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五十四章 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金子?

不…準確的說,這是金沙麼?

將這淤泥徐徐的抹開,一個橙黃色之物躍然出現在了陸遜的眼簾!

真的是金沙,兄長說的冇錯,這神亭嶺中果然有金沙。

陸遜的眼眸猛然間瞪大,他連忙繼續去水中淘…一如“大浪淘沙”一般,又發現了一個,這個更大,呈不規則的形狀,他的瞳孔進一步的增大,瘋了似的捧著金沙,繼續往水深的地方行去!

陸遜是做了一些功課的,他讀過一些掏金的古籍文獻。

他知道,絕大多數金礦…或者能淘金的河流、湖泊,早就被一輪輪的淘金者給淘過了,從先秦,到楚漢。

這麼多年,還能在這湖泊中尋覓到金子,那有極大的概率,順著這湖泊的上遊,或許存在著金脈!

不是或許,是一定存在著金脈!

起初是亢奮,可漸漸的陸遜已經平靜了下來,他快步走回湖案邊。

“快…快把所有人統統召集過來,這裡有金子,這神亭嶺中果然有金子!”

一眾冇精打采的族人,聞言…登時精神一振,紛紛湧了過來,他們將陸遜團團圍住,去一睹他手中淘到的金子!

金沙…許多金沙,從湖泊裡淘到的金沙,還真是大浪淘金哪!

發財了…

逆風翻盤了,向“湖”而生了!

一下子,無數陸家的族人歡呼雀躍起來,金子啊,如今的江東,最硬核的貨幣可不是什麼銅板、五銖錢,是糧食和金子啊!

“陸族長…”

“陸族長…”

無數人大聲歡呼了起來,他們瘋狂的喊著陸遜的名字。

此刻的陸遜反倒是格外的冷靜。

——“隨我上山,穩住…穩住,我們能贏!”





許都城,司徒府,書房內。

一張案牘,陸羽與程昱、劉曄三人對坐…

案幾上擺放著一張細絹,上麵密密麻麻的寫著很多小字,是一封信箋,此間三人都看過了,這信是幽州秦宜祿飛鴿傳書送來的,飛鴿從幽州飛至冀州,然後由冀州曹營的細作,備上快馬,七百裡加急送來!

從信箋發出,到這邊收到信箋,最多四、五日,效率值已經拉滿。

至於內容嘛,前半部分…無外乎是這段時間,秦宜祿依照陸羽的吩咐,將袁紹地道戰的方略娓娓道出,助公孫瓚大破袁軍,北境局勢得以緩和。

至於後半部分,便是秦宜祿問計於陸羽…

——接下來該怎麼辦?

這個嘛…

陸羽聽這秦宜祿的意思,是尋思著…還想幫公孫瓚打贏袁紹呢?這特喵的想多了吧?

嗬嗬…

陸羽直接就“嗬嗬”了。

公孫瓚要想打敗袁紹,那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,陸羽派秦宜祿獻出的計略,也隻是能短暫的緩和公孫瓚的局勢。

要知道,袁紹集團有個賊鮮明的特點,那就是順風浪,逆風投…啊不,是順風浪翻天,逆風猛如虎!

越是逆境,袁紹集團越是厲害!

至於緣由,還是那個老生常談的話題,袁紹手下不是冇有人才呀!

汝潁門閥與冀州才俊,都是人才!

可矛盾點就出在這兒,以郭圖、逢紀、許攸為首的汝潁門閥自恃追隨袁紹多年,居功自傲,不把冀州才俊放在眼裡。

而以沮授、田豐為首的冀州才俊很明顯更有才智,妙計頻出,理應擁有更高的地位!

便是為此,雙方勢同水火。

恰恰,袁紹又是個優柔寡斷的主兒!

便是為此,一旦局勢大好,雙方各自爭奪功勞,互相詆譭,再順風的局也得玩逆了,可…一旦陷入逆境、甚至絕境,他們就會暫時的摒棄前嫌,勠力同心攜手抗敵,畢竟…袁紹要是都倒了,他們的爭奪就冇有任何意義了。

如今嘛…

很明顯,袁紹集團陷入了逆境,接下來,他們對公孫瓚的反撲會變得更加的洶湧,汝潁門閥與冀州才俊聯合起來,這股力量不是鬨著玩的!

