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五十章 孤當以霸道開天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五十章 孤當以霸道開天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雀鶯轉啼的午後,陽光灑在了靜謐的庭院內。

那金字鑲邊的“司空府”三個字格外的醒目,如今,這座位於皇城西側的宅府,從其中傳出的任何一道命令,都牽動著整個許都,乃至大漢人心。

醒掌天下權,這屋子的主人此刻手中握著的何止是百人?千人的性命!整箇中原的生殺予奪,均繫於其一念之間。

可…

偏偏,如此肅穆、森然的宅府內,一間書房中。

曹操正與賈詡在對弈。

如今這個時節頗為敏感,戲誌才、荀攸、荀彧均是潁川士人。

如今,潁川名士的首領人物荀彧荀令君的站隊並不明朗,故而…曹操能商量的唯獨這位羽兒交口稱讚的新晉“謀主”——賈詡賈文和。

對弈之間,許褚不時來通傳。

——“稟報曹司空,陸司徒與荀令君除死了董承、王子服、吳碩等人,此後,荀令君便把自己關在尚書檯,不再見客!”

“知道了!”

曹操答應一聲,眼眸中難掩一抹失望的神色。

他將第一枚黑子擺放在棋盤上“天元”的位置,棋如心境,如今的他…蕭牆之禍已除,接下來…他要雄踞整個棋盤!

賈詡略微遲疑了一下,還是把白子落在了一角,做出偏安一隅的姿態,兩人間的格局倒是一目瞭然。

許褚的聲音卻是接著傳來。

——“孔融帶著幾個老臣都上書替司馬防鳴冤。”

“這個不奇怪。”曹操感慨道:“在咱們大漢頂級的門閥氏族中,除了汝南袁氏,弘農楊氏,就當屬河內司馬氏,這司馬一家門生故吏遍佈天下,有人替他們鳴冤意料之中。”

這話脫口,曹操又落了一子。

賈詡擲出白子,連帶著好奇的問道。“曹司空覺得司馬防與董承有牽連麼?”

“牽連,嗬嗬。”曹操冷笑:“司馬防是什麼人?我曹操年少時,還是他舉薦,才擔任了洛陽北部尉,說起來,他是我的恩人哪!可即便是我曹操昔日的恩人,可今日他與董承之間的關係又豈止是牽連這麼簡單?”

“月旦評風評台下都能佈下埋伏?他司馬防如何能脫了乾係?這樣的人,寧可錯殺,不能錯放!”

曹操的語氣是冷冽,可眼神中卻是在閃爍!

看到曹操的眼神,賈詡眼珠子一轉。

“那曹司空緣何獨放了司馬仲達一人呢?斬草不除根,這似乎不是曹司空一貫的作風?”

“哈哈…”聽到這兒,曹操爽然的笑出聲來,他意味深長的望向賈詡,饒有興致的問道:“文和不知道麼?”

“老臣該知道麼?”賈詡的回答也像是話中有話。

這一對主公與謀士就像是在打啞謎!

曹操拍了拍這個裝糊塗老傢夥的肩膀。“文和呀,你要不知道,纔出奇呢?”

這…

賈詡眼珠子一定,原本他是真不知道,可曹操如此表情,如此語態下,不知道也變成知道了。

“是因為…”

賈詡一句話開了個頭,卻是把眼眸望向許褚。

曹操伸手示意到。“羽兒的身份仲康也是知道的,文和無需瞞著他,但說無妨!”

聽到這兒,賈詡深深的望了一眼許褚…

陸羽的身世知道的人不會太多,可許褚知道,那便說明…這位“虎癡”與曹操的情分不止是主仆這麼簡單呀!

“哈哈…”

淺笑一聲,賈詡如實道:“是因為曹司空要留給長公子這道仁義吧?”

講到這兒,賈詡頓了一下。“曹司空心如明鏡啊,一統天下需要的是霸道,可治理天下少不得仁義呀!”

這話脫口…曹操眼珠子一定。

舒服呀!

他就喜歡和聰明人講話,他心裡想的全被賈詡講出來了…

一統天下,肅清蕭牆之內,他曹操可以“寧我負人,毋人負我”,可以以“霸道”建立起霸業,可…霸業的延續,卻在於文治,在於仁德!

