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終究是,錯付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四十七章 終究是,錯付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劍勢驚人,曹操下意識的暗呼不妙!

眼看著短劍與匕首就要冇入他的胸膛…

“嗖!”

就在這時,幾道連續不斷的聲響劃破天穹,擊破了夜的靜謐,去勢驚人。

“唔…”

就在曹操驚愕的目光下,三支通體黝黑的長箭射穿了一乾刺客的胸膛。

箭的末端是銀色的鵰翎?

“銀翎箭?龍驍營?黃忠?”

曹操眼尖,看到這銀色的鵰翎,就認出了箭的主人。

冇錯…

世所皆知,用金雕羽毛製成的鵰翎箭,已經是箭中極品,但還有更為罕見的銀雕!

如此珍貴的羽毛,曹操知道,就算是整個龍驍營中,也唯獨“百步穿楊”的黃忠黃將軍一人可以使用!

“咚…”

三名刺客跌倒在了血泊之中,一個個眼睛瞪得碩大,似乎不敢相信,誰能在如此混亂的人群中,精準的射殺他們?

呼…

曹操卻是如釋重負的撥出口氣。

頓時間,他心頭就浮現出兩個字——“穩了!”

三名刺客倒地,這絲毫不影響其餘幾名刺客刺殺的決心,最靠近曹操的四人再度朝曹**去。

——“嗬,看你劍快,還是老夫箭快!”

——“中!”

人群中,黃忠站在一個被衝翻了的大鼓上。

銀翎箭再度拔出。

“嗖嗖嗖”…

又是三支箭矢爆射而出,無有例外的,這一次…那三名刺客均是喉嚨處被箭矢直接貫穿。

咚…

咚!

又是三名刺客倒地!

“哈哈…”

曹操嘴角總算是咧開,有龍驍營黃忠在此,賊人最後的半點也失去了。

他泰然自若的轉過身,再度抄起鼓槌,用力的擂擊大鼓,鏗鏘急促的鼓聲再度響徹,此間風雅頌評之地,頓時化為一片血腥屠戮的戰場。

這下…

台上的刺客踟躕了,他們竟不敢靠近曹操了。

而就這麼一踟躕,無數虎賁軍已經闖了進來…

先是人群中一聲爆喝。

“俺來也!”

隻見許褚從挑著的擔子裡抽出兩把短刀,狀若瘋虎,朝著刺客們衝了過去,曹仁、曹洪與一乾校事府的侍衛也一躍登上了風評台,將曹操團團護住。

司馬懿也在台下圍觀,大亂之際,他當即尋到了負責外圍的父親司馬防,冷然問道:“父親,你可參與此事。”

“冇…冇有!”司馬防回答的支支吾吾。

其實,這話不用問,司馬懿已經猜到了,這麼多刺客,還有不少從風評台下衝出來的,父親是負責此間月旦評防護的,怎麼可能冇有參與!又如何能脫得了乾係?

“是非之地,留不得!”司馬懿一把抓住父親司馬防,就要奔下台,他直接想到的是趁亂逃出許都城,先回河內老家避禍!

可…冇曾想。

這腳步還冇有邁出一步!

“唰,唰!”

兩柄尖刀攔住了他們的退路,有虎賁甲士冷然道:“司空有令,司馬公不得離場!”

司馬防聞言大驚,父子倆更是麵麵相覷!

就在此時…許褚已經將董承、王子服、吳碩等人製服,一番激烈的戰鬥後,數百刺客大多被殺,少數被擒,這場有預謀的刺殺總算是經過了一些波折,被有預謀的平複!

當最後的刺客也因為寡不敵眾,敗下陣來時,曹操先走到黃忠的麵前,笑著對他說道。“黃將軍神射呀!”

是啊,如此人流攢動,混亂不堪的場地中,穩穩的射中刺客,此等箭技,比之呂奉先那轅門射戟怕是又要高明瞭許多!

“黃某奉陸公子之命護衛曹司空,射殺個把此刻,區區小事,不足掛齒!”

黃忠拱手一拜,算是行禮,可話語間那股傲氣十足!

曹操拍了拍他的肩膀,難掩喜愛之情,旋即側過身,望向那被縛的董承、王子服、吳碩等人,冷笑道:“爾等是受何人指使?”

“天下人!”此刻的董承蓬頭垢麵,麵頰上滿是鮮血,他自知必死,故而…回答的也是昂然大義!

隻是,讓董承臉色無比難看、彷徨的是,最後救得曹操的竟是龍驍營的黃忠!

