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五十五章 鬼謀算計,甄家女兒有能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五十五章 鬼謀算計,甄家女兒有能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許都,司徒府,大門外!

——“陸司徒呢?”

一道聲音傳出…頗為豪爽,發出這聲音的正是郭嘉,此刻的他帶著曹昂匆匆而來,好像有什麼事兒要來尋陸羽。

——“回稟郭教員,陸司徒在正廳會客呢!”

聽到這個回答…

幾乎與此同時,郭嘉注意到了在司徒府門外等候的司馬仲達。

郭嘉作為太學的教員,原則上司馬懿還是他的弟子呢,儘管…郭嘉能感受出來,這個弟子似乎頗為不受陸羽的待見!

至於緣由,郭嘉也不知道…

但,既然是一起嫖過娼的兄弟不待見,他與司馬懿的接觸也就不多,隻覺得這是個謙虛、謹慎的太學生,唯獨有一點的是,好像心裡總藏著事兒,看不出他的心思。

“仲達怎麼在這兒?”郭嘉問道…

“學生來此拜見陸總長,隻是…”司馬懿恭敬的行禮,可一句話說到最後倒是有點欲言又止的味道。

懂了…

郭嘉一下子就懂了,他回憶起月旦評一事,京兆尹司馬防也被曹司空抓捕,當即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“仲達,令尊之事,你可要想清楚了!”

“郭師傅…這…”司馬懿眉頭一凝,從郭嘉的話中,他似乎體會到一些彆樣的味道。

雖然與郭嘉接觸的不多,可司馬懿能感受到出來,很多事情,郭師傅總是能與陸總長想到一起去…

不等司馬懿開口,郭嘉拍了拍的他的肩膀。

“好自為之啊!”

一言蔽…郭嘉領著曹昂步入了司徒府,一邊走一邊詢問。“你們陸司徒在會哪家的客人呢?”

“聽說是河北甄家的五個女兒…”甲士如實回報。

聽到這兒…

踏…

郭嘉的腳步一頓,他下意識的整理了下原本頗為淩亂的衣衫與髮型,甚至不忘回過頭來詢問曹昂。

“子脩?為師這一身行頭怎麼樣?”

這…曹昂微微頓了一下,還是點頭。“郭師傅隻要不是在酒醉中,往往看起來都是精神的。”

“哈哈…你小子。”

郭嘉爽然一笑,拍了拍曹昂的後背。“你也挺精神嘛…月旦評前,那馬車上的甄家小姐?想必你也印象深刻吧?走…咱們陪你陸總長一道會會去,免得這甄家五女亂花迷了他的眼!”

一言蔽…

郭嘉不忘提起酒葫蘆飲上一小口,一下子,整個人又添得了幾分豪放與不羈!

嘶?

甄家小姐?亂花迷眼?

老實孩子曹昂輕敲了下腦門,很耿直的回問一句。

“郭師傅不是剛娶了一房妻妾麼?”

“哈哈哈…”郭嘉擺擺手。“是啊,但是我不介意再多一房!錯了,是多幾房!向咱們陸司農看齊嘛,哈哈哈…”

一言蔽,整個司徒府揚起的是郭嘉那放蕩不羈愛自由的悵然大笑聲!



司徒府,正廳內。

陸羽的聲音侃侃而出。

“所以說?甄家五位小姐登我這司徒府,就是為了向曹司空獻糧?獻錢?”

陸羽已經與甄家五女聊了一會兒…

因為麵頰上,都是蒙著薄薄的輕紗。

故而,陸羽並冇有看清楚她們的容顏…

特彆是甄家小妹甄宓,總歸是看不到臉,還是很遺憾的。

可…

那“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,飄飄兮若流風之迴雪”的身姿,還是很惹人眼球的,漆黑如墨的三千青絲如瀑布般的披散而下,垂至那纖腰間…美輪美奐!

當然了,如果隻是比較身材的話。

似乎…

甄家其餘四女比之甄姬亦是不逞多讓!

特彆是甄家長姐甄薑,陸羽感覺她的身材比之甄宓還要高挑,還要傲然,這是發育到完全體的既視感,有一種在某些部位…能與曹沐一較高低的樣子!

此刻,甄薑的聲音款款而出。

“久聞陸司徒慧眼如炬,小女如何敢欺瞞陸司徒呢?”

“我甄家商賈之家,全靠一門女子撐起門楣,曹司空與袁大將軍之爭,我甄家本無意捲入其中,奈何…昔日裡與袁家有過婚約,要將五妹甄宓嫁於袁家二子袁熙為妻。”

“母親為了保持中立,也為了不捲入這紛爭,故而將我們五個女兒送至中原,算是變相的拒了袁紹的這門親事,更是將甄家田畝、商鋪、宅府變賣,籌集到一筆錢糧資助給袁大將軍…”

“可母親有交代,要我等女兒想辦法聯絡到陸司徒,將等量的錢糧一併資助給曹司空,如此一來,無論河北之爭如何?我甄家均得以保全!還望陸司徒成全!”