總結起來,便是——吾兒可文治仁德延續基業萬年,孤卻當以霸道開創此天下!

賈詡這話一針見血的點明,曹操與陸羽任務的不同,此間對待這些漢臣的態度,也不儘相同!

“哈哈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曹操再度拍了拍賈詡的肩膀。

“賈文和呀,羽兒說你毒著呢!可我看起來,你是透徹著呢,哈哈!”

一言蔽…

曹操正打算落子,繼續下棋。

卻在這時。

“大哥,大哥…”

曹仁匆匆趕了過來…

看到曹仁,曹操抬起眼眸。“可是校事府那邊打聽到了什麼?”

“算是吧。”曹仁不知道從哪講起了。“有許多件事兒都因為部署月旦評之事而積壓著!這不,今早我與子廉整理了一番,這段時間,可出了不少大事兒!”

唔…

大事兒?

這話脫口,曹操登時來了興致,也顧不上下棋了,他側坐過來。

“正好文和也在,子孝你慢慢說。”

“第一件,就從關中說起吧…韓遂、馬騰分彆將他們的兒子給送來許都了!”

“似乎是鐘繇校尉穩定住了關中局勢!還提出完成了陸司徒提及的任務——勸君遣子入許都!”

霍…關中?勸君遣使入許都?

此言一出,曹操豁然而起。

下意識的,他吟出三個字:“西攏麼?”

冇錯…

昔日裡,羽兒製定的大戰略中,包括——東望、西攏、南橫、北和、中定,五項!

如今,這其中的“東望”、“南橫”、“北和”、“中定”均完成的差不多了,唯獨欠缺的便是這“西攏”,便是這對關西諸侯的籠絡!

這事事關曹營的西大門,馬虎不得!

而且…

按照羽兒的謀算,這些大戰略必須在他曹操與袁紹決戰前,全部完成!

越早越好!

而現在…子孝口中這話!

——勸君遣子入許都!

曹操深吸一口氣,一雙眼眸瞪大了許多,他凝望著曹仁,連連問道:“子孝,你…你再說一遍?關中如何?”

很明顯,曹操整個人頗為激動,頗為亢奮,這種感覺,就像是七龍珠裡,手握六顆龍珠,第七顆龍珠終於尋覓到的那一刻的心情!

“大哥…”曹仁的話還在繼續。“馬騰派遣兒子馬鐵,韓遂亦派遣兒子韓進,已經從關中出發,再有十餘日,就抵達許都城了,鐘繇校尉發來急報,說是關中已定,整個長安城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下!”

這話再度傳出…

整個書房一下子安靜了下來!

曹操的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,彷彿見了鬼似的,他瞠目結舌,良久才從這一抹驚愕中醒轉。

西攏…這關中之地真的籠絡住了麼?

有那麼一瞬間,他回憶起了昔日羽兒提及“西攏”戰略時,提到那些以武為尊,從來不講道理的關中軍閥!

當然,這個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羽兒特地舉薦,完成去完成這“西攏”任務的,是一位太學的教員!

一位傳說中的大書法家,他曹操昔日裡的師兄——鐘繇!

讓他持節赴關中與這群肌肉男博弈!

那時候的曹操隻覺得這舉薦太過草率…並冇有抱有太大的希望,甚至曹操都做好了後續的準備,三輔之地缺糧,隻要西線穩定,他甚至可以付出一定的錢糧,換取此間的太平!

可…

鐘繇做到了呀!

不光做到了,還做的如此這般的出色!

關鍵是…

特喵的是怎麼做到的?

記憶中,他不過是手持一封天子詔書,身邊不過五十餘龍驍騎?如此…便謀下了長安城,便定了此關中之地?

不可思議…

這太過不可思議了!

當然了,曹操怎麼也不可能理解,一個男人,家裡小妾一大堆,可久久生不出孩子的痛苦。

鐘家名門之後,鐘繇最受不了的,便是彆人戳他的脊梁骨!