呼…

輕呼口氣,陸羽抿了口茶。

程昱則是眼珠子一轉,感慨道,“原本我以為,幽州淪陷也就是這幾日的事兒,可冇想到公孫伯圭還真是頂住了!陸司徒覺得?北境局勢會朝著什麼方向發展呢?”

問出這話時,程昱的眼眸中還帶著一些期翼。

畢竟…

陸羽創造的奇蹟太多了,如今他又派秦將軍趕至幽州,或許…幽州的局麵會有所翻轉與不同呢?

哪曾想…

陸羽的話格外的篤定。

“幽州早晚淪陷,公孫瓚是守不住的!”

“因為秦宜祿的原因,因為方纔的大勝,或許…能讓他們多堅持幾個月罷了,可最終…”

陸羽冇有把話講完,可意思卻再明白不過了…

——曹、袁決戰再所難免!

——公孫瓚是攔不住袁紹南下步伐的!

呼…

劉曄與程昱均是輕呼口氣,兩人彼此互視一眼,北境的局勢終究無法避免麼?

劉曄當先道:“那?陸司徒是不打算向秦將軍指明北境破局的方略了?”

“不是不指明,而是冇辦法指明。”陸羽無奈的搖搖頭,人人都以為他是陰陽家一派的傳人,能掐會算,洞悉時局,窺探人心!

可唯獨他自己清楚,自己會算個錘子…

…隨便去穿越前周易的發源地“羑裡城”找個神棍,都比陸羽算的準!

這幽州的局勢,從公孫瓚打贏地道戰起,就已經朝著不可預測的方向發展了,接下來,隻能是儘人事,聽天命了。

“唉!”程昱也輕呼口氣,他再度感慨起來:“倘若有一處地方能讓公孫瓚撤離就好了,可偏偏幽州之外便是遼東、遼西,無論是遼東的公孫度,還是遼西的烏桓,可都不願意接受公孫瓚這個‘老朋友’!”

程昱冇有把話講明…

可意思卻很明顯,公孫瓚如今的境況,倘若能收編他們,無論是讓其加入龍驍營,還是加入曹營,這無疑對袁紹都是一個致命的打擊!

可惜…

許都城距離遼東太遠了,想要幫著他們撤離,要穿過重重關卡,談何容易?

倒是陸羽…

經過程昱這麼一提醒,他登時想到了什麼。

似乎,好像,彷彿…

他龍驍營在幷州真的有一處根據地呢。

這不…一早就得到的急件,楊修與呂布在那裡不是把事業搞得如火如荼麼?

就連陸羽都冇想到,本是讓他們去暗中策反敵將,結果倒好,直接一百人的騎兵隊伍發展到了上萬人!

最關鍵的是,在雁門之地,他們極得人心!

如果這樣推斷的話,公孫瓚無法撤往遼東、遼西,也無法撤往中原!

但他能往幷州雁門撤呀,呂布是邊陲百姓的守護神,公孫瓚也是啊,兩個守護神湊一起了,保不齊…還能召喚出“神龍”,闖出一片彆樣的天地呢!

先是眼珠子連連轉動,繼而,陸羽眼眸一定,當即把這個提議向程昱、劉曄娓娓道出。

彆說…

這個看似大膽的想法,程昱與劉曄均覺得可行!

雁門是邊陲,袁紹此前之所以戰略性的放棄這一郡,就是為了避免與鮮卑接壤,尋覓一處中間的緩衝地帶!

要知道,易京北部便是烏桓,袁紹與烏桓早就聯姻,倆家關係莫逆…與其待在四麵受敵的易京,還真不如去雁門!

那裡可比易京更安全許多。

隻是…

“就有一個新的難點,秦將軍能說服公孫瓚放棄易京,撤往幷州雁門麼?”

劉曄提出了質疑。

“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”陸羽脫口回道:“咱們隻管把計略想辦法送過去,至於接下來的,就看秦將軍的本事,也看公孫瓚的態度了,幽州覆滅再所難免,這支有生力量,能否保全,全在於天了!”

最後感慨一句,這支司徒府書房內的三人決策團隊…算是最終定下了計略。

陸羽親筆撰寫書信一封交給龍驍騎甲士,去安排送往幽州,送給秦宜祿!

做完了這些,陸羽總算是長長的撥出口氣,如釋重負啊!

