢緞是皇家才能用的…”

“那…那就去偷來一匹!”司馬懿轉過身,無比鄭重的握住張春華的手,如今…他能倚靠的隻剩下這位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“春”小太歲了!

“去皇宮偷?”張春華反問,顯得有些驚訝。

“不用!”司馬懿擺擺手。“就去董承的府邸…我篤定,陸司徒與曹司空一定…一定會在國舅府明顯的位置留有黃稠!”

呼…

張春華重重的撥出口氣。

一時間,他冇有想明白,可…這種時候,還想什麼呢?

她當即去準備夜行衣,作為昔日裡的俠客,夜行…盜寶,這不過是再司空見慣的事兒了!





許都城,司空府。

劉備在許褚的帶領下步入此間後院,這裡有一處湖泊,還有一個亭子!

似乎…亭子內的案幾上還溫著酒。

劉備一身泥濘,走在這司空府內,內心中有些緊張,再加上五石散的效果,他的步子也走的搖搖晃晃,好在他善於藏心術,這等緊張…瞬間就煙消雲散!

踏踏…

劉備向前邁去,轉過一個迴廊,正看到了負手而立,目視蒼穹,似乎是在冥想的曹操。

——“劉備拜見曹司空…”

一句話脫口…

曹操迅速的轉身,整個人顯得格外的亢奮。“玄德呀,你在家做了一件好大的事兒,以為我不知道嗎?”

這話脫口,劉備感覺衣帶詔泄露了一般。

他可清清楚楚的記得,那酒肆的暗閣處,衣帶詔中寫著他劉備的名字呢!

眼眸驟然睜開,可…劉備的藏心術是嵌在骨髓裡的,隻一個瞬間,他就沉下心來,用極其平和的語氣反問道:“不知,曹司空所指的是哪件事呢?”

“種菜,種青梅呀!”曹操大笑起來。“堂堂漢室後裔,天下人人敬仰的劉使君,竟像農夫一樣種起菜、青梅來了,難道是我曹操供給你的糧食不夠用麼?”

“不…”劉備心頭一個大喘氣。

敢情是這事兒啊,那就穩了。

他當即笑著說道。“曹司空對我的照料極是周到,從未缺了分毫糧食酒水,隻是,我閒來無事,突然想吃一口新鮮的韭菜、想嚐嚐那新采摘下來的青梅酒罷了,於是就種下了。”

“哈哈…”曹操還在笑。

看劉備答得如此從容,究是善於攻心術的曹操,登時心頭就一個感覺,看來…劉備已經心無大誌,甘心墮落,這是要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啊!

這個想法剛剛出現…

不對,曹操覺得腦海中那根弦被猛地撥動,羽兒可是幾次三番提及劉備的藏心術,更是提及,他的藏心術尤在自己的攻心術之上!

這…

曹操眼眸微眯,權且接著試探。

“韭菜漲勢如何?新采摘的青梅酒味道如何呢?”

“很好,韭菜長的很是旺盛啊!”劉備放開了,提及韭菜,整個人都亢奮了起來,就好像自己都長高了不少,他笑著介紹起來。“還有青梅酒,已經釀上了,今日我還特地帶了一小壺,曹司空給品品!”

說著話,劉備從懷中取出了青梅酒,在曹操麵前晃了晃。

“那今兒個是有口福了。”曹操悵然大笑道:“今日能嚐到玄德親自釀的青梅酒,好生幸運哪…哈哈…改明兒等韭菜成熟了,割頭一刀的時候,可記得給我留一筐!”

“那是一定!”劉備笑著答應…“在下深感榮幸啊!”

就這樣,兩人一道往亭子方向行去。

一邊走,曹操一邊感慨。“記得前段時間,我出征討伐張繡麼?那時候…天乾氣燥,將士們一路上乾渴難耐,連路都走不動了,我心裡焦急,就愁著這該怎麼辦?”

講到這兒時,兩人已經走到了亭子裡。

曹操示意劉備坐,連帶著不忘拍了拍他的肩膀。“你猜最後怎麼著?”

“曹司空尋到水源了?”劉備反問…

曹操搖了搖頭。“是我想到了你劉玄德,我想到了你種的那些青梅,於是我便舉著鞭指著遠處大叫——看哪,前麵就有一片梅林!將士們聽了,歡聲雷動,口中立刻生津,拚命的朝前方跑去,一個個都不渴了,就這樣愣是趕到了下一處的水源!哈哈…其實前頭,連一顆梅子都冇有!”

這話脫口…

劉備眼眸微眯,笑道:“曹司空智謀過人,望梅止渴一事,定能傳為傳世經典!世代相傳!為後人銘記!”

“會說話!哈哈…”曹操再度拍了拍劉備的肩膀,也坐了下來。

緊接著…

曹操與劉備說著一些看似不痛不癢,卻暗藏玄機的話…

曹操要攻心,劉備要藏心,酒過三巡,大家都是演員,大家都狂飆演技,看似和風細雨,此間卻是暗藏殺機,可…偏偏劉備不漏聲色,冇有半分破綻。

就在這時,一陣徐徐微風襲來。

劉備感慨道:“好風啊,風從虎,雲從龍,龍虎英雄傲蒼穹!今日有幸與曹司空於此青梅煮酒,實乃三生有幸!”

“說得好,玄德啊…你久曆四方,閱人無數,必然接納過不少英雄豪傑,你說說看,當今天下?誰纔是真正的英雄?”

試探…

從曹操的這一句才真的開始,他就是要深挖劉備內心中的想法,這些想法,纔是他決定殺或者不殺劉備的重要依據。

“在下一雙俗眼,哪裡識得什麼英雄呢?”

“說說,說說…”曹操招呼道,似乎,今兒個劉備不說出個所以然來,他是不罷休了。

“淮南袁術有稱帝之誌,雖稱帝失敗,但曾經獨霸一方,算得上英雄吧?”

——“敗軍之將,塚中枯骨!聽說壽春城敗後,臨死前,袁公路提及的是想喝一碗蜜漿,可惜…就連這個遺願都冇有滿足!嘔血三升而死!他算個屁的英雄!”

“那,河北袁紹?祖上四世三公,兵精糧足,虎踞千裡冀州,而且圖謀天下,他總算得上英雄吧?”

——“算個錘子!袁紹十倍於公孫瓚的兵馬,卻連個幽州都攻不下來,幾日前還大敗而歸,如此彆說英雄,狗熊他都不配!”

“那…還有一人,名列當世八俊!威震荊襄九郡,他…算得上一個英雄吧?”

——“哈哈,劉表座談客爾,有名無實,離英雄還差的遠呢…”

“那益州劉璋?無雙呂布?幽州公孫瓚…他們總算是英雄吧?”

——“或有勇無謀,或知人不善任,或膽小如鼠,他們算不得英雄?”

“那…還有江東領袖孫伯符,他繼承父誌,橫掃江東六郡七十二縣,有萬夫不當之勇,為萬人敬仰,他一定能稱得上是英雄了?”

劉備提及孫策孫伯符,曹操像是驟然想起了什麼。

他招呼劉備把耳朵湊過來,笑吟吟的說道。

——“玄德啊,我告訴你個秘密,這萬夫不當的孫伯符就快要變成一個廢人了?這是陸司徒告訴我的,很快…很快…哈哈…他以前是不是英雄?我曹操不知道,可以後,他便是自稱狗熊的資格都冇有了!”

這…

聽到這兒,劉備猛然頓了一下。

孫伯符就要變成一個廢人了?

這話,誰信哪?

可偏偏,曹操說的明白,這是陸羽預測的,這個…神乎其神的傢夥,他似乎還從未預測失敗過。

咳咳…

輕咳一聲,劉備收斂起心情,繼續道:“那…關中韓遂、馬騰等軍閥呢?”

——“玄德豈不聞,陸司徒舉薦鐘繇帶百騎赴關中,‘勸君遣使入許都’,韓遂、馬騰已經將他們的兒子送到我這裡,他們在我眼裡就是昏昏利徒,碌碌小人,何足掛齒?算不得英雄!”

這…

劉備懵逼了,他把天下的諸侯就快說了個遍兒了,還有誰呀?就你曹操了唄?

想裝逼,你就直說唄?

這麼含蓄乾嘛?

來…請開始你的表演!

當即,劉備搖了搖頭。“在下實在不知?該有誰稱得上英雄了?”

恰恰言及此處之時,劉備眼珠子一轉。

他驟然想到了什麼。

饒有興致的又補上一句。“曹司空覺得隱麟算是英雄麼?”

這是一語雙關…

陸羽是隱麟這訊息,幾乎已經成為了整個大漢公開的秘密。

索性,劉備就點破…

就問問,在你曹操心目中,隱麟算不算英雄?

當然…

這一問,劉備亦藏著深意呢。

曹操的問題是當今諸侯中,誰可以算作英雄?

若然曹操說隱麟算,那…不論如今的陸羽地位如何,曹操始終把他當做一號“諸侯”對待,是諸侯,那便是威脅!

這也更符合曹操那生性多疑的性格。

劉備也更願意相信這點!

現在不動隱麟,隻是為了榨取隱麟更多的價值。

若然曹操說不算,那…足以見證曹操對陸羽的放心、安心…這兩人勠力同心,這纔是讓劉備最擔心的!

誠然…

這青梅煮酒,曹操在試探劉備!

劉備何曾又不是在試探曹操呢?

那麼問題來了…

——隱麟?算不算是一個英雄呢?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