也就是說,陸羽並不是站在漢庭這一邊,而是站在曹操這一邊的。

錯了,全都錯了!

自打昔日裡陸羽提出要重啟月旦評的一刻起,這已經是他,不…準確的說,這已經儘數是他與曹操佈下的陰謀,這算是引蛇出洞,甕中捉鱉麼?

心念於此,董承的眉頭無比的悚然,口中低吟的“可惜”,改為了“可惡”、“可惡”!

當然,看懂了眼前局勢的又何止是他董承一人!

王子服、吳碩等人亦是頻頻搖頭,信錯了人,這次的敗因就是信錯了司徒陸羽啊!

陸羽哪裡是漢庭這一邊的,分明是他…他要將漢庭推入無儘的深淵!

越是深入去想,越是能想到,陸羽此番佈局的可怕,從始至終,每一次的行動,都是無懈可擊!

既冇有打草驚蛇,亦充分的引蛇出洞。

他們就像是孩童一般被戲耍,被戲虐!

可惜,可惡,可怕!

“哈哈哈哈…”曹操大笑。“董國舅啊,你們跟我鬥?跟陸司徒鬥,還差得遠呢。”

“至於這指示之人,你不說,本司空也知道,來人將他押入皇宮,本司空親自去問問董貴人,問問咱們的這位天子!”

一言蔽,此間氣氛鬥然變冷。

荀彧卻是快步走來,附耳低聲道:“曹司空慎重啊,一旦冒犯了天子,那…勢必給袁紹,給各路諸侯以把柄!”

“把柄?哈哈!”曹操爽然大笑。“袁紹手中握著的我的把柄還少麼?今日若不給那些宵小之徒一些顏色,他們還以為我曹操是任人魚肉不成?”

曹操說罷,就大步往風評台下走去。

荀彧還是跟上,“請司空千萬不可傷了天子,落人口舌!”

這話,再度傳出,曹操眉頭一凜,目光中徒然充滿了森冷的殺氣。“他們設下如此局麵行刺?荀令君反倒是擔心我傷了他?荀令君又是站在哪一邊的呢!”

霍…

這話已經足夠冷厲了。

任憑誰都能聽出曹操的憤怒,可荀彧卻還是迎難頂上一句。“曹司空,人言可畏呀!”

曹操坦蕩一笑,“我素不畏人言!”

是啊,羽兒如此佈局…他曹操隱忍了這麼許久,甚至…不惜讓他與羽兒做出父子決裂的模樣,哪裡是一個“人言可畏”就可以阻攔的?

哼…

曹操瞥了眼被製下的董承、王子服、吳碩等人,還有…似乎頗為“無辜”的司馬氏父子,牙縫裡蹦出幾個字。

“都帶走,入宮!”

一言蔽,大步走出,一乾虎賁甲士雄赳赳的追上。

賈詡、曹昂、曹丕、曹植緊隨其後!

倒是董承,他雖然被押縛著前行,甚至不住的掙紮,可眼眸中卻露出一抹興奮的神色…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!

究是聰明如曹賊,究是你陸羽算無遺策,也必定不可能算到,一計之後還有一計!

——刺殺之後還有刺殺!





許都城,龍樓鳳闕的皇宮,陰雲密佈!

蒼龍門通往崇德殿的複道上,曹操帶著一隊大臣、還有數以百計的虎賁軍押送著董承等賊人佩劍直入!

守衛宮門的小宦官們一個個慌了神兒,哪敢阻攔,連滾帶爬…踉蹌著朝崇德殿跑去,一邊跑,一邊高呼。

“陛下,陛下,曹司空來了…曹司空持劍入宮了。”

此刻的劉協早已是嚇得麵無人色…

他跌跌撞撞的從龍案上提起一柄赤紅色的寶劍,雙手握住劍把,即便如此…他整個人渾身都在顫抖,連帶著這寶劍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心情,也不住的在搖曳。

這麼多年了,這柄高祖傳下來的“赤霄寶劍”何時如此緊張過?

“董…董貴人,曹…曹賊殺過來了,快走…你快走!”

天子劉協緊張的望著崇德殿那緊閉的大門。

董貴人卻是連連寬慰。“陛下放心,此處最是安全,您放心,曹賊一定不會活著步入這崇德殿!”

作為國舅董承的妹妹,這次的計劃她是清楚的,哥哥訓練的刺客一共有一千人,除了在月旦評埋伏的三百餘人外,更多的其實是埋伏在皇宮內…

埋伏在蒼龍門、朱雀門通往崇德殿的複道上!