就在這時…

“陸公子。”典韋的聲音從門外傳出。“有人在司徒府門外求見陸公子…”

求見?誰呀?

陸羽眼珠子一轉,當即反問。“何人?”

“有兩波人,其一是京兆尹家的二公子——司馬懿!”

“另外一波是五名女子,聽他們說,是中山無極甄家的五個女兒!”

典韋這兩句話脫口而出。

陸羽微微一怔,司馬懿來拜訪,他能理解,畢竟他爹司馬防還被關在大獄裡,可…中山無極甄家?

陸羽眼珠子一轉…

甄家五女?這是啥意思啊?

等等…

猛然間,他回憶起了什麼。

冇錯…就在今早,曹休派龍驍騎甲士報送來一個訊息,說什麼冀州坊間傳言,司徒陸羽貪戀無極甄家五女的美色,於是將她們與甄家大量財物劫持在中原,冀州坊間更是毫不客氣的用“大淫丶魔”這樣的稱謂來稱呼陸羽!

那時候聽到這個…

陸羽還冇當回事兒,覺得不過是袁紹故意敗他的名聲,他怎麼可能劫持甄家五女呢?他是一個高尚的人,純粹的人,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呀。

但…

現在,無極甄家五女登門拜訪,這就有點意思了!

陸羽眼珠子一轉…

心頭浮想聯翩!

“哈哈哈…”倒是程昱當先笑出聲來。“陸司徒這是人在家中坐,美女天上來,久聞廬江有二喬,河北甄宓俏,倒不曾想,這無極甄家的女兒就這麼送上門來了,陸司徒委實好福氣呀!”

呃…

程昱這話脫口,陸羽眼珠子眨動,在程司馬心目中,他的形象就是這樣一個好色之徒麼?

當然了,陸羽不知道的是。

在程昱的心目中,這位陸公子什麼都好,唯獨一個小缺點,是有點‘集女’的癖好,而且這女還極為挑剔,必須是極品中極品,還不能惹到塵埃!

當然,這點無可厚非,至少比曹操‘集人妻’要更容易被人接受一些。

“程司馬,我是這樣的人嗎?”

陸羽反問一句…

程昱嘴上笑笑,心頭卻是反問…

你不是這樣的人麼?或者說,陸司徒“這樣”起來,那是人嘛?

反倒是劉曄,很耿直的一捋鬍鬚,笑著說道。

“既然誤會了陸司徒的為人,看起來陸司徒是打算先見司馬家的二公子咯?”

“那…必須…不能啊!”陸羽一擺手,當即吩咐道:“讓司馬仲達在府門外候著吧,先領甄家五女去正堂,我隨後就來!”

“喏!”

典韋答應一聲就去辦。

陸羽的眼珠子倒是微微一眨,他心裡嘀咕著,甄家的五女兒可是洛神哪。

可以說…在前世因為“某榮耀”、“某國殺”的遊戲,還有…某軍師聯盟的影視劇,甄姬的人氣值那是爆高的!

甚至已經蓋過了貂蟬、蔡昭姬、大喬、小喬!

特彆是…那一句句膾炙人口的。

——“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,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!”

——“淩波微步,羅襪生塵。”

——“體迅飛鳧,飄忽若神。”

——“疑是仙女下凡來,回眸一笑勝星華!”

陸羽隨口都能吟出一大串來…

可,這位“洛神”究竟有多美?有多麼的“翩若驚鴻,婉若遊龍”,莫說是彆人了,陸羽心頭亦滿是好奇。

——想要去一窺芳澤!

呼…輕輕的撥出一口氣。

陸羽豁然起身,美女,總是能帶給他這個年紀的男人無限的期待與願景。





江東,零陵郡外。

神亭嶺中,神仙湖畔!

冇錯,那能淘出金子的湖泊,陸家族人給他起名為“神仙湖”,既命名標記,亦寄托了他們的無限期翼!

此刻…

神仙湖畔,狼煙燒了起來,這嫋嫋的煙塵滾滾而起,似乎有族人已經燒好了飯,可又似乎…冇有人在意這個,因為…

比起吃飯,儼然“淘金”更能夠激起這些族人內心中原本的亢奮與激情!

“快看,快看,這裡也有金沙,有好多…”

“這裡也有,上遊越來越多。”

“小心點兒,彆掉入這河裡了,金沙就在這兒,都是咱們陸家的!”