便是為此…

昔日裡,鐘繇趕至關中時,陸羽特地派人告訴他。

任務完成…保準幫他治好男科疾病,讓他能三年抱倆大胖小子!

如果是彆人這麼說,鐘繇也就是聽聽罷了,可陸羽不同啊,這是個治男科的傳奇醫者,這是個連傷寒症都能治癒的男人!

便是為此,拚了…鐘繇拚了!

人的能量往往是無窮的,如果這一抹能量,再加上對男科疾病治癒的美好願景,那這股能量就三個字——“強無敵”!

身處關中,強敵環伺,隨便拎出來一方軍閥,都能把鐘繇的馬隊給碾壓的渣渣都不剩。

可偏偏,這個局勢下,大書法家鐘繇不慌不忙,冷靜分析,氣定神閒!

大有一股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既視感!

他找準了此間最強大的兩個諸侯——韓遂、馬騰!

他瞭解到此二人錯綜複雜的關係…

先是結為異性兄弟,後來又反目成仇,韓遂把馬騰的夫人都給殺了,馬騰被韓遂趕出了涼州,隻能灰溜溜的躲在關中!

於是,鐘繇分彆拜見了馬騰、韓遂!

以不可思議的詭辯…愣是說服雙方化乾戈為玉帛,然後以一封天子詔書,順理成章的將他們從關中雜牌軍變成了正規軍,舉天子大旗!

如此一來,那些小股軍閥紛紛來投,那些不服氣的軍閥,他們討伐起來也是奉旨討賊,順應天理!

雙方的合作不可謂不默契!

到最後,韓遂與馬騰都不甘心讓對方坐擁長安,權衡之下,這長安城反倒是送給了咱們這位大書法家——鐘繇!

連帶著,鐘繇還勸說韓遂、馬騰將兒子分彆送往許都城做人質,以此換得朝廷道義上的支援,除此之外,還有關中與中原地區的互市!

按理說,這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可偏偏…他就做到了!

既為自己,也為自己的“小兄弟”,鐘繇做到了!

“若如此,關中定,那…那…”

曹操深吸幾口氣,用帶著幾分顫抖的聲音道:“接下來,咱們的兵鋒當北上,我曹操終於能與袁紹一決雌雄!”

是啊…

這纔是讓曹操最亢奮的地方。

從昔日裡兵敗滎陽,揚州募兵又遭逢新兵背叛,走投無路之際去上郡做袁紹南境的“看門狗”,到如今,曾經的看門狗,如今已經一躍成為了一個問鼎中原龐然大物,已經將所有的隱患拔出,昔日的小老弟變成了今日的勁敵,隻等這一戰去決定天下的歸屬!

“好啊…好啊!”

“哈哈…哈哈哈…”

曹操那魔性的笑聲再度響起…

其實,賈詡聽聞關中定,也是格外的不可思議。

可…似乎,在曹營裡所有的不可思議都不奇怪,因為最不可思議的事兒都藏在他賈詡的腦殼裡。

——得之可安天下的“隱麟”,他都能是曹操的長公子了,還能有比這更不可思議?更離譜的事兒麼?

反正…這事兒就離譜!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魔性的笑聲響徹司空府…

過得片刻,這笑聲落下,曹操方纔繼續問道:“還有呢?除了這件大喜之事外?還有什麼事兒?”

“還有三件事!均是與北境的局勢有關!”曹仁如實道:“其一,是幷州雁門郡,突然彙聚成了一支軍團,驅逐胡虜,將南下寇邊的鮮卑人給趕了回去,如今…他們牢牢的將幷州的雁門郡握於手中,聽聞這支兵團從原本的幾十人,幾日之內成長為了幾百人、幾千人,如今怕是已經也有數以萬計的兵馬!”

這…

曹操眼珠子一眨…

不過,他還是敲了敲腦門,疑惑道:“這與我們有什麼關係麼?”

“有!有大關係!”曹仁提高了一些聲調。“他們…高舉的旗幟不是彆的,而是‘龍驍營’,也就是說,莫名其妙的,幷州雁門被陸司徒的龍驍營占領了!”

啊…啊…

這話脫口,曹操感覺自己的智商有點不夠用了!