就在這時…

“踏踏踏踏…”的腳步聲響起!

天子劉協的心情也提到了嗓子眼兒。

“砰”

崇德殿的大門推開,當先邁入其中的竟是皇後伏壽,而她的身側站立著除了輔國將軍、國丈伏完外還能有誰?

他們的出現讓天子劉協一驚。

短暫的驚愕過後,天子劉協的眼中閃爍出期翼的光芒,像是看到了能抓住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。

“皇後,國丈…可是…可是來護駕的。”

“曹賊…曹賊就要來了,皇後救朕,國丈救朕!”

的確,國丈伏完手中也是有一支兵馬的,數量並不少…

要知道,伏家可是這個時代極有權勢的名門望族,便是國丈伏完本人,他的妻子乃是漢桓帝長女陽安公主劉華,生有六子一女,女兒更是當今皇後伏壽。

董貴妃亦抬頭望向伏壽…

“皇後…”

她輕吟一聲,可不等她的話傳出,皇後伏壽那冷冽的話語直接壓過了她的嗓音。

“大膽董氏,勾結國舅董承暗中刺殺曹司空,其罪當誅…左右,速速拿下!”

這話脫口…

一乾侍衛就衝入崇德殿要去擒董貴妃!

“你…”

董貴妃的麵頰嚇得是煞白如紙,她慌忙躲在了天子劉協的身後。

劉協則是張開手。“皇後?你這是乾嘛?董國舅…董國舅還在皇宮內設下…”

他想說董國舅還在皇宮內埋伏了一支兵馬,可不等這話脫口,伏壽眼眸凝起,始終在搖頭。“陛下,輸了…已經輸了!”

“曹操尚未入宮,可…可龍驍營已經入宮了,他們…他們正在與複道上埋伏的死士廝殺,就要被屠戮殆儘了,董國舅的埋伏被陸羽識破了!”

此言一出…

“什麼!龍驍騎!陸羽!”

天子劉協的雙眼瞪得比銅鈴還要大,龍驍騎?陸羽!他們…他們明明是漢庭這邊的呀?緣何…緣何會與董國舅埋伏的死士廝殺在一起!

這…

不等天子劉協繼續開口。

唉…

伏壽重重的撥出口氣,儘管她的心情也是無比的憤懣,想要發泄…可這個時候,她必須儘量的冷靜。

現在的局勢是狂瀾即倒,是大廈將傾,是間不容髮,留給陛下,留給漢庭的機會不多了!

當務之急…

必須,必須要保全陛下,保全漢庭!

為此…哪怕是犧牲一些人,也在所不惜!

“被騙了,陛下被陸羽給騙了!”

“這重啟月旦評本就是…就是他與曹操密謀出的引蛇出洞的詭計!他的本意便是要替曹操肅清蕭牆之內…”

踏…

這一句話脫口,天子劉協隻覺得心頭一冷,按著伏皇後的話接著往下想,越想越是觸目驚心!

曹操與陸羽的決裂!

司空與司徒的劍拔弩張…

陸羽承載著整個漢庭的希望!

錯了…一早就錯了,陸羽哪裡是承載著漢庭的希望,他是要親手將漢庭葬送啊!

假的,一切都是假的!

想通這一節!

“踏踏”…天子劉協下意識的後退,雙腿一個踉蹌,整個人跌倒在地上。

崇德殿外的喊殺聲已經傳來…

儼然,龍驍騎…與董國舅埋伏的死士正在廝殺。

呼…

皇後伏壽再度深吸一口氣。“左右?還愣著乾嘛?速速縊死這禍亂朝綱的董貴妃!”

這話脫口,國丈伏完一揮手,當即更多的甲士將董貴妃給抓住…白綾套住了她的脖頸,柔弱的女子徒勞的掙紮不止!

“皇後,這…”

天子劉協還想求饒,可不等他求饒的話出口。

“陛下…”伏壽的話已經打斷。“陛下如今已經自身難保了?還能保得住董貴妃麼?”

“可…可她肚中還懷有龍嗣啊!”

“曹操會放過龍嗣麼?”

伏壽的這加重聲調的最後一句話,幾乎讓劉協心灰意冷…

保住龍嗣,保住董貴妃,對如今…“弱小”的天子劉協而言,簡直太過奢望。

一乾甲士早就將白綾套在了董貴妃的脖頸上,有的搬來了凳子,隻等做出董貴妃自縊而死的模樣…

“你們放開我…放開我!”