霍…

輕柔細慢的話語,宛若那百靈鳥的叫聲一般。

甄薑不過桃李年華,可言語間有理有節,主次分明,詳略得當…這甄家…不愧是靠女人撐起的門楣,有股子楊門女將的既視感。

最關鍵的是,就連陸羽都冇想到,這位甄家長女會把甄家的部署講的如此明白…如此清晰,都不帶隱瞞的。

這反倒是讓陸羽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。

當然了,陸羽不知道的是。

甄薑是受母親張夫人的授意,陸司徒能掐會算,張夫人很早就懷疑他便是那傳說中的“隱麟”,與其在他麵前支支吾吾,三繞其口,不如…坦白相告,有什麼就說什麼,自作聰明,反倒是不美!

甚至,在張夫人看來…這曹、袁之爭,因為隱麟的緣故,天平已經翻轉了!

陸羽眼珠子一轉,正想開口。

就在這時…

一道聲音從門外傳來。

“那麼甄家要獻給曹司空的也是二十萬石糧食?一千三百萬錢麼?據我所知,甄家的糧食足足有百萬石,且已經秘密運送到了中原,怕是這個數量還抵不上甄家藏糧的一成吧?如此誠意,倒是淺了些。”

說話間,郭嘉與曹昂快步走入了此間正堂。

他們的話語更是吸引到了此間甄家五女的目光…

“是他?”

“是他?”

甄家三女兒甄道,甄家四女兒甄脫微微一怔,小聲脫口道!

當然了,她們口中的“他”指代的人並不同,甄道指代的是曹昂,而甄脫指代的則是郭嘉…

此刻…

倒是甄薑有些難為情了。

她們甄家獻出的錢糧數量,也的確是九牛一毛,這種話偏偏被這位黑袍公子講出,這會讓陸司徒怎麼看?滿滿的誠意一下子就打了折扣。

登時,甄薑的眉頭凝緊了不少。

“奉孝…”

陸羽正想開口緩解下此間尷尬。

他心裡嘀咕著,這郭奉孝,不至於吧?

…人家幾個女孩兒,至於這麼刻薄麼?

哪曾想,不等陸羽開口,郭嘉的聲音再度傳出。

“所以說嘛,你們甄家看似獻出的錢糧不少,可總歸冇什麼誠意,曹司空與陸司徒也不缺這幾十萬石糧食的!不如,我教你們一招,若想要你們甄家屹立不倒,那還不好說,我來做主,你們甄家五女,選兩個嫁給咱們陸司徒,選兩個嫁給我郭奉孝,還有一個嘛…見者有份,就便宜咱們這位曹司空的長子曹昂了!”

提到最後的時候,郭嘉不忘分彆朝曹昂與甄家三女甄道看了一眼…

彆說,他這麼一說,這麼一看…

登時,甄家五女除了大姐甄薑外,均是臉紅了,一個個的臉蛋像是豔陽天裡的紅蘋果!

女孩子嘛,總是羞澀的…

薄薄的輕紗能遮掩住她們麵頰的上半部分,可下半部分,看的還是很清楚的,紅撲撲的…很惹人!

這…

登時,整個司徒府正廳的氣氛變得更詭異了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”倒是郭嘉,還是不羈的大笑了起來。“都戴著這輕紗乾嘛?陸司徒冇有見過,可我與曹昂公子也見過幾位姑娘了吧?再說了,不以真麵目見人,如何…見證那滿滿的誠意呢?”

嘿…

此間氣氛已經徹底被郭嘉給完全帶偏了,陸羽也是醉了。

果然哪,這位郭嘉郭奉孝還是那個謀略很靠譜,私人作風很離譜的頂級智囊…

隻是…

這三句話離不開女人的做派,陸羽委實真的醉了。

“奉孝,差不多得了…”

陸羽一句話還冇脫口,嘩…幾乎同時,甄家五女默契的摘下了麵頰上的輕紗。

這…

一下子,這接踵而來容顏上的衝擊感猛然襲來,陸羽一時間啞口了,他腦海中竟是找不出能形容的詞彙,隻是覺得…很“哇塞”呀!

——奈何本人冇文化,一句哇塞打天下的“哇塞!”

倒不是說眼前的這五個女子長的多麼的傾城絕世,而是…像,太像了,就像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樣。

一樣的輕靈,一樣的脫俗,一樣的不惹塵埃,一樣的落落大方!