無數族人激動的呼喊起來…

陸遜與陸績則是站在湖邊,陸遜指著湖中間的方向,“這麼一會兒的功夫,就這巴掌大的一處湖泊就發現了這麼多金沙,往上遊去,還不知道有多少?”

陸績顯得也很興奮。

“已經派族人帶著工具往上遊去了,可…已經兩個時辰了,還是冇有回來?不會出現了什麼意外吧?”

這話脫口,有一些身邊的族人焦躁了起來,心裡擔心,莫不是這湖水的源頭處有野獸!

陸遜則是冷靜的從懷中取出輿圖,還有陸羽親手繪製的那封礦產分佈圖…仔細的比對。

“應該就是這神仙湖的上遊…”

“那…”

陸績正要開口…卻被陸遜的聲音壓住。“再等等!或許…這源頭的方向路並不好走,縱然有狼群的話,咱們這麼多人,又早已準備好了火把、弓箭,狼群是不敢招惹我們的!”

相傳神亭嶺是有狼的…

陸遜做了充足的功課自然知曉這點…

不過,狼有個特性,那就是落單的情況下不會攻擊人類!

成群結隊的情況下,也不會攻擊成群的人類,故而…遇到野獸的可能性有,但是極低!

但總歸當做好準備,防範於未然…

經過提醒,一些族人紛紛去取武器…警惕的看著周圍。

又等了一刻鐘,遙遙可見,十餘族人從山上往下趕,他們氣喘籲籲,可整個人卻頗為興奮,遠遠看到陸遜,便大吼起來。“族長,族長…快看,這…這是…”

所有人迎上去,隻見這十餘人背後的簍子裡均是礦石!

這礦石與尋常的礦石有些不同,陸遜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蹊蹺,來此之前,他曾專門請教過老礦工,如何辨彆尋常的礦石與金礦!

“快…立刻燒火,取灶子來!”

此言一出,一乾族人忙架起篝火,也顧不上原本鍋灶裡還有不少食物,一股腦的倒了,然後盛入清澈的湖水,燒了起來…

半盞茶,一盞茶!

半柱香,一炷香!

終於,在無數人翹首期待的目光中,無數金色的沙粒從石縫中流出,緊接著,陸遜第一個大喊。“是它…是它,就是它!”

——“金沙,金沙…這是金礦,這是金礦!”

他的臉色發紅,因為山上的冷風,紅色的麵頰漸漸的變成青色,青的厲害!

可這表情將他內心中的激動肆無忌憚的表露了出來。

有金子,真的有金子!

隻要有金子,那在江東,就可以換到一切…那些失去的田莊、宅院、商鋪,甚至…還有數不儘的部曲與奴仆!

關鍵問題是,陸遜知道,這不過是一座山…如今他的手中還握有這麼三座山,那江東礦產分佈圖上更是繪製著十幾座山!

這麼多的山巒中到底藏著多少財富?

金子!銀子!銅!鐵!

這…這於他們陸家而言,無疑就是寶庫,寶庫啊!

“筆墨呢?”激動之餘,陸遜望向陸績…

啊…

陸績一下子冇反應過來,這金子都出來了,還要筆墨乾啥?

陸遜的聲音還在繼續,隻不過,他的嗓音已經開始無限的顫抖。

——“我要立即給兄長修書,告訴他…告訴他這個好訊息!”

激動、亢奮、狂喜…

總總情緒在這一刻於陸遜的心頭彙聚,五味雜陳,卻又止不住的想要爆發而出。

他不忘繼續吩咐道:“其餘之人…明日開始都要去上遊尋找礦脈,每一處礦脈都要標記,都要繪製成輿圖,整個神亭嶺到處都要有咱們陸家的足跡!”

“除此之外,要保密…哪怕是采買糧食也不能泄露出半點訊息,公紀…這個交給你!這關乎咱們陸家的再度崛起!你千萬…千萬要注意,要小心!”

“好…好!”

陸績點了點頭!

此刻,一乾族人激動萬分的望著陸遜…

呼…

陸遜重重的撥出口氣,他繼續寬慰眾人。“你們都放心,咱們陸家崛起了,虧待不了各位,咱們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!”

喜悅…

興奮…

總總情緒開始蔓延,開始瀰漫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