董貴妃拚命的掙紮…

皇後伏壽則快步走到她的麵前。“董貴妃,你聽好了,你若是自縊而死,此間隻用死你一個,你若是活著,那陛下?那漢庭?還能夠保全麼?”

這…

這話脫口,董貴妃一愣…

而就這一愣的檔口,一乾甲士已經卸去了凳子,白綾完全的套住了她的脖頸,她開始本能的掙紮,可…鮮血不斷的從她的身下洶湧而出!

她絕望的望向天子劉協。

這一刻…臨死之前,她明悟了,他突然想明白了。

天真了,她纔是最天真的一個!

無論是…崇德殿外是父親的死士贏?還是龍驍騎贏?

換句話說…

無論這場政變,是漢庭贏?亦或是曹氏贏,她…還有董家,勢必難逃一死!

是啊…

漢庭贏了,天子亦需要安撫曹氏餘孽,作為刺殺曹操的董國舅的妹妹?天子與皇後會放過她麼?

曹營贏了,那…更是一個冇有選擇的選擇題!

覆滅他們董家?

還是覆滅整個漢庭?

無論如何,董家自打昔日裡接受了陛下的“衣帶”詔起,就已經…已經難逃亡族的命運了!

“滴答!”

“滴答…”

幾滴熱淚順著麵頰與血水混在一起,滴落而下。

讓她最絕望的是,此時此刻,陛下…陛下竟都冇有回過頭來,看她最後一眼!

惺惺作態,就連陛下也都是惺惺作態麼?

片刻之後…

“自縊”的董貴妃再冇了掙紮。

有甲士稟報伏壽。“董貴妃冇氣了!”

呼…

伏壽這才走到了天子劉協的身側,見皇帝有些失落,她當即安慰道:“陛下,現在…不是哀傷的時候,陛下還需振作起來。”

這…

聞言,天子劉協緩緩的抬起頭來。“皇後?崇德殿外的戰局,並冇有結束對麼?”

“曹操與董承,誰勝誰負,亦還冇有定奪?對麼?”

冷不丁的兩個問題問出。

伏壽微微一驚,旋即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“陛下難道忘了,昨夜咱們商議過的,無論勝負…董家都會死棄子!”

呼…

天子劉協長籲口氣。

兩行熱淚順著眼角不住的落下,他口中唯獨喃喃:“最是無情帝王家,最是無情帝王家!”





許都城郊,青梅盛開。

今日的劉備似乎頗為心事…他不斷的揮舞著鋤頭,可每一次揮舞過後,總是會將眼眸望向許都城的方向。

終於…

徐庶如約而至,他是扮做一個菜農的模樣。

就像是來劉備這兒收購青梅的一般!

“玄德兄,誠如你所料…”徐庶壓低了嗓音。“董承於月旦評刺殺曹操,隻可惜龍驍營將軍黃忠百步穿楊,愣是將必死的曹操給救了回來,如今曹操帶著虎賁軍往皇宮殺去了,似乎…是要向陛下討個說法!”

這話脫口…

呼…

一口濁氣撥出,劉備反倒是心定了許多!

早就料到的局麵罷了。

一直不發生懸於心頭,還不如發生了的好!

隻不過…

陸羽?他的站隊是在曹營這邊!

這纔是讓劉備略微驚訝的。

果然…

劉備一早料想的就冇錯,陸羽站在漢庭這邊?本就是障眼法!

…他騙了所有人,就連善於藏心術的自己也騙過了。

“那…這外圍呢?”

劉備繼續小聲問道…

徐庶輕輕搖頭。“玄德兄好眼力,就在月旦評開啟之時,你這菜園的周圍佈滿了暗哨,倘若玄德公趁亂逃離,那勢必…”

徐庶冇有把話講完,可意思再明白不過了。

今兒個他劉備敢走,曹操就敢把他直接殺了,永絕後患!

曹操正愁著找不到這麼一個機會呢!

“噓…”劉備比出一支食指,不用徐庶把話講完,他早就猜到了…

他用餘光掃過外圍…隱隱能感受到那樹叢中的人頭攢動,還有那凜然的殺意!

“哈哈哈…”劉備站起身,大笑起來,扯開了嗓門大喊道:“二弟、三弟,你們快來看看,這土多肥沃呀,你們快來幫我除草!”

劉備的菜地裡不止種著青梅,還有蔥。

他不忘繼續吩咐兩位兄弟。“咱們一起,先把這蔥扶正!這樣賣相好,長的高!這位老兄也才能給咱們個好價錢嘛!”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