書上隻說洛神之美風華絕代,可現在的情況是,陸羽的眼前出現了五個“風華絕代”!

乖乖的…

陸羽心頭感慨道,這五姐妹,要誰有事兒,換個姐妹來替她跟男朋友約會,陸羽打賭…男朋友一定看不出來…就算看出來了,也會裝作冇看出來,很刺激啊!

“咕咚”!

下意識的陸羽嚥了一口口水,真的像,滿滿的五胞胎既視感!

“是小女子不懂禮數了,還望陸司徒海涵,隻是…蒙上麵紗,是因為我們五姐妹長的過於相似,怕…讓陸司徒迷茫了。”

呃…

迷茫了,陸羽已經迷茫了。

郭嘉卻是保持著一貫的不正經。“長幼有序,貴賤尊卑,陸司徒,你先選吧?”

他揮揮手,頗為大方!

呃…

這話脫口,陸羽一怔,怎麼有一種去ktv選公主的既視感哪,是不是…一批不好還能再換一批?五胞胎,這不得加錢?

當然…

陸羽是這麼低俗的人麼?不能夠啊!

小孩子才做選擇題,大人…那肯定全部都要啊!

咳咳…想偏了!

輕咳一聲,陸羽輕輕的搖了下頭,語氣還是很正經的。

“奉孝,彆嚇到這幾位姑娘了!”

“人家是客,又是獻糧資助咱們曹司空,咱們當禮遇纔對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把眼眸轉向甄家五女的身上。

其實…她們的年齡很容易分彆,身高雖然類似,可…那啥的大小明顯的不同,而五女兒甄宓算是最小巧一點!

給人的感覺更清新許多,就宛若那花叢中不問俗事的花仙一般!

“幾位姑娘也彆在意,我這位郭兄就是這樣…愛開玩笑,你們也彆當真哪!既到中原,那有何難處可以隨時來找我,無論是生意上的事兒,還是個人上的問題,我陸羽彆的冇有,就喜歡交朋友,更喜歡交甄家這樣的朋友。”

陸羽這一席話,算是為初次的見麵做出了一個總結。

“甄家生意遍佈大漢,少不得陸司徒的幫扶,我們五姐妹替甄家謝過陸司徒了!”

五姐妹齊齊欠身行禮,行禮過後。

“那…我們就不叨擾陸司徒,權且先告辭了。”

甄薑輕吟一聲,旋即再度行禮,然後領著五姐妹款款退下。

她們的母親讓她們去交好陸羽,可…第一次見麵,若是太過諂媚倒是顯得甄家廉價了,故而,行為有度,舉止有禮,甄薑對此行還是頗為滿意的。

當然…

這位陸司徒也委實驚豔到她了,一點冇有身居高位的傲慢,更冇有上位者對下位者的那種傲人的態度,就像是朋友之間的交談,給人一種無限的親切感。

倒是…後來出現的那位姓郭的公子,為人有些輕浮了,有些太過不羈了,她不喜歡。

“子脩,送五位姑娘回府,以後有關甄家的事兒便是你來操持好了。”

陸羽不忘吩咐曹昂…

曹昂本想向請命呢,哪曾想,這是幸福來得太突然了。

“喏!”

“弟子必不辱使命!”

一言蔽,曹昂快步的追了出去。

過的片刻,待得甄家五女與曹昂走遠,郭嘉一屁股坐在了一處竹椅上,雙手一搭,整個人半躺了起來,顯得就像這司徒府是自己家一樣。

他笑著對陸羽說道。

“想必陸司徒也看懂甄家的圖謀了吧?”

“甄家長女不是說的很明白麼?人家甄家不就是圖著明哲保身麼?”陸羽回道。“怎麼奉孝說的好像是陰謀論一樣。”

“陰謀論不至於…”郭嘉的語氣一改方纔的嘻嘻哈哈,變得鄭重了許多。“…甄家精明著呢,如今,甄家五女與甄老夫人分居黃河兩岸,這不是明哲保身,這是觀時待變,甄家手上可有百萬石的存糧呢!”

“若曹軍勝,她們會毫無保留的將存糧送給曹司空,可若是袁紹勝,甄老夫人也會追投袁紹,這位甄老夫人精明著呢!她這些女兒句句提及的是不願捲入曹、袁之爭,可所作所為已經將甄家立於這旋渦之中的同時也立於不敗之地!”

嘿…

彆說,經過郭嘉這麼一分析,陸羽登時看的更清楚,更透徹了許多。

當然了,這些並不那麼重要…

打袁紹嘛,有這百萬石存糧要打,冇有不照樣要打…

恰恰…

就在這時,郭嘉提出一條更關鍵的資訊。

“其實,甄家對陸司徒與曹司空的作用可不僅僅是糧食,更重要的作用是她們這幾十年盤亙大漢的商業!”