他實在無法將這前因後果串聯在一起…

幷州雁門?龍驍營?

如果…非要將這幾個關鍵詞聯絡在一起,曹操唯獨能想到的便是楊修,便是呂布…羽兒特地派他們去幷州執行任務,可…讓他們的執行任務是策反敵將,不是攻陷城池啊!

這是啥情況?

讓你們去打個野,直接把對方主城給打下來了?

原本的數十人?擴張成了幾百人?幾千人…乃至於數以萬計的兵馬?這事兒…比鐘繇定關中,比“勸君遣子入許多”更離譜!

呼…

曹操長長的撥出口氣,他用手重重的拍了下胸脯,似乎…什麼事兒與羽兒牽連上,都不能以常理去推斷。

“還有呢?還有兩件與北境局勢息息相關的事是什麼?”曹操接著問。

此時此刻,他的內心中已經平靜了下來…

似乎要以一個平和的心態去聽取那接下來的兩樁“離譜”的大事兒!

“還有便是…幽州!”提及幽州,肉眼可見,曹仁的額頭上滿是疑竇之色。“原本大哥預料的公孫瓚的易京城抵擋不了一個月,可…就最新戰報傳回,公孫瓚大捷!袁軍潰敗!數十萬袁軍退兵三十裡,似乎…袁紹奪幽州,已經不可能做到速戰速決了!”

這…

袁紹敗了?

如果說,此前鐘繇之於關中;

呂布、楊修之於幷州雁門郡,雖然離譜,總歸還是有跡可循…

可,可這幽州公孫瓚?連續的幾場大敗,他被袁軍團團包圍於易京城中,城破人亡不過是時間的問題,怎麼會…他怎麼會抵擋的住呢?

還大敗了那不可一世的袁紹。

“子孝,這樁事兒,你細細的說說!”

曹操好奇的問道…

曹仁如實道:“細作的傳報中並冇有講明太多,隻說,似乎與一位中原來客有關?”

“中原來客?”曹操接著問。“誰呀?”

“這…”

提起這傢夥的名字,曹仁踟躕了一下,可最後還是脫口道,“便是大哥你新納的那房妾室杜夫人的前夫——秦宜祿秦將軍!”

啥?

啥?

聽到這名字,曹操懵了。

當然了,羽兒將秦宜祿收入龍驍營,這樁事兒他是知道的,原本以為…這不過是對秦宜祿弱小心靈的安慰。

甚至,羽兒還特地派他北上,曹操還尋思著,是放他出去自生自滅!

可現在…公孫瓚大敗袁紹,竟然與他曹操的“前夫哥”秦宜祿有關,乖乖的,曹操已經不是感覺智商不夠用了,他感覺他完全傻了!

到底是發生了什麼?

“繼續…還有一樁事,都說完!”

曹操努力的讓自己的心情保持著平靜。

今兒反正已經離大譜了,也不差再多聽這麼一件。

“最後一件是有關陸司徒的…”曹仁朗聲道。

嗬嗬…

聽到這兒,曹操就“嗬嗬”了!

他心裡嘀咕著,子孝啊子孝,你隻知道最後一件事兒是有關羽兒的,卻不知曉今日你稟報的四件事,每一件都與羽兒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!

至於,這最後一件嘛!

曹操睜開眼眸,一時間,他倒是好奇了起來,羽兒又搞出了什麼“離譜”的“幺蛾子”麼?

剛想到這兒,曹仁的聲音已經傳出。

——“昨日,冀州有細作傳來訊息,說是袁本初幾日前前往中山無極縣打算與甄家聯姻,不過…甄家的幾個女兒與大部分錢財卻被陸司徒扣留,據那老夫人所言,陸司徒儼然就是個蓋世**!貪戀他們甄家幾個女兒的美貌!”

呃…

這話脫口,曹操恨不得一口鹽汽水噴出去。

大爺的!

果然哪,有關羽兒的事兒,是一件比一件離譜!

蓋世**都出來了!

這稱呼,絕了呀!

嗬嗬…曹操當即就“嗬嗬”了,他心裡尋思著,那甄府的老夫人怕是不知道?什麼特喵的,是特喵的蓋世**?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