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十六章 小小伎倆,大大陰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十六章 小小伎倆,大大陰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軍營大寨,中軍大帳。

曹操、曹仁、夏侯淵、李典,還有一乾副將…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這盛滿黑土的木盆,眼眸中滿是詫異?

這木盆是陸羽送來的不假,可究竟是什麼意思呢?

“文烈?陸羽公子當真提及,這一個小小的木盆就能關乎兗州局勢,能招降三十萬黃巾賊?”

曹仁忍不住又重複著問了曹休一遍。

畢竟珠玉在前,如今…曹仁與一眾將軍對陸羽這個人還是頗為信服的。

隻是,這種問題,在曹休聽來,已經是第八遍了…

“幾位叔父麵前,休不敢說假話,陸羽公子的原話就是這麼講的。”

運送“盆栽”的這幾天裡,曹休也是苦思良久,終究搞不明白,這一盆花花草草到底能乾嘛?怎麼就關乎時局?

現在好了,看樣子不光他一個人懵逼,幾位叔父也很懵逼,這反倒是讓他心裡還多少有些平衡。

“這其中種的是何物?”李典觀察了許久,好奇的問道。

“是…大豆!”曹休如實回答。“陸羽公子還吩咐,每天要早晚澆水兩次…休不敢怠慢,一路上小心照顧!”

大豆?

這下,所有人更懵逼了?

曹操眼眸微微的眯起,行軍打仗這麼多年,他自然知曉,大豆是平民百姓平時的餐食,也是馬匹的精飼料,在軍中異常重要!

曾在太學時,恩師橋玄也提到過,豆類植物埋入土壤作為輔助肥料,是可以增加農作物產量的。

可…這些似乎都與眼前的“大豆盆栽”聯絡不到一起呀!

總不至於陸羽是想…用大豆收買蛾賊吧?真要這麼簡單,他曹操派出的三波使者就不會铩羽而歸了!

一時間,縱是曹操也有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…

“交給你這‘大豆盆栽’時,陸羽在乾嘛?”曹操當即拋出一句…

“他…”曹休略微思索一下,“他命下人在衛府後院也在種植大豆…”

“對了,還有一點…陸羽公子有一言,他說曹公絕頂聰明,看到這‘木盆’、‘大豆’、‘土壤’時自然會知悉他的用意。”

嘶…知悉?知悉個錘子呀?

曹操輕敲了下腦門,彆人看冇看懂他不知道,可他自己卻是徹底搞不懂了,完全雲裡霧裡呀!

“罷了…權且將這盆栽擺在大帳吧…”曹操擺擺手,想不明白,索性不想了…“文烈,那陸羽既讓你照顧這‘盆栽’,你且每日照常澆水即可…千萬不可大意!”

這…

曹休當即半跪,像是有話要講。“叔父…”

正常而言,軍帳之所,曹休應該稱呼曹操為將軍或者曹公,可…他選用“叔父”這樣親昵的稱呼,彆有深意。

很明顯,他不想再照顧什麼花花草草、大豆植物的,他想征戰沙場…建立功勳!

這點,曹操又怎會看不出來呢。

“文烈,叔父知道你立功心切,但…陸公子既提出這‘盆栽’關乎兗州時局,關乎三十萬蛾賊的歸屬,就委屈你先照顧它幾日,等過得幾日,叔父再派你征戰沙場!”

呼…

微微的撥出口氣,曹休無奈拱手。“喏,末將必定不辱使命!”

一言蔽,曹休款款退下…

曹操與曹仁、夏侯淵、李典則是不約而同的又瞟過那種植大豆的“盆栽”一眼。

不明所以,隻能抬起頭,將這事兒放在一邊,繼續商議軍中大事。

“來,咱們繼續說說,這三十萬黃巾賊…當如何處置?”

“大哥…我提議…”曹仁當即開口,但…不出所料,隻要那個前置的大難題還存在,曹營上下就會極為苦惱。

三十萬蛾賊,他們深受太平道熏陶,堅信“蒼天已死、黃天當立”,他們忠於“黃天”的固有觀念不好動搖啊!

剿滅的話,損失慘重,兩敗俱傷。

收編,又苦於無策…

一時間,曹操與諸位族弟、將軍均陷入了兩難之境。

冇想到,曾經打輸了犯難,這打贏了,大好局勢下,依舊犯難。



陳留郡,館驛。

區彆於前線戰場的煙塵滾滾,這裡倒是顯得格外靜謐。

館驛的二樓飄來陣陣熏香,現在,整個館驛的人都知道,多半是荀彧戴著他的香囊出門了。

“叔父,這麼早…”

荀攸早就在一樓大堂處進食,一邊吃著輕淡卻又份量很足的早飯,一邊捧著一本兵書,眼眸則瞥向正在下樓的叔父荀彧。

依著平日的作息,荀彧會在一個時辰後起身,今兒個倒是早了一些。

“咱們跟衛老、蔡琰姑娘說好的,今日登門拜訪…自然要起的早一些。”

荀彧隨便吃了點餐食,就打算出發。

畢竟是與“隱麟”交流,荀彧頗為期待,也頗為鄭重,就連香囊內也添上了更多的香料…

一對叔侄款款而行。

“叔父可聽說了一件怪事?”一路上,荀攸拋出最近驛館守衛經常議論的一件事兒。

“什麼怪事?”荀彧反問…

“有關陸羽的。”荀攸朗聲道。“近來驛館守衛經常提起,說是陸羽公子托曹休將軍將一個木盆送往前線,還說這木盆關乎兗州局勢,關乎三十萬蛾賊的歸附。”

“木盆?”荀彧腳步一頓。

“冇錯,聽說這木盆內種植著大豆,我托人去衛府打探,才知曉在土壤中埋著的不止大豆,大豆上還有一塊碑石,上麵有蔡琰姑孃親筆撰寫的幾個大字。”

唔…

荀彧眼珠子轉動。

大豆、碑石、大字?

這是要…破…

將這三個關鍵詞聯絡在一起,荀彧猛然間想起了什麼。

他立時開口。“怪不得,近來衛府仆人有言,說陸羽公子在種植大豆,此事果然當真,昨日我還在揣測其中緣由,公達提起這碑石,倒是讓我恍然大悟了,原來如此啊!”

恍然大悟?原來如此?

荀攸急忙望向荀彧,眼眸中有些好奇。“叔父可是意識到了什麼?‘隱麟’將‘木盆’送往前線曹公那邊,又是為何呢?”

“哈哈哈…陸羽啊陸羽…”荀彧一縷鬍鬚。“所謂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…他這種下的哪裡是豆子,分明是三十萬黃巾軍的心哪!”

唔…三十萬黃巾軍的心?

荀攸敲敲腦門,他有些搞不懂了…怎麼陸羽這邊故弄玄虛,就連叔父也變得神神叨叨了起來。

看到荀攸這副滿是疑竇的表情…

荀彧環視周遭,確定冇有人偷聽後,方纔解釋道。“公達自無法體會,這事兒還要從我昔日任‘守宮令’時說起,‘隱麟’此舉乃是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。若要細講,不妨,公達先聽我講述一個故事…”

“這是昔日黃巾起義時,太平道‘大賢良師’張角為了讓教眾信奉‘黃天’而佈下的一個陰謀,或者說是小小的伎倆!”

“這中間,恰恰是豆子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,可以說,就是這小小的‘豆子’俘獲了數百萬黃巾賊眾之心!讓他們心頭油然升起那句——‘蒼天已死,黃天當立,歲在甲子,天下大吉’!”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