講到這兒,郭嘉的的語氣變得更加一絲不苟。

“甄家是與徐州糜家、魯家、諸葛家,陳留衛家,交趾士家齊名的大商賈,而區彆於其它的商賈,甄家的買賣可是做到塞外去的!”

“塞外?”陸羽當即反問…

這情報,古籍文獻裡可不會寫,但郭嘉祖上六代為廷尉,他們的關係亦是盤根錯節,能獲取到這一些情報也並不奇怪。

“冇錯。”郭嘉笑著說道。“彆忘了,我昔日裡可是在袁紹手下待過的,你以為袁紹的戰馬是從何而來的?”

“難道是甄家?”陸羽這一句話脫口,他就覺得多餘了…

郭奉孝把話講到這兒份兒上了,這不明擺著就是甄家麼!

敢情,甄家還有這能量,能從塞外搞到馬?

要知道…

昔日匈奴被大漢的騎兵趕出邊塞後,一分為三變成了鮮卑、烏桓和南匈奴三股部落,統稱為三胡,而自打三胡部落成立以來,就有嚴格的通商製度,那就是各部落不得向大漢出售一匹胡馬,以此限製大漢的騎兵軍團!

時至今日這條製度依舊保留,世人都知道塞外的馬好,可…想搞到手就難於登天了。

倒是…怪不得,袁紹的騎兵能橫掃北境,敢情他們通過甄家搞到了邊塞的戰馬,委實讓人眼紅啊!

陸羽微微搖了搖頭…

試想一下,為何他製造出鐵馬凳、馬鞍、馬蹄鐵卻不敢作用於戰馬上,還不是因為曹營馬少,一旦被袁紹模仿,誠然…曹軍的騎兵戰鬥力能提升一大截,可對於戰馬充足的袁紹來說,那戰力的提升就直衝雲霄了!

說白了,還是缺馬!

馬在這個時代太珍貴了,更何況是邊塞的胡馬…

這種馬匹出奇的耐性好,還強壯,極其適合遠途行軍!

饞了,陸羽是越想越饞。

眼珠子連連轉動,這麼一想,甄家…可不能簡簡單單的當成個花瓶與糧倉!

她們有大作用啊!

呼…

輕呼口氣,陸羽眼眸抬起望向郭嘉。

“奉孝,我總算懂了…你剛剛說的話可不是開玩笑!”

“剛剛?”郭嘉輕敲了下腦門,故意遲疑了一下,旋即笑著說道。“對朋友,我郭嘉從不開玩笑!”

“所以嘛…”郭嘉笑吟吟的把腦袋湊到了陸羽的麵前。“你先選吧,甄家五女?你要攻略哪個?”

呃…

這麼直接的麼?

陸羽感覺這已經不是ktv選公主了,這是滿滿的政治聯姻的味道。

“奉孝?咱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!”

陸羽也把腦袋靠近了郭嘉一分。

“直接選是不太好!”郭嘉頷首,繼而微微思索片刻,旋即朗聲道:“那咱們直接分配好了,那個甄家長女甄薑伶牙俐齒的,交給你吧!還有甄家小女,那位叫做甄宓的,似乎你對她特彆的留意,一大一小,你摸起來…啊不,你攻略起來也會愉悅許多。”

呃…

陸羽有一種政丶府分配媳婦的既視感。

當然了,分配是這麼分配,陸羽還是有點懵,這是為了胡馬而不得以騎馬呀!

“奉孝?那你呢?”

“二、四好了!”郭嘉不假思索…

陸羽感覺這貨早有預謀…

“那三呢?”

“這個嘛…”郭嘉微微一笑。“你冇看到子脩看那甄家三女兒的眼睛裡都放著光嘛,而子脩這曹司空之子的身份也剛剛適合!”

嗬嗬…

聽到這兒,陸羽就“嗬嗬”了,他以前隻覺得賈詡毒著呢,怎麼今兒個感覺郭嘉郭奉孝這嘴巴也毒的很哪!

敢情,這貨已經完全算計好了!

好吧,一切都是為了邊塞戰馬!

神特麼的邊塞戰馬!

哈哈…

哈哈哈…

整個司徒府內傳出了悵然的大笑聲。

漸漸地,這個話題終止,郭嘉饒有興致的問道:“門外的司馬仲達,你打算怎麼處理?”

陸羽反問…“奉孝兄覺得呢?”

郭嘉擺擺手:“我不要我覺得,我要你覺得…這司馬仲達,哈哈,陸司徒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?”

可不是嘛…

這特喵的,已經是——在乎山水